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冠冕唐皇〕〔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绝世神医〕〔快穿女主真大佬〕〔林战秦柔〕〔豪门战神林战〕〔不败军王〕〔豪门战神〕〔主角叫洛诗涵战寒〕〔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您老婆又作〕〔幸孕宠妻:战爷,〕〔近战狂兵〕〔不败军王〕〔洛诗涵战寒爵〕〔落诗寒战寒爵〕〔再见战爷〕〔万古帝婿〕〔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三百二十九章 技高一筹
    萧振甚至都来不及跟汤思退告罪一声,转身就往楼下急急忙忙的跑去。

    他之前就是从那边的坊巷进来的,所以才偷偷暗示了叶青,如今叶青却在那边遭到了埋伏,在他看来这下子麻烦大了!

    几乎是冲下楼的萧振,招呼着临安府的禁军急忙跟着自己往那条巷子跑去,脑海里一边思索着汤思退到底是什么时候布置的埋伏?怎么自己过来的时候一点儿都没有察觉到呢!

    还是说因为自己太着急了,怕叶青跟汤思退在李道府后巷杀起来,所以才没有注意到。

    但不管如何说,萧振一边往厮杀声震天的地方跑,一边在心里头祈祷着叶青可千万不要出事儿。

    这个时候,他根本顾及不到,叶青会不会误会了自己,误会自己跟汤思退是一伙的!

    如今叶青手里的雁翎刀,说是雁翎刀也不是雁翎刀,说不是雁翎刀也算是雁翎刀。

    加长了的刀柄更适合他这种半吊子双手紧握来砍杀,所以按照北宋已经成书的《武经总要》上的记述,不论是叶青还是林光巢等人,手里的刀如今更偏向于斩 马刀,但又因为刀尖之处有一指长的反刃,所以叶青便称它为大雁翎刀。

    萧振循着渐渐变弱的厮杀声赶到时,只看见叶青手里的雁翎刀刚刚挥起,随着一颗大好的头颅滚到他脚底下时,脸颊上沾满了鲜血的叶青,正露出一口白牙向他笑了笑。

    “想不到汤相竟然让您这么早就赶过来了,还以为他怎么着也得等一炷香的时间,才会让你赶过来呢。”叶青散开的头发发梢,随着一滴血滴落,让正从那颗死不瞑目的头颅,把视线转移到他身上的萧振给吓的又后退了几步。

    “你……你没事儿?”萧振看着一身戾气的叶青,反提雁翎刀问道。

    “没事儿,基本上死的都差不多了。”叶青笑了笑,跟萧振并肩而立。

    残余的禁军已经几乎全部被斩杀在了巷子里,而自己这边,已经死伤大半,就连第一次厮杀的墨小宝,都受了不轻的刀伤。

    当然,若不是叶青一边护着他,恐怕今日墨小宝就得把命交代在这条巷子里了。

    “你不怀疑我?”萧振有些惊讶叶青的宽容,吃惊的问道。

    “怀疑你什么?”叶青奇怪的问道。

    而后拿袖子擦着脸上的血,只是早就已经被鲜血浸透了的衣袖,让他越擦脸上的血则是越多。

    看不下去叶青那如同阎王、修罗似的脸孔,紧忙从怀里掏出手帕递给了叶青,而后说道:“我刚才示意你从这边出坊,但你却在这里遇到了埋伏……。”

    “你示意我从这里出坊?”叶青先是看了看原本萧振递过来的雪白手帕,此刻变成了褐色的红,抬头问道。

    “对啊,我向你眨眼睛,以手指暗暗示意,你……你没看见?”萧振心头终于松了一口气,原来并不是因为自己的示意,所以叶青才从这里出坊。

    那么不管如何说,如此一来,叶青也就不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故意跟汤思退联合起来给他下套了。

    “我还真没注意。”叶青低声靠近萧振说道。

    但萧振却是嫌弃的往边上躲了两步,不过看着叶青眼神当中的凝重,又走回两步道:“你想说什么?”

    “谁让你示意我该从这里出坊的?”叶青凝重的问道。

    萧振先是一愣,闻着叶青身上那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儿,想了下后突然说道:“明白了,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放心吧,交给我就是了。”

    听着萧振确定的回答,叶青露出一口白牙道:“确实明白了?”

    “嗯。”

    随着萧振点头,墨小宝与林光巢押着一个求饶的消瘦之人,向他们二人走了过来。

    看着连连求饶的汤邦彦,萧振的脸上闪过一丝杀意,低声对叶青说道:“今日事后,你跟汤相之间显然是不可能和解了,若是你不想被人弹劾,不想受制于人,此人你必须除掉。”

    “不用你说我也会除掉他的,别忘了,要不是他弹劾叶衡叶大人,叶大人也就不会流放至岭南了。”叶青嘴角带着一丝冷笑,看着走到跟前后,噗通就跪下求饶的汤邦彦说道。

    而就在此时,一身是伤的卢仲跟吴贵,神色痛苦的被赵乞儿扶着靠墙坐了下来,凄然一笑道:“我通知完萧大人后,才得知他们会在此设伏,但……我跟吴贵已经被汤邦彦看死了,实在是无法再去给叶大人送消息了。”

    “叶都头不会怪罪你的,而且要不是你从中反戈,我们必然会被困死在这条巷子里,怎么还可能打破缺口,逼着他们出现呢。”赵乞儿一边帮着卢仲跟吴贵包扎伤口,一边说道。

    “所以汤邦彦不能留,不然我跟吴贵就暴露了。”卢仲按住赵乞儿帮他包扎伤口的手,摇了摇头说道。

    “我替你包扎了伤口,也可以说是你们俩自己包扎的不是?”赵乞儿包扎伤口的手一顿道。

    “不用了,这样真实点儿,何况,就剩下我们几人了,为了不让人家怀疑,还是不用了。”卢仲靠着墙歪过头,看着求饶的汤邦彦被墨小宝一刀砍下了头颅,而后挂在了一旁的树枝上,欣慰一笑道。

    “那就辛苦几位了。”叶青走到卢仲跟吴贵跟前,不由想起当初还在禁军之时,因为跟李横私下里喊吴贵为乌龟,所以才让吴贵一直看自己跟李横不顺眼。

    后来在三婶儿酒馆里头喝酒,梁兴以自己还经常被叶青跟李横,叫做没良心的一事儿来安慰吴贵,这才使得一项不喜玩笑的吴贵放下了心中的介怀。

    墨小宝那身锦瑟元日之前一针一线亲手缝制的长袍,又被他撕下来一条,蘸着汤邦彦那鲜血淋漓、直往下滴落的血滴,在布条上写下了技高一筹四个字后,才飞快的随着已经要出坊的叶青等人往皇城司方向走去。

    所以当汤思退带着众人,一脸冷笑、一手提剑来到巷子口,望着那挂在树枝上汤邦彦的头颅,以及那技高一筹四个字时,则是直接气的昏了过去。

    张达道向信王赵璩叙述着,太子大婚那日,在李道府后门巷子、以及出坊的那一条巷子发生的事情。

    赵璩脸上的笑容让人捉摸不透他到底是什么心情,但唯一能够让张达道明白的是,显然汤思退在朝堂之上的节节败退,对于信王的势力,并没有任何的增长。

    基本上到现在为止,依然还是只有大理寺少卿吕祖简为首的小集团。

    “明日便是上元节,看来汤相是无暇过了,索性,咱们也不在有些压抑的临安城呆着了。”信王赵璩扭头,对着旁边的宫女说道:“明日是上元节,告诉王妃,明日跟本王一同前往孤山园林。”

    看着宫女离去之后,信王赵璩又沉思了下,而后继续问道:“对了,那件案子如今是交给谁了?刑部、还是大理寺?或者是临安府?”

    “以我看,现在不论是圣上还是太上皇,都有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太子妃不过是受到了惊吓,据说汤硕已经亲自登门给太子与太子妃赔罪了。不论是太子还是太子妃,也都表示此事儿不再追究。所以……恐怕这件案子……。”

    “还是会交给皇城司?”信王赵璩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不离十。”张达道点点头,跟信王心照不宣的对望了一眼道。

    “这么看来,汤思退如今还不如一条鹰犬重要啊。”信王赵璩若有所思的喃喃说道。

    太子大婚那日,众目睽睽之下,赵构主动允许了汤思退离开宴席,随着那日的事情如今被朝堂、甚至临安城皆知后,最起码朝堂之上的众臣,不论是王淮、梁克家还是史浩等人,都一致认为,那日赵构允许汤思退离席,就说明叶青跟皇城司对于太上皇,已经是可有可无了。

    但若是太上皇跟圣上,如今还有意把此案交给叶青的话,那就……非同寻常了。

    一个小小的皇城司统领,充其量算是皇家的鹰犬,而另外一个则是与金人关系紧密,执掌朝堂多年的权相,在这个时候,太上皇跟圣上,非但没有帮着汤思退,反而还把这件事继续交给皇城司结尾。

    就足以说明,皇城司如今圣恩正隆,虽然有意借汤思退之手除去,但在大难不死后,皇家立刻给予一个甜枣安抚,孰轻孰重一目了然啊。

    张达道看着信王赵璩若有所思的样子,话到嘴边好几次,直到信王再次看向他的时候,张达道才慎重的说道:“信王这些时日还是要谨慎一些为好。”

    “如何说?”信王浓眉紧皱,示意张达道坐下说。

    “汤相在朝堂之上还会节节败退,上元节之后必见分晓,恐怕以后朝堂之上,便不会再看见汤相的身影出现了。那么右相的位置必然要有人来执掌才行,如此一来如同牵一发而动全身,其他位置上的臣子怕是都会动上一动了。大理寺卿会不会还是汤硕也是一个谜,另一位大理寺少卿虞允文,如今任淮南东路安抚使,那么就等于是空出了一个大理寺少卿的位置,上元节之后,必然是要罢免虞允文大理寺少卿一职,由其执掌淮南东路安抚使。所以……信王得三思才行。”张达道话已经说的极为明显了。

    若是一个大意,很有可能太上皇赵构,便会借此机会架空信王在大理寺的势力,而改任其他人为大理寺卿,最不济,也会让他的人来任大理寺少卿,从而牵制信王对大理寺的掌控。

    (ps:不管大家满意不满意,我反正是累了,太压抑了这样的情节,明天争取开始轻松几章,放松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