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胜者为王〕〔冷艳总裁的贴身狂〕〔钢铁蒸汽与火焰〕〔蚀骨闪婚:神秘总〕〔近战狂兵〕〔天降三宝,爹地宠〕〔快穿之大佬又疯了〕〔天师下山〕〔超越狂暴升级〕〔陈黄皮叶红鱼〕〔麻衣神婿〕〔满级大佬穿成炮灰〕〔修真弃少混花都〕〔影帝偏要住我家〕〔拿错游戏剧本后我〕〔特种兵之神级提取〕〔都市医品仙尊〕〔神捕大人又打脸了〕〔帝国萌宝:薄少宠〕〔蚀骨闪婚:神秘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三百三十八章 大理寺少卿
    叶青的想法儿很好,既然科举是赵构交给自己的差事儿,那么必然是自己无法推脱的,所以就不如开动脑筋、想想办法,如何才能够顺利的通过科举了。

    而以他连半吊子都不够的水平,想要在正常情况的科举之下通过高考,那就如同登天一样的难。

    何况,华夏上下五千年,能够通过科举一举入仕的又有多少人?自己算是哪根葱,怎么可能比人家那些苦读数十年圣贤书的人,还要有机会顺利通过科考呢?

    所以,唯一的办法自然就是作弊了,这个经久不衰,不论是哪朝哪代,都会存在的“良好传统”,自然是就成了他想要顺利通过科考的唯一手段跟利器了。

    而且如今值此上元节,想必那些考官应该也会花天酒地吧?最不济的,也应该是会收受一些他人的礼物等等吧?

    若是自己能够得到一些这些考官的把柄,那么想要通过科举,岂不是就变得简单了一些?

    “我劝你最好打消这个念头。”听到叶青那无耻的作弊手段后,王伦冷冷的哼道。

    “为什么?你不觉得此计可行吗?”叶青疑惑的问道。

    王伦冷着一张脸,停下脚步无奈的看着叶青道:“你当朝廷在你眼里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傻子吗?每年科举有多少人作弊,就有多少人在寻找漏洞加以改正。还抓住人家的把柄加以利用,你……你这些年都学了些什么?你难道不知道,一旦考官之职定下来,立刻便会前往贡院直到殿试结束前,都不得与他人接触吗?”

    “真的假的?”叶青一惊,脸色都有些变了。

    “当然是真的,若是都如此好糊弄、容易作弊,岂不是士子满地跑了,还至于寒窗苦读数十载,最终一事儿无成吗?”王伦冷冷的说道。

    “不可能。”叶青如同被雷打蔫了的茄子似的,喃喃自语道:“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必定有漏洞的,不可能一点儿漏洞都没有的,实在不行,那就只有我亲自出手了,我还就不信了,难道我堂堂一个皇城司,还找不到一点儿科举上的漏洞了?若是找不到,我皇城司还配叫皇城司吗?”

    “啊呸!你……你真是不害臊,咱家都替你感到丢人,你怎么就不想想,趁着这些日子多读读书呢?”王伦无语,如同粗鄙的贩夫走卒般,对着叶青呸道。

    而叶大人听到王伦如此正能量的话语,却是有苦难言,只能仰天长叹道:“唉……你是不知道我的难处啊,若是但凡有一丁点儿机会,我也不会出此下策啊,只是……这……在我这里,这就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好比……好比你非得让骡子给你下出个马崽来,这可能吗?”

    王伦还是头一次看到叶青表现的如此如丧考妣的样子,在他跟叶青的接触中,还不曾发现叶青会是一个如此“谦虚”,表现的如此毫无办法的窘状来的。

    有时候叶青会推辞,但他绝不会打退堂鼓,更不会还未开始,就显得像今日这般如此的不自信。

    不由的纳闷道:“你可是会作词赋诗之人啊,临安城也好歹流传着你几首佳作,而且昨夜里那半首惊才绝艳之词,在今日短短半日的时间,就已经为你赢得了叶半首的名号,所以你怎么会如此怕科举呢?咱家感觉让你参加科举,怎么跟让你上刑场似的呢?”

    “您还真是说对了,参加科举对我来说,就跟上刑场没有什么分别。”叶青干脆在旁边一块观赏石上坐了下来,垂头丧气的说道。

    看着叶青垂头丧气,并不是像装出来的样子,而后又望了望四周,见四下无人之后,才又往叶青跟前走了两步,低声道:“此番科举你不参加也得参加,参加也得参加,对别人说,是一辈子的荣华富贵,但对你来说,可是性命攸关之大事儿,大意不得的。”

    “什么意思?”叶青抬头,茫然道。

    “昨夜你与朱熹论述,难道你还没有察觉到?元祐浑天仪象的落成,虽然圣上跟太上皇都极为高兴,但朱熹之言论,又让圣上跟太上皇心中疑惑不解,可又没有任何实质的证据加以佐证。就连朱熹拿出来的证据,也无法证实你在元祐浑天仪象一事儿上有欺君之罪。”

    王伦顿了下后继续说道:“所以,圣上跟太上皇让你参加科举,除了安抚与汤思退之事儿的意思,还有便是要考验你,看看你是否有真才实学,是不是复原的那元祐浑天仪象,本质上真的如同苏颂当年建造的一般无二。”

    叶青看着王伦那凝重的神色,气的想要跳脚骂人!

    朱熹等人还真是特么的阴险狡诈啊,还以为他们找不到证据也就不了了之了,口诛笔伐自己也不过就是过过嘴瘾,毕竟打死他们也不会找到任何证据的。

    但谁能想到,他们竟然如此阴险歹毒,竟然散步这样的流言到赵构的耳朵里。

    那么如此一来,向来猜忌的赵构,必然是要趁机考验自己一番了,科举不过:欺君之罪肯定给自己戴上了。

    但即便是科举过了,也不会完全抹去元祐浑天仪象一事儿在赵构心里的猜疑,甚至永远都有可能抹不去这份猜忌。

    “杀人诛心、文人相轻,果然是诚不我欺啊。”叶青坐在石头上喃喃仰天道:“不用说,这番言论,必然是信王在圣上跟太上皇跟前说的吧?”

    叶青这个时候才发现,信王妃警告自己的时候,太笼统了,她就……她就不能警告的仔细一些吗?

    “算你小子还有些自知之明,还没有因为科举一事儿,吓得魂飞魄散了,脑袋还会思考就好。”王伦欣慰的说道。

    “真相显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忠诚跟坦荡,可对?”叶青从石头上起身,拍拍屁股说道。

    “真相与忠诚同等重要,若是科举不过,只会给朱熹等人更多的攻讦你的机会,若是长此以往下去,虽不敢说你会被扣上骗子的帽子,但在太上皇那里,多少会失去一些君心的。”王伦带着叶青继续往前走,凝重的分析道。

    “那我就只能作弊了,正常参加科举?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正常参加科举的。”叶青这拒绝的话,说的顺利极了。

    走在前方的王伦身形又是一顿,对不敢面对科举的叶大学士,无语的叹口气后道:“那咱家便替你守口如瓶就是了,但愿你能作弊……作弊通过科举吧。”

    王伦总感觉怪怪的,自己还是头一次祝贺他人,希望他人能够通过作弊从而通过科举。

    王伦带着叶青出现在孤山园林里的廊亭时,赵构正与皇太后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不过听着那爽朗的笑声,显然这一对老夫老妻上元节过的挺开心的。

    旁边的信王赵璩跟信王妃作陪,此时的皇太后,则是拉着信王妃的手,不知道在嘀咕着什么,而后便又会引来赵构一阵轻松、愉悦的笑声。

    信王面带微笑,谨慎的站在赵构的身旁,不知道从何时起,每次他与信王妃出现在赵构与皇太后跟前的时候,他便没有了坐下来的资格。

    当叶青跟王伦出现在赵构面前,对着几人一一行礼后,赵构便习惯性的拍了拍自己的膝盖,示意信王跟信王妃,陪着皇太后去其他地方转转。

    皇太后吴氏对于叶青还是颇为喜爱,一边被信王妃扶着,一边从叶青跟前走过时,慈祥和蔼的笑着道:“听太上皇说了,你打算要去参加今年的科举是吧?行,有志气,不愧是有志我大宋江山社稷的龙图阁大学士,考取个第一名来,争取直接在殿试时中进士,这样一来,就省的还得通过吏部的考核了,就能直接被昚儿在殿试后授官了。”

    “臣多谢皇太后之勉励,臣定当不负皇太后的鼓励,争取成功。”叶青面带微笑道,心里却是有些抽抽,赶鸭子上架恐怕说的就是自己如今的处境吧?

    信王离去之时,望着叶青露出那意味深长的笑容,让叶青恨不得直接把那货揍一顿算了,这家伙联合着朱熹竟然如此阴自己,这完全是反间计、挑拨离间啊。

    这完全是看准了赵构在太子大婚之日时,自己跟汤思退起冲突的时候,自己在赵构心里的重要性了,所以才会行如此之小人行径!

    “都知道了是吧?”赵构向来对于叶青是冷言冷语,不管委以叶青的差事儿,叶青办的漂亮不漂亮,满意不满意,赵构都是要在叶青跟前板着脸孔,拿着他太上皇的架子。

    “是,臣知道了,臣多谢太上皇之对臣的厚望。”叶青双眼望向脚尖道。

    赵构站起身,背着手,在廊亭里头来回踱步,嘴角牵扯一丝勉强的笑容,看着叶青道:“朕知你颇有才华,不论是诗词,还是元祐浑天仪象复原一事儿,你都向朕证明了你的才华。此次朕允你掠过州试,直接参加礼部之省试,也正是因为你的才华。朕之所以如此安排,并非只是为了安抚你,而是皇城司有皇城司的职权范围,如今想必你也看到了,皇城司时不时便会被大理寺、刑部,包括御史台处处掣肘,虽然可满足于为皇室办差,但其中多有不便与不通顺。所以此次你参加科举,务必要进入殿试才行,懂了吗?”

    “是,臣……臣那个尽力而为……。”

    “什么尽力而为,怎么?难道以你龙图阁大学士的才华,还怕曲曲一个科举?还是说你胸无点墨啊?”赵构回头,冷冷的看着叶青继续道:“进了殿试后,朕才可以名正言顺的让你入职大理寺少卿一事儿,不然的话,如何能够让他人信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