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嫡女贵嫁〕〔总裁老公太凶猛〕〔凡世歌〕〔总裁老公惹不得〕〔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都市之魔帝归来〕〔万古神尊〕〔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三百五十五章 君臣大义
    迈步进入房间,关上门之后扫视一圈,看样子是早有准备,不光是打扫的干干净净,就连桌面上的茶壶,此刻那壶口还往外冒着缕缕淡淡的热气。

    把背上的书箱摘下来放在地上,坐在椅子上先是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满意的闻了闻清淡的茶香,而后参加科举的叶学子,便把双腿搭在桌面,拿起旁边已经准备好的,让他抄的题卷。

    点着头上上下下的看了没有几行字,打个哈欠的某人,便准备舒服的靠在椅子上眯上一小觉,对于那抄卷一事儿,他压根儿是一点儿心思没有。

    靠在椅背上迷迷糊糊之间,隐隐感觉到有人推门而入,还倒是已经考完了,通知自己准备离开的吏员走进了房间,于是依然闭着双目问道:“怎么?可以离开了吗?”

    随着鼻尖传来淡淡的一股幽香,以及房间内并没有人回话,缓缓睁开眼睛的叶青,便看见了钟晴面色平静的站在他的正前方,至于眼神里的那一丝丝的鄙夷,早就被他直接忽略掉了。

    “你怎么来了?监考?”叶青依然把腿放在桌面上问道。

    钟晴默不作声,走到桌前拿起题卷看了看,这才开口道:“你得把它抄写一份才成,不管你是如何作弊,但若是进入了殿试之后,圣上还是会根据你的题卷来问话的,你现在不抄写,一点儿也记不住,到时候你该如何应对?”

    “暂时还没有想过。”叶青靠在椅背上,歪着头对钟晴说道。

    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诡异,自从那天晚上在宫墙下分别后,两人今日再次见面,好像都有些在回避那天晚上的事情。

    “那就坐好了抄写一份。”钟晴看了一眼毫不在意的叶青,而后蹲下身开始打开那书箱说道。

    “对了,你的丫鬟……错了,你的宫女呢?替我谢谢她帮我准备的书箱。”叶青看着把书箱里一件件物品摆放在桌,而茶壶却被钟晴麻利的放到了一角,也不理会叶青的茶杯早就已经没有了茶水。

    “我会告诉她的。”钟晴开始熟练的研墨,低着头道:“既然你感谢她给你送过去了书箱,那你今日为何不拿?”

    “怕用坏了,放家里当个念想。回去我就给它供起来,跟我家祖宗一起供着,每天早晚上三炷香,而后拜上一拜。”叶青的脚依然放在桌面没有拿下去,不过倒是不碍钟晴继续站在桌角研墨。

    听到叶青如此回答,再也忍不住笑意的钟晴噗呲一声笑了出来,手上继续研着墨,语气明显温柔了很多道:“我给你自然便是让你用,供起来算怎么回事儿?我又不是你叶家……。”

    “不是说你的宫女给的么?”叶青打断钟晴的话问道。

    “你管呢。”钟晴直接耍无赖,风情万种的白了叶青一眼后,便继续研墨。

    随着钟晴手里的镇纸举起来,叶青的双腿终于老老实实的放了下去,看着钟晴站在对面把一切都弄好,就等着他提笔开始抄写。

    叶大人有些头疼,题卷之上密密麻麻少说也得三五千字,这要是让自己工工整整的抄写下来,估计怎么着也得一个时辰,甚至更多的时间。

    “开始啊,愣着干什么,等着我帮你抄啊。”钟晴美目看向叶青,表情微微带着一丝幸灾乐祸。

    而她也确实很想看看,叶青写字的时候,会是什么模样儿。

    叶青无语的叹口气,伸出一只手对着钟晴比划了三个手势:石头、剪刀、布。

    “什么意思?”钟晴疑惑加奇怪的问道。

    “谁输谁抄,赢得坐在对面喝茶。”叶青看了看那雪白的纸张,又看了看跟茶壶放在桌面一角的唯一一个杯子说道。

    “这是你参加科举,不是我……。”

    “你要是不来,我根本不用抄写的,而且我还正在睡觉,是你打扰了我。”叶青理直气壮道。

    钟晴咬着嘴唇,神色之间有些纠结的看着一点儿抄写意思都没有的叶青,沉默了下后终于下定决心道:“好,谁输了谁抄写!”

    于是,堂堂信王府里的信王妃,在参加科举的士子叶青起身后,一脸不乐意的坐在了叶青刚才坐过的椅子上:“能不能三次决出胜负?”

    “没问题。”叶学子极为绅士的说道。

    然后钟晴不情不愿撅着嘴、拿起笔,再次不满的看了叶青一眼,便开始认命的抄写起来。

    “念出来,每抄写一句都要念出来,如此我才能有些印象不是?”一屁股坐在桌面一旁的叶青,手里拿着茶杯,看着开始挺直了上身,一板一眼抄写的钟晴说道。

    “就你事儿多。”钟晴不满的嘟囔了一句,而后还是顺从的念一句、抄一句。

    “对了,你进宫了没有?”叶青若有所思的问道。

    “还没,一会儿去,等士子们都交卷了。”钟晴回答完,便继续抄写。

    从桌面上起来的叶青,也顺手抄起一张纸,在书箱里又找到一支毛笔后,开始无所事事的在那纸上随意的画着。

    一直专心抄写的钟晴,此时的注意力显然也被叶青的举动勾起了好奇心,时不时瞟向一会儿看看自己,一会儿在那张雪白的纸上,来回画着的叶青,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干什么,还是说无聊了?

    画图纸都可以当玩儿似的叶青,不一会儿的功夫便把手里的毛笔放在了砚台边缘,而后在钟晴望过来的瞬间,便飞快的拿起那张刚刚画好的纸藏在了身后,笑着道:“算是我给你的,帮我抄写题卷的谢意吧。”

    “是什么?”钟晴停下笔,眨动着美丽的眼睛问道。

    “一会儿告诉你。”叶青买了个关子,而后便有些皱眉道:“不过我也得做点儿什么才行,不然的话,只是这么一份题卷,显然是不可能的。”

    一边思索一边摇头,耳边时不时传来静下心后,继续抄写念卷的钟晴的声音,随着朱熹二字从钟晴的嘴里说出来,叶青又再一次拿起一张纸铺开。

    房间里也继续开始陷入到了除了钟晴抄写念卷的声音除外的寂静之中,唯一的茶杯不知道何时开始,时不时被两人各自拿起,而后各自喝上一口。

    像是谁也不曾察觉到的暧昧,也像是两人刻意、故意制造出来的暧昧,总之两人谁也没有提醒谁,这个茶杯两个人已经各自喝了不下七八口茶水了,但茶水却并没有下去多少。

    随着钟晴抄写完,念出最后一句后,叶青也缓缓放下了毛笔,脸上刚才的轻松此刻变得多少有些凝重。

    原本钟晴以为,在自己抄写的过程中,叶青也应该写了很多字的,但当她探身看过去时,却只见叶青只写了四个大字:君臣大义。

    “这是我谢谢你帮我抄写题卷的谢礼。”叶青背后那张纸被拿出来,赫然是一张不是素描又是素描的钟晴的画像。

    画中的人儿虽然只是粗粗几笔构成,但不论是神情姿态、还是眼神气质都被画的惟妙惟肖,看起来虽不似颇有功底的画像,但也算是有几分栩栩如生的感觉。

    看着钟晴的眼睛一亮,以及门口传来女声的轻咳声,钟晴跟叶青俱是一愣,而后只见钟晴含情脉脉的望着叶青,轻轻说了声谢谢后,便很小心的把那张自己的画像收了起来。

    “这四个字……你帮我送到宫里,就说是无意之间发现的,在我答完题卷之后写的。”叶青看着那君臣大义四个字,对着钟晴再次说道。

    “君臣大义,何解?”钟晴蹙眉,有些不解的问道。

    “圣上或是太上皇,自然是会明白的。”叶青深沉一笑道。

    钟晴默默点点头,再次接过叶青手里的纸张时,自然是被叶青抓住了柔荑抚摸了一下,而后这才通红着脸,低着头走出了房间。

    华夷之辨,是以华夏礼义为标准进行族群分辨的观念,区分人群以礼仪,而不以种族,合于华夏礼俗者并与诸夏亲昵者为华夏、中国人,不合者为蛮夷、化外之民。

    华夷之辨历经了以血缘衡量标准阶段、地缘衡量标准阶段,衣饰、礼仪等文化衡量标准三个阶段。

    而“君臣大义”则是在程朱理学成为官方理学后,取代“华夷之辨”成为儒教第一教义。

    自宋立国起,“华夷之辨”便在向“君臣大义”慢慢的演化,有条件的忠君观被绝对的忠君观取代。

    而程朱理学则是把绝对的忠君观,上升、提倡到了近乎宗教的绝对境界:君臣关系一经形成,永不可变。

    即使朝代变革,亦不可改事他主。

    因此人人得知的“饿死事小、失节事大”,显然桎梏着的不止女子,还有臣子,还有天下想要考取功名的千万士子。

    所以会不会是由此一来,造反者销声匿迹,朝堂之上不得志的臣子隐士越来越多?

    所以陆秀夫才会背着小皇帝跳海,所以:“崖山之后无中华。”

    宋的灭亡,绝对不是简单意义上的朝代灭亡,文明远远落后的蒙古铁蹄踏入中原,封闭、保守、更加严苛的集权制度,对程朱理学绝对意义上的奉行,终于是把华夏民族面向世界开放的大门,给紧紧的关闭了。

    即便是再到所谓的华夏正统恢复了对中原的统治,但百年理学的发展与完善,以及在民间的根深蒂固,早就已经成了人们心中华夏民族的“优良传统”、“灿烂文化”。

    谁又还能记得,唐宋未被程朱理学主导时期的灿烂文明,与自信开放?

    颜元:“程朱之道不熄,孔子之道不著” 。“徒见道於纸,谈道於口,考道於笔”。“误人才,败天下事者,宋人之学也”。“率天下入故纸中,耗尽身心气力,做弱人病人无用人,皆晦庵(朱熹)为之也!”

    (ps:最后这段看看就好,跟校枪那段一样,不接受任何反驳,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