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嫡女贵嫁〕〔总裁老公太凶猛〕〔凡世歌〕〔总裁老公惹不得〕〔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都市之魔帝归来〕〔万古神尊〕〔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三百四十一章 绕道儿
    大街小巷上元节喜庆这几天已经全部散去,整个临安城里的百姓,再次进入到了循序渐进的日常生活状态中。

    但在叶青这个所谓的历史旁观者的眼中看来,整个临安城,甚至是整个南宋,就像是一个家境殷实到无欲无求、却又不愿意清心寡欲的一个人一样。

    整个南宋,特别是整个临安城,很多的时候给人一种充满病态的感觉,人们奢侈花销、人们豪奢追求各种各样的生活态度与格调,任何事物都能够被人们赋以伤春悲秋、无病呻吟般的诗意与雅意。

    人们无处发泄的精力,使得各种各样的节日如同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朝廷意志力的薄弱与懦弱,更加使得人们的生活状态趋向于:“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的极端状态中。

    这是一个看似到处充满了勃勃生机、欣欣向荣但却外有强形、内中干竭的时代,少了一些李太白那“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无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时代特有的霸气自信与孤高自傲。

    却多了一份流于表面形式的:“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时代的不自信跟得过且过的心态。

    望着一个个脸上洋溢着所谓幸福的笑容,叶青高坐在马背之上,心中却有一股怒其不争的怒气。

    史学家往往把南宋的繁华与富庶挂在嘴边大加赞扬,特别是南宋商业的发达,俨然已经成了华夏历史长河之中,一朵璀璨夺目的明珠。

    但在明珠的阴影下,到底又隐藏了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

    宋元明清在教科书上的白纸黑字,显然在所谓专家的眼里,南宋即便是偏安一隅也是华夏之正统,金、夏、蒙古此时即便是再强大,也不过是附属。

    文房四宝被做成了店铺的招牌,围满了看热闹的人也原本就在马背上,莫名心生怒气的叶青眉头皱的更紧。

    即便是墨小宝已经在前方卖力的吆喝,但围观的人群显然不愿意哪怕是让上一步,依旧是团团围在那里,各个伸长了脖子,不知道在看着什么热闹。

    皱着眉头看着墨小宝的神色有些紧张的策马过来,急急道:“大人,信王妃出事儿了。”

    “什么意思。”感慨了一路南宋好坏的叶青,此时心情很差,就像他第一次跟白纯上街,而后前往一品楼时一样的差,不过那一次,他倒是买了一本《梦溪笔谈》。

    打量了打量四周,叶青不等墨小宝说话,便喃喃自语道:“咦?当初我买那本《梦溪笔谈》,偶遇朱熹时不就是在这一片儿吗?那书生还在摆书摊啊。”

    叶青看着空无老板的书摊,书摊上依稀可见好几种不同版本的《梦溪笔谈》。

    “金使拦住了信王妃的去路,百姓因为信王妃的身份,所以才会如此热切的围观。”墨小宝看着叶青的视线放回到自己身上,连忙用手里的马鞭指了指前方说道。

    看了看依然被人们围的水泄不通,墨小宝所说的信王妃跟金使之事儿,叶青嘴角勾起一抹幸灾乐祸的笑意,轻松道:“我们绕道过去,嘿嘿。”

    叶青的第一反应便是,不管信王妃跟金使之间有什么冲突,这对自己都是一件绝对有利的好事情。

    如今谁不知道汤思退跟金人走得太近,所以才被赵构阴出了朝堂,导致如今声望、影响在官场江河日下?

    而汤思退跟自己如今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若是因为信王妃跟金人的冲突,而后能把信王牵扯进来,自己岂不是就可以抽出身来,甚至是坐山观虎斗了吗?

    哪怕是汤思退还不放过自己,但有了信王这个跟汤思退也不对付的劲敌,自己最起码可以喘口气,多空出一些注意力来对付朱熹对自己的谣言迫害不是。

    “可……大人……那是信王妃……。”墨小宝不知道叶青心中打的是什么算盘,有些吞吐道。

    何况,在叶青心里,信王当初跟自己可是说好了的,若是以后有机会,便会一同对付汤思退,谁承想,自己这边对付汤思退,他在那边就开始暗地里联合朱熹坑自己呢。

    所以,金使为难信王的女人,对于叶青来说,自然是一件乐见其成的事情。

    “又不是为难白纯跟燕倾城,你着什么急?”叶青掉转马头,准备从御街拐入巷道绕过眼前被围的水泄不通的地方。

    “可……您不是还说,信王妃还提醒过您小心朱熹吗?”墨小宝虽然不希望叶青就如此放手不管,但看着叶青调转了马头,也只好跟着调头准备绕道而行。

    而此时在旁边围观的人群中,金国尚书左丞石烈志,以及刚刚被皇城司放出来,梳洗一番后的夏国使臣任雷二人,正皮笑肉不笑的,把信王妃与她的宫女,拦在了文房四宝的门口。

    “信王妃竟然亲自买文房四宝,怎么?难道王府里还缺这些吗?或是说……信王舍不得给你啊?若是如此的话,信王妃不如跟我一同前往金国如何?我金国可谓是要什么有什么,即便是信王妃想要天上的星星,我石烈志也要给信王妃摘下一颗来博得美人一笑。”石烈志显然是没事儿找事儿,刚刚与任雷从汤思退的府上出来,不想在这里竟然就碰到了,在太子大婚之时,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信王妃。

    “请你让开。”信王妃与宫女挤在一起,寒着脸说道,而袖子里的手,此时已经紧紧握住了当初叶青给她的那只弓弩。

    “让开?信王妃难道就是如此对待上国使臣吗?别忘了,你们圣上可是我们大金国皇帝的侄儿,所以论起来,信王妃你该如何称呼我大金国皇帝啊?”石烈志言语虽然轻佻,但神色之间却是平静的很。

    虽然信王妃的美貌确实让他心动,比起汤思退送他的二十名少女,端庄温婉、高贵大方的信王妃显然是更吸引他的目光,可他也知道,自己想要得到信王妃,怕是难如登天,何况如今宋国的皇帝,还颇为倚重信王呢。

    但若是能够借着今日偶遇信王妃,那么轻薄一下信王妃,羞辱一下信王,对于他石烈志来说,也是颇有成就的一件美差事儿不是?

    所以此时看着娇美的脸颊布满寒霜的信王妃,石烈志心中笑的是更加的开怀了。

    任雷跟金国随从站在一旁,环顾着窃窃私语,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阻止石烈志,调戏他们王妃的大宋百姓,则也是越发的肆无忌惮。

    虽然当着石烈志的面,不敢对石烈志中意的信王妃动手动脚,但调戏调戏信王妃旁边,紧紧与信王妃缩在一角的宫女,想必石烈志自然是不会有意见吧。

    于是任雷呵呵笑着,脚下迈着大宋文人士子特有的四方步,淡淡道:“信王妃,若我是你的话,在轻而易举的就得到石大人的青睐时,可是会立刻就点头答应先陪着石大人,找一出清净的茶馆儿了,酒馆儿了谈谈心,而后再叙叙情谊,小丫头你说是不是啊。”

    石烈志听的是开怀大笑,目光自始自终,都没有离开信王妃那吹弹可破、美若天仙的脸蛋儿。

    任雷听到石烈志笑的如此开怀,心中更是大定,在走到信王妃跟宫女跟前后,缓缓伸出手往那直往后躲的宫女脸蛋儿上抹去。

    “你住手。”信王妃把宫女往自己的怀里拽了拽,而后被宫女抱在怀里的文房四宝,因为宫女的紧张瞬间掉了一地。

    “我若是不住手信王妃又能如何?哦,对了,你可以求石大人,只要石大人说让我住手,我就立刻住手,如何?”任雷阴测测的笑着,手则是在空中,显然并不是很着急伸向宫女的脸颊之上。

    “你……。”信王妃再次把宫女往自己这边紧了紧,两个人抵在墙角,显然是已经毫无退路。

    “怎么?难道信王妃以为我不敢吗?”任雷一边说,一边便再向前紧追一步,眼看着手就要碰到宫女的脸颊时,便听见耳边响起啪的一声,而后自己伸长了手臂的手腕,便是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任雷怒然回头,只见一个眼熟的少年端坐在马背之上,正拿着长长的马鞭在空中摇来摇去。

    “小兔崽子,你找死是不是?”任雷勃然大怒,一把抽出自己腰间的腰刀,作势就要往骑着高大的骏马,正在人群之中往里面挤的少年。

    “任雷,人家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倒好,不到三个时辰你就开始又在我大宋胡作非为、欺男霸女、无恶不作起来了啊。”叶青端坐在马背之上,跟在墨小宝的后面,缓缓往人群之中挤去。

    而随着墨小宝那隔空一鞭打在了任雷的手腕上,围观的百姓开始不自觉的给让出了一条通道,窃窃私语之声也因为叶青跟墨小宝的到来,开始渐渐变成了指责石烈志跟任雷的声音。

    “你……。”任雷看着墨小宝骑着马闪向一边,而后便出现了那张,他这辈子至死都不会忘,做梦都想要把此人碎尸万段的,带着随和笑容的脸颊。

    “你什么?我告诉你,今天就是你爹亲自来此,也救不了你,信不信?”叶青俯下身子,胳膊放在马鞍上,任由胯下的战马走到任雷的跟前,居高临下的淡淡说道。

    “难道我石烈志也救不了他吗?还未请教叶大人,夏国使臣任大人犯了大宋律法的哪一条罪名呢?”石烈志微微仰头,带着冷笑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