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星际:妻荣夫〕〔穿越星际妻荣夫贵〕〔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超品渔夫〕〔鉴宝黄金指〕〔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重生九零小辣椒〕〔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罪妻凌依然〕〔凌依然易瑾离〕〔梅府有女初成妃〕〔代号修罗〕〔万古帝婿〕〔罪妻来袭总裁很偏〕〔易瑾离凌依然结局〕〔万相之王〕〔元卿凌宇文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三百八十九章 家里有矿
    随着叶青离去,张玄素跟乞石烈志宁则是陷入到了四目相对的沉默与思考当中。

    金人缺钱是不假,何况还要维持着对宋、夏、鞑靼等地的威慑力,所以没有钱,是万万不能让大金国保持他们对其他国的震慑。

    何况就连当今皇帝,把都城从上京会宁府南迁之燕京,以及开始更加积极的学习宋的文化、制度等等,与其说是为了使大金国成为中原正统,不如说是想要通过种种对宋人的学习,从而变得像宋国一样富有。

    当年南下入侵开封,虽然抢劫了很多钱财,但其中也有少部分的所谓财富,在他们金人眼里则是一文不值。

    就如同叶青所要接回的徽钦二帝的遗物、以及开封府的艮岳园林里的那些石头等等,这些在宋人眼里是价值千金,但在他们眼里,还不如一袋米值钱。

    价值观的不同,让宋人的文化发达的同时,货物的流通以及种类繁多,从而使得其经济蒸蒸日上,不像金人这般单调以及如同死水一潭。

    所以不论是张玄素还是乞石烈志宁,对于叶青的提议自然是怦然心动,但正如同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一样,金人也有金人的难处与顾虑。

    “大人,当务之急下官觉得,该是在武州、儒州多驻兵力才是。若是两州之碳,真如叶青所言那么取之不尽,那么我们就得早做打算才是。”张玄素像乞石烈志宁提议道。

    “哦,如何说?”乞石烈志宁紧皱的眉头微微舒展开一些问道。

    “鞑靼人向来野蛮、难以驯服,而武州更是如同关卡一样,把鞑靼人跟中原分割开来,若是武州的碳更胜一筹,等到我们开始能够转来大量的金钱时,难保鞑靼人不会见财起意啊,所以如今我们在利用鞑靼人开采的同时,也该多派人驻守震慑才对。”张玄素分析道。

    乞石烈志宁认同的点点头,而后叹口气道:“不错啊,分析的很好。可惜叶青终究还是年轻啊,若是能够再稳重一些,他就应该把这些原因考虑进来才对,所以此事儿我们反倒是不能问他了,而是该自己想办法,如何才能够再为朝廷赚取大量的钱财的同时,能够让野蛮难以驯化的鞑靼人听从我们的命令。”

    张玄素跟着笑了下,赞同道:“大人所言极是,不过叶青的年轻冒进,对我们也是好事儿不是,最起码说明,他的眼光还没有那么长远,他的城府还未有那么深沉。”

    “所以此人不能活着回到宋廷,但也不能死在燕京,死在回宋廷的路上,感染风寒、碰上山贼盗寇等等,倒是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毕竟若是任由此人继续在宋廷发展下去,难保有一天他不会成为我金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乞石烈志宁杀叶青之心,自临安御街之上后便已经深深埋下,只是如今皇帝为了学习宋廷的文化,以及整治中原,不愿与宋廷闹的太僵,以免让中原百姓再升起复宋之心。

    “但在这之前,咱们是不是当该榨干他的价值呢?武州在我大金手里已有近百年,自是不怕他在武州、儒州暗中搞出什么动静来,何况还有野蛮、凶残的鞑靼人,想必若是到了武州,叶青能够面对野蛮凶残的鞑靼人,吓得不尿裤子就已经算是有胆识了吧?”张玄素开始看轻叶青,毕竟经过乞石烈志宁对叶青的分析,以及叶青的年轻和早晚必死的原因上,叶青如今在他们眼里,也就如同活死人一样的存在了。

    “凡事不可不防,此人虽然年轻,但向来神鬼莫测。”乞石烈志宁惆怅的叹口气,脑海中不由的浮起,当日在燕京城楼上,举起那奇怪的东西对着自己,露出森然笑容的叶青来。

    想了下对张玄素说道:“明日此事儿由你在陛下面前提及,毕竟你是我朝户部尚书,老夫还是只禀奏与叶青相见一事儿,下朝之后,想必陛下会留我问话,到时候老夫再详细向陛下说起此事儿。”

    “好,下官遵命。”张玄素笑着举起茶壶,给神态微微放松了一些的乞石烈志宁说道。

    另外一边,从乞石烈志宁府里走出来的叶青三人,站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之上左顾右盼,人生地不熟之下,平时连个其他的消遣也没有,三人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在燕京城转来转去。

    许庆跟赵乞儿虽然没有跟叶青等人坐在石桌前,但叶青跟乞石烈志宁的谈话,他们在不远处,自然也是听的一清二楚,此时走在大街之上,许庆跟赵乞儿则是时不时、欲言又止的望向神态轻松的叶青。

    “我脸上有花儿还是怎么着?”叶青早就发现了两人的异样,但没想到两人还挺能憋,半天了竟然是没有一个人出声。

    其实他并不知道,这个时候不论是许庆跟还是赵乞儿,对于他的信任已经达到了毫无怀疑的地步,哪怕叶青这个时候突然想不开了,要带着一百人杀进金人皇宫去,赵乞儿跟许庆也会二话不说的跟随着杀进去。

    即便是他们心里有着太多的问号跟疑惑,但他们也绝不会让自己的行动,被心里头的疑惑所束缚。

    “嘿嘿……没……没有花儿,不过就是看你挺轻松啊,你说你这样给金人出这么好的发财主意,等咱们回到临安后,若是此事儿传到朝中那些人的耳朵里,会不会说你是里通外国的叛徒啊?”许庆小心翼翼的斟酌了半天的言辞,但最后说出来的时候,还是刺耳的很。

    “放……算了,我是文明人,不应该说粗话。”叶青没好气的看了眼竖着耳朵的赵乞儿,呵呵笑着道:“山人自有妙计,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为啥我要这样做了。不过话说回来,这确实是一个人让金人发财的大好机会,就如同一座取之不尽的金矿一样,估计金人能幸福死。”

    “就不能透露一些?我这里心里跟猫挠似的,太好奇了。”赵乞儿看着叶青说道。

    叶青看着那燕京城的城门口,歪着头想了下后说道:“好吧,那我就告诉你们好了。”

    “多谢都头、多谢少卿。”赵乞儿跟许庆立刻眉开眼笑的拱手谢道。

    他们并不是怀疑叶青真的会里通外国,而是心中确实很好奇,叶青如此成人之美,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他们丝毫看不出,叶青有利用金人的哪怕一丁点儿的迹象来,只看到了叶青给了金人一座大金矿。

    “你说若是你两都是穷的喝风的邻居,但是突然有一天,在你们两家的门口发现了一个聚宝盆,那聚宝盆的位置呢,靠向你赵乞儿家一些,许庆每天出来进去呢,都能看到你赵乞儿从聚宝盆里拿着银子去吃喝玩乐,而且还时不时的把你许庆叫过来帮忙往家里运银子,而后只是给许庆一点儿辛苦钱。许庆你愿意一直这么下去吗?”叶青站在城门口不远处,四下里看了看,而后干脆直接在城门口一家小酒馆内坐下问道。

    “这……我恐怕不愿意,要是赵乞儿他不送我一点儿的话,而我跟他只是邻居的话,我……我恐怕不会明着抢,但肯定会趁他不在家的时候,暗着偷的。”许庆想了很久,看了一眼赵乞儿说道。

    赵乞儿也在琢磨着,当许庆说完后,立刻接话道:“我都那么有钱了,肯定是要找人看着了,防止你许庆来偷了,何况我又不是小气之人,平日里自然还是会资助你一些的,来防止你偷抢的。”

    “嗯,短时间内或许你们两人会和气生财,但若是许庆看着你娶妻纳妾、夜夜笙歌的话,说不准时间一长,就想要霸占那聚宝盆了。人啊,最难以满足的就是*,最难以琢磨的也是*,*能让一个胆小之人变成亡命之徒,*也能让一个人变得自私自利。所以天天在草原上喝西北风的鞑靼人,他们会一直满足于看着金人从聚宝盆里取钱吗?一开始或许会,但若是时日一久,谁敢保证呢?说不准鞑靼人就会起了歹心,想要把那聚宝盆占为己有呢。”叶青压低着声音说道。

    午后的燕京城内,不像是临安城那般悠然、闲适,所以不大的酒馆内,此时也并没有多少客人。

    相比较于临安城时不时能够看到高鼻梁、深眼窝的外国人,燕京城内,能够看到的也只有宋人服饰的金人,或者是金人服饰的宋人,或是混搭的宋人跟金人。

    即便是大姑娘或者是小媳妇、翩翩公子还是风流儒生,如今他们的打扮都在不伦不类之间,向着宋人的风格慢慢转变、学习着。

    赵乞儿跟许庆听完叶青的话后,不由的有些面面相觑,叶青这一招太狠了啊,看似在为金人着想,但实际上是给金人的后院招了一窝贼啊。

    鞑靼人即然如他们说的那般野蛮、凶残的话,那么若是知道了金人有一个聚宝盆,那自然是万万不肯放过的,或许近几年他们不敢起觊觎之心,但若是如同叶青所言那样,一旦*升起后,难保他们不会眼红金人的财源滚滚,而后想要把武州、儒州占为己有不是?

    “但……但这对我大宋的好处很大吗?”许庆纳闷道。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叶青神秘莫测的一笑,而后举起酒碗喝了一杯后,看着赵乞儿道:“算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明日你便出城前往渝关,泼李三改走水路,估计也该到了,你别晚了那是最好了。”

    “嗯,明日一早,城门一开我便出发。”赵乞儿毫无异议的答应道。

    (ps:晚上就一章了,我发现要是改成早上更新,这样即便是我加班回来晚,要是熬熬夜,还能争取到早上更新个一章两章的,所以我试试以后能不能就改成早上更新。这样一来,好像咱们就不用打架了,对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