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帝狂妃:鬼王的〕〔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武映三千道〕〔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我成了商朝纣王〕〔除纣无人皇〕〔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神话之我在商朝当〕〔都市古仙医〕〔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仙尊归来〕〔没钱上大学的我只〕〔龙婿叶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四百零七章 交易
    临安城内,月影西斜的太子府内依然是灯火通明,灭了灯之后又再亮起烛光的太子寝殿内,李凤娘用力的洗刷着身体上的汗水,足足小半个时辰之后,李凤娘才在宫女的服侍下,给傲人的娇躯披上了宽松的衣衫。

    李凤娘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如此了,她从来没有想到过,叶青那条疯狗,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是无时无刻的钻进了她的心扉最深处。

    即便是与太子行夫妻之事时,李凤娘已经好几次恍惚之间,差些喊出叶青那条疯狗的名字。

    每每身体在*之中颤抖之时,出嫁那日在叶青面前裸露着娇躯的画面,就会自动的浮现在她的脑海里,或者是叶青新婚之日之时,突然之间对着她的臀部那重重的每一巴掌,仿佛都能够在她与太子行夫妻之事时,让她立刻登上那飘飘欲仙的极乐世界。

    她讨厌这种感觉,讨厌在与一个男人亲热时,脑海里却出现的是另外一个,自己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的男人。

    但她又极为迷恋那种如同偷情似的快感,每当太子压在她的娇躯上时,她却在紧要关头,恨不得压在她娇躯之上喘着粗气的是那条疯狗,而不是太子。

    “什么事儿?”李凤娘看了一眼那床上沉沉睡去的太子,看着自己新调来的宫女竹叶儿俏生生走过来,有些深沉的问道。

    “皇城司有人求见您。”竹叶儿低声说道。

    李凤娘深深的吸口气,高耸的胸口跟着划出一道弧线,缓步走向外厅才问道:“可是一个姓莫的少年?”

    “回太子妃,是。”竹叶儿回道。

    “让他在偏厅等本宫,本宫这就过去。”李凤娘点点头说道。

    看着竹叶儿离开的背影,李凤娘心头则是更加的惆怅,以及愤恨那远在燕京的那条疯狗叶青。

    如同这竹叶儿的名字一样,李凤娘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竟鬼使神差的就给那宫女改名为叶儿。

    但随即想想又不妥,深怕这名字会让人觉得跟那条疯狗有关系,于是她又在这名字的前头加了个竹字,如此一来,李凤娘便有些做贼心虚的认为,应该不会有人认为这宫女的名字跟那条疯狗有关系了吧?

    “殿下何不多睡一会儿?”听到身后浅浅的脚步声,李凤娘那原本神色惆怅的脸蛋儿,在转身的同时,立刻换上了那让男子神魂颠倒的妩媚笑容,对着太子赵惇温柔的说道。

    赵惇笑了笑,眼神炙热的看着刚刚沐浴完毕,如同出水芙蓉般的李凤娘,伸手拉起李凤娘的一只手抚摸着,说道:“孤一摸枕边少了凤娘,又如何能睡得着?”

    强忍着想要抽回手的冲动,李凤娘妩媚一笑,主动把身体贴近了赵惇,温柔道:“妾身只是觉得胸口有些闷,所以就想着起来走动走动,不曾想倒是惊扰了殿下。”

    “对了,刚才听见那竹叶儿说……。”赵惇看着门口,一手抚摸着李凤娘圆润的肩膀说道。

    “嗯,妾身去看看,皇城司里头的那个少年说是找妾身有些事儿。”李凤娘目光温柔而又坦诚,看着赵惇说道。

    “凤娘放心,明日我见父皇的时候,定在父皇跟前上一道弹劾那叶青的奏章,就算是不能让他罢官,也要让他知道,不识好歹、把我赵惇的太子妃的恩赐当驴肝肺的下场。”赵惇脸色一冷,立刻搂着顺势抱着他的李凤娘说道。

    “殿下不可,那叶青新婚之日虽然没把妾身的恩赐当回事儿,更没有亲自登府谢恩,不过妾身又岂是与他一个皇城司统领计较之人?那样子的话,妾身岂不是显得太小气了?”李凤娘温柔的说道,而后神色稍显黯淡,长长的叹了口气。

    “可……你不是说那叶青无礼的很吗?那日孤与你给他道贺,你备了如此隆重的厚礼,他竟然都不知道谢恩,此等不知言谢的臣子,难道不该……。”赵惇有些莫名,他可清楚记得,当日李凤娘从叶青府里回来时,冰冷着一张脸,一身的怒气让整个太子府仿佛都跟着在紧张的颤抖。

    “这还不是妾身人微言轻的结果?那皇城司眼里只有太上皇跟父皇,又岂会把妾身一个小小的太子妃放在眼里?看看人家对母后的恭敬态度,再看看对妾身的态度,殿下还不明白吗?若是妾身成为了皇后,那叶青又怎么会敢如此慢待妾身?”李凤娘懊恼无奈的说道。

    “唉……这……不过凤娘放心,皇后之位,以后必然是你的,等孤继了我赵宋江山的皇位,第一件事儿就是立你为母仪天下的皇后,到了那时候,看他叶青还敢不敢慢怠你。”赵惇也叹口气,随即安慰着李凤娘道。

    “嘘……。”李凤娘纤细白嫩的食指压在了赵惇唇上,而后风情妩媚的娇嗔道:“殿下切莫说这些大逆不道之言,如今父皇正值春秋鼎盛之时,怎么做如此之想?”

    “是啊,父皇如今正值春秋鼎盛之时,等到父皇老了该禅位给我的时候,怕是我也老了都。”赵惇的理解确实是跟常人有些区别,不过这样的感叹,却是李凤娘求之不得的。

    在李凤娘看来,若想要剁碎叶青那条疯狗,自己就只有越快当上皇后才行。

    于是看着赵惇感慨的样子,惆怅道:“到了那时候,等殿下继承了皇位,怕是妾身也已经老了,说不准殿下就会因为妾身没了姿色,而改立其他狐媚子为我大宋的皇后了。”

    “怎么会?我可以向凤娘保证……。”赵惇一边说,一边另外一只手开始往李凤娘的胸口攀去,眼中那炙热的光芒同样是越来越盛。

    “对了殿下,妾身一跟殿下说起话来差些忘了正事儿。皇城司里头那少年还在等着向妾身禀奏呢,也说不准是那叶青知道自己犯错了,特意派人来向妾身请罪的呢。”李凤娘抓住赵惇伸向胸口的手,脑海里再次浮现出了叶青那带着邪魅、阴森笑意的脸庞。

    “好吧,那你快去快回,孤在房间等你。”赵惇愣了下说道:“告诉皇城司的人,让他们转告叶青,若是再敢对孤的太子妃不敬,等孤登基为帝后,第一个就饶不了他叶青!”

    李凤娘从赵惇的怀中挣脱,一脸感激的说道:“殿下对妾身真好,多谢殿下为妾身主持公道。”

    墨小宝坐在太子府的偏厅里头,看着窗外的人影闪动后,急忙整理了下自己身上的衣衫,恭敬的站在宫女的旁边,等候着李凤娘进来。

    “末将见过太子妃。”墨小宝在看到李凤娘的霎那间,立刻低头行礼道。

    自叶青临行之前交代他之后,墨小宝就一直把太子妃李凤娘当成了蛇蝎美人,不管是在言谈举止还是在礼仪之上,墨小宝都做的是极为的谨慎小心,尽力不让李凤娘抓住他什么把柄做文章。

    李凤娘瞟了一眼墨小宝,而后挥挥手示意宫女等先退下,自己在主位上坐下后,看着那对自己行礼后,一直侧着身子一动不动的墨小宝,这才懒懒道:“是叶青让你来的,还是皇城司派你来的?”

    “回太子妃,是叶少卿临行之前亲自交代的,所以末将办完差事儿后,一刻也不敢耽误便来求见太子妃,还望太子妃见谅末将深夜打扰了太子妃休息。”墨小宝转动脚步,对着李凤娘恭敬说道。

    “叶少卿?呵,看来连他也知道自己那皇城司统领的名声不好听,便让你们统统喊他叶统领是吧?难得他也知道要脸面。说吧,何事儿?”李凤娘毫不放过一丝讥讽叶青的机会,哪怕是叶青不在跟前,只是叶青的一个属下在旁,她都忍不住想要讥讽两句。

    “是,太子妃。前些日子您交代少卿之事儿,如今第一批已经出手,今日末将过来,是按照少卿的意思,把账簿等给太子妃送过来,请太子妃过目的。”墨小宝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掏出一本账簿跟一个钱袋,一同递给了跟着李凤娘进来后,一直站在身边的宫女。

    从宫女手里结果账簿,李凤娘对此压根儿不感兴趣,她最想知道的是,叶青答应自己的事情,在这都过去好几个月后,到底给自己带来了什么样儿的惊喜跟收益。

    走马观花的随意翻了翻那看不太懂的账簿后,便把账簿交给了宫女,而后接过那绣着竹叶儿的钱袋。

    之所以钱带上绣着竹叶儿,则是她与叶青之间的暗号,以防有人从中作梗,拿着其他式样的钱袋或者是直接拿银票来试探他们,从而使得事情败露。

    所以就连李凤娘都不得不佩服叶青的胆大跟心细,在她看来,想必不会有一个人,会猜测或者是看出来,自己跟叶青之间的暗号,便是那钱袋之上众目睽睽的竹叶儿吧?

    数了一遍银票后的李凤娘,有些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跟难以相信,不由的再次确认的数了一遍,确定数目无误后,这才抬起头看着墨小宝,语气有些激动的说道:“他还说了什么?这是第一批的数目?你确定?”

    “回太子妃,末将不敢欺瞒太子妃,确实是第一批的数目,若是太子妃不信,可以仔细的清查账目。少卿说了,第一次还是小心一些为好,以后会慢慢变得越来越多的。”墨小宝语气平静的说道。

    “你知道准确的数目?”李凤娘心里很好奇、很震惊,这个数目可是就连她都感到不可思议、难以相信的。难道眼前这个叶青的属下,一点儿也不震惊这么大一笔数目的银票?

    “此事儿只有您跟少卿二人知晓。”墨小宝按照叶青的意思,撒了个谎道。

    而后便看见,李凤娘刚才有些紧张的表情,一下子变得轻松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