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零后天师〕〔一世巅峰林炎〕〔重生都市仙帝〕〔叶辰萧初然〕〔一世独尊〕〔一世独尊〕〔妃常难驯:魔帝要〕〔一世巅峰林炎〕〔叶问天苏晴雪〕〔疯狂进化的虫子〕〔黄泉阴司〕〔全球影帝〕〔焚天路〕〔都市之仙帝归来〕〔大英公务员〕〔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盖世战神萧破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三百一十一章 缺个章节名好了
    信王妃美目流转,静静的注视着朱熹振振有词、神情认真的向信王述说着元祐浑天仪象该有的样式,以及所能够起到的作用。

    信王是时而皱眉、时而撇嘴、时而点头、时而摇头叹息,对于朱熹的话语显然也是一知半解。

    吕祖谦、吕祖简两兄弟,时不时也会在朱熹旁边敲敲边鼓,向信王信誓旦旦的说着那元祐浑天仪象,绝对与当年的元祐浑天仪象有着天壤之别。

    如今被重兵把守,无关人等不得靠近、探究,便是一个重要的证据,是叶青深怕他人发现其中的蹊跷,所以才会严禁他人靠近。

    “但太府寺跟工部当日可是在圣上宴请各国使臣之后,去了嘉会门城楼之上做过检验的,他们可不认为叶青所复原的元祐浑天仪象有何问题。”信王在朱熹停下后,有些凝重的继续说道:“工部尚书李道之子,与叶青之间如今恩怨颇深,但即便是如此,李道检验元祐浑天仪象时,也并没有公报私仇,提出这元祐浑天仪象存在作假一事儿。”

    “信王可是不相信在下所言?但在下所言句句属实。”朱熹神色之间微微有些失望,捧着苏颂纪要的手,无力的垂了下来说道。

    “信王,臣认为此时论那元祐浑天仪象是真是假为时尚早,当务之急是应该让朱先生登上城楼一辩真伪,而后再行定夺。”吕祖简身为大理寺少卿,显然并不像朱熹那般着急,想要一气之下就给元祐浑天仪象定论真伪。

    吕祖谦默默听着两人的话语,眼睛看了看皱眉头的信王,想了下说道:“既然工部尚书之子与叶青之间有恩怨,那么若是找李尚书要出那叶青复原的元祐浑天仪象纪要,想必李尚书应该不会拒绝吧?”

    “你的意思是……?”信王抬起头,看着吕祖谦适时的止住话语问道。

    “我们大可一边从纪要之中找问题,一边登上城楼找破绽,只要能够哪怕发现一处破绽,想必圣上跟太上皇也不会怪罪信王吧?”吕祖简显然是与吕祖谦更加的心意相通,在一旁向信王解释道。

    信王面对三人信誓旦旦的怀疑言辞长长叹了口气,起身走到窗前,望着窗台上的一盆杜鹃,沉默了半晌之后才说道:“你们下去吧,本王还需要仔细斟酌一番。至于李尚书那边,大理寺应该能说的上话吧?”

    “是信王,臣这就去办。”吕祖简欣喜的看了一眼朱熹跟吕祖谦,急忙对着信王的后背行礼道。

    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的信王妃,望着朱熹三人离去之后,正欲起身前往后宅,便听到信王低沉的声音响起:“对了,我听下人说,今日你路过李道府门口的时候,看到皇城司的人拿了夏人?”

    刚刚站起身的信王妃愣了一下,而后还是点点头嗯了一声。

    “可知道是谁过去拿的人?”信王并没有回头,依然是盯着那杜鹃花问道。

    信王妃也同样是背对着信王,当信王问起她的时候,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今日在李道府门口,偶遇到的那个高大身型。

    “不太清楚。”信王妃摇头,坚定的说道。

    “明日可还要去孤山皇室园林?”信王赵璩转身,望着那曼妙的背影,眼神之中透露着无奈与复杂道。

    “嗯。”

    信王妃点点头,而后便往后面走去,站在原地的信王赵璩望着信王妃的背影,喃喃道:“若是你对我能够温柔一些,哪怕是多一丝笑容,我又岂会沉迷于道侣双修之中!”

    刚刚走出没几步的信王妃,身形微微顿了下,而后便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后宅行去。

    在叶青看来,只要宋人愿意,基本上可以把每一天都过成喜庆的节日。

    初春时节名曰探春,春意盎然之时又曰放春,赏红、种花、扑蝶、姬花等等,都可以被宋人当成节日。

    而至于传统的祭扫、佛诞、避暑、立秋、上元、中元、下元、观潮、重阳、冬至、赏雪等等,都会被宋人当成了眼花缭乱的节日来过。

    而更让百姓高兴的便是,每逢节日,皇室在与民同乐之时,也会广施恩泽,或者是向百姓散钱米、或者是向商铺百姓减赋税等等。

    总之,在几千年的历史里,论起最接地气的皇家,怕是只有赵宋最为亲民,相比之下,最没有皇室威严的皇家了。

    元日的几天时间里,燕家可谓是日进斗金,加上皇家又再一次的对于商贾行减免赋税,这几日的时间里,最高兴的就属燕倾城了。

    一连好几日,如同度假一样在西湖的别墅里,叶青每日每天的时光便是陪着白纯、燕倾城在西湖闲逛。

    而被他关进皇城司的夏人,只有李横跟林光巢在第二日来过一次,告诉他大理寺让放人被他们拒绝后,便再也没有人提及此事儿了。

    就是连夏国另外两名使臣苏执义、翰道冲,也像是忘记了他们同行而来的还有一个任雷似的,这几日一直游走于户部跟左相王淮等人的府里,完全没有谁去理会任雷的消失。

    他们其实心里很清楚,不论是任雷还是任得敬,对于金人向来是言听计从,而这一次他们若是想要私下里,偷偷跟宋开镇场,避开任雷自然是最好的办法。

    独自一人在西湖岸边找了个僻静之地,燕倾城跟白纯嫌弃阳光太晒,所以扔下叶青一个人在此钓鱼,而后也不知道跑到西湖哪里逛去了。

    随着春意越来越浓,空气里的湿冷逐渐已经被驱散,独自一人享受着午后阳光的温热,慵懒的感觉让人不由自主的眯上了眼睛。

    旁边的鱼篓空空如也,答应燕倾城跟白纯,晚上吃他亲自钓的鱼的承诺看来要破灭,原本在不远处给他叶青挖蚯蚓的墨小宝,毕恭毕敬的领着王伦走了过来。

    随着一份红包从王伦手里扔给了墨小宝后,墨小宝便立刻眉开眼笑的离去,按照王伦的意思,去前方不远处的酒家打两壶上好的酒过来,自己要跟叶青在此对饮。

    “下官见过中贵人。”叶青摘下头顶的范阳笠,眯缝着眼角对走过来的王伦说道。

    “你小子倒是会享受,竟然肚子一人在此钓起鱼来了,你那红颜知己呢,没有陪你?”王伦学着叶青的样子,也是同样坐在青草地上说道。

    “不知道去哪里闲逛去了,这几日西湖太过于热闹了,勾栏瓦舍、青楼赌场、杂耍卖艺,小商摊贩等等,让人看都看不过来。”叶青打了个哈欠,若不是王伦过来,他恐怕就要就着这让人浑身舒泰的午后阳光,眯上一小觉了。

    “上元节后的朝廷特赦,要不要看看?”王伦从袖袋里拿出一份干净整洁的奏章,递在半空中对叶青说道。

    “有白秉忠没有?”叶青扫了一眼,并没有接过来,而是继续握着鱼竿问道。

    “有。”王伦笑了笑,伸腰拿起另外一根属于墨小宝的鱼竿,挂上蚯蚓扔进水里后,继续说道:“太上皇看了一眼,最后还是同意了。想必,这都是你小子那香皂的原因。对了,说起这香皂咱家想起来了,什么时候给府里再送些过去吧。”

    “那玩意儿够用就行,又不能吃,我记得没少给您的府里送吧?”叶青歪着头,看着王伦说道。

    王伦该是今日、或者是昨日才回宫里当差吧?依稀记得元日前,王伦极为兴奋,而且还跟李令娘一同置办过年货,甚至还在大瓦子的兰儿茶铺内歇脚喝过茶呢。

    “白秉忠一事儿算是解决了,但你也别高兴太早了。特赦只有皇家有喜事儿的时候才会行如此之法,但其过程可谓是相当漫长,少则三月多则半年,你才有可能见到白秉忠出现在临安。”王伦望着阳光下波光粼粼的湖面,远处一艘艘雕梁画栋的画舫上,时不时隐隐向这边传来欢歌笑语声。

    “那您今日亲自前来,不会就为了给李令娘要点儿香皂,顺便告诉我这事儿吧?”叶青几乎是同时与王伦拽起了鱼竿,人家的鱼钩上挂着一条活蹦乱跳的鱼儿,而他的鱼钩依然是空空如也。

    “承让了。”王伦看着叶青空空如也的鱼钩得意的笑了下,而后继续说道:“太上皇的意思是,让你顶住各方各面的压力,暂时不要放了那夏人任雷,最起码在太子大婚之前,最好是让他呆在牢里为妙。”

    “嗯。”叶青点点头。

    赵构的意思很明白,这件事儿的口谕借王伦之口传达到了就够了。

    接下来赵构就会装作不知晓此事儿,但只要因为此事儿发生了什么赵构都无法解决的事情,比如说是夏人突然陈兵两国边境时,那么自己就是那个让夏国泄愤的替罪羊了。

    “有些事儿并非是那么的想当然啊。”王伦长叹口气,再次把鱼钩扔进水里,感叹道:“任雷之父任得敬,原本乃是我大宋之臣子,当年献城、献女投降于夏人。如今即便是时隔多年,太上皇心里也不是很舒服啊,所以在大牢里关上任得敬之子任雷几天,也算是对任得敬当年叛变的一种惩治吧。”

    “直接扔水里淹死算了,到时候就给他来个失足落水而亡……。”

    “混帐话,你以为都是范念德一事儿啊?要是那么好处理……对了,说起这事儿我想起来了,有一事儿我想问你,朱熹来到临安了,你知道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穿越八年才出道〕〔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