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辰唐楚楚〕〔秦城苏婉〕〔龙象〕〔上门狂婿〕〔霸道王爷俏医妃〕〔戚瑜桐燕翊辰〕〔偏执霸总的罪妻〕〔盛世红妆倾天下戚〕〔最强药王〕〔都市逍遥医神〕〔罪妻凌依然〕〔慕少的千亿狂妻〕〔修罗剑神〕〔深空彼岸〕〔易瑾离凌依然结局〕〔武映三千道〕〔洛诗涵战寒爵〕〔修罗丹帝〕〔武神纪元〕〔弃婿归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三百九十四章 误会
    叶青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并没有等到乞石烈志宁给他是否能够见到金国皇帝完颜雍的消息,倒是等来了两个,跟随泼李三从渝关一同过来的神秘人。

    一大批人随着商队进入了北地,打着市舶司蒲家的旗号,而后最起码有七八百人,在市舶司蒲家的商船南下时,留在了渝关等地,开始慢慢的向燕京等十六州的方向蔓延。

    董晁手底下的人,对于叶青来说,经过在泗州皇城司的锻炼后,如今正是最为合适的刀刃。

    所以接下来的时间里,泼李三依然还会打着市舶司的旗号,往真正的金人地盘送人过来,如此一来,也可以让原本充斥在皇城司的两千人,能够物尽其用。

    董晁也不会一直是一个光杆司令,靠着原本的十几二十来人,在燕云十六州如同孤魂野鬼般的晃荡了。

    有时候绞尽脑汁、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辛苦得到的东西并不见得好用,但相反,有时候无意为之而得到的东西,虽然不甚起眼、不甚明贵,但用起来的时候,却是最为顺手的,也是最为放心的。

    叶青就不得不感叹自己的贵人李清照,若不是她在北地资助着董晁这三五千人,叶青这一趟出使金国,就真的成了例行公事般的出使,就不会干如此多比出使金国更有意义的事情了。

    两千多人近三千人被叶青撒网捕鱼般的撒在了燕云十六州的角角落落,他相信有一天,这些人会跟草原上随老刘头受苦受难的少年一样,最终成为自己与赵构闹翻后,能够保全性命、还能够拥有一席之地的神秘中坚力量。

    赵乞儿原本想要介绍眼前的两人给叶青认识,但眼前那一个约莫四十上下,一个约莫比前一个大上几岁的中年汉子,伸手制止了赵乞儿的介绍。

    随着赵乞儿离开房间,把房间让给叶青三人后,那两人则是看着叶青露出感激的微笑,而后一同行礼道:“在下岳震、岳霆见过叶少卿,多谢少卿为家父报仇雪恨,除掉了奸臣汤思退。”

    “你……你们……?”叶青听到两人的名字,差点儿从椅子上掉下来,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两人,喃喃道:“你……你们真是岳武穆之后人?”

    两人对望一眼,而后同时含笑答道:“不错,如假包换。”

    岳震看着神色依然震惊的叶青,笑了下继续说道:“若家父不是岳飞,泼李三跟赵乞儿又岂会事先不跟少卿打招呼,便把我兄弟二人接过来见少卿。”

    “难怪。”叶青看着忠良之后的岳震跟岳霆,这才想起当初在扬州时,泼李三那欲言又止,最后告诉自己,等到了北地,会给自己一个惊喜的意思。

    原来是早有准备啊,不过看起来也不像是太早,应该是在汤思退死后,泼李三等人才跟眼前的岳震、岳霆联系上的吧?

    对于眼前两人的年龄他并不是很吃惊,两人是属于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同是岳飞后妻李娃所生,据赵乞儿之前所讲,在岳飞遇害之时,岳震跟岳霆兄弟二人,一个不过七岁之龄,一个更是不过才三岁而已。

    “今日能够在此见到两位忠良之后,叶青真是三生有幸。不知道二位来到北地可是有什么要事儿?是否有需要在下帮忙的地方,不妨直言,只要在下……。”叶青请两人坐下后,公式化的说道。

    两人再次互望一眼,而后还是有岳震开口道:“前些时日家母一直病重,四处苦求良医终是不见好转,便知怕是时日无多。而家母自家父遇害之后,一直对仇人念念不忘,随着秦桧死去之后,便每日希望汤思退也能够被定罪。不曾想,就在家母病逝的前一天,我们兄弟二人便听到了少卿与汤思退一事儿。”

    “朝堂之事儿,并非是因为……。”叶青愣了愣,难不成这样自己就算是岳家的恩人了不成。

    “少卿不必过谦,虽然是朝堂之事儿,但家父当年不也是朝堂之争而后被秦桧谋害?所以当家母得知汤思退已死后,在第二日便安然离去。我兄弟二人在处理了一些家事后,便开始寻找当年家父当年的旧部,皇天不负苦心人,终究还是让我们在父亲坟前苦守七日后,看到了泼李三等人。所以今日我们兄弟二人来此,便是投奔少卿而来。”岳霆看着叶青,坚定的点头说道。

    叶青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岳震与岳霆的话,而是脸上带着随和的笑意,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兄弟二人。

    “怕是要让二位失望了,在下乃是宋廷臣子,非是一方诸侯,更不是朝廷恩准的有开府仪同三司之权者,二位若是说来北地为叶青而来,叶青实在是担当不起。何况……若是我没有记错,两位如今一位是朝奉大夫,一位是修武郎,这投奔二字,叶青更是不敢担当。”叶青看着二人,脸上带着随和的微笑,但语气却是不容置疑的直接回绝道。

    岳震跟岳霆俱是一愣,不由想起了当初见到泼李三、赵乞儿等人时,当他们兄弟二人把自己的意思说出来后,赵乞儿、泼李三等人神色的凝重模样儿来。

    依稀还记得,泼李三面色为难之间,最终告诉他们兄弟二人的话语:“我只能保证为你们引荐到少卿面前,但少卿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会如何处置,我等无法给予保证。”

    此时他们兄弟二人才明白当初赵乞儿等人的话语到底是什么意思,原本还以为是赵乞儿他们不愿意把话说的太死,免得以后大家难堪。

    现在看来,自己兄弟二人贸然投奔,好像倒是给眼前的叶少卿,添加了一些麻烦。

    “我兄弟二人不为别的,只为抗金。少卿大可放心,泼李三等人是家父旧部,并非是我兄弟二人……。”岳震皱了皱眉头,还是有些坚持的说道。

    “朝散大夫过滤了,不论是泼李三还是赵乞儿,我都相信他们对上官的忠诚,但话说回来,不论是我还是泼李三,或者是赵乞儿等人,甚至包括二位,都乃是我大宋朝廷的臣子。朝廷即然已经给了二位朝散大夫、修武郎之官位,那么叶青若是在给予差遣……岂不是违背了朝廷之意?叶青不过是大理寺一小小少卿,非是王侯将相,所以还请二位多多担待才是。”叶青的态度依然很坚决。

    这并不是他信不过此二人,而是因为此二人乃是岳飞之后,不管是跟金人有仇,还是跟赵构、朝廷有怨,都不是现在的自己能够给予什么帮助的时候。

    自己如今都快要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这北上南下的到底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能够活着?

    自己没有他们收复失地那么崇高的理想,也没有对金人、或者是宋廷多大的恨跟怒,自己的来回奔走、夹缝之中求生,只是为了在穿越过来后,能够平平安安的度过一生,而不是想要继续再深入的卷入到历史河流的是非之中。

    虽然他已经身不由己的卷入到了两国的权力漩涡中心,但他多少还有一些自信,相信自己能够从两国的权力斗争之中全身而退。

    但岳震跟岳霆不一样,他们在感情上对宋、对金都有不一样的看法跟恩怨,若是招揽他们进入自己的圈子,先不说争权夺利之事儿,先不说赵乞儿、泼李三等人之事儿。

    就是唯独岳震跟岳霆这番感情用事的行为,不管他们对宋廷是忠还是奸,对金国是恨还是愤,叶青都不相信,自己以后可以如臂使指般的跟他们共事。

    毕竟,他们跟赵乞儿等人还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的。

    “二位不妨就现在这驿馆住下,平日里金人也不会过来的,但若是上街的话,还是小心为妙,毕竟这里是金人的都城。等过的几日,在泼李三下次过来渝关之时,二位再跟着回去便是了。”叶青说完后便起身往外走去,根本不给岳震跟岳霆说话的机会。

    走出房间的叶青,脸色有原本的随和,一下子变得如同掉进了万年冰酷一样的寒冷,一双眼睛透着凌厉的杀气,如同草原上无情冷酷的野狼一般,随着从楼梯口的拐角处拐过去后,赵乞儿的身形刚刚闪过,叶青一拳便打在了赵乞儿的下巴处。

    楼梯之间瞬间传来一阵响动,滚落到楼梯拐角的赵乞儿,还不等站起来,就被叶青一脚踩在了脖子处。

    看着赵乞儿的半边脸紧紧贴着楼梯的地面,叶青踩在赵乞儿脖子上的脚纹丝不动,而后缓缓蹲下身子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目的,但我告诉你,再特么的胡乱行事,你特么的小命也得搭在这里,别特么的连累老子!立刻用最快的密信通知武判,拿下泼李三,在我有命回到临安之前,一直监押不放!”

    “都头…… 不是你想的那样儿…… 咳咳…… 他们…… 他们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渝关头一批人,他们还以为都是商贾跟金人,因为我们给他们做了装扮,进入北地的,并不都是我们宋人,而是有些穿着宋服,一些穿着金人服饰下的船。他们二人,对于这些并不知晓。”赵乞儿的三角眼带着一丝的自责跟愧疚,随着叶青踩在脖子上的脚松了下来,才能畅快的把话说完。

    但即便是叶青的脚已经离开了他的脖子,赵乞儿依然还是脸颊贴着地面,挑着眼珠子、一动不动的看着居高临下的叶青。

    “都头你误会了,我们几个人只是念及旧情,所以才不忍拒绝他们兄弟二人的请求…… 。”

    “尽快送走,老子还不想死在金国!”叶青头也不回的往楼下走去,留下那依然还趴在地上的赵乞儿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