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墨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做局〕〔神话之我在商朝当〕〔黄泉阴司〕〔穷小子偶得神仙传〕〔近战狂兵〕〔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嘉平关纪事〕〔十方武圣〕〔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二百五十九章 父子对
    皇宫内的垂拱殿,作为南宋当今圣上平日里召集群臣、处理日常政务的地方。

    如今在殿门口站着左相王淮、右相汤思退、刑部尚书梁克家、兵部尚书汤硕、临安知府萧振,以及大理寺另外一位少卿吕祖简,和同样是一夜没睡的,最没有资历站在垂拱殿前的皇城司副统领林光巢。

    几人站在廊檐下,并没有得到当今圣上的召见,朝会之后,圣上却是去了太上皇所在的德寿宫,所以此刻几人,只能是站在廊檐下,在心里琢磨着昨夜的事情,自己损失了什么,又得到了些什么。

    德寿宫的飞来峰下,赵构望着一夜之间水位涨了不少的小西湖,脸上难掩兴奋之情,时不时指给赵昚看,嘴里说着昨天之前的水位还在哪里,今日一早,就有太监来报,水位涨了很高。

    赵昚乐呵呵的陪着兴致颇高的赵构,对于垂拱殿门口求见的几人,一点儿也不着急召见。

    最后一把鱼食被赵构撒进小西湖里面,拍了拍手掌后说道:“昨夜的事情父皇都听说了,王德谦今日也应该跟你说了吧?”

    “是,儿臣今日在早朝前,就听王德谦跟儿臣奏禀了。”赵昚点点头,看着赵构兴致颇高,于是问道:“昨夜里皇城司一事儿,儿臣倒是不出乎意料,但大理寺卿徐喜之死,儿臣以为,此事儿是否要交由刑部严查?”

    “徐喜之死意料之外、预料之中啊。”赵构胸有成竹的习惯性的拍着膝盖,长叹一声道:“汤思退跟徐喜两人,都曾是秦桧麾下的得力助手,如今虽然一个是我大宋右相,一个是大理寺卿,但两人在少了秦桧的制衡后,多年来是相互防备,掣肘,虽不似汤思退与王淮那般关系紧张,但暗中可是没少较量。这事儿,两个可能,要么就是汤思退干的,想要嫁祸在皇城司叶青的头上,要么就是叶青干的,其目的……自然是想要笼络背嵬军残余的人心。”

    “那此事儿交由刑部岂不是正好可以对两人敲打一番?”赵昚在赵构面前,一直是孝字当头,即便是有些想法他无法苟同,但依然还是会按照赵构的意思行事。

    “交由刑部不行啊,梁克家跟王淮多年,一旦主战派占据了上风,加上如今淮南东路还不安稳,你想要再次北伐实乃下策啊。何况……你的本意不过是担忧汤思退一人在朝堂坐大,成为下一个秦桧,所以这才对淮南东路动手的吗?既然如此,怎么可以交给梁克家来查办?”赵构和颜悦色,看着赵昚笑呵呵的说道。

    赵昚默默的点点头,而后沉思道:“父皇的意思是,既然朝廷如今已经达到了削弱汤思退一系的目的,那么就该把此事儿暂时的缓一缓,淮南东路的安稳如今则就是儿臣的第一要务了。扬州安抚使一职如今他们争来争去,虽然父皇以大理寺少卿虞允文暂代,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对金人要和、也要防,淮南东路乱不得,镇江府更是乱不得,五河军统制韩诚与你交好,是你任太子时就一手提拔的,既然如此,不妨就把他放到镇江。至于长江对岸的扬州,虞允文当年大败禁军,又使得完颜亮在退无可退之下猛攻长江,最终却被自己的部下所杀,武人啊,终究是信不过,不可靠的。”赵构长叹一声说道。

    当年赵构可是曾被苗刘二人逼迫退位,前几年又有金人皇帝完颜亮被部下所杀,这使得赵构,对于武将是根本没有一丝的好感,面对武将手里的兵权,赵构向来是只有提防跟消弱四字。

    “你既然想要相信韩诚,就不妨放在眼皮子底下好一些,淮南东路,还是往常那般吧,如今史浩、王淮都想要抢淮南东路安抚使的位置,那就不如先让虞允文继续暂代些时日,有他在,不管是对金人,还是王淮、史浩,都是一个极佳的理由。不管如何,在太子大婚之前,朝堂可不能出现跟金人关系有所紧张的事情发生。”赵构一番话,就像是定调子一样,一下子就把赵昚想要利用这次机会,重新整治淮南东路官场,以及临安官场的策略给否决了。

    更别提赵昚希望通过这次整治淮南东路官场,而后以淮南东路作为大宋军队的大后方,从而再次北伐,收复失地的理想大业了。

    赵昚即便是心有不满,但无奈自己提起的几次北伐,都是以失败告终,所以这让他也无法硬气的在赵构面前,提及想要继续北伐的大业。

    如今赵构对他掣肘的太过于厉害,朝堂之上的大事小情,赵构都要插上一手,所以让赵昚这个皇帝,又不得不遵从着赵构的意思跟想法。

    当然,赵昚也知道赵构在担心什么,前些日子两名金使死在了临安城,金人立刻便展开了以羞辱赵宋皇室的报复。

    虽然那一次金人没有成功,在泗州就被皇城司那叶青给瓦解冰消了。

    但显然赵构此时依然是对此心有余悸,深怕金人再故技重施一次。

    到时候若是金人带着北地宗室真的渡河成功,到达临安,那么赵宋皇室的颜面,就将在天下人面前丢尽了。

    “儿臣明白了,儿臣谨遵父皇的旨意,暂时不去想淮南东路一事儿。”赵昚继续点着头说道。

    “嗯,凡事儿要站在大局上考量,北伐自然是可以,但若是搭上我大宋如今仅有的国运,那就是得不偿失了。我大宋,也再经不起一次如此激烈的动荡了。”赵构拍着膝盖,语重心长的对赵昚说道。

    在赵构看来,没有什么比保住如今大宋固有的疆土更为重要的事情了。

    只要能够让赵宋皇室的江山、国运继续在江南延续下去,只要大宋在自己有生之年没有覆灭,那么称臣纳贡对他来说,根本不算是什么。

    求和、怯战,称臣、纳贡,如果一直能够使的大宋皇室江山继续的延续,那么对他赵构来说,这笔交易就是划算的。

    赵昚行礼,而后便准备离去,在赵昚看来,不管如何,赵构还是给了他,很大的独自掌控朝堂的自由度的。

    所以今日这样的谈话结果,在赵昚看来,并非是不能接受的。

    望着赵昚离去的背影,依然还坐在飞来峰下的赵构,突然对着赵昚说道:“皇城司统领一职,父皇来定夺吧,至于昨夜的案子,也由皇城司来查办吧。”

    “是,父皇,儿臣明白了。”赵昚回过头,恭敬的说道。

    赵构起身,走到等候他的赵昚旁边,而后两人并肩前行,赵构背着双手,步履很慢,低着头继续说道:“如今大理寺卿徐喜死了,那么今日对汤思退就算是一个胜果,若是一会儿汤思退要插手大理寺卿一职,不妨就做个顺手人情,让汤思退之子去任大理寺卿一职。”

    “这样不妥吧?汤硕如今已是兵部尚书,若是再兼大理寺卿一职,那么儿臣消弱汤思退势力的目的……。”赵昚吓了一跳,急忙反驳、提醒赵构道。

    赵构不急于回答,看着赵昚笑了笑后,才缓缓说道:“你尽管如此去做,想必只要你提出由汤硕任大理寺卿一职后,汤思退必然会提议让汤硕辞掉兵部尚书一职的。若是汤思退没有提出让汤硕辞掉兵部尚书一职,你岂不是又有借口消弱他的势力了?”

    “那兵部尚书的一职的空缺,儿臣是不是就可以……。”

    “你是我大宋朝的皇帝,自然是由你说了算,但凡事也还要懂得提防才行,武将,最是靠不住的。”赵构再一次把自己对武将的观点,抛给了赵昚。

    赵昚默默点头,不用自己说,显然父皇已经猜到了,若是兵部尚书一职空缺出来,那么自己要给的人,自然是五河军统制韩诚。

    作为把五河军从淮南东路调回到镇江府的补偿,显然,兵部尚书一职,可以很好的平衡韩诚对调他回长江以南的不满。

    而至于汤硕入主大理寺,虽然不说会成为一个傀儡,但最起码,在大理寺卿的位置上,汤硕就不会像在兵部那般只手遮天,随意的任人唯亲了。

    毕竟,大理寺少卿吕祖简,并不是一个汤硕可以随便得罪的人。

    白纯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如同一只猫一样,乖巧的依偎在叶青的怀里,头枕着叶青那只完好的右臂,一手轻轻的放在叶青的胸膛,而醒过来的叶青,正侧头亲吻着自己头顶的秀发。

    于是半梦半醒之间,白纯放在叶青胸膛的手微微动了一下,而后微微有些蜷缩的娇躯一僵,她发现她并不是做梦,而是真的依偎在叶青的怀里睡着了。

    白纯从未有过像此刻这般心里感到满足、安全的时刻,自从父亲被流放之后,她还是第一次睡觉睡的这么香,第一次没有做恶梦。

    “醒了?”

    头顶响起了低沉的声音,这让白纯刚刚略显僵硬的娇躯又是一紧,放在叶青胸膛的手,不由的抓住了叶青的衣衫。

    “哦……你轻点儿,胳膊上的伤你刚包扎好的。”叶青疾呼一声,搂着白纯的手臂摇了下说道。

    “那你不准说话。”白纯的声音如同蚊蝇般,一张绝美的脸颊都快要全部埋进叶青的胸口吱唔道。

    “嗯,外面还下雨呢,我也不想起来。”叶青抚摸着白纯娇柔的后背,缓缓闭上眼睛道。

    “嗯。”白纯把自己的头又往叶青怀里拱了拱,但不知为何,眼泪却从美眸里滑落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