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钢铁蒸汽与火焰〕〔逍遥侯〕〔小阁老〕〔王妃,王爷又来求〕〔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我的极品美女总裁〕〔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娱乐超级奶爸〕〔横扫晚清的无敌舰〕〔妖女哪里逃〕〔近战狂兵〕〔重生之狂暴火法〕〔慕少的千亿狂妻〕〔快穿之大佬又疯了〕〔萧天爱燕王〕〔最初进化〕〔影帝偏要住我家〕〔神兽召唤师〕〔白卿言萧容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二百四十五章 难题与拉拢
    李道与叶青在工部的见面,李道的反应即在叶青的预料当中,也在叶青的预料之外。

    李道表现的就像是跟叶青之间完全没有一丝的恩怨一样,不论叶青提出什么样儿的要求,李道都是立刻便点头答应,而对于他的儿子李立方,被叶青打伤一事儿,表现的出乎意料的不在乎,就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李道越是表现的如此,叶青的心中警惕却是越来越高。

    显然他也知道,朝堂之上的官员并非是善类,之所以表现的如此和善,不过是因为看在赵构的脸面上,让他不敢对自己,表现出哪怕一丝的敌意。

    王伦一直在旁边笑吟吟的看着叶青跟李道说话、谈事儿,从头到尾没有说一句话,但谁也都知道,今日叶青跟李道的表现,必然是会被旁边如同弥勒佛似的王伦,一五一十的告诉赵构。

    与李道商议好财力、人力、物力等事宜后,李道一直亲自把叶青跟王伦送到了工部的门口,望着两人走上了六部桥,这才面带着微笑转身回去,只是一转身,脸上的笑容瞬间变冷,甚至带着一丝丝的凌厉跟杀气。

    王伦并未让叶青再从和宁门处出去,而是指了指不远处的丽正门,便带着叶青从皇宫真正的正门走了出去,望着宽阔的丽正门门口,微微有一些斜的石板大道笔直的通向,正对着钱塘江的方向。

    “从此处出去,便是嘉会门,两侧并无其他障碍,这城墙,也算是临安城的城墙一部分,你觉得合适拆除吗?”王伦双手背后,丽正门门口的不远处,一辆辆马车,轿子,整齐的排成一列,显然都是在等候自己家的官老爷。

    站在如同一个小广场的丽正门门口,而后与王伦沿着通往嘉会门的宽敞街道向前,近五里地的距离之后,一道被御马营守卫的城门便出现在了眼前。

    高大、恢弘的嘉会门相比于丽正门的五个门道,嘉会门这里则只是设置了三个门道,只是每一个门道,显然都要比叶青目测的丽正门那五六米的门道,要宽出了两三倍,由此也显得更加的气势恢宏,多多少少的带着一丝汉唐遗风的威武霸气。

    叶青迈步丈量着脚下这一条宽达数十丈的街道,只是刚刚测量到一半的时候,就听见王伦说道:“不用丈量了,这条街道取自大唐贞观时期的朱雀大街之名,宽度也按照朱雀大街的五十丈而铺就,是整个临安城最宽的一条街道了。”

    叶青回过头,站在街道的中央,而后问道:“那我要是把那元祐浑天仪象复原在此处,肯定是不可能了?”

    “算你识趣,要么丽正门门口,要么便是……出了嘉会门之后,所以你想拆城墙,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想也别想。”王伦笑着说道。

    “那我不……。”

    “行,那就等着太上皇把你关进大牢里吧,大理寺还是你皇城司的大牢,你可以选择。”王伦迈步走到叶青跟前,跟叶青并肩望着那高大恢弘,颇有皇家气派的嘉会门。

    抚摸着自己的下巴,望着夕阳缓缓落下后,慢慢在视线里变得有些模糊的嘉会门城门楼子,叶青琢磨着道:“若是我把元祐浑天仪象,建在这嘉会门城门之上你觉得怎么样儿?”

    王伦被叶青的大胆吓了一跳,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毕竟他所知道的,只是赵构对于选址地方的大概而已,至于建在城门之上,恐怕就是赵构,在听到这样的想法之后,都会觉得不可思议,以及思考好久吧。

    “你疯了还是脑子不正常?那样可行吗?”王伦愣了十几息的时间,瞪着眼睛尖着他特有的嗓门儿说道。

    “当然可行啊,建成了之后,保证恢弘大气,绝对契合我大宋皇室的威严跟气派。”叶青望着嘉会门上门的城楼,感觉要是能够建在上面,绝对是一件比苏颂当年还要大胆的一件事情。

    “此事儿咱家拿不定主意,需禀奏太上皇定论。”王伦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嘉会门城楼上,他的脑海里,无法想象出,若是城门楼上,建一座元祐浑天仪象,会是什么样子的景象。

    叶青两手拢在袖子里,神情轻松、事不关己般的看着王伦,反正自己的想法就是这样了,要么拆城墙,要么就是建在这仿朱雀大街的朱雀大街之上,如此一来,就相当于是两道城门了,显然赵构更是不会同意如此建了。

    不过这些显然不是叶青要操心的事情,而应该是王伦,或者是赵构该操心的事情了。

    与神情不满叶青给赵构出了一个大难题的王伦在丽正门门口道别后,丽正门门口的马车、轿子,如今也已经散的差不多了,剩下了为数不多的马车、轿子,以及旁边的禁军还在无聊的等候着他们的官老爷。

    刚刚掠过那一片的马车、轿子不远,叶青身后就传来了一辆马车的铁蹄踏在石板路上的声音,宽大的皇城街道上,叶青并不需要再往边上靠,就已经足够让马车通行而过。

    只是马车在到了他的身前不远处后,便缓缓的停了下来,而后王淮掀开车帘,看着后方的叶青露出了微笑。

    “如何?不如我捎你一段?”王淮主动邀请道。

    “不合适吧王相?”叶青看了看身前身后,特别是眼前那笔直的通往临安城,一眼望不到尽头的皇城街道,有些心虚的说道。

    “若是你从这里走到东华门,少说也得小半个时辰,上来吧,老夫送你一程。”王淮招招手,向叶青示意道。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多谢王相了。”叶青也不客气,甚至他有些怀疑,王淮是不是就是专门在等自己呢?

    相比较于其他人的普通马车,王淮的马车显然就要高大上不少了,叶青钻入马车后,车厢里一点儿都不闲的拥挤,甚至依然还是显得有些空旷。

    这让他不由的想起了明朝的内阁首辅张居正,据说他的马车,在他一次回乡的时候,车厢里面竟然还分里外间,甚至还可以让几名丫鬟站在车厢里服侍他。

    无暇仔细打量当朝宰相的马车,坐下后的叶青再次谢过面含微笑的王淮后,便等着王淮开口说话了。

    “尝尝新茶?刚刚下来的,今日老夫都是头一次喝。”王淮拿着嵌在车厢里的茶盘上的茶壶,给叶青浅浅倒了一杯。

    而后看着叶青放在鼻端轻嗅了几下,而且还准确的说出茶名之后,不由的露出了讶异之色:“看不出来你竟然还是一个爱茶之人,对于茶竟然有如此的了解。”

    “谈不上,是我家嫂嫂爱茶,所以平日里跟着学了一些皮毛。对了,您还不知道我的嫂嫂是谁吧?”叶青完全是贼不走空的性格,如今逮住一个人都想视为己用。

    “哦,倒要请教了。”王淮神情愣了一下,配合着叶青问道。

    叶青如今的家底,不敢说祖辈三代都被他王淮摸的清清楚楚,但最起码从叶青之父叶义问,到叶青跟叶宏这一代,则是都被王淮摸了个清清楚楚。

    当初王淮便是在这一条笔直的皇城街道上,逼迫着汤思退放弃了对皇城司的控制。

    而如今,朝堂之上的汤思退一系,随着扬州官场上的跟着失守,赵师雄等人的罢免,让汤思退在隆兴北伐之后,被圣上召回任右相之后,第一次感觉到了无能为力的挫败感。

    但王淮显然并不能高兴起来,扬州官场上汤思退主和一派的失守,并不代表着他这主战一系,就有机可趁,能够借机扩大主战派的势力。

    早已经告老的魏国公史浩,却是在他们两人斗的不可开交时,不着痕迹的,又开始悄悄参与到了朝堂之上来。

    这让王淮不得不开始在年轻的官员之间,挑选他认为颇有潜力的人选,能够为主战派所用,同时还要被汤思退所不容的青年才俊。

    而叶青,显然就是他认为的一个不可多得的,有潜力,日后能够在朝堂之上助他一臂之力的最佳人选。

    叶青与汤思退之间又有着复杂的恩怨,而且手里还掌握着重要的皇城司,这些对他来说,都是他看重叶青,需要拉拢的重要原因。

    加上如今叶青跟工部尚书李道之子之间,这几日又传出了不和,甚至还打伤了人家。

    所以使得叶青此时的处境,在王淮看来,已经是四面树敌、岌岌可危。

    是叶青急需要一个能够在背后给他支持,给他当有力靠山,替他说话的人选的时候,所以王淮便适时的出现在了叶青的跟前。

    叶青说出白秉忠的名字时,王淮也不过是微微哦了一声,这些他早就已经了解了,甚至连叶青跟李道之子之间的恩怨细节,他都是了解的一清二楚。

    只是此时当叶青说出来的时候,他还需要当作是第一次听说。

    “白秉忠一事儿,老夫也有责任啊,只是……朝堂之上,并非是一人说了算,当初老夫也曾为叶衡、白秉忠在朝堂之上,与右相相争。奈何,我大宋新败,唯恐金人挟刚刚战胜我大宋之士气,再次南下。朝堂之上求和之声高涨,所以为了大局,老夫迫不得已之下,才没能保住叶衡、白秉忠两位有抗金之志的同僚啊。”王淮坐在马车里,有些惋惜加懊恼的说道。

    “王相的苦衷末将理解,王相身为我大宋主战一派,立志抗金之主张,末将每次在坊间听到,也是由衷的感到高兴,我大宋有您这样的抗金左相,实乃我大宋朝廷之福、百姓之幸啊。”叶青露出一眼的小星星,崇拜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