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巅峰林炎〕〔叶问天苏晴雪〕〔疯狂进化的虫子〕〔黄泉阴司〕〔全球影帝〕〔焚天路〕〔都市之仙帝归来〕〔大英公务员〕〔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盖世战神萧破天〕〔小妻太娇嫩,枭爷〕〔隐婚总裁:女人,〕〔聂先生又苏又撩〕〔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神医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三百八十四章 进城
    董晁跟赵乞儿回到客栈里头的时候,身后的人群并没有因为刚才那汉子输了而显得垂头丧气,脸上虽然有些许的失望,但并没有影响到他们瞧热闹的愉快心理。

    而且甚至就连刚才还对赵乞儿推搡的几个人,这个时候在坐回自己的位置时,还不忘对着赵乞儿夸赞一番。

    老者已经回到了自己刚才坐着的地方,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在叶青等人离开前往后面的客栈时,那刚才跟赵乞儿打斗的汉子,阴沉着脸才走了进来,而后竟然在卢彦伦的那桌前坐定。

    神情之间虽有有些垂头丧气,不过在卢彦伦问话的时候,倒是一下子神情就变得正色了起来。

    走出客栈前往后面的客房,不论是卢彦伦还是刚才那挑衅的汉子,就仿佛不认识叶青等人一样,自顾自的坐着喝酒,聊天,就连旁人也一样,仿佛已经把叶青三个外国人给忘了似的。

    第二日叶青等人继续出发北上,从瀛洲到达燕京,不过就剩下了三五百里的距离,所以叶青等人也并不着急赶路,一路上依然悠哉悠哉的前行。

    董晁三人显然是不可能跟着叶青一同前往燕京的,所以半道之上,他们也就与叶青分道扬镳,董晁等人也就该继续他们手头上的事情。

    一个纸条被叶青交给了董晁,看着准备离去的董晁三人,叶青端坐在马背上点点头:“拿好手里的纸条,把上面的记死了,有什么不懂的,可以向他询问。只有你我他三人知晓此事儿,切记不可告诉任何人。”

    董晁心里头有些迷糊,并不知道纸条上的地址跟名讳到底是谁人,不过还是谨慎的收好纸条,重重的向叶青点了点头,这才策马离去。

    望着董晁三人离去,叶青不由想起,在客栈那大厅内,在众人看热闹快要进来时,卢彦伦跟自己说的话。

    其实在他们三人离开客栈大厅前往后院的客房时,就已经明白,那汉子的挑衅其实都是卢彦伦策划的,为的就是能够腾出单独跟自己说话的机会。

    当然,叶青也不知道卢彦伦到底可信不可信,但既然有这么一个机会,叶青便不想放弃,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儿呢,万一要是真有那么一天呢?

    每天的行程依然控制在几十里地的速度范围内,所以五天之后,在看着远处那城池的轮廓时,叶青再次涌上来一种恍然的感觉。

    穿越到底是时光旅行,还是平行空间的真实历史呢?眼前的城池并没有给他能够感知到的历史的沧桑或者是厚重,感情上如同看见临安城、扬州城等等城池一样,并没有什么时间与历史的痕迹,或者是特殊的异样感。

    就像是在上一世随便的进入某一个城市一样,能够用精神与内心感知的,只有城里的人跟事,至于城如何,不过就是一座城而已。

    自然,叶青一路走来,看到的山山水水也无法与上一世的对上号,也无法从这些山水之上,感受到哪怕一丝丝熟悉的感觉。

    一切都很陌生,就如同他第一次前往西湖一样,若不是知道这是西湖,在他看来,也就是一个湖而已,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存在。

    但当知道这是西湖之后,便会不由自主的从心理上生出一丝的亲切感,或者是熟悉的、自动加持的历史感觉来。

    据《魏书世祖本纪》记载,北魏拓跋氏太平真君七年(6年),在国都平城(大同)以北,修筑长城,名叫“畿上塞围”,东起上谷军都山(即八达岭一带),西至黄河岸。

    后来到北齐王朝天保六年(555年),又修筑长城,西起大同,经军都山东去,把长城延长到了海边。

    自南上北,在看清楚整个燕京城的轮廓时,城后面的山峦起伏与那隐约的长城轮廓,也便出现在了叶青等人的视野当中。

    甚至这个时候,连同赵乞儿等人在内,望着眼前的燕京城,以及身后的起伏山峦时,神情之间都莫名的有些兴奋,时不时的能够听见他们在议论纷纷。

    说着一些燕京不过如此,看起来还不如临安城大,那山也不如凤凰山看起来好看等等。

    但总体上来讲,这一行人当中,对于能够亲眼看到金人的首都这一点的兴奋,比起风景的兴奋要多的多。

    “若是有一天朝廷真能打到燕京城下,我宁愿拿我的尸体当云梯。”

    “拿头撞城门我都干,只要是能够打到这里。”

    “别说拿头撞,拿尸体当云梯了,我妻儿老小一家人都齐上阵。”

    叶青听着这些嘴炮的豪言壮语,总感觉跟上一世的网络键盘侠们有些想象,难不成自己的手下都是这样的货色不成?

    “你们说这样的豪言壮语,有个屁用,还是战场上拿出真本事来才行。”赵乞儿的神色之间也带着一丝的兴奋,随着众人离燕京城门越来越近,整个队伍也变得也越来越兴奋。

    官道之上的行人也多了起来,马车、牛车、独轮车乃是最为常见的,但脚夫也是有着不少。

    所有的一切与江南的临安比起来,确实是少了一丝精致跟灵性,但却多了一丝,像是能够让人心怀宽广的粗旷与豪迈之意。

    城门口的金兵早早就注意到了叶青等人的到来,所以在叶青等人离城门口还有两三百步的距离时,城门口便出现了一阵的骚乱,随后只见能够容纳三架或四架马车同时通过的宽大城门口,顶盔掼甲的金兵踏着整齐的步伐冲到了城门口,手里的弓弩瞬间对准了叶青等人。

    “下马威不成?”叶青抬头,阳光下,依稀能够看到城楼之上人影闪过,虽然瞧不真切,但想必上面的人,一定是为自己而来吧?要不然也不至于摆出这么大的阵仗。

    看着城门口如同失水了一样,一下子涌出来的黑压压的一群金兵,叶青这边马背上的人群,瞬间便一个个把手放在了腰间,刚才轻松的气氛瞬间变得紧张窒息了起来。

    看了一眼身后神色肃然,一个个如临大敌的赵乞儿等人,叶青随意的挥了挥手,淡淡道:“不必紧张,想必是乞石烈志欢迎咱们才摆这么大的阵仗的。”

    叶青虽然是如此说,但还是从赵乞儿手里接过了枪盒,这一次则是连犹豫都没有犹豫,直接把枪背在了肩上,而后这才再次望向城门口百姓做鸟兽散后,一下子显得有些清净跟带着一丝紧张气氛的金人兵士。

    说不紧张显然是骗人,即便是心理素质再好,定力再强,但进入了人家的都城,自己的仇家乞石烈志的地盘,人家若真是二话不说,直接把自己等人剁成肉酱,估计也就是剁了,宋廷估计连个屁都不敢放的。

    “您可是说了不必紧张的,这一下子就把您这个奇形怪状的枪拿了出来,这叫不紧张?”赵乞儿在旁边小声说道。

    “就你废话多,看破不说破,这叫小心谨慎,跟紧张、胆小、害怕还是有分别的,懂不懂你。”叶青也低声回着旁边赵乞儿的话语道。

    “放心,有我在,就不会让你少一根寒毛。”赵乞儿跟许庆几人,围在叶青跟前说道。

    “放屁,老子是怕死之人怎么着?”叶青扫过跟前神情认真、凝重的几人,带着微笑骂道。

    自从汤思退死后,许庆、魏胜、梁兴等人,就已经算是真正的叶家军了,说句狂妄自大的话,叶青心里头甚至认为,如今这几人,甚至包括这一年来进入皇城司的不少老禁卒,当年跟过岳飞的那些人,如今已经是完完全全的从心里跟精神上,接受了自己对他们的统领。

    “谁叫叶青,出来回话。”对面响起了厚重的嗓音,不带丝毫礼仪,而是极为直接的喊道。

    “乞石烈志,我真怀疑他是怎么做到那么大官的,就这么大点儿肚量?”叶青撇了撇嘴,制止了赵乞儿等人的跟随,自己策马扶鞍,另外一只手抓着枪托就往前行去。

    “都头……。”

    “少卿……。”

    “放心,死不了人的。”叶青回头不耐烦的说道。

    而后缓缓走到金人那武将跟前,也不下马,神情轻松的扫了扫那宽大厚重的城门与城墙,扫了一眼马前的武将后,轻松道:“金人难道就是这么待客的不成?本官身为我大宋朝廷出使贵国使臣……。”

    “别跟我废话,谁知道你是不是叶青?你到底谁啊?”那武将仰着头,看着马背上文邹邹的宋国官员,不耐烦的说道。

    早就已经习惯了这样对待宋人的官员了,何况,连他们的皇室嫔妃、丫鬟什么的,那可是老一辈的将领之中,想玩儿就能随便吵起来一个玩儿的,什么时候还轮到他们在自己跟前作威作福了。

    “你特么的找谁啊?”马背上的文官也骂道。

    “我特么找叶青问话呢,你谁啊?”

    “我特么的就是叶青,什么事儿,赶紧说,别耽误老子进城。”马背上的文官说道。

    “你是叶青?”武将疑惑的看着学自己强调说话的叶青,有些不相信的上下打量了下,而后又不自觉的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城门楼子,想了下才说道:“那既然你是叶青,你敢不敢一个人上城楼?我们大人在楼上等着你呢,正好看看你是不是真叶青。”

    “废话真多,带路。”叶青冷哼一声,策马就要往城里走去。

    (ps:这两天比较忙,我也不想断更,这个月已经请假一天了,昨天没更新,全勤奖五百块就眼睁睁的没了,我也心疼,不想断更啊,但真的有事儿,理解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穿越八年才出道〕〔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顶级气运,悄悄修〕〔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