刚刚更新: 〔万古帝婿〕〔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一世龙皇〕〔史上最强小神医〕〔第一兵王〕〔都市无敌神医〕〔万相之王〕〔邪帝狂妃:鬼王的〕〔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武映三千道〕〔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我成了商朝纣王〕〔除纣无人皇〕〔神话之我在商朝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二百一十四章 邀约
    “倾城见过白姐姐。”燕倾城最终还是率先向白纯行礼。

    两名天姿绝色的女子,给诺大的府邸凭添了一抹光彩,从中院走到主院的后花园坐下后,立刻有丫鬟给桌面摆上了各种水果、点心、茶水等物。

    看着燕倾城的目光,一直有意无意的打量着自己的脸颊,白纯笑着摇了摇头解慰道:“早就不碍事了,都多少天过去了。”

    燕倾城默默的点点头,主动给白纯倒了杯茶水后,叹口气说道:“我昨日刚回来,今日才听我父亲说起的,所以便一早就让我过来看看白姐姐。不过白姐姐也不用担心,这事儿虽然传到宫里了,但……据说皇后不太喜欢那准太子妃,于是便把此事儿给压下来了。”

    “我如今还怕什么?我只是担心给叶青带来麻烦,若是因为我而连累了他,我的罪孽就又加重了几分。”白纯看着燕倾城,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燕倾城一时无言,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白纯,早在泗州的时候,那次自己生气,就听叶青说起过,白纯与他的兄长叶宏之间,不过是当初因汤鹤溪所逼,才不得已拿叶宏兄长来搪塞汤家的。

    而后叶宏战死建康一役,白纯便一直认为,是她跟叶宏的定亲,害了叶宏战死疆场。

    而今若是再次因为白纯,使得叶青也被牵连的话,想必白纯的心里,自然就是更苦了。

    “对了,要不我给你讲讲北上的事情吧?”燕倾城双眼一亮,一时之间无法找到合适的言语安慰白纯,于是只好转移白纯的注意力说道。

    白纯难得的抬起头,眸子里闪过一丝光彩,而后默默的点点头,看着燕倾城的身后,一只羽翼未丰的小黑鸟,一会儿拍着翅膀飞上两下,一会儿在地上快步向这边走了过来。

    “这是……?”

    燕倾城顺着白纯的视线望向身后,只见一只可爱的小黑鸟,竟然不怕她的在脚下,扑棱着翅膀要飞上桌面,于是抬头看着眼眸中露出丝丝温柔的白纯问道。

    “还没搬到这里来时,在旧宅子里捡了一颗鸟蛋,他就跟锦瑟忙活着给搭了个窝,不想就在他准备北上的时候,竟然还真被他孵出来了这小家伙。”白纯一边说,一边俯下身子伸出手指,小鸟便紧紧抓着她的手指,被她放在桌面上,

    燕倾城双眼冒光,望着那一身黑色羽毛的小鸟,被白纯放到桌面上,就直直奔着那葡萄而去后,更是惊喜的说道:“这小家伙要吃葡萄呢,可有名字?”

    “这……。”白纯脸色一僵,有些不自然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当初叶青跟锦瑟两人,嘀咕了两句,根本没有征询自己的意见,就自作主张的给这小家伙取名叫叶小白,用了叶青与自己的两人的姓组成。

    如今见到燕倾城问起,白纯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把这个有些暧昧的名字告诉燕倾城了。

    看着白纯为难、欲言又止的样子,同样冰雪聪明的燕倾城,大致已经猜到,这只可爱的小鸟的名字,恐怕跟他们两人脱不了关系吧?

    心里当下把这笔账记到了还远在扬州的某人身上后,便开始一边逗弄着那只不怕人的乌鸦,一边给白纯讲述着,她北上之时,知道的为数不多的一些叶青的事情。

    自然,为了报复白纯欲言又止的,没有告诉她那小鸟儿的名字,燕倾城大小姐,也会把一些当时与叶青的暧昧之事儿,轻描淡写、理所当然、不经意的告诉白纯。

    在扬州城消失于众人视线快要十天的时候,叶青终于再次露面了,不过这一次也并非是他刻意要露面,而是迫不得已之下,不得不陪着虞允文,前往信王之子崇国公赵师淳的府邸。

    被虞允文拉上马车后,虞允文还把自己的靠垫递给了叶青,让叶青能够靠的舒服一些:“垫上吧,两个靠垫一起,还软和一些,如今背上怎么样儿了?”

    “偶尔能够侧躺着睡觉了,但要是平躺着睡觉,还是有点儿疼。”叶青也不客气,身体前倾,让虞允文把靠垫给垫到身后,往后舒服的靠下后问道:“这崇国公赵师淳,不会跟赵师雄有什么关系吧?”

    “没关系,就是都姓赵,名字里有个师字而已,当初任他为淮南东路的知府跟安抚使,朝廷的另外一层意思,便是拿他当成皇室宗亲看待,明白了吧?”虞允文笑了笑,靠着坚硬的马车车厢板说道。

    “皇家恩典,朝廷的意思就是你赵师雄名字都跟皇室接近,那么让你前去扬州治所,则是把你当自己人看待?”叶青看着高大且不失儒雅的虞允文问道。

    “不错,就是这个意思,所以后来,就像是为了弄假成真一样,信王长子崇国公便被任命为扬州防御使,挂名无实权,依然以赵师雄为淮南东路安抚使兼知府。”虞允文继续说道。

    “如此一来,就相当于是做实了赵师雄乃是皇室宗亲一样,虽然朝廷跟皇室不会承认也不会否认,但随着崇国公赵师淳到达扬州之后,这对赵师雄来说,也算是一种皇室认可他的荣耀。那今日何事儿?为何要咱们一同前往崇国公府?”

    “所以我才拉你一同前往,就是拿不定崇国公的意思,请你给把把脉。对了,崇国公并非是不想在你我刚一进入扬州时,便设宴款待,只是朝廷律法所在,皇室不得随意、私自结交朝臣,这是崇国公得了朝廷的允许后,才在今日设宴的。”虞允文最后补充说道。

    “这样啊,那这崇国公常年在扬州不成?”叶青总觉得哪里不对,怎么不早不晚选在这个时候,自己刚刚把武判悄悄调入扬州不久,怎么这崇国公就设宴了呢?

    “当然不可能常年住在扬州,我大宋皇室宗亲南渡之后本就凋零,基本上都是住在临安,这任免就是一个头衔而已,岂能当真?”虞允文轻松的笑着说道。

    叶青望着轻松的虞允文,突然伸手敲了敲马车车门,看着车辕上的泼李三,掀开门上的门帘望向里面时,叶青则是凝重的沉声说道:“集结皇城司所有人,潜伏于崇国公府邸就近,听号令行事。告诉武判,立刻前往城外观音山,无论如何也要阻止五河军进城,必要的话,可先斩不奏,一切后果我来承担。”

    “是,都头,这就去办,您自己小心。”泼李三重重的点点头下说道。

    “你这是何意?”虞允文皱起了眉头,一股不祥的预感在心头升起。

    “我怕赵师雄了,若是赵师淳今日设宴乃是鸿门宴,或者是身上带着什么密旨的话,咱们不做准备不行啊,我的伤快好了,赵师雄儿子跟女儿的伤比我要轻,显然也好的差不多了。”

    “你担心他们今日会在国公府发难?”虞允文一惊,差点儿坐起来。

    “我要是告诉你,昨天夜里,扬州城偷偷整装进了两千五河军的人,你觉得会怎样儿?”叶青嘴角的笑意渐渐变冷,而后继续说道:“这些时日我一直当缩头乌龟,就是想给人造成一种,被人刺杀怕了的假象,如此一来,皇城司隐蔽的事情才能顺利进行,也不至于被赵师雄发现皇城司在扬州潜伏了近千人。”

    “而今我跟李习之、留无言等人都见了面,也都暂时放下了彼此之间的戒心,对于安抚使、知府、知州三个空缺,暂时不去争抢,达成了先行一致让赵师雄被罢免后再议的协议,这么说来,赵师雄一直都知道我每天在干什么,跟何人会面了?”虞允文梳理着自己这一条线说道。

    而后突然抬头看着叶青,语气不善的道:“你小子自从那夜被刺之后,就把自己彻底隐匿在了暗处,而后明面上让我去吸引赵师雄的注意力……。”

    “废话,我受伤了,行动不便,赵师雄难道还会怀疑我还能活蹦乱跳,到处招摇不成?自然是会把注意力都放在你身上……。”

    “这样一来你就有机会偷偷摸摸的干你皇城司的事情,而后把那些证据提炼一番再次交给我,本来有意安抚使的李习之,也不得不放下成见,暂时跟我合作,想着先扳倒赵师雄?”虞允文感觉自己被叶青利用了,脸色极为难看的说道。

    “但我怕的是,若是我们今日跟赵师雄刀兵相见,李习之会不会来个黄雀在后,所以李习之我们还得防着,不然的话,到时候你安抚使的位置不一定能够坐上,虽然你只是一个最佳的过渡安抚使人选。”叶青一手敲着窗户,错综复杂的关系网,一时半会儿很难理清楚。

    但他相信,李习之也绝不会就此罢手,自己刚刚到达泗州时,李习之便在泗州,自己前脚刚一离开泗州,李习之也跟着到了扬州。

    而且更为蹊跷的是,罗世传被自己永久的留在了泗州,按理说与罗世传结伴而来的李元,应该在找不到罗世传的时候报官才是,但泗州官场之上,却没有李元报官的文书。

    而且李元、李习之,夏人李吉,在武判看来,他们之间绝对有着紧密的联系,再结合着从陶刀那如同聚宝盆的枕头底下,拿回的文书分析来看,李习之身为市舶司蒲家跟史家的人,但暗地里却背着他们,没少自己捞银子。

    而他捞银子的法子,就是从夏人李吉那里进,而后经李元的手里出,一进一出,就相当于洗钱一样,把原本要上交给史家或者是市舶司蒲家的一部分利润,便洗到了他自己的口袋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