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镇国战神〕〔至尊神医〕〔我不是野人〕〔道士不好惹(又名:〕〔温阮霍寒年〕〔我的白富美老婆秦〕〔江辰唐楚楚〕〔秦城苏婉〕〔龙象〕〔上门狂婿〕〔霸道王爷俏医妃〕〔戚瑜桐燕翊辰〕〔偏执霸总的罪妻〕〔盛世红妆倾天下戚〕〔最强药王〕〔都市逍遥医神〕〔罪妻凌依然〕〔慕少的千亿狂妻〕〔修罗剑神〕〔深空彼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三百七十五章 书房
    华年在马车跟前犹豫了很久,最终才局促不安的在叶青一连催促之下上了马车,而叶青则是与墨小宝,继续一左一右的坐在车辕之上。

    马车缓缓行驶起来,车厢里的华年此刻还有些不真实的感觉,仿佛如同梦中一样,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还带着太子妃赐赠的簪子,就安然无恙的从太子府走了出来。

    “奴婢多谢叶少卿。”华年跪在车厢里,也不管叶青能不能够看见,恭敬的向叶青谢道。

    “不管你心里怎么想,或者是看见了什么,总之,你在太子府的所有事情,从这一刻开始,应该把它全忘了,跟任何人都不得提及,包括关中贵人。”叶青背靠车厢,接下来语气稍有缓和的说道:“至于谢就不必了,理所应当的事情罢了。”

    随着叶青的说话,华年的脑海里闪过自己在太子妃跟前转身时,余光偷瞄到的那一切,完全不敢让人相信的场景,叶少卿竟然跟太子妃之间……竟然摸了太子妃的臀部,而太子妃却也只是在自己转过身后,骂了一句叶少卿无耻。

    “少卿放心,奴婢没有在太子府服侍过,并没有来过太子府,所以奴婢并不清楚少卿所言之意。”华年苦涩的咬着嘴唇,宫中的事情见多了,就像她跟关礼这样子的,不知道有多少,但是这样的秘密,最终不还都是烂在了每个人的肚子里。

    所以叶少卿跟太子妃之间,到底有没有事儿,可不是她一个小小的宫女能够管的,更是自己不该看到的。

    “那就好,总之以后好好跟关中贵人过日子就是了,他为了你,可是铁了心啊。你是不知道,今日可是把我堵在东华门处,说什么也不让我走,非要择日不如撞日,然后还说事成了请我去你们家做客呢。”叶青靠着车厢,开始跟华年说着关礼的痴情与忠贞。

    马车里的华年抛开眼睛看到的那一幕幕不该看到的,心里头听着叶青替关礼说着好话,一边则也是充满了甜蜜与幸福,如同笼中被放飞的鸟儿般,此刻华年无疑是自由与快乐的。

    人家上朝不过最多是半日的时间,就会回到家里了,锦瑟却觉得自己家公子头一次上朝,竟然是上了整整一天,弄的小姐也是茶不思饭不香,不知道公子是不是又办差还是干什么去了。

    饭菜一边热了凉、凉了热,本是公子上朝之时说好的,今日晚上准备的丰盛一些,而后等着上朝回来后,一家人在一起庆祝下他第一次平安上朝。

    但如今却是不见他的人影,也不见那个墨小宝给家里说上一声,弄的小姐心神不宁的,一直担忧着深怕公子出现了什么意外。

    数数日子也是,公子好像自从北上过一次之后,隔三差五的就会背着一身大小的伤痕回来,每次小姐亲自给上药之后,都是红着眼睛、冷着脸从公子的房间出来的。

    但公子却是不知道心疼小姐,每次都还是很享受看着小姐为他担心、为他难过、为他身上的伤疤偷偷掉眼泪。

    所以锦瑟算了算日子,小脑袋瓜里瞬间就冒出了一个不敢说出来的念头:会不会公子又受伤了,所以才不敢回来,怕小姐骂他呢?还是怕小姐哭呢?

    梁兴在一旁喊了好几声锦瑟,锦瑟都没有听见,最后红楼的提醒,锦瑟才反应过来,于是急忙往门口跑去,公子跟墨小宝好不容易回来了。

    “公子,您回来了啊,小姐在等您呢。”锦瑟高兴的喊着,而后借着门口的灯笼,如同狗一样,先是上上下下打量着叶青,而后又凑到跟前用鼻子嗅了嗅,便脱口而出道:“太好了,公子竟然没受伤。”

    伸手在锦瑟洁白如玉的额头上敲了一下,叶青不满道:“脑袋瓜里面天天想什么呢,难不成天天盼着我受伤不成?”

    锦瑟对着叶青做了个调皮的鬼脸,吐了吐舌头道:“锦瑟也是担心公子啊,而且算日子,距离上一次跟上上一次受伤的时间,差不多了嘛。”

    “锦瑟,你知道吗,我现在好想范念德。”叶青一边走一边说道。

    身后的锦瑟先是警告加威胁了跟梁兴开始卸车的墨小宝,而后蹦蹦跳跳的跟在叶青身后问道:“为什么?”

    墨小宝跟梁兴卸车时,看着如同鸟雀一样欢快的锦瑟,呵呵傻笑着,不过锦瑟的活泼背影,却是已经掉进眼里拔不出来了。

    梁兴手里的马鞭敲了下墨小宝的额头,墨小宝这才嘿嘿着跟梁兴一同卸车。

    叶青走在前头,看了看身后跟叶小白一般欢快的锦瑟,说道:“你天天竟然这样咒我受伤,所以我就把你送回范府了,让你再次便回当初那个面色蜡黄、瘦瘦小小的可怜丫鬟模样儿。”

    “小……姐,公子他又威胁我。”怂包立刻秒怂,开始对着出来迎候叶青的白纯诉苦伸冤道。

    “活该你就是。”白纯笑着对锦瑟说道。

    怂包瞬间瘪着嘴,死皮赖脸的拽着白纯的胳膊,开始了让叶青瞬间感觉到肉麻,以及鸡皮疙瘩掉落一地的谄媚言语。

    如同往常一样,几个人围在一起吃晚饭后,墨小宝跟着梁兴便开始日复一日的被操练,锦瑟则是跟红楼,要么是殷勤的给梁兴倒茶,要么就是扰乱着梁兴阎王一般盯着墨小宝的眼神。

    总之,在锦瑟的怂恿下,红楼跟着锦瑟一直闹着梁兴,目的就是为了能够让每天跟着公子跑了一整天,累的跟条狗似的墨小宝,有时间多休息一会儿。

    但每次往往都是反作用大,所以最终受苦的,还是墨小宝,时不时因为锦瑟的扰乱,最后让梁兴给他加重了各种训练的量。

    二楼书房里的叶青与白纯,也是同往常一样,白纯会把如今香皂等事物挑重点跟叶青说上几句,或者是问问叶青所说的那香水,到底是真的会比香皂还要好吗?

    今日却是有些不同,因为是叶青第一次真正的上朝,不同于往日皇城司统领这个身份进出皇宫,所以即便是等了叶青很久的白纯,为了庆祝叶青上朝,还是跟着大伙也喝了一些酒。

    此刻的脸颊上带着一丝的晕红,时不时把今日前往燕府里跟燕倾城的事情说上一说,或者是说着燕鸿渊对于大婚之日时,该有的一些要求等等。

    正所谓酒不醉人人自醉,今日先是跟关礼、华年两口子喝了不少酒,而后回到家,因为锦瑟的话语,叶青又跟梁兴喝了不少,所以此刻看着脸颊略带红晕的白纯,觉得是比任何时候都要让自己心动。

    仿佛是察觉到了叶青异样的眼神,有些茫然的从手里的账簿之上,把一双明亮的目光挪向叶青身上时,就看见叶青放下手里的茶水,直直向她走了过来。

    如今的叶青,就仿佛一同冲出牢笼的野兽,身体之中那股挑逗过钟晴后的欲 火,这几日就从来没有真正熄灭过。

    加上今日又跟李凤娘斗智斗勇,先是李凤娘颇为挑衅的转动杯沿,顺着他喝过茶水的地方,把那双红唇印了下去,而后又是他故意的抓痛了李凤娘的大腿,最后又伸向了其翘臀之上。

    这样的撩拨让叶青心中的欲 火只是越来越盛,所以此时看着温柔如水一般的白纯,叶青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

    一把抄起白纯的腰身,随着白纯低声惊呼了一声,叶青便向着白纯的嘴唇吻了下去。

    随着白纯呼吸急促的按住钻进她衣服里,撩拨的她身心乱颤的手,樱唇轻咬着叶青的耳垂,羞涩的呢喃道:“灯。”

    随着叶青一脚踢翻从桌面之上掉落到地上的蜡烛,而后一脚踩灭之后,瞬间书房里变得漆黑一团,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形下,那张宽大的桌面上所有的东西,被白纯的身躯霸道的全部赶了下去。

    “叶青……。”白纯紧闭着双眼,一双手紧紧的抓着叶青的头发,感受着耳边传来叶青粗重的喘息声,任由自己的裙带缓缓被叶青解开。

    低声喊了一句叶青之后,躺在桌面上的白纯整个人都在颤抖着,唯有紧紧抱住、抓住那开始从自己脖颈处开始往下的头颅,仿佛才能够让心中的空虚得以填补。

    摆出一副任君采撷样子的白纯,能够感觉到胸前被叶青抓住时的颤栗感,跟整个人如同要魂飞魄散一般的飘然感觉。

    夜色朦胧,窗外的月光渐渐移动,一缕月光从原本窗户的缝隙射进二楼漆黑的书房内,雪白的白纯身上在叶青的怀里,仿佛多了一丝圣洁,但仿佛又多了一丝柔媚与风情的女人味儿。

    微微有些痛的感觉,依然萦绕在白纯的身体内与脑海中,整个人*着身子搂着同样*的叶青,书房里的春意在两人的眼睛在黑暗中望向彼此的同时,再次变得盎然起来。

    院外的锦瑟不经意的抬头,看着不知道何时变漆黑一片的二楼书房:“咦?今天怎么公子跟小姐休息的这么早,不会吵架了吧?”

    叶青吻着白纯已经有些微肿的红唇,捡起捡起脚下的长袍裹住白纯后,再次抱进怀里:“从今往后,你就是我叶青的女人了。”

    “嗯。”白纯搂着叶青的脖子,一双雪白的手臂依然搂着叶青的脖子,滚烫的脸颊贴着叶青滚烫有力的胸口,低声嗯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