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帝狂妃:鬼王的〕〔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狂少归来〕〔女总裁的第一高手〕〔我在决斗都市玩卡〕〔上门狂婿〕〔万古帝婿〕〔夜玄周幼薇〕〔绝世神医〕〔我有三千大世界〕〔蚀骨宠婚:早安,〕〔王铁柱苏小汐〕〔一世龙皇〕〔启明1158〕〔迷踪谍影〕〔我创造的万事屋〕〔都市医品仙尊〕〔狂妃在上:邪王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三百四十七章 一唱一和
    随着皇后谢苏芳与信王妃入座,御书房里除了宫女以及太监外,便是站着的叶青了。

    如同被人孤立的感觉实在是不好受,特别是眼前在坐的一个是当今圣上,一个是皇后,一个还是时不时美眸带忧,有些关切的连连偷瞄他额头伤口的信王妃。

    赵昚既然当初能够在初登帝位之时,便立刻给岳飞平反,虽然其中有多方面的政治考量,跟他一心想要北伐的雄心壮志在里面。

    但不管如何说,赵昚这个皇帝,并不像是与赵构形成了完全的正副手一样,其在治理江山社稷等等方面,还是有着颇多的自主权。

    而关于今年的科举,任命信王监察、率领礼部来举行今年的科举,也足以能够看出,赵昚在朝堂之上的话语权,跟赵构所插手的朝政,其实是处在一个颇为微妙的平衡之中。

    经过皇后跟信王妃的禀奏,今日叶青与乞石烈志对峙一事儿,俨然已经成了赵昚这段时间,心里感觉最为得意的事情之一。

    毕竟,不论是因为赵构的关系,还是金使在临安的这段期间,赵昚总是有一种胸口压着一块儿大石的感觉,好像做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么的顺畅,处处要顾及金人的感受。

    而这也让他自元日起,并没有觉得真正的愉悦跟舒心过,随着近日金使的离去,赵昚这才感觉到了自己身为大宋帝王的权威跟威严。

    但即便是今日因叶青做了一件大快人心之事儿,而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高兴,他依然还是不会在赵构狠狠的训斥了叶青一番后,马上就背离赵构的初衷,而后给予叶青安抚。

    活人与死人之间还是有区别的,何况赵昚对于赵构又是孝敬有加,即便是除去孝敬的原因,身为帝王的赵昚,也不会让臣子看到、感觉到他跟赵构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分歧。

    而且在赵昚看来,自己能够派关礼在德寿宫门口等候他,对于叶青这个臣子来说,已经是一种安抚跟恩赐了,若是再进一步对叶青做出赏赐,显然不是帝王权谋之道。

    看着皇后谢苏芳跟信王妃略带遗憾的样子,赵昚如今还能做的,便是从另一个方面关心叶青,从而让皇后跟信王妃感到满意。

    所以赵昚看着站在跟前的叶青,话题自然而然的便从今日与乞石烈志一事儿上,转移到了今年的科举一事儿上。

    一个帝王向一个准备参加科举的“士子”关心问询,不管是在赵昚、还是皇后、信王妃看来,这都算是对叶青的一种嘉赏跟鼓励。

    而叶青自跟赵构打交道以来,也早就学会了佞臣一道的冰山一角,最起码睁着眼睛说瞎话,他现在可谓是驾轻就熟、信口拈来。

    于是刚刚被信王任命为考官的朱熹,就成了叶青在当今圣上赵昚面前攻讦的对象。

    朱熹与两名道姑有染,甚至是与自己的儿媳之间也是不清不白的事情,自然是也被佞臣叶青拿了出来攻讦朱熹。

    “臣以为,正所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乃是一气呵成,世道人心、上行下效。自身不正,又如何立为士子之楷模?若是以朱熹这样的人为考官,岂不是让天下士子都失去了伦理之道德?臣只是一个待参加科举之士子,但寒窗苦读圣贤书以来,丝毫不敢乱了伦理辈分,更不敢违越天道人伦。臣向来坚守圣贤所言之三纲五常:君臣义、父子亲、夫妇顺,仁义礼智信也。对于朱熹为考官之事儿,臣斗胆进言,臣即便是参加科举,怕也会是无功而返。”叶大学士一脸的正气凛然,不卑不吭,甚至有带着一丝先天下之忧而忧的慷慨庄严说道。

    若不是额头上的伤口此刻显得有些滑稽,恐怕就是连旁边的关礼,都要相信叶青说的都特么是真的了!

    “此话当真?”赵昚眉头一皱,沉吟了下后道:“朱熹虽不是朕的臣子,但以其声望与学识来讲,也是大宋之圣贤大儒,你若是因私攻讦,朕可不会轻饶你?”

    “回圣上,臣所言句句属实。圣上当该知晓,臣虽未入仕,但掌管皇城司近一年来,即便是不想过问此事儿,但也架不住风言风语往皇城司里刮,所以臣在留心此事儿之后,在查明真相之后,才敢如此,若不然,臣岂敢攻讦一位我大宋士子、儒生敬仰之圣贤。”叶青神色平静说道。

    但即便是现在,他连朱熹的儿子叫什么都不知晓,不过事已至此,既然已经说了,那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至于要是赵昚真的问起朱熹的儿子叫什么,那到时候只能是胡诌了。

    不过好在,赵昚显然并没有想过从最简单的地方着手怀疑叶青,而是静静的看了一眼叶青后,目光便转向了因为叶青那一番攻讦朱熹的话语,此刻显得有些震惊的皇后跟信王妃。

    皇后谢苏芳的内心是真的很震惊,她是真的不敢置信,朱熹竟然是如此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而信王妃的震惊则是,叶青的胆子也太大了吧?竟然敢当着圣上跟皇后的面,眼睛都不眨的就胡说八道。

    而且她更是明白,叶青此番话语,可谓是真的要跟信王撕破脸皮了。

    那日在西湖画舫之上,虽然最后叶青占了上风,但信王等人对他放肆的嘲笑,可谓是言犹在耳,叶青这是开始报复信王跟朱熹等人了。

    “关礼,虽然你还未前往皇城司,但这些时日皇城司的一些消息,你多少也有参与,可知此事儿?”赵昚目光再次扫过眼前恭敬站着的叶青,而后缓缓落在关礼身上问道。

    “回圣上,叶大学士所言确实属实。”关礼恭敬的向赵昚行礼说道。

    赵昚显然还是极为信任关礼的,听到关礼确定的回答后,先是重重的叹了口气,而后不自觉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来回踱步着,想了下后看着叶青道:“这些不会是因为朱熹攻讦你复原元祐浑天仪象一事儿,所以你才报复他吧?”

    “回圣上,臣……臣是身正不怕影子斜,元祐浑天仪象就在嘉会门城楼之上,谁人都可以上去盘查……。”叶青话还未说完,便被赵昚打断。

    “但朕听说,自元祐浑天仪象落成以后,最初你可是禁止任何人登楼近观的。”赵昚皱着眉头,有些消瘦的身躯,使得身上原本该是合体、贴身的窄袖长袍都有些松松垮垮。

    “最初落成之时,臣还需要继续各种调试、修正,若是那时人太多,而误碰了某些机关,臣则就需要花费甚至比复原元祐浑天仪象,还要长的时间来修复了,所以臣才会禁止他人登楼靠近。何况复原元祐浑天仪象一事儿,岂是臣一人就能够瞒天过海而瞒过所有人?太府寺、工部都有人众多人参与,臣即便是想要瞒天过海,怕是工部跟太府寺也不会答应。”叶青条理分明、从容不迫的说道。

    “这倒也是,以你一个皇城司的统领,是不可能让近千人跟着你一同作弊的,朕……朕差些被蒙骗了啊。”赵昚仰头思索着叶青的话语,而后认同的点点头说道。

    皇后谢苏芳看话题不再是朝堂政事儿,便轻声道:“圣上若是心存疑虑,当可让太府寺跟工部进宫一问便知,妾身倒是觉得,每日每个时辰听着的钟鼓之声还是颇为悦耳呢。”

    赵昚不说话的点点头,其实他心里何尝不是清楚,工部李道跟叶青并不对付,若是元祐浑天仪象存疑,李道早就该在朝堂之上禀奏、弹劾叶青了才对。

    信王妃看着笑容满面的皇后,又看了看像是犹豫不定的赵昚,而后美眸飞快的扫过叶青那受伤后,此刻肿胀的更加厉害的额头,不由说道:“信王其实……其实也不太相信叶大人会在元祐浑天仪象一事儿上作弊,只是因为对此并不通晓,加上朱熹等人言语鼓惑,才会……才会怀疑元祐浑天仪象有作弊之嫌。”

    “朱熹当真有如此不堪?朕可是听闻,其不论学识还是人品……。”赵昚显然是一时之间难以相信,憨厚、质朴的朱熹,又在朝堂之上为官多年的臣子,会如此攻讦一个跟他并无瓜葛的“士子”。

    信王妃神色之间同样带着一丝的犹豫跟纠结,贝齿轻咬红唇,显然一时之间有些拿不定主意,到底该不该继续帮着叶青,在当今圣上跟前说谎。

    不过好在其倒算是聪明,美眸再次扫了一眼叶青后,淡淡说道:“圣上或许有所不知,上元节之日在西湖……。”

    “你是说同游西湖之事儿吗?”赵昚笑着问道。

    “不错,那日西湖游船,朱熹说雨乃是气也,但他乃是枯坐三天悟出来的。而这位叶大人则是告诉信王等人,其实大可不必枯坐家里去悟雨与气的关系,只要烧壶开水就足以知晓,雨乃是气的形成。”信王妃坚定的说道。

    信王妃言下之意便是:朱熹所言的一切,即便是对,也是凭空猜想出来的,而叶青则是把事实摆在眼前来证明真伪的,所以足以证明,叶大人的话语跟元祐浑天仪象,显然比朱熹的凭空猜想更为可信一些。

    随着信王妃话音刚落,叶青便接过话茬道:“臣斗胆进言,当年朱熹为官之时上奏弹劾唐仲友,人人都以为他乃是因唐仲友徇私才弹劾,但据皇城司查探,其真相乃是,朱熹是为帮好友吕祖谦才会连连上奏弹劾。”

    “为何?”赵昚问道。

    “因其好友吕祖谦,与如今的台州知州唐仲友,同时喜欢上了一个妓 女严蕊,而吕祖谦情场之上败于唐仲友后,朱熹为其出头、打抱不平,才连番上奏弹劾唐仲友。”叶青继续说道。

    叶青与信王妃一唱一和之下,使得朱熹此时在赵昚心中的地位,瞬间一落千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