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嘉平关纪事〕〔十方武圣〕〔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温阮霍寒年〕〔穿越星际:妻荣夫〕〔穿越星际妻荣夫贵〕〔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超品渔夫〕〔鉴宝黄金指〕〔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重生九零小辣椒〕〔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罪妻凌依然〕〔凌依然易瑾离〕〔梅府有女初成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三百零四章 元日
    大概是因为皇宫特意营造的喜庆氛围,使得整个临安城在元日这一天,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就开始迎来了一个热闹喧嚣、祥和喜庆的气氛。

    不论是大街小巷还是御街之上,甚至仿佛连阳光明媚、湛蓝湛蓝的天空,在这一天都被渲染上了一股和谐的喜庆样子。

    经过精心装扮的临安城内的大小商铺,酒楼茶馆,赌场妓院,在这一天虽然稍显生意冷清,但显然这一天之内,更多的人在乎的更是一个好彩头,而非事今日能够日进斗金的情形。

    整个临安城内的百姓、士子、美妇、孩童,就如同这一天的临安城一样,都换上了准备已久的新衣衫,走在大街上,人头攒动之余,也仿佛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花的海洋。

    擦肩而过的小家碧玉、亭亭玉立的女子身上散发着的脂粉香味儿,头顶上的鲜花更是衬托着花艳人矫的美态。

    温文尔雅的公子哥儿,同样是一袭映衬其风流倜傥的儒生打扮,或是头顶插花,或是手拿折扇,迈着轻松的步伐与友人谈天论地。

    西湖虽然不如上一世那般人满为患,各个大自然的美丽风景被人的拥挤取代,但人声鼎沸之下,人们更在乎的显然是自我的快乐,大自然的美景在这一天,更像是一个配角般的衬托。

    马车、轿子,甚至是独轮车在这一天行走的仿佛是也特别的欢快,轻盈的步伐在人流中来回穿梭,即便是在人群拥挤中,发生了小小的摩擦,人们也不再向往常那般矫情半天,而是随和宽宏的笑笑了之。

    叶青显然不必像其他朝臣那般入宫,但一趟嘉会门之行,自然还是免不了的。

    被白纯更名的两个丫鬟以及锦瑟,在叶青刚刚从房间走出来的时候,就听见旁边白纯的那栋小楼里,传来了锦瑟跟那叫红楼、杨柳两个丫鬟的欢呼声。

    显然是白纯因值元日,所以心情大好,没少给三个丫鬟压岁钱吧?不然的话,锦瑟是很少如此大呼小叫的。

    梁兴与墨小宝穿着崭新的衣裳正在门口套上马车,等候着几人一同出门,先去嘉会门而后前往西湖。

    嘉会门的钟声仿佛如同给了临安城新生一样,嘉会门与其说是叶青尽职尽守,倒是不如说是为了做给赵构来看,以此证明他在元日这么重要的一天,都没有忘记以社稷为重。

    马车再次从东华门驶出,一身喜气洋洋的李横,却是凝重着一张脸跑了过来。

    从车厢里探出头的叶青,看了看李横跟刘兰儿,而后冲着刘兰儿直夸今日这身衣衫真好看。

    而李横则是低声先是跟墨小宝低语了两句,便对着叶青说道:“夏人去了工部尚书李道的府上,就在前面不远,起冲突了,你要不要过去看看?”

    “他们会起什么冲突?”叶青皱了皱眉头,在他的预料之中,如果说要是在临安城发生什么冲突、摩擦,也该是金人的概率大一些才对。

    “看来是夏人故意找麻烦,借着元日拜访直接去了李道的府上吧。”李横耸了耸肩膀说道:“金人则是去了汤思退的府上,汤思退亲自在门口迎候的。”

    “把汤思退亲自迎候金人的事情散步出去,让信王知道。你带着兰儿她们去西湖逛逛吧,我去工部尚书的府上看看。”叶青看着一溜小跑跑过来的墨小宝,在白纯的唉声叹气下走出了马车。

    燕倾城等人则是约定了与白纯在西湖见,也省了今日叶青前往燕府拜访一事儿。

    而如今因为叶青有事儿,白纯仿佛一下子也失去了兴致一般。

    “你一个人行吗?要不要……。”李横有些担忧道。

    “不必,招呼人看好汤思退府上的金人就成了。想必也不会起什么太大的冲突的,若是无事儿,我会感到西湖去的。”叶青向掀开车帘望着他的白纯说道。

    今日的白纯,如同九天玄女下凡似的,元日之际,一身鹅黄色的衫裙带着一丝的红边,套在外面的褙子同样是以喜庆的红色做点缀,加上那一头秀发与绝美的脸蛋儿,如同天姿绝色的人间尤物。

    看着马车离去的叶青跟墨小宝,并没有很着急的赶往李道的府上,不过即便是如此,这一路上,还是看到了好几伍的禁军,匆匆往李道的府上赶了过去。

    “大人,那是刑部左侍郎洪遵的轿子。”墨小宝看着在禁军的护卫下,快速从前方的巷子口拐出来,直奔李道府门口的轿子低声说道。

    “事情还不小啊,何事儿啊,闹的这么大,大过年的……。”叶青喃喃自语道。

    “钱塘知县王炎的轿子这是。“墨小宝看着从身边匆匆而过的轿子,再次说道。

    正值元日,即便是临安城内出现大小官员的马车,或者是轿子本不应该感到奇怪的,毕竟今日基本上就是朝廷官员你来我往的交际日。

    但看着一顶顶的轿子,从这条前往李道府上的巷子匆匆忙忙的跟他们擦肩而过,叶青心中的好奇则是越来越盛。

    眼看着就要走到李道那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的府门口时,一架马车从叶青的身后急急赶了过来。

    当叶青拉着墨小宝的肩膀,在旁边站定,准备让马车先行过去时,马车却是在他前面停了下来。

    “林光巢?你怎么来了?”叶青看着跳下马车的副统领喃喃问道。

    林光巢跳下马车,脸上带着一丝无奈的苦笑,看了看不远处的李道府门口,而后才说道:“这个时候,末将都不知道该是先给大人你拜年,还是先下旨了。”

    “那就先下旨吧。”叶青笑看着墨小宝先给林光巢行礼,而后林光巢才对着自己行礼。

    看着一腚分量十足的银锭被林光巢扔给了墨小宝,而后叶青才继续问道:“李家的事情,皇宫里都知晓了?”

    “太上皇知晓了,是前往皇宫里的信王在太上皇面前说的,所以王中贵人找到了末将,让末将一定要找到大人您……。”林光巢笑着说道。

    “找到你?王伦从哪里找到你的?”叶青再次皱了皱眉头,皇城司如今就林光巢一个副统领,但王伦能这么快找到林光巢,这手段也够厉害的了。

    “嗯,末将元日在值,也是昨日王中贵人告诉末将的。”林光巢点点头说道。

    “不会是让皇城司处置李道府上的冲突吧?”叶青心头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这是太上皇的意思,最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林光巢回答道。

    叶青没说话,则是扭头看了看不远处的工部尚书的府邸,在李道与皇家攀上姻亲之后,其府邸也由原本稍偏的地方,搬到了这万松坊的另外一头,基本上俱是皇亲国戚才有资格居住的这一片坊地。

    所以说,信王能够知晓李道的府上出了事儿,并不奇怪。

    毕竟要出这一片坊地前往皇宫,信王就得经过李道的府邸才行。

    “有事儿吗?没事儿一块儿进去看看?”叶青思索了下,看着林光巢说道。

    “好,末将陪大人过去。”林光巢痛快的点头说道。

    门匾上硕大的烫金李府二字,以及门口等人高的石狮子看起来都是颇为威严、气势,只是此刻在叶青他们看来,多少是显得有些憋屈。

    这么高大威严的府邸,寻常百姓即便是从门口经过,都不太敢侧目望向里面。

    但今日,却在元日这么重要的一天,被夏人闯进了府里头生事。

    这让叶青不由的在心中叹息一声,大宋朝的软弱跟胆小怕事,这一刻在李道的府上,体现的是淋漓尽致。

    门房看着叶青跟林光巢两人带着墨小宝大摇大摆的走进来,看着三人一身宋人的装扮,正想要出声询问时,机灵无比的墨小宝早就掏出了他皇城司的铜制腰牌,在门房的眼前晃过。

    “府里看样子没啥事儿啊?”叶青招手让门房过来。

    看着一身新衣衫的门房,敬畏的走过来后,不用叶青问话,林光巢便问道:“夏人在你们府上的哪里,带我们过去。”

    装饰一新、喜气洋洋的李道府邸,比起临安城,或者是其他官员的府邸来,并没有多少元日的气氛,处处张灯结彩、修缮一新的样子,则全都是为了元日之后的太子大婚而准备。

    三人跟在门房的身后,穿过前院来到中院的时候,就看见了府门口那两顶轿子的主人,刑部左侍郎洪遵、钱塘县令王炎,以及工部尚书李道,以及鼻青脸肿的李立方等人。

    而在几人的对面,则是以那夏人使臣任雷为首的十几个气势汹汹的西夏人,正依然是对着李道跟李立方不依不饶。

    “任大人息怒、任大人息怒,何必因为一个小小的女子而伤了和气呢。”洪遵在旁边安抚着任雷,而李道此时跟李立方站在一旁,却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若是金人他们也就认了,但这夏人跟宋人如此耀武扬威、骄横跋扈,则是让李道一时之间拿捏不准该以何种态度对之。

    何况,这任雷如今可是大夏国国相任得敬之子,在大夏国的地位,比起他李道可是只高不低。

    “息怒?呵呵……昨天晚上李公子当着那几个涌金楼姑娘的面,可是威风的很啊,怎么,今日就怕了不成?”任雷左眼带着乌黑的淤青,显然昨天就跟李立方起冲突了,只是今日才打上门来讨公道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