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辰唐楚楚〕〔秦城苏婉〕〔龙象〕〔上门狂婿〕〔霸道王爷俏医妃〕〔戚瑜桐燕翊辰〕〔偏执霸总的罪妻〕〔盛世红妆倾天下戚〕〔最强药王〕〔都市逍遥医神〕〔罪妻凌依然〕〔慕少的千亿狂妻〕〔修罗剑神〕〔深空彼岸〕〔易瑾离凌依然结局〕〔武映三千道〕〔洛诗涵战寒爵〕〔修罗丹帝〕〔武神纪元〕〔弃婿归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三百一十七章 一把剪刀
    临安城的喜庆气氛,经过皇室刻意的烘托,显得比元日的前三天还要显得热闹。

    加上元日这段时间,酒楼茶肆、勾栏瓦舍多有人口传今日乃是当今太子大婚之日,所以无法前往太子府、李道府邸两坊地看热闹的百姓,多是趁着元日闲来无事时,在酒楼茶肆、勾栏瓦舍一边消遣,一边听着关于今日太子大婚的奇闻逸事儿。

    一路上时不时能够看到一些轿子、马车要么是沿着御街左拐向李道的坊地方向,要么便是右拐,前往太子府的方向。

    在叶青看来,太子大婚与元日相比,唯一的不同是,元日唤醒了整个临安城的人,不论是百姓、还是官员等等,而太子大婚,则是把整个临安城以及各州府的官员,给齐聚到了临安。

    昨天夜里跟泼李三等人,又商议了半宿的叶青,与梁兴、墨小宝带着贺礼出了门,坐上马车,眼看着快要到达李道的府邸门口时,叶青才发现,今早迷迷糊糊跑到白纯的绣楼,原本是要去拿他那把野战刀的。

    但……看到淡妆慵懒的白纯之后,叶大人便只顾着占便宜了,于是在第一次手碰触到白纯身体的要地后,浑身如同痉挛的白纯,强忍着喉咙之间发出那让她羞涩、难堪的声音,狠狠的咬向了叶青的肩膀。

    于是仓皇而逃的叶青,随手抓着“野战刀”便跑出了白纯的闺房。

    而此刻,眼看着就要下车了,叶青才发现,自己抓来的野战刀,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一把剪刀,而且还是那天跟信王妃交换的,那把只供皇室之用、带着皇家标示与太府寺标示的剪刀。

    “这特么的是怎么回事儿?”叶青拿着剪刀有些发愣,野战刀成精,会变化了?

    “变。”叶青对着剪刀喊着,剪刀却是无动于衷的躺在手心。

    无奈之下的叶青,也只好在马车停稳后,把剪刀手进怀里,而后换上随和的笑容跳下马车,与跟在身后捧着贺礼的墨小宝,往门庭若市的工部尚书李道的府门口走去。

    这还是叶青来到南宋之后,参加的第一场婚礼,只是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第一次见识到的南宋婚俗,竟然会是太子大婚这么高大上,一般人都没有办法参加的婚礼。

    门口的礼官在叶青看来好像是宫里的太监所扮,尖亮的嗓子吐字清晰,无论是龙图阁大学士六字,还是叶青二字,或者是那叶青带来的贺礼礼单,都被礼官清清楚楚的送进了府门口每个人的耳朵里。

    皇城司三字,显然不适合在这个喜庆的气氛下出现,所以龙图阁大学士之后,当人们还在竖起耳朵倾听其他时,礼官则是已经念起了礼单。

    李立方像是专门在此等候叶青一样,随着礼官拖长音调念完了礼单上的最后一个字,李立方便适时的出现在了叶青的跟前。

    一副贵公子打扮的李立方满面春风、神采飞扬,虽然谈不上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但比起往日来,今日的李立方确实是要英俊潇洒了很多。

    “叶兄愿意赏光,小弟真是三生有幸、蓬荜生辉啊。”李立方呵呵笑着拱手行礼,不过语气神态之间,还是能够感受到一丝丝的凌厉。

    “李尚书所请,叶某自然是受宠若惊,高兴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错过给李尚书以及李兄贺喜呢。”叶青随和的笑着道。

    李立方意气风发的哈哈一笑,丝毫不掩饰自己神态之间的得意,此刻本该是前往府里的叶青,却是被李立方拦住,神秘的笑着道:“叶兄不妨与我在此稍微等候如何?一会儿还有一位熟人过来。”

    “哦?这么说来我是认识了?”叶青心知肚明的故作疑惑道。

    “那是自然,不过叶兄且容小弟卖个关子,一会儿见到之后,叶兄便知是何人了。”李立方神秘一笑,两人站在一侧,望着眼前来来往往互相道喜之人。

    以小窥大,叶青看着来来往往、形形色色,一个个喜气洋洋的面孔,基本上就可以断定出,李道这些年在朝堂之上的影响力到底有多大,其为人到底如何来。

    而且愿意来到李道府上的,显然在将来就会是皇后一系的人,这是任何人都明白的道理。

    如今临安城内的大小官员,叶青如今几乎都认识,甚至大部分都还能叫上名字来。

    站在李立方的身旁,叶青望着一一从眼前而过的行人,虽然他们并不认识自己,不知道谁是皇城司统领。

    但叶青对于这些从眼前一晃而过,或者是跟李立方打过招呼、恭贺过后,对自己点头示意的临安官吏,却是连他们的背景都了解的一清二楚。

    来到李道府里道贺的临安官吏,自然是以工部为主、户部为辅,甚至是包括地方州府、县等官吏,大部分都是三四十岁以下的,所谓的大宋少壮一辈的官吏,仕途都谈不上如何顺,但也谈不上如何不顺。

    不过令叶青惊讶的是,在他跟李立方还未等到汤鹤溪的时候,却是先迎来了朱熹跟吕祖谦。

    在李道的亲自迎候下,朱熹与吕祖谦嘴里念叨着恭贺至词,而后三人缓缓走到了叶青跟李立方的跟前。

    “叶小友,多日不见,一向可好?”朱熹质朴的脸上挂着憨厚的笑容,看到叶青之后,率先问道,一点儿南宋大儒的高贵身份都没有,平易近人的让人吃惊。

    “上次与小友在西湖一辩,在下时不时还会想起,若是哪天小友有闲情逸致,不妨我们再论辩风生如何?”吕祖谦一副羽扇纶巾的名士派头,虽然手里并没有扇子,但那儒雅从容的神态,还是能够看出此人像是有着不凡的气度一样。

    叶青含笑向三人拱手行礼,而后则是向李道道喜。

    “今日叶大人能来,不光是犬子立方高兴,老夫也是感激不尽啊,一会儿定要好好喝上几杯如何?”李道客套着说道。

    而后继续看着叶青,对着朱熹跟吕祖谦说了句失陪后,便与叶青走到假山的拐角处站定,回头看了一眼朱熹跟吕祖谦后,正色说道:“叶统领今日能来,老夫深感荣幸。但今日朱熹、吕祖谦两位先生前来,并非是老夫邀请。而且……。”

    李道沉吟了一下,神色之间颇是有些为难。

    于是叶青很知趣的立刻接话道:“李大人有话不妨直说便是,若有差遣,下官定当全力以赴。”

    “叶统领言重了,不过老夫倒是真有个不情之请。”李道呵呵笑道:“但在这之前,老夫还需向你说明白,朱熹、吕祖谦二人,这几日来过几次寒舍,你也知道,自元祐浑天仪象落成后,圣上也赐了老夫龙图阁大学士之职,而今那元祐浑天仪象的纪要便在龙图阁内。”

    “无妨,下官怎么会让李大人为难呢,何况这元祐浑天仪象也非是下官一人之功,李大人您与太府寺应该居功至伟才对。所以这元祐浑天仪象纪要,若是朱熹与吕祖谦二位先生感兴趣,不妨给他们翻阅便是。”叶青极为善解人意的替李道着想道。

    如果不是信王妃告诉自己细节,自己还真不知道朱熹跟吕祖谦,打算从元祐浑天仪象上给自己做文章。

    “那……那就太好了,多谢叶统领理解。”李道一愣,强颜欢笑道。

    显然他并没有料到叶青会如此坦荡,根本不怕他人翻阅那纪要。

    于是李道心中不由的一阵嘀咕:难道朱熹信誓旦旦的,说能够从元祐浑天仪象上找到破绽,只是危言耸听不成?

    但不管如何,事情需要一步一步走,若是没有朱熹那一步,倒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儿,只是多少有些遗憾罢了。

    “对了,既然叶统领不介意,那么老夫可就要厚着脸皮相请叶统领帮个忙了。”李道看着朱熹跟吕祖谦,与旁人寒暄几句后,便继续往府里走去,于是定下心神对叶青说道。

    “李大人但说无妨。”叶青随和的笑意没有丝毫的变化,心里却是不由一阵的警惕,估计李道这就要开始给自己挖坑了。

    要不然的话,今天身为重要人物的李道,怎么会有这么长的时间,跟自己在这里磨牙?

    李道干咳两声,而后神情有些忧虑的说道:“元日之事儿还得多谢叶统领解围,老夫改日必当厚谢。只不过今日小女大婚,虽然府外已有禁军维持治安,想必不会出什么差错,但老夫这府里……而且,人老了,心思就重了,顾虑自然也就多了一些,所以叶统领看能不能亲自带人,时不时往老夫这府邸的后宅巡视巡视?”

    “这……这怕是不合适吧?”叶青笑着拒绝道,脑海里却是快速的分析着,李道到底想要怎么阴自己呢?

    后宅?后宅有什么?难道是备好了刀斧手?只要自己一旦踏入后宅,立刻就会被人乱刀砍死吗?

    李道神色忧虑,听到叶青的委婉拒绝,苦笑着摇头,抬起头后依然是一脸忧虑,叹口气说道:“元日之事儿虽然托叶统领的福,帮老夫解了重围,但……还是那句话,小女今日大婚,老夫深怕那些金人、夏人或者是辽人在这个时候突然找老夫的麻烦啊。”

    看着叶青微微有些意动的样子,李道打铁趁热道:“何况这也是关乎皇家脸面的事宜啊,若是在今日这大喜的日子出了差错,老夫豁出去这张老脸倒是不要紧,但天家的脸面老夫担当不起啊,说句叶统领不爱听的话,皇城司也担待不起这样的差错不是?”

    (ps:下一章得好好琢磨下,所以今晚有可能有,也有可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