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逍遥侯〕〔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九死丹神诀〕〔都市医品仙尊〕〔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除纣无人皇〕〔我成了商朝纣王〕〔神话之我在商朝当〕〔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废柴王妃又在虐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二百三十章 主动请缨
    赵构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恭敬站在旁边的叶青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朕听王伦说,燕家那新的灯笼跟蜡烛,都是你的功劳?”

    “不敢,一点儿雕虫小技,不想竟然连太上皇您都知道了。”叶青嘿嘿一笑,他倒是不怕别人知道那些东西是自己做的,毕竟自己又没偷没抢这个时代人的知识不是?顶多就是偷了几首诗词而已。

    “那日在西湖朕见你,听说你跟朱熹认识,是因为一本《梦溪笔谈》,你很感兴趣?”赵构继续笑着,而后向叶青挥挥手,便率先走出了宫殿。

    人老的缘故吧,大中午的太阳,王伦都喜欢躲在阴凉下,而赵构却是喜欢这个时候在外面溜达,有些晒人的太阳照在他的身上,他却是觉得身心都极为的舒坦。

    “末将……末将就是瞎看,瞎看着玩儿。”叶青不知道赵构又想干什么,只好谦虚的回答道。

    跟在赵构身后的另外一名太监,在赵构一伸手的时候,立刻把手里捧着的一本书,拿过来递给了叶青:“字可认识?”

    叶青急忙接过赵构手里的书,看着那书面上的《绍圣仪象法要》六字,点头道:“认识认识。”

    “我大宋属火徳,如今皇家身处临安,正所谓水火不相容,此镇水之物,当年曾被哲宗皇帝赐名为“元祐浑天仪象”,可惜在金人入侵我大宋时,已经变成了残垣断壁……。”赵构一面踱步,一面缓缓的说道。

    “您不会是让末将来……。”叶青自我感觉良好的说道。

    “就你?呵呵。”赵构不屑的笑了下,而后说道:“朕之所以交给你,是让你皇城司在我大宋朝找找,看看有没有人能够把它给朕复原出来。”

    “这……。”

    “怎么?很难吗?”赵构扭头看了一眼叶青,而后继续往前走,说道:“朕知道很难,即便是苏颂之子都没有办到啊,被天下文人士子,尊崇为大儒的朱熹,也是束手无策。若是朕跟前有能够复原此物之奇人,又何必病急乱投医,交与你皇城司来办。”

    叶青跟在赵构的身后,翻阅着显然是再次印刷后的《绍圣仪象法要》,他敢保证,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比他更了解这个水运仪象台了。

    即便是苏颂的儿子,也不如他对这个大宋朝第一黑科技了解的多。

    甚至是别说是大宋朝了,即便是之后的元明清,都没有人比他了解的多,当然,进入新中国之后,这个水运仪象台才在一千年之后复原成功。

    如今,水运仪象台,也就是所谓的“元祐浑天仪象”,从金人入侵大宋,把“元祐浑天仪象”拉到燕京之后,最后成了一堆柴火后,这“元祐浑天仪象”就算是蒙上了历史的尘埃而长达一千年的时间。

    之所以他如此了解,乃是因为当年导师给他的第一任务便是,用当年复原“元祐浑天仪象”的资料,把此物重新梳理一遍,甚至叶青凭借着自己精密仪器加工的天赋,做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只是比例要小了太多的“元祐浑天仪象”。

    也正是因为这是他的导师给他的第一个任务,所以即便是到了现在,叶青的脑海里,甚至连每一个零部件长什么样儿,如何加工,尺寸多少都记得一清二楚。(别较真,较真的话,小说就没法写了。)

    所以此刻叶青听到赵构的此番话语,瞬间便意识到了机会就在眼前,若是能够在这个时代复原成功,而且还是在苏颂之子、朱熹等人都无法做到的情况下,若是自己做到的话,那么能够保命的文官一职,岂不就是手到擒来了!

    “禀太上皇……。”叶青看着悠然漫步在阳光下的赵构后脑勺说道。

    “怎么?皇城司办不到,还是说,皇城司副统领办不到?”赵构停住脚步,转身回头看着叶青问道。

    叶青发现,这个东西无论怎么委婉,好像都不会让赵构把此重任交给自己,好像除了自告奋勇,并没有什么其他好的办法。

    于是只好主动道:“不是,回太上皇,末将的意思是,末将能不能试试?”

    赵构竟然笑了,而连带着旁边的王伦,以及另外一名太监,看着赵构笑了,然后也跟着笑了起来。

    赵构看着叶青那脸上有些拘谨的笑意,自己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盛:“你小子是真不怕死啊,虽然你刚给朕立了一点儿功劳,但你小子为了钱,竟然连牵扯国运之道的镇水之物都敢打主意?你小子缺钱缺疯了是吧!”

    叶青一愣,老赵这脑子转的比自己快多了啊,自己还没有想到在复原这个”元祐浑天仪象“时,趁此机会捞一把银子呢,老赵就给自己提了个醒!

    那既然如此的话,那自己就更不能辜负老赵这一番心意了不是,必须得把这个工程拿下,然后大赚特赚老赵一笔银子才行啊。

    “不不不,太上皇明鉴,末将岂敢在国运之道一事儿上开玩笑,末将是说真的,末将以为自己好像可以试试,把这个镇水台?不,元祐浑天仪象给复原起来。”叶青诚惶诚恐的看着赵构那审视自己的眼神,不敢去深究,那一对老眼里面,到底藏了多少城府与心机。

    但他却知道,自己若是再继续往前跨一步,若是赵构真把元祐浑天仪象的复原重任交给自己,那么自己跟赵构,自己就是在与狼共舞啊,真的就是伴君如伴虎了。

    “你是认真的?”赵构眯缝着眼睛,看着叶青认真的神情,沉声问道。

    一旁的王伦跟另外一个太监,神情原本轻松惬意,此刻看着叶青不像是开玩笑,也同时跟着认真了起来。

    王伦则是在心里把叶青骂了一遍又一遍,这小子简直就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这种话他都敢说?若是做到了,自然是皇恩浩荡,但若是做不到,以太上皇的性格,恐怕叶青的人头就不保了。

    “千真万确。”叶青点着头,然后看着赵构认真的说道:“元祐浑天仪象共分五小层,三大层,每层都有它的功能与机关构造,上层置有浑仪,中层则有浑象,下层则是打更装置,以及驱使它的机关结构。半年的时间,末将必定为您复原出我大宋的镇水台。”

    说道最后,叶青的脸上充满了坚定跟认真,就是连眯缝着眼睛,审视着他的赵构,在怀疑的同时,也不得不在内心里,有些相信叶青有能力做到。

    王伦与另外一个太监则是一脸的震惊,以及不可思议,刚才赵构走在前面,叶青跟在后面,到底做了什么,他们两人看的是一清二楚。

    那本赵构递给叶青的《绍圣仪象法要》,叶青只不过是短时间内胡乱翻了一下,毕竟,从赵构把书交给叶青,再到叶青说出这番话,也不过是几十步的距离,叶青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这本书的要义看完的。

    “他刚才看了多久这本书?还是你之前有告诉过他,朕最近正在为此事儿发愁?”赵构转向王伦问道,语气中的无上威严,带着一丝上位者的霸气。

    “回太上皇,仅仅是随意翻阅了下,奴婢并没有告诉他这件事儿。”王伦急忙恭声回答道。

    “你之前可层知晓此事儿?”赵构再次望向叶青问道。

    “回太上皇,末将不知晓。”叶青也紧忙说道。

    赵构默默的看着叶青,而后叹了口气,转身便继续往前走,此刻跟在身后的三人,没有一个人知道此时的赵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就这样紧紧跟在赵构的屁股后面,走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赵构才突然停住脚步,沉声问道:“你有多大把握。”

    叶青一愣,看着有所松动的赵构,沉吟了下说道:“末将不敢欺瞒太上皇,末将有七到八成的把握。”

    “那你可知道,你若是做不到的话,你这便是欺君之罪!谁都保不了你?”赵构再次沉声问道。

    “回太上皇的话,末将知道。”叶青心里松了一口气,看样子赵构是答应了。

    在叶青的猜测中,其实不论是苏颂之子,还是朱熹等人,他们其实已经完全做到了元祐浑天仪象的*分了,之所以一直没有能够成功,而是因为他们太遵循着苏颂著的这本书了。

    反而忽视了,这个时候人们还没有意识到的经纬度问题。

    所以当初在汴京可以运转自如的元祐浑天仪象,为何到了临安就不灵了?完全是因为他们没有意识到,是经纬度出了问题,而非是零部件或者是其他出了问题。

    此时的人们,虽然已经知道,这个世界的粗略轮廓,就是大宋朝,此时也知道,华夏的版图,并非是世界的中心,知道这个世界很大很大,存在着众多的国家与广袤无际的土地与海洋。

    但对经纬度的认识,人们如今还很难有概念。

    他相信,不论是把苏颂所复原的,还是朱熹曾经所复原的元祐浑天仪象,只要搬到当年在汴京的原有位置上,那么这个东西,或许就又能够运转自如了。

    只可惜,如今的汴京,却是金人的地盘,别说是苏颂、朱熹这样的怕死鬼了,就是南宋朝廷手里的军队,都无法到达汴京,更别提把这个玩意儿,再次放置在当初替火徳属性镇水的地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