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钢铁蒸汽与火焰〕〔逍遥侯〕〔小阁老〕〔王妃,王爷又来求〕〔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我的极品美女总裁〕〔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娱乐超级奶爸〕〔横扫晚清的无敌舰〕〔妖女哪里逃〕〔近战狂兵〕〔重生之狂暴火法〕〔慕少的千亿狂妻〕〔快穿之大佬又疯了〕〔萧天爱燕王〕〔最初进化〕〔影帝偏要住我家〕〔神兽召唤师〕〔白卿言萧容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四百零九章 与子同行
    看着叶青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乞石烈志宁跟张玄素气的胡子直往上翘。

    也不知道完颜雍跟他的孙子完颜璟都说了一些什么,总之完颜璟对叶青的态度是极为的恭敬,驿馆门口躬身行礼请一副“小人相”的叶青先行上了他金源郡王的马车,而后这才在乞石烈志宁跟张玄素的行礼下,完颜璟快速的登上了马车。

    乞石烈志宁跟张玄素看着金源郡王上了马车,刚刚直起的腰身还未来得及转身,就看见那小人得志的叶青掀开车帘,一脸欠揍德行的说道:“不必行这些繁冗礼节了,外面怪冷的,快上自己的马车吧。”

    “叶青你……你个小人你!”乞石烈志宁气的手指叶青沉声道。

    “你给我等着。”张玄素站在乞石烈志宁的一旁,如同喽啰一样在旁边为其站脚助威。

    “哟?两位大人大清早的这么大火气?怎么?贵国陛下跟太子,还有小郡王如此礼遇我,你们心里不舒服,吃醋了?”车帘内,乞石烈志宁跟张玄素看的一清二楚,小郡王竟然正亲自给那小人得志的叶青背后,垫放了一块儿软垫。

    “你……不可理喻!”转身往后面自己的马车走去时,乞石烈志宁气的脚下一踉跄差些还摔倒在地。

    乞石烈志宁如此有些狼狈不堪的情形,更是引来叶青放肆的嘲笑声,甚至其中还能隐约听到一丝小郡王附和的笑声。

    随着足足五六百人的队伍开始从驿馆门口出发,马车里的叶青也渐渐的止住了脸上的笑意,开始与小郡王完颜璟,说着一些自己对繁冗礼节的看法。

    总之,在完颜璟的心中,原本高于一切的礼,但在叶青的眼里却是狗屁不是,于是在马车出城不远后,完颜璟幼小的心灵中,那高于一切的礼节已经因为叶青的言语,在其心中开始变得支离破碎。

    完颜璟毕竟还是介乎于少年与孩童之间的心性,加上如今身边又没有了人来监管他,而且还是被自己的父亲跟皇爷爷,把他等于是强塞给了一个言行举止极为不靠谱的宋人,所以不多的时间过后,完颜璟少年孩童心性便展露无遗。

    马车里的完颜璟不再像刚上车那般坐姿端正,而是也开始学着叶青,浑身上下仿佛没有骨头似的,懒洋洋的靠在背后的软垫之上,随着马车的颠簸而跟着摇晃着身体。

    原本颇有少年老成、如同小大人一样的完颜璟,也跟他头一次可以如此放松、自由的出门有关,所以整个人身上也开始恢复了那这个年龄该有的灵动跟活泼。

    看着完颜璟时不时掀开车帘,兴致勃勃、一副新奇样子的望向官道两旁风景,叶青任由脑袋靠着车厢随着马车的颠簸晃荡着,懒懒道:“是不是不经常出来?”

    “嗯。每次出来身边都会有父亲或者是皇爷爷在,璟儿也不敢像今日这般坐没坐相、站没站姿的。何况身边还有侍读、先生等等跟着,就更不敢有丝毫的举止不端了。”完颜璟继续挑着车帘,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外面的崇山峻岭,看着那些景物随着马车前行时,缓缓被抛到身后。

    “唉……没办法啊,谁让你出生在皇家呢,这在旁人看来是极其幸福的一件事情,但其中的酸甜苦辣,也只有你这个当事人知晓了。不过这也是你该背负的,谁让你命这么好,一出生就是郡王呢。”叶青懒懒的说道。

    “偶尔像今日这般还是很喜欢,但若是经常这样,璟儿怕是自己都不会答应。”小家伙时不时还会把脑袋探出窗外,或者是好奇的看着半山腰那凸起的大巨石,琢磨着那并没有什么阻挡的巨石,为何竟然能够常年在那半山腰纹丝不动、屹立不倒。

    看着完颜璟的样子,叶青只是默默的笑了笑,完颜璟的身上,多多少少的能够反映出上一世那些孩童的一面,虽然身份、地位还有着极大的区别,但在其父母眼中的重要性,也决不亚于完颜璟在金国的重要性。

    但就是这样有着极大区别,隔着千年的孩童身上,同样也有着被父母长辈寄予厚望之后,而被桎梏了天性的共同点。

    琴棋书画、德智体美,家长们显然很想要自己的孩子无所不能,成为人中龙凤。

    而完颜璟同样,他那小小的身体上,背负着的是比上一世家长厚望还要高的金国江山社稷,所以完颜璟更辛苦,也更值得同情。

    “汉儒文化真的有先生所言的那般不堪?”自制力极强的完颜璟,神色之间有些恋恋不舍的放下车帘,不自觉的又恢复了端正姿态后,对着叶青问道。

    “你觉得汉儒文化哪里吸引你?”叶青不答反问道。

    “最起码就礼仪来讲,璟儿就认为值得我大金学习,因为我现在学的最多的就是这些。”完颜璟说道。

    “礼为利存、德为智用、信为益使、仁为立身、义为忠存。天下大家何其多,但谁又能做到一切都如圣贤书所载那般完美?就连书写圣贤书的也都不能完整无缺,让自己成为完人,你又何必跟着瞎掺合,活在他人的标准当中呢?所以啊,要我说,什么文化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你的国是否自信。若是你的国自信了,那么你们的文化也就自信了,也就足以称之为正统。天下并非一种文化,诸子百家难道就真的不如汉儒一家?权宜之计罢了。”现在变成了叶青掀开车帘,眼神有些放空的望着外面的景色说道。

    “有点儿不太懂,跟先生说的也不一样。正统就该是只有一家才对,董仲舒独尊儒家,自然是有他的道理的不是?”完颜璟晕乎乎的,脑子里能够整理出来的,只有他平日里先生教的那些。

    至于说是想要跟上叶青这个完全没有体系支撑,天马行空,靠着上一世的总结以及对文化多元性的眼界的思路,显然是不可能。

    所以一路上,两人时不时的问答是牛头不对马嘴,不过倒是让完颜璟能够明白的一点就是,叶青一直坚持着,大金没有必要摒弃自己的文化,而全面的汉化。

    从燕京出发前往武州,崇山峻岭之间刚刚只够马车通过的官道,在其中显得极为渺小。

    时已至秋、漫山遍野的绯红如血、灿黄如金的叶子布满了视线之中,更加真实、未经人工修缮的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在这个时代显得更加的神秘跟梦幻。

    自然,偶尔视线一瞥的山体上未被植被覆盖,而裸露出来的青山褐土,也向叶青、完颜璟彰显着它们的苍凉、诉说着它们对华夏大地的默默坚守。

    不得不佩服古人的智慧跟坚韧,竟然硬是在这崇山峻岭之间给踩出了一条草原与中原的通道出来。

    叶青并不知道,草原与燕云十六州这一条在崇山峻岭之中,如同一道长长的伤疤似的道路,最初到底是怎么走出来的,也不知道当初走出这一道“伤疤”的人们,是为了族群的生活,还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还是华夏民族当初的血液里,也存在着冒险精神,所以才有了这一条连接草原跟中原的“大道”。

    但不管如何,就算是上一世的人们也都知道,论起苍凉与广袤,自然是当属草原,而若是论起荒凉与贫穷,自然还是草原与连接中原的这一带。

    时近中午,乞石烈志宁跟张玄素气喘吁吁的跑下马车好几回,终于在完颜璟的小脸儿望向叶青,在那小人得志的点头后,长长的车队这才停下来开始歇脚。

    乞石烈志宁不满的哼了一声从叶青跟前走过,招来了金兵护卫,先是安排斥候找出向前推进几十里地,在太阳落山之前找到安营扎寨的地方。

    而后这才再次跑回来,与叶青、完颜璟、张玄素等人,在金人早已经在路边一块平坦之地备好餐食的地方坐了下来。

    张玄素看着叶青抬头张望着四周的山林,不无得意的说道:“怎么样儿,进入这磅礴大气、气吞山河的崇山峻岭之中后,是不是会觉得你们临安那凤凰山、西湖等等都算不得什么了?是不是知道你大宋的渺小了?”

    不等叶青回过神来说话,乞石烈志宁依然带着情绪的哼了一声,冷冷道:“这可是我大金的疆域,宋国再富有,也不曾染指这大好山河,现在恐怕少卿的心里头已经被震撼的翻江倒海了,恐怕是嫉妒的要死。”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叶青没理会乞石烈志宁的讽刺,也没有理会张玄素的炫耀,而是双手背后突然间念道。

    念完上半阙后,叶青脸上带着得意的看着乞石烈志宁、张玄素,还有一旁双眼全是小星星的完颜璟,痛心疾首道:“怎么样儿?有此景却没有好诗来衬托,你们大金这是暴殄天物啊。”

    “你……?”乞石烈志宁从叶青开始念第一句的时候,就已经被叶青的词句震撼,所以当叶青回过头看向他们时,此时已经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但他们也不得不承认,叶青当场作出这上半阙的词,确实是把他们心中最想要描绘的意思给抒发了出来。

    “先生……可……可有下半阙?学生想听下半阙该是如何的霸气威武。”完颜璟伸手拉了拉正美滋滋的叶青衣袖,语气甚至是带着一丝的乞求说道。

    此时乞石烈志宁跟张玄素,也顾不得他们的小郡王如此对一个宋人低声下气的请求对不对了,因为他们也想听到,那下半阙会不会更加的威武霸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