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进化的虫子〕〔黄泉阴司〕〔全球影帝〕〔焚天路〕〔都市之仙帝归来〕〔大英公务员〕〔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盖世战神萧破天〕〔小妻太娇嫩,枭爷〕〔隐婚总裁:女人,〕〔聂先生又苏又撩〕〔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神医佳婿〕〔鉴宝黄金指〕〔近身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三百九十章 请客
    武州乃是张家口一带,而儒州则是延庆一带,这两个地方,上一世的人都知道,家里有矿这句话的威慑力有多大,所以把这两座矿告知金人,对于叶青以及宋廷来说,都是百利无一害。

    而叶青显然不会就此就罢手的,武州、儒州必然是金人以后要严加防范的地方,但燕云十六州出产煤炭的,却并不止这两州不是?

    所以叶青即然可以把武州、儒州的储藏告诉金人,并给予金人在技术上的支持,那么也就可以把云州,也就是大同这一个举世皆知的大矿告知鞑靼人不是?

    不管是克烈部,还是成吉思汗所在的部落,还是谁的部落,叶青很乐意他们都知道:云州同样藏着大量的,能够赚取财富的黑石。

    五代后梁乾化年间,渝关为契丹所取,薛居正曾言:“渝关三面皆海,北连陆。自渝关北至进牛口,旧置八防御兵,募士兵守之,契丹不敢轻入。及晋王李存勖取幽州,使周德威为节度使,德威恃勇,不修边备,遂失渝关之险。契丹刍牧于营、平二州间,大为边患。”

    渝关,也就是后世的山海关,关内关外的分界线。

    而赵乞儿所要去的地方便是渝关不远的戴河,泼李三在北上至扬州后,便被叶青留在了扬州,除了勘查市舶司一事儿外,便是带皇城司更多的人,从四面八方开始慢慢往幽州渗透,而后连同董晁,最终在燕云十六州内,布下众多的南宋皇城司的眼线与探子。

    叶青有时候自己都有些怀疑,自己如此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难道真是为了单纯的保命?是为了防止跟赵构彻底闹翻以后,自己能够在这天底下有一片容身之地?还是说……他内心里深藏着的,让他都感到震惊跟疯狂的想法呢?

    连着三天的时间里,叶青并没有等到乞石烈志宁的招呼,也没有等到他让自己面见他们皇帝的消息。

    当然,叶青也不着急,他心里同样是很清楚,来到大金之后,即便是自己身为宋廷使臣,想要见大金的皇帝也不是那么好见,毕竟,连乞石烈志宁自己想见一面都费劲。

    如此也可以想象,当初魏杞、虞允文他们出使金国时,都受到了金人的多少冷落跟讽刺。

    不过即便是无法见到金国的皇帝,叶青在再次与许庆前往西山的时候,倒是碰见了完颜雍的一位儿子:卫绍王完颜允济,不过他更多在意的是,陪同在完颜允济旁边的两个人,同样是姓完颜,一个叫完颜任,一个叫完颜斜,正是他此次北上出使金国的另外一个差事儿。

    那就是替赵构除掉心头之患,不论是民间,还是乞石烈志宁在离开临安前,告知赵构的,完颜任跟完颜斜,乃是太师完颜宗贤与赵构之母韦贵妃所生,与赵构同母异父的两个弟弟。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可真是。”叶青站在远处,远远观望着金人贵族们一个个在日落时分下山而去,而他与许庆,则是在人家走远之后,才缓缓往山下走去。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夕阳余晖之下,影子被拉长在地面上,叶青一路上一直在思索着,乞石烈志宁为何要把完颜任跟完颜斜乃是韦贵妃所生一事儿,毫无保留的告诉赵构呢?

    难道就真的只是单单为了羞辱赵构?若是那样的话,他完全可以在离开临安之时,漫天嚷嚷才对不是?

    如此一来,不光是赵构一个人会知道,估计不出半日,整个临安城都会知道,韦贵妃在金国与完颜宗贤育有两子,一个叫完颜任、一个叫完颜斜才对啊。

    甚至还可以把柔福帝姬,当初跟韦贵妃共事一夫于完颜宗贤的事情抖落出来。

    把韦贵妃刚一回到临安,立刻就认定柔福帝姬是假的事情,是因为韦贵妃怕柔福帝姬,暴露了她们二人在金国共事一夫的丑事,被天下人知道,所以才灭口柔福帝姬啊。

    多么的合情合理理由跟动机,更何况这些都是曾经发生的事实不是?

    但为何乞石烈志宁却没有选择如此做,而是单单只偷偷的告诉了赵构?跟赵构关系好,所以为赵构着想,怕天下人都知道后,赵构的脸面挂不住?

    显然这并非是事情的真相,显然乞石烈志宁有着他自己不知道的秘密跟动机才对,要不然乞石烈志宁不至于兜这么大一个圈子才对。

    等待关闭的燕京城城门的金兵,看着叶青跟许庆二人端坐在马背之上,不慌不忙的往城门口晃悠,对于已经关了大半扇的城门口,一点儿也不着急,就像是知道自己会等他似的。

    于是连番对着悠然自得、晃晃悠悠的叶青跟许庆吼骂了几声,看着两人终于策马往前跑了过来,这才冷着一张不耐烦的脸,等着叶青两人骑着马钻进了城内。

    即便是叶青跟许庆已经进城往里头走去,关城门的金兵依然是对叶青跟许庆二人的背影骂骂咧咧,心头之间还带着一丝,嫌叶青二人行动过于缓慢的愤怒。

    叶青跟许庆懒得理会金兵在身后的怒骂,因为在不远处,乞石烈志宁的轿子就停在前面,而在轿子的后面,则是快要消失不见的卫绍王完颜允济,以及完颜任跟完颜斜等一行人。

    轿帘掀起,露出乞石烈志宁那略带儒雅的面庞,仰头看着骑在马背上的叶青,毫不在意叶青自上而下那有些无理的视线打量,笑着说道:“叶大人有空吗?若是有空,不妨陪老夫喝上几杯如何?”

    “那得看石大人有没有诚意了,太次的地方我可没有心情奉陪。”叶青双肘拄着马鞍,看着一脸笑容,想必心情不错的乞石烈志宁说道。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就冲叶大人这首从西山回城之时,作的这十分应景的词,老夫都得请叶大人喝上几杯好酒不是?”乞石烈志宁也不纠正叶青对自己石大人的称呼,在他看来,自己前往临安时,用的那石烈志的名字,还是挺好听的。

    “竟然派人跟踪我,堂堂一个国相,竟也行如此让人所不齿之事儿啊。”叶青云淡风轻的说道,而后示意许庆先自己回去吧。

    “你我彼此彼此。”轿夫抬着轿子,乞石烈志宁一直单手掀着轿帘,看着叶青继续说道:“老夫在临安时,不管是每次前往汤思退的府里,还是在驿馆里头,叶大人也没有少监视老夫吧?估计老夫一日三餐,什么时候休息,你叶大人都掌握的清清楚楚不是?”

    “我可没有那个窥探他人*的嗜好,例行公事罢了。跟石大人今日一样,例行公事。”叶青毫不脸红的给自己开脱着,同样,也并没有在意乞石烈志宁对于自己的跟踪。

    轿子里的乞石烈志宁,看着马背上言语洒脱的叶青,不由朗声笑了几声,而后才道:“叶大人看来今日游西山收获颇丰啊,要不然的话,怎么会有如此的好心情呢?”

    “要不是看石大人您上了岁数了,我还真想跟你喝你们金国的烈酒,喝个一醉方休来。”叶青跳下马背,跟着下轿后的乞石烈志宁,往那明显是模仿宋廷建筑风格的酒楼里头走去。

    不论是外面朱红色大门窗棱,还是里面的陈设布置,除了一些地方还保留着金人的传统审美风格之外,其余地方都是大量的效仿了临安涌金楼的风格。

    所以刚一随乞石烈志宁踏入这酒楼的叶青,多少有些恍惚,若不是一些地方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他都要恍惚之间,以为一步就跨回到了临安城的涌金楼里呢。

    “老夫不胜酒力,但不代表就没有人陪叶大人了,这里的姑娘可都是练就了千杯不醉的本领。虽然姿容比不得你临安那般小家碧玉、娇小柔弱,处处透着一股我见犹怜的媚态,但论起身段高挑……。”乞石烈志宁呵呵笑着说道。

    “今日石大人专门请我喝酒,我想要是有姑娘在的话,石大人怕是也不痛快吧?还是免了吧,只要能喂饱肚子就行,风花雪月之事儿,以后有的是机会。”叶青打断乞石烈志宁的话道。

    随着乞石烈志宁踏入这家应是燕京城最好的酒楼,酒楼里的掌柜的就如同见到了亲爹一样,双膝跟腰从见到乞石烈志宁后,就从来没有站直过一次。

    一直在旁小心翼翼的陪着笑容,直到亲自带着乞石烈志宁跟叶青进入一间幽静的房间,而后正准备吆喝楼里的姑娘时,也不知道是乞石烈志宁认同了叶青的说辞,还是说他今日请叶青喝酒,真的不适宜有旁人在,便随意的挥手制止了那掌柜吆喝姑娘。

    只是随意的点了几道菜,要了一壶酒,而后便让掌柜的出去,并告知任何人都不得进来打扰。

    随着掌柜的离去,跟着乞石烈志宁一同前来的护卫,立刻就如同门神似的,凶神恶煞的守卫在门口,脸上写满了生人勿靠近的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穿越八年才出道〕〔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