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进化的虫子〕〔黄泉阴司〕〔全球影帝〕〔焚天路〕〔都市之仙帝归来〕〔大英公务员〕〔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盖世战神萧破天〕〔小妻太娇嫩,枭爷〕〔隐婚总裁:女人,〕〔聂先生又苏又撩〕〔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神医佳婿〕〔鉴宝黄金指〕〔近身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三百三十九章 园林一角
    大理寺掌刑狱案件,大理寺卿位列九卿之内,秦汉之时称之为廷尉,自北齐更名大理寺后,各朝各代一直沿用,自然而然的经过几百年的发展,其结构体系已经是相当完善。

    比起只有基本框架的皇城司,大理寺从寺卿、少卿、寺正一直到从九品的狱丞,都有着严格的定员跟职责划分。

    同职务者分左右,如今吕祖简一直任大理寺右少卿,左少卿之职恐怕在上元节之后,在虞允文卸任后,便会空缺出来。

    而赵构如今开始琢磨着让叶青任大理寺少卿,显然便是直指虞允文留下来的左少卿这一空位了。

    至于如今的右少卿吕祖简,到底是还会继续坐那右少卿的位置,还是会直奔寺卿一职而去,叶青显然是不得而知,赵构也不会告诉他大理寺卿之职,在上元节之后,到底会不会有变化。

    背着手的赵构叹口气,花香鸟语的花园里,沿着鹅暖石铺就的幽径缓缓前行,缓缓说道:“大理寺掌刑狱,自你任皇城司统领以来,皇城司的大牢就没有闲过吧?朝堂之上对于皇城司的越职颇有意义,如今就连夏国使臣,依然还被你关在皇城司的大牢内,掌皇城司却行大理寺职责,名不正言不顺啊。”

    “明日臣回到临安后,便会立刻放了夏国使臣任雷的。请太上皇勿忧。”叶青跟在赵构的身后,耸了耸肩膀说道。

    “嗯,是该放了,到时候看看其他两名夏国使臣的意思吧,若是有异议,不妨给些赔偿安抚便是。夏、金两国因镇场关闭而关系紧张,但大宋朝夹在中间,不能太过于得罪夏国,虽然有金人在背后指使,夏人也明白这些道理,但好歹还是要收敛着一些为好。明白了吗?”赵构往后回头扫了一眼叶青道。

    “是,臣明白,臣遵旨。”叶青低着头说道。

    心里头却是大骂赵构这个老狐狸,元日的时候他怎么不这么说?如今半个月的节日过美了,太子大婚也圆满了,就开始想起夏人来了。

    若是有胆色,你早该让我在太子大婚之前放了他才是,这个时候才说这种话,这不摆明了让自己在夏人跟前摆低姿态,赔礼道歉吗?

    “那……金使那边还需要继续……。”叶青看着赵构对夏人松动,那么金人与汤思退之间如今也已经偃旗息鼓,还要不要继续监视,就看赵构的意思了。

    “这是你皇城司的事儿,做与不做,你一个皇城司统领还拿不了主意?这点儿小事儿还需要劳烦朕不成?”赵构冷哼一声,一挥宽大的袖子,径直往前走去。

    站在原地的叶青,自然是明白,这是赵构让自己滚的意思,至于皇城司监视金人之事儿,赵构才不会给你口舌呢,做与不做,自然就要由叶青来揣摩圣心了。

    王伦轻轻的撞了下叶青的肩膀,看了一眼前方仿佛怒气冲冲的赵构,而后朗声说道:“叶大人请回吧,咱家就不送你了,想必你也识的路不是?何况,孤山乃是皇家园林,太上皇放心让你一个人回去,这可是莫大的恩宠跟信任,叶大人可要铭记在心才是。”

    “是,臣多谢太上皇之信任,臣定当忠心耿耿,为太上皇前赴后继、鞠躬尽瘁……。”叶青对着前方好几个台阶上的赵构背影行礼道。

    “滚滚滚,赶紧滚。朕听你这样的话只觉得虚伪、造作!差事儿办好了,科举过了,那就是对朕最大的报答了。”赵构如同赶苍蝇似的,不耐烦的连连挥手说道。

    于是苍蝇便毕恭毕敬的行礼,而后独自一个人沿着原路返回。

    有时候叶青会想,像秦桧这样的佞臣,还有历史上诸多的反臣,到底是怎么一步一步的走到只手遮天、权倾朝野的位置上去的?又是如何突然间感觉臣子当腻了,想坐上龙椅找找新鲜感呢?

    而这些佞臣、反臣在其发迹的过程之中,除了他们自身的能力外,是否也有贵人相扶持?

    而这个贵人……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愿意一步一步的帮着他做大,帮着他成为朝堂之上只手遮天的权臣呢?

    思来想去,叶青自己也无法知道其中的原因,不过倒是有一点儿他很清楚,那就是身为上位者的政治家,都有着常人难以理解的自信跟野心。

    而正是这种自信,让他相信不论是什么样儿的臣子,他都能够掌控的很好,都能够掌控自如,从而在最后使自己自食其亲自栽种的恶果。

    想必,在这些上位者的心里,他们会猜忌、会防范,但在这种扶持一个人的野心的同时,他们心里也是无比的盲目自信,相信自己所扶持的人永远不会背叛自己,也不相信在自己跟前毕恭毕敬、谨小慎微的人,会有一天成为自己的灾难。

    叶青知道,这些说起来、分析起来看似容易,但若是站在上位者的角度,当一个人日复一日的在面对你时,都是保持一种极其忠诚的敬重时,相信没有几个人能够一直保证足够的清醒跟警惕。

    哪怕是在现实生活中,当周遭的人一直对你夸赞有加时,你也很难保持足够的清醒,很难把握自己的位置。

    而后当突然一天,失去一切的时候,才会恍然大悟,才会重新认识自己,只不过到了那时候,一切都已经是为时已晚。

    这些不过是上位者、疯狂自信、充满野心的政治家内心的冰山一角,被人们敬奉为天子,他们心中多多少少都有些自己不同于常人的优越感,身为天选之子,他们自然而然的会从俯视者的角度看待众臣、众生。

    叶青原本有些飘然的头脑,在与汤思退的冲突之后,就如同一盆冷水当头浇下一样,几乎便是瞬间,让任皇城司统领,有了种种特权之后,开始有些飘飘然的叶青,再次变得清醒、冷静、谨慎无比。

    所以他不知道,自己若是这样一直按着赵构的差遣走下去,到底是会走向死亡,还是走向……权臣、佞臣的道路。

    前面的一切都是未知的,相信秦桧被金人俘虏的时候,他也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南宋的第一权臣。

    而直到他心有余悸的独自一人逃回到大宋之后,到底他经历了什么,竟然能够得到赵构的赏识,最后在朝堂之上再次一步一步的崛起呢?

    眼前的一道倩影闪过,神情之间因为胡乱的思索,而显得有些茫然的叶青抬头,再次看见信王妃在一个宫女的陪同下,站在树底下静静地看着自己。

    看了看斜阳草树、黄昏残霞之下,略显清净的孤山园林这一角,叶青迈步走过去对着钟晴行礼。

    信王妃望向自己旁边的宫女,宫女乖巧的点点头,而后便站在了唯一的那一处,刚才叶青经过的月亮门后,四处警惕的张望着。

    “下次警告的时候把话说全乎一些,整的我又被朱熹跟吕祖谦给阴了,还以为他们折腾不出什么浪花儿呢,没想到到最后,他们竟然借着太上皇的手要整治我。”叶青面对钟晴,毫不客气、劈头盖脸的数落着。

    钟晴一脸的惊愕,有些茫然的看着叶青,不知道他这是不是因为科举一事儿,太过于焦虑而疯了。

    “我……我听不明白你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信王妃一身鹅黄色的端庄儒裙,腰间悬挂着红色的宫绦,中间绑系着一块儿鹅黄色的玉佩,尾端的流苏随着微风轻轻摆动,使得端庄温婉的钟情更加动人。

    叶青眼神毫无顾忌、甚至有些放肆的从头到脚打量着眼前的钟晴,听到钟情的话后,无语的叹口气道:“唉……也不怪你,这科举一事儿,其实是朱熹坑我的手段。是我把朱熹他们想的太简单了,大意了啊。”

    “科举跟朱熹有什么关系?”钟晴眨动着长长的睫毛下,那双明亮美丽的眼睛问道。

    “这话也就说给你听,千万不可传于他人耳里……。”叶青对着钟晴说道,只是还没有说事儿,就看见钟晴忙不迭的用力点着头,继续说道:“你夫君把朱熹认为的,元祐浑天仪象有欺君之嫌之事儿告知了圣上跟太上皇,但他们却找不到任何的证据,所以圣上跟太上皇便打算让我参加科举,即是考校我肚子里有几两墨水,也是从旁想要证明,我是不是真有实力复原那元祐浑天仪象。”

    钟晴望着紧皱眉头的叶青,昨天看见他时,还以为朱熹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倒是没想到,朱熹对叶青的怀疑跟攻讦,并非是只到信王这里为止,而是要借信王之口,呈给当今圣上跟太上皇所知晓。

    若有所思的摇着头,钟晴丝毫没有注意到叶青刚才那一番话,设有试探的意味,只是喃喃道:“王府里的大事小情,平日里我是不大理会的,所以我并不知道他们具体会如何对付你。不过你既然如此说了,我以后会注意一些的。”

    看着叶青那瞪着双眼一脸茫然的表情,像是怕叶青不相信她的话一般,说完后又用力的点了点头。

    “不是……我……那个……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何要帮我?”或许是被赵构给坑怕了,也或者是因为朱熹给他挖的坑太深太长,所以此刻叶青不得不怀疑,这信王妃到底安的什么心!

    “帮人需要理由吗?这是礼部大致的考题,不出意外的,依然是以六经为主,你可以参考一下。”钟晴没理会叶青的诧异,从袖袋里掏出叠的整整齐齐的纸张递给叶青道。

    手指与手背被叶青故意的碰触,信王妃警告的看了叶青一眼,而后飞快的收回自己的手拢进了袖子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雪中悍刀行〕〔穿越八年才出道〕〔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