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逍遥侯〕〔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九死丹神诀〕〔都市医品仙尊〕〔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除纣无人皇〕〔我成了商朝纣王〕〔神话之我在商朝当〕〔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废柴王妃又在虐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四百二十七章 禁地草原
    “哼,你以为凭借你一己之力,就能改变天下大势不成?此乃天道,非是人力可以扭转!”世间猪队友显然是多如牛毛,或者可以说,每一个精明且自私的人旁边,都有一个猪队友。

    所以当谭处端对着叶青冷哼着说完后,丘处机则是看着叶青嘴角那若有若无、却又饱含深意的笑容,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愤愤不满的谭处端。

    谭处端如此说话,等同于像叶青证实了他们确实已经看清楚了天下大势,所以才不辞辛苦的跑到草原上,就是为了抱住鞑靼人大腿,而后志飞冲天的事实。

    “能不能改变、阻止是一回事儿,做不做又是另一回事儿。如果连做都不去做,又怎么知道最后能不能做到,能不能成功呢?”叶青带着淡淡的笑意说道。

    如同上一世那一段华夏民族被小鬼子侵略的时期,若是都如同出家人一样看破红尘、不问世事,对于异族入侵置之不理,华夏民族早特么的亡了八百回了。

    所以在叶青看来,不论僧道儒哪一个,之所以在华夏大地一直无法站上真正的神坛,就是因为他们见便宜就上,见灾祸就跑的墙头草之道,才使得他们即便是再过千年,在世人眼中,一直都存在毁誉参半的争执。

    打着普度众生的道家、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僧儒、教化万民的汉儒,哪一个有气魄以身正道、敢于直面生死?

    再看看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那位,看看那另外一位穆罕默德的人生起伏,相比较起来,华夏民族的汉儒、道、佛,往往都是依附着权贵而后声名鹊起。

    不信的话大可以从上往下捋,五千年来的所谓圣儒、道、佛,哪一个不是跟权贵、皇室有着复杂的关系?几乎从未有一个像那两位一样,敢于向统治者跟权贵,为了百姓、为了气节而发起挑战。

    “这么说,大人是铁了心,不让贫道游历草原了?”丘处机并不打算承认,自己看清时势,即便是谭处端已经把话挑明了。

    “很坚定的不打算让两位道长游历草原,想要游历,华夏之地有的是大好河山可供二位游历,不管是能够助二位道长成仙证道的仙山还是江河,华夏之地向来不缺,实在不行蜀地也可以去,土蕃、大理都行,哪怕是临安,但草原……两位道长以后就当成是贵教的禁地吧,最好是以后别再来了,而我,也会尽最大努力的阻止二位道长进入草原的。”叶青手里的雁翎刀,在两人面前画出了一道深深的印记,而后抬头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注视着丘处机跟谭处端。

    “大人,虽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但这天下还并非全是你们宋廷的天下,你一个宋人岂不是管的太宽了些?”丘处机想不到叶青竟然如此的坚定决绝,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沉了下来,手里的长剑也缓缓的抬了起来。

    “没办法,我站在了为延续汉唐之风、传承华夏民族文明的高度上,国与国……不论是夏还是宋还是金、辽、土蕃、大理,还有这一望无际的广袤草原,在我眼里,都是华夏大地,但华夏文明却是在中原,也不该让他们这些外行来破坏、弄的不伦不类的而后再传承下去。”叶青不理会丘处机阴沉的神色,神色之间带着一丝的痞性跟得意,扛着出鞘的雁翎刀便往集结好的队伍跟前走去。

    至于身后依然还不依不饶的丘处机跟谭处端,相信有赵乞儿看管着他们,他们也不可能再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随着叶青出现在种花家军中,老刘头跟赵乞儿、泼李三等人,就开始琢磨着是不是也该给种花家军整个旗帜了,毕竟,草原上虽然文明落后,但人家也是打着旗号的。

    自己等人虽然是“客居”克烈部,但终究是外人,也应该弄个旗帜出来才对。

    何况再有一日的时间,就该进入克烈部所谓的王庭了,到时候若是他们已经打了起来,自己这边等人,也应该是揭竿而起,给予桑昆等人从士气到兵力上的支援才对。

    而叶青的要求也很简单,既然是被自己命名为了种花家军,即然又是以朝气蓬勃的英勇少年所组成的,那么旗帜上的意思,就该表达出朝气蓬勃、欣欣向荣,面对着美好的阳光茁壮成长至强大的符号才行。

    于是老刘头、泼李三几人,憋在帐篷里好几天后,终于是弄出了种花家军的旗帜。

    旗帜迎着草原上的寒风猎猎作响,上面绣着经过一个小部落时,请人给绣的……向日葵!

    阴沉着脸的叶青,端坐在马背上,时不时望向那迎风飘展旗帜上,绣的歪歪扭扭的向日葵,手艺就不谈了,这种地方的手艺,自然是无法跟江南的刺绣相提并论。

    但更令叶青感到无语跟黑脸的是,那旗帜上的向日葵他是怎么看怎么眼熟,特别是当旗帜被风刮的猎猎作响,上面的向日葵,就如同是一个萌萌哒的卡通动漫一样,正露出笑脸向他招手示意似的。

    于是叶少卿、叶统领望着那让他极为郁闷的旗帜,跟着那向日葵对视了好久之后,终于想起来那看起来很欠揍的向日葵为何会如此眼熟了,这特么的完全就是植物大战僵尸里的向日葵翻版啊!

    但不等叶青来得及训斥旁边一脸讪笑,知道这旗帜有些难看的许庆跟泼李三等人时,老刘头也不给叶青说话的机会,指了指前方开始变得杂乱无章,被马蹄踩的满地都是积雪消融后的黑褐色的烂泥说道:“近了,看来已经交上手了。”

    老刘头的话语就像是那草鱼上悠长的号角声似的,随着他的话音刚落,那前方看似不远处的山丘另外一边,便响起了悠扬的号角声,随着号角声在广袤的草原上空飘荡起来,震天动地的喊杀声跟大地微微颤抖的动静,从山丘的那边立刻传了过来。

    “卧槽!不会这么准吧?”面对第一次的草原之战,叶青的心头多少还是有些紧张,不由自主的骂出卧槽后,前方刚刚登上山丘的斥候,已经开始策马狂奔了回来。

    “别速部、泰赤乌还有蔑儿乞,已经跟克烈交上手了,大战刚刚开始。”蚕豆儿眉宇之间全是兴奋跟激动,有些迫不及待的看着叶青说道。

    “那边呢,还有什么人?”叶青紧了紧手里的雁翎刀,步枪也被他背在了身后。

    这个时候,一把枪在这种草原上的激烈厮杀中,根本起不了什么太大的作用,何况自己也分不清楚谁是头领谁是兵卒,想要远处狙击厮杀在一起的草原部落首领,在还未亲自体会到真正的草原战之前,所以叶青也并不抱多大的希望。

    “桑昆父子,还有一队人马,并不是熟悉的部落,很像是赶过来的乞颜部人。”蚕豆儿回答叶青的话语时,毫不拖泥带水,而且也会把自己的分析加入其中,倒是不失为一个合格的踏白 军兵士。

    侧耳倾听着山丘那边的厮杀声,叶青紧紧咬着嘴唇上的死皮,而另外一边,跟着老刘头一同前往武州的鞑靼人,已经开始蠢蠢欲动,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立刻冲杀过去。

    叶青指了指那些人,而后对老刘头说道:“告诉他们,稍安勿躁,看看敌人有没有伏兵,探清楚了之后,我们再准备斜刺里杀进去。”

    “高见。”老刘头冲着叶青竖了个大拇指赞赏道。

    毕竟不论是他还是泼李三还是许庆,都已经是打仗的老油子了,对于战场上的一切可谓是再熟悉不过了。

    所以此时的叶青虽然看似沉着冷静,但在老刘头这些老油子的眼中,依然还是能够一眼看出,叶青并不是一个经历过很多战场厮杀、能够真的沉着冷静应对局面的合格将领。

    不过,叶青身上自然也有让他们吃惊的地方,那就是叶青并没有因为他们在暗这一点儿优势,而后头脑一热,立刻下令让众人去冲杀、支援,反而是在神情有些紧张之余,还能够考虑到,敌方是不是也会同样在暗中布置了埋伏。

    毕竟,老刘头等人跟随岳飞南征北战惯了,加上宋廷向来重文抑武,战场之上,不乏一些文官在己方微微占据了一些优势局面后,就立刻蹦跳着让武将立刻全力出兵,深怕错过了最好的战机。

    就如同斗 地 主一样,人家出张单三,他就要出王炸一样的道理。

    也正是因为这些外行的原因,让大宋向来在跟他国作战时,总是无法完全发挥出他们的全部战力,每次若是能够发挥出个六七成来,对于武将来说,已经算是烧高香了。

    随着老刘头离去,也就说明,叶青并没有打算亲自指挥这近五千人去跟鞑靼人在草原上作战,毕竟,他还没有自大狂妄到:因为穿越所以全能的地步。

    所以老刘头自然是统领那两千多人的鞑靼人,而剩余的种花家军,自然是由泼李三这个当年的御前沿海水军统领,来率领着跟鞑靼人作战。

    至于许庆,以及当初跟随着叶青从临安城而来的一百禁卒,自然是要先保护着叶青,而后跟叶青游弋在战争的边缘,为他们掠阵、防范冷箭就足够了。

    必要的时刻,叶青自然也希望自己真正的能够起到一些作用,比如狙击个鞑靼人的首领什么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