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嫡女贵嫁〕〔总裁老公太凶猛〕〔凡世歌〕〔总裁老公惹不得〕〔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都市之魔帝归来〕〔万古神尊〕〔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疯狂进化的虫子〕〔入骨宠婚:误惹天〕〔战神医婿〕〔一世巅峰林炎〕〔一世巅峰林炎〕〔诅咒之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三百八十七章 论水
    在张玄素看来,宋人、特别是出使金国的使臣宋人,都是脸皮薄、好面子,放不下那在他们大金跟前的那一点儿文化与礼仪的自尊与身段,来到金国后,每一个都是极尽可能的表现的彬彬有礼、儒雅得体的气质来。

    唯独眼前这个使臣叶青,让他一点儿也感觉不到宋人那好面子、脸皮薄的样子来,而且跟自己自来熟的样子,看起来他的脸皮不光不薄,好像还很厚!

    他难道就一点儿也不记得,当初在临安的御街之上,他是如何对待自己跟乞石烈志大人的了吗?

    所以他怎么能够就像是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似的,若无其事、毫不在意的跟自己套近乎,而且还硬闯进乞石烈志大人的府邸呢?

    宋人最为看重的脸面呢?这个货……这个使臣就真的能够做到不要了?丢下面子一点儿也不在意吗?

    “若是在下没有记错,张大人该是贵国的户部尚书吧?对了,向您打听个事儿,贵国每年的岁入多少?可有我大宋朝的一半?啊、没有啊?那三成总该有了吧?不会吧?总不能两成都达不到吧?”叶青跟着张玄素穿廊过院,尚书左丞的府邸,如同大宋左相一样是位高权重。

    所以其府邸在燕京,自然也是豪华气派,比起江南的小家碧玉、精致优雅来,这里的建筑风格虽然也有效仿江南之风,但显然就像是他们的尚书左丞跟右丞,以及其他官员的官职一样,效仿宋廷那同样乱七八糟的官与职的制度,也是效仿的只知其形、不知其神,处处都透着一股不伦不类的怪异来。

    “我能告诉你,这乃是我大金国的秘密吗?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知晓的吗?”张玄素无奈的停下脚步,看着在旁边如同麻雀一般,那嘴巴自撞见自己,就从没有停下的宋廷使臣问道。

    “这样啊,呵呵,那还真是在下唐突了。”宋廷使臣丝毫不觉得尴尬,跟讨人烦,继续问着金廷缺不缺钱,你们的赋税听说在皇帝的监督之下,有了明显的提升,只是不知道应付得了应付不了你金国这么大的军事开支?

    “那若是按照叶使臣的意思,我大金是不是应该把所有的兵力减半?如此才能应付你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我大金缺钱的谬论?”张玄素再次站定脚步,一脸无奈的说道。

    他还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而眼前的宋廷使臣,显然就让他开了眼界,那不屈不挠、脸皮极厚、极为自来熟的样子,让张玄素不由的头都有些大,如同掉进了苍蝇坑里一样,耳边全是叶青追问的话语。

    回到金国的乞石烈志,比起在临安为难钟晴的时候,多了一份儒雅跟大度,在叶青看来,这应该是乞石烈志这一趟南宋行后,进修而得来的。

    看见张玄素阴沉着一张脸,旁边跟着连着好几天被自己拒之门外的叶青,一同向他所在的池塘边走过来时,乞石烈志倒是并未生气,仿佛早就料到了叶青会死皮赖脸的跟着进来一样,一直都是手拿鱼食,面带微笑的望着走过来的二人。

    赵乞儿跟许庆被护卫阻拦,于是只能远远的看着叶青跟着张玄素,走到乞石烈志所在的池塘边,而后三人在一块巨大的石桌旁边,分坐在了乞石烈志的左右。

    “叶大人今日来我这儿,是想好了说辞呢,还是打算以诚相待,告知老夫你此次之行的真正目的了?”乞石烈志大度的笑着继续说道:“据说这是你们宋廷最好的茶叶,由赵构亲自进献给我大金皇帝的,尝尝味道如何。”

    “既然如此,那自然是差不了,必然是我大宋最好、最上等的茶叶了。”叶青拼了一口后,放下杯子,刚才那麻雀般叽叽喳喳的在张玄素耳边吵闹的样子已不复存在,反而是老神在在的淡淡道:“宋人好茶,雨露泡茶也不是没有尝试过,深觉新鲜之外,临安虎跑泉更是爱茶之人,愿意不辞辛劳也要烧水煮茶的上佳之水。露水煮茶在庭前、看花落知时雨纷纷、扫径洗瓦不染一片尘埃、最是洁净人心与世事。”

    “叶大人出口成章,倒是颇有江南风韵、闲庭信步看雨成诗之文采。那么不知道叶大人以为,在我大金,哪里的水最适宜泡茶呢?”看意思叶青只是对于茶叶满意,对于泡茶的水却是不怎么满意,于是乞石烈志笑着问道。

    今日他有的是时间,何况皇帝已经问起了宋人使臣一事儿,而且根据自己所知晓的,此次叶青出使金国,除了自己施压宋廷以外,赵构派他过来,倒也是别有一番打算,那就是继续削减岁贡。

    所以他很好奇,眼前的叶青,即便是巧舌如簧、机变聪敏,但他能够有什么办法,说服自己等人以及皇帝,让大金减少宋人的岁贡呢?

    “水清而碧、澄洁似玉。山下泉流似玉虹,清泠不与众泉同。自然是西山之山泉之水为最佳饮茶之水。”叶青看了一眼旁边的张玄素侃侃而谈道。

    “哦?若真是如此的话,叶大人这几日转山逛水看来收获颇丰啊,若是能够证明此水确实比其他水更好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让叶大人进宫见我大金皇帝。”乞石烈志神色之间写满了不信。

    宋人最喜欢的就是这些有的没的,而且对于这些山水总是喜欢夸大其词,若是不看山水只看他们的诗词歌赋,那么那些山水应该是充满了雅致的意境。

    但若是看了那些山水之后,大多数的时候,往往并没有宋人的诗词歌赋形容的那么瑰丽与意境,仿佛如同人间仙境一般的样子,倒是让人颇为失望。

    “西山俗称太行之首,犹如蛟龙出水、有腾云驾雾之威,遥守燕京,因此在唐时便被称之为“神京右臂”,想必贵国选址燕京,也是看重了西山对燕京的守卫之势,所以才会选此地建都。而西山东麓的支峰,在山之阳,它最突出的地方便是“土纹隐起,作苍龙鳞,沙痕石隙,随地皆泉。论水之上品,自然是水轻为佳。若是大人不信,可以取相同斗水,秤上一秤,便知在下所言是真是假了不是?”叶青极为有把握的说道。

    当然,这些可都是他们的后代乾隆做过的事情,为了得到最好的泉水,不惜命人从全国各地取水来秤,最后以山泉水胜出,赐名天下第一泉,并题字“玉泉趵突”。

    所以,想必如今还不知道跟他的家族窝在东北那旮旯的乾隆,应该不会骗自己吧?

    乞石烈志听着叶青的话语,含笑点头之余,而后缓缓的伸出双手拍了几下道:“人道宋人好奢侈、喜雅意,当初在临安之时老夫亲眼目睹并深以为然,如今听到叶大人这番话,让老夫对于宋人的享乐与雅致,更是佩服。不过……。”乞石烈志顿了下后,面色一沉道:“圣贤有云:玩物丧志,所以我大金,对于什么水泡什么样儿的茶,并不会在意,包括我大金的皇帝,也不会向赵构那般颇多讲究。所以叶大人这几日的辛苦,怕是要白费了。”

    叶青脸色平静,含笑望着乞石烈志以及一旁,因为乞石烈志的话语,而连连点头的张玄素。

    不得不说,如今的金人还依然强大,依然保持着对四面八方的他国的足够威慑力,并不是没有道理,务实与谦虚的态度,显然让他们更应该成为这个时期,华夏大地上的唯一强者。

    “正所谓小赌怡情大赌伤身,不论是山是水,在乎于心非是人,若是石大人以为在下一番言辞,就能让我大宋的奢靡进入大金成为主流,那么岂不是太看得起在下了?生活乐趣罢了,当然以贵国如今还不富裕的境况,想要如我大宋一般安逸度日、享乐精雅,显然是不可能嘛,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嘛。”叶青最后开始打哈哈道。

    而乞石烈志的脸色一直阴沉着,并没有因为叶青的打哈哈,而显得有一丝的放松,继续冷冷道:“叶大人若是以为靠这些小机灵一样的手段,就能博得我大金皇帝的龙颜大悦,而后免除对宋廷的岁贡的话,那么可就是大错特错了。我大金皇帝英明神武,非是懦弱只知享乐的赵构可比,你这一套秦桧佞臣一般的手段,在我大金行不通。”

    “好,快人快语,那么在下若是在藏着掖着,就有些小家子气了,倒是真要让在石大人看不起了,还道是那敢在临安御街之上让石大人出丑的叶某,出了宋之疆域后,就变成了只会谄媚权贵、阿谀奉承之人……。”叶青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后,豪爽的说道。

    “难道不是吗?”乞石烈志打断叶青的话语,同样也是毫不留情面。

    何况,叶青在临安之时给自己的难堪,比起现在自己给他的难堪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

    “不知道叶大人还有什么手段,不妨一并使出来,也让我等再次认识一下,宋廷的臣子,是不是都是一些趋炎附势之无能之辈,如何?”张玄素这个时候开始插话道。

    看着宋廷的使臣难堪,他心里头自然是有着说不出的快活跟高兴,就如同回到了当初,俘虏宋廷两个皇帝的辉煌时期一样的快活与兴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