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进化的虫子〕〔黄泉阴司〕〔全球影帝〕〔焚天路〕〔都市之仙帝归来〕〔大英公务员〕〔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盖世战神萧破天〕〔小妻太娇嫩,枭爷〕〔隐婚总裁:女人,〕〔聂先生又苏又撩〕〔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神医佳婿〕〔鉴宝黄金指〕〔近身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三百一十五章 左右为难的死局
    叶青连夜带着梁兴、墨小宝赶回到了临安城,即便是他们到达城门口的时候,城门已经关闭。

    但因为皇城司的招牌,倒是也不用费什么劲,三人同乘一辆马车便进了城。

    大瓦子的兰儿茶馆内,李横跟刘兰儿看到叶青时倒是吓了一跳,原本在西湖的他,怎么突然大晚上就跑回来。

    对于李横、刘兰儿这一对已经住到一起的“狗男女”,叶青只能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里,对着二人冷哼几声。

    刘兰儿听着叶青的冷哼,一瞬间便明白了叶青到底在哼什么事儿,瞬间便闹了个大红脸,低着头羞涩的往里屋跑去。

    但没一会儿的功夫,李横又再次把刘兰儿叫了过来,而后连同梁兴、墨小宝两人,在楼下的茶铺厚着,把楼上留给了大半夜跑回来的叶青跟刘兰儿谈正事儿。

    叶青给了刘兰儿两天的时间,想想有没有什么对策与方法,可以让汤鹤溪再一次上当,或者是再一次成功的栽赃嫁祸于汤鹤溪。

    这一次与上一次不同的是,上一次就像是一次警告,而这一次,自然而然的,就是要让汤鹤溪从人间消失。

    不论是史弥远跟前的四木三凶,还是信王赵璩手里的大理寺、梁克家手里的大理寺,就连金人使臣、夏人使臣、大理、辽国等使臣,都被叶青跟刘兰儿细细的筛选了一遍。

    而后他们发现,这些人都是人精,想要栽赃嫁祸好像很难,而且就连目标汤鹤溪,都不会轻易上当,毕竟他已经上过一次当了,这些时日必然是会很小心。

    算来算去,唯一能够嫁祸,或者是制造让跟汤鹤溪起冲突的,只有一个人。

    但那个人,在元日的时候,就被叶青扔进了皇城司的牢里,所以叶青此刻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无语感觉。

    房间里的灯光越来越淡,窗外原本的夜色,渐渐被一层层亮光侵蚀,随着叶青熬了一宿,红着眼睛的刘兰儿侧身打了个哈欠,看着叶青对着壶嘴,又喝了一壶浓茶,正准备起身给叶青再次倒水时,却是被叶青阻止了。

    “算了,你也休息吧,一宿没睡也累了。”叶青挥挥手,走到楼下拍醒墨小宝跟李横,而同样一宿没睡的梁兴,则是快步走向外面,把马车套上牵了过来。

    一天的时间叶青睡了大半天,随着白纯跟锦瑟从西湖赶回来,坐在二楼阳台发呆的叶青,脑海里依然是没有一个完美的计划。

    “杀人不是目的,目的是让汤思退心灰意冷,失去精神支柱跟朝堂野心,而后主动辞官。”看着楼下走到院子中心那桑树旁边白纯跟锦瑟,叶青晒着午后暖暖的阳光,喃喃自语道。

    “你怎么了?非要昨天连夜赶回来。”白纯从她自己那边的小楼二楼的走廊处,缓缓走到叶青这边,靠着栏杆看着慵懒消沉的叶青问道。

    “没事儿。”叶青连头都没有抬,看着白纯那双露出裙摆一小截的双脚说道。

    “明天、后天,大后天就该是太子大婚了,你身为朝廷官员,是不是也该备些贺礼?是不是为此事儿发愁?”白纯看着叶青的头顶,当初短短的头发,如今已经可以长到绑起来了。

    叶青哧哧笑了两声,眯缝着眼睛抬起头,看着白纯道:“也就是你看得起我,你以为我是谁啊,你觉得是太上皇会邀请我,还是马上就是皇亲国戚的工部尚书李道会邀请我?还是说我跟太子关系好,太子会派人给我送请柬?”

    “那可说不准,万一呢?”白纯嘴硬道。

    看着叶青扬起来的脸颊有些颓废的样子,白纯张了张嘴,想说不管如何,你在我心里都是最重要的人。

    但奈何,面对那一双灼人灼心灼身的眼睛,她连哪怕一个安慰的字也说不出来。

    李道想不明白,为何凤娘突然提起邀请叶青要在她大婚之日来府上,以皇城司统领的身份、地位虽然是足够,但绝不应该是他这个工部尚书的座上宾才对。

    何况,叶青跟李立方之间的恩怨,到现在也没有一个了断,这件事儿,不论是自己还是叶青,心里都有数,往后的日子里,必然是要有一个了断的。

    所以若是按照李凤娘的意思,邀请叶青在她大婚之日来府上,凤娘难道就没有考虑过她弟弟李立方的感受?

    李道心头的困惑随着下人过来告诉他,李立方对此事儿并无异义后,则是变得越来越浓了。

    看在李凤娘那一天出嫁,以及即将成为太子妃的份儿上,李道也只好随了李凤娘姐弟的意思,挥了挥手让下人去给叶青送李凤娘大婚之日的请柬。

    好久不曾来过他家府里后宅的李立方,看着自己家的后宅,看着他姐姐的绣楼越来越喜庆,越来越富丽堂皇,楼上楼下宫女、太监来来回回、匆匆忙忙的侍奉着李凤娘的样子,李立方心中便会油然而生一股成就感跟高贵感。

    “还有何事儿?”李凤娘在正厅内,看着坐在椅子上,四下里打量她这绣楼的弟弟,心中不无骄傲的说道。

    “汤鹤溪可在列?”李立方向李凤娘使了个眼色,在李凤娘挥退了旁边的宫女后,才低声问道。

    “这个姐姐就做不了主了,得看父亲跟右相之间的关系,而且还得看,皇家是如何安排了。”李凤娘妩媚风情的娇笑一声,对着李立方说道。

    正所谓人逢喜事儿精神爽,如今眼看着就要成为太子妃的李凤娘,比起往日来,愈发显得娇媚风情跟妖娆诱惑。

    “所以我才为此事儿而来,诺,签上你的闺名吧。”李立方从怀中掏出了一份请柬,打开递给了李凤娘说道。

    “什么意思?”李凤娘不明所以,看着请柬上李立方三字问道。

    李立方得意的一笑,淡淡说道:“这还不明白?汤思退等朝中重臣,在太子妃您大婚之日,自然是会跟着圣上前往太子府迎候您这位太子妃,而汤鹤溪若是咱们不邀请,必然是跟着他祖父汤思退前往太子府。”

    “你想的还挺周全,所以为了显摆你有个太子妃的姐姐,让他嫉妒,所以你要姐姐跟你联名邀请他来咱们家?”李凤娘娇笑一声,麻利的拿起笔,写上了她的名字。

    李立方看着请柬上李凤娘三个字,拿起请柬一边欣赏,一边略带得意之色漫不经心道:“姐姐莫要小看我了,当初汤鹤溪利用我对他的一番赤诚,我怎么着也该回报他不是?”

    “哟?看不出来你都懂的权谋之术了,是不是还打算以后做个官儿了?”李凤娘笑着问道:“不过你打算怎么回报他?只是让他看着你姐姐我成为太子妃,就算是回报了?”

    “非也非也。”李立方表情得意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手摇请柬低声道:“汤思退此番必然是要带汤鹤溪前往太子府的,因为开春之后的礼部省试,汤鹤溪必然是要参加的。汤思退啊,这是要把汤鹤溪推上朝堂了。虽然说去年秋天的州试没有参加,但上元节后礼部的省试,他就必须得参加,而后才会是殿试。所以,这一次汤思退必然是要带着汤鹤溪,跟朝堂之上的官员见个面的,我身为他的好友,怎么可能让他如意呢?”

    “你的意思是……?”李凤娘风情万种的眼睛,透着一丝丝的惊喜,想不到自己的弟弟终于算是开窍了。

    “不错,我心里很清楚,以我一个人的名义,显然是不可能邀请他来咱们家的,他只会备上一份厚礼送过来,但人必然是要去太子府的。但若是加上你这个太子妃的名义,汤鹤溪必然是要斟酌一番了,恐怕就连汤思退那老东西,都会好好斟酌一番,到底是汤鹤溪来咱们家,给你这个太子妃,未来的皇后面子好呢,还是说前往太子府更为重要呢?”李立方说道最后,已经是压制不住心中的狂喜,哈哈放声笑了起来。

    他只要一想到,当自己这份连着李凤娘署名的请柬,落到了汤鹤溪的手上时,汤思退跟汤鹤溪紧皱眉头、犹豫不决的迟疑样子了,李立方就显得极为开心。

    毕竟,汤思退需要认真的去考虑,汤鹤溪跟礼部等朝堂官员见面要紧,还是说与如今的太子妃,未来的皇后搞好关系更为紧要。

    所以在李立方看来,这是一个完全让汤鹤溪进退两难、难以抉择、无法破解的困境。

    不理会署名李凤娘的请柬,那么铁定是得罪如今的太子妃,未来的皇后,自然也就预示着年纪轻轻的汤鹤溪,未来的仕途绝对不会太顺畅,因为如今的太子妃,可就是未来的皇后。

    但若是答应了这份他跟李凤娘的请柬,汤鹤溪心里头也很清楚,如今李立方不再是那个任由他随意糊弄、蛊惑的二世祖了,叶青打李立方的几巴掌,以及那一箭,他汤鹤溪则是要负一大半的责任的。

    所以对于汤鹤溪来说,接受请柬,来李立方家里祝贺李凤娘成为太子妃,绝对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甚至一个不小心,还会闹的灰头土脸的事情。

    汤思退握着那份请柬,神色之间从未有过的严峻跟凝重,注视着那署着李凤娘的三字,久久不能下决断,到底该如何是好!

    汤硕则是在旁边,一脸的不耐烦,在他看来,爷孙俩太过于谨小慎微,甚至是显得有些胆小了,这样的话,以后汤鹤溪哪怕是步入朝堂,肯定成不了大事儿!

    (ps:三更回收快要到期的保底月票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穿越八年才出道〕〔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