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巅峰林炎〕〔叶问天苏晴雪〕〔疯狂进化的虫子〕〔黄泉阴司〕〔全球影帝〕〔焚天路〕〔都市之仙帝归来〕〔大英公务员〕〔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盖世战神萧破天〕〔小妻太娇嫩,枭爷〕〔隐婚总裁:女人,〕〔聂先生又苏又撩〕〔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神医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四百三十五章 疆域
    文明的先进与落后都是相比较而言的,从武州赶往克烈部王庭的时候,因为大雪的缘故,所以叶青近乎五千人的队伍,如同行走在无人区一样,一路上基本没有碰到什么人。

    而自克烈部出发往南,沿着阴山以及支脉大青山开始西行时,随着草原上的积雪大部分已经融化,被马蹄、牛羊或者是牛车、马车压出的车辙与蹄印,长长望不到尽头,如同谁在美丽的画布之上,毫不怜香惜玉的划了一道似的。

    一百来人行走在因为寒冷,所以无暇感受辽阔美景的大草原之上,日头即便是高高挂在头顶,能够提供的温度也是极为有限。

    不同于他们从武州赶过来的时候,随着他们由五千人的队伍变成了一百人的队伍,加上风雪过后,草原上的一些牧民也开始走出帐篷往西而去,所以一路上,他们并不算是显得很孤独,也不是唯一的路人。

    甚至因为人少的原因,在夜晚降临至深夜时分时,还会有草原上的一些小部落偷偷摸摸的过来问候他们,随着值夜警卫的赵乞儿等人一阵箭矢的招呼声,老刘头等人窜出帐篷后,那些想要打劫他们的小部落却是已经消失在了夜色之中,只在他们耳边留下了渐行渐远渐模糊的马蹄声。

    一百人的商旅在草原山算不上是极为隐忍注目的商旅,但也不是小到可以任由他人抢劫的商旅。

    于是在第二天清晨,昨夜里一直尾随着那些小部落的许庆回来后,在草原上已经行走了五六天,心头已经感到极为烦躁的叶青大手一挥:抢了他们的财物,让咱们变成名副其实的商旅。

    瞬间老刘头率先发出草原上特有的嚎叫声,而后一百人在草原上干起了抢劫的行当,也算是当了一回真正的,桑昆等人眼中草原上真正的勇士。

    七头羊、八匹马、九头牛以及以及一些盐巴还有皮料,便是他们在草原上游荡了大半天的时间,最终抢到的战利品。

    看着咩咩直叫、满眼好奇打量着自己,以及打着响鼻,像是问自己:“你谁呀”的八匹马跟九头牛,叶青抚摸着下巴有些郁闷道:“这点儿东西,也不值得百十来号人的商队来护送吧?也忒小气了,一点儿成就感没有。”

    “要不咱继续追下去?多抢一些?”老刘头心里头残留着亢奋,激动的说道。

    叶青的视线从老刘头身上掠过,一一看向赵乞儿、许庆等人的脸上,同样是带着新奇跟兴奋,以及如同发泄后的快感,喃喃道:“别,我怕抢上瘾了就坏了,回到临安以后你们再教坏了其他人。”

    当然,在叶青拒绝的时候,他心里也是有着一丝的蠢蠢欲动,不论是抢劫还是其他的犯罪形势,其实都是极为容易诱惑人们心里继续犯罪的冲动。

    何况还是在这个以抢劫为自豪的草原上,就连叶青都差些把持不住第一次抢劫后的兴奋,也想着继续一路抢劫下去。

    留下了那热切的跟他们打招呼的七头羊八匹马跟九头牛,只带走了那一车看着都极为廉价的皮毛跟盐巴,叶青等人这才继续往前赶路。

    随着他们留下那咩咩、哞哞直叫、依依不舍的七头羊八匹马九头牛不久后,那不过几十个顶帐篷的原住民,从地平线的方向再次冒出了头,而后或者是用双腿跑,或者是骑着马、牛,领着自己的羊跟孩子媳妇,开始往他们的帐篷处飞奔而来。

    等到叶青等人连背影都消失后,不过是几十顶帐篷的小部落,立刻发生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冲突,在他们看来,如今这里的财物,应该都是那些强盗留下来的无主之物,所以谁率先抢到了,那么就归谁家了。

    于是一个因为年少时从被马背上摔下来,而后腿稍微有些瘸的鞑靼人,在牵着自己的两头羊跑到自己那顶帐篷跟前后,他那在强盗来之前没来得及跑的媳妇,如今被他的邻居抢到了。

    瘸着腿的鞑靼人,看着抱着自己媳妇的邻居往他的帐篷里跑,气急之下加上腿脚不好,一个跟头摔在了比他跑的还快的羊屁股上,还未来得及起身,便开始对那趁人之危的邻居破口大骂起来,说什么也要以决斗的方式,争抢强盗来临之前,那还是自己老婆的女人。

    “你到底是要羊还是要我。”女人不断的拍打着扛着自己的男人的后背,对着从地上缓缓爬起来的瘸子大喊道。

    瘸子于是急忙松开手里牵羊的绳,而后再次开始追击抢走他媳妇的邻居:“曲出你给我站住,我要跟你决斗!”

    叶青等人并不会知道,他们善心留下来的七*的牛羊马,最终会让一个原本紧密团结的部落,瞬间分崩离析。

    自然,就更不会知道,刚才他轻易的便放走了一个,后来成为铁木真麾下,被称为四养子之一的:曲出。

    每个人的马背上都放着刚刚抢来的廉价皮子,以此来抵御寒冷,叶青跟老刘头,则是开始研究着,接下来该如何走,是不是一直沿着黄河而后直到夏国跟金国的交界处。

    在草原上吃草吃了近两年的老刘头,方圆百里或者是哪些有影响力的部落他倒是了如指掌,但是若出了那方圆百里的范围后,如果不是头顶的太阳,恐怕他连东西南北都有些分不清楚了。

    所以在找到黄河之前,他们能够做的,便是跟着叶青指明的方向,以及脚下草原上的车辙印记一路向西。

    按照叶青的计划,过了后世的呼 和 浩 特、如今的中州,而后再到包头,也便是云内州之后,基本上就可以找到位于他们南面的黄河,而后沿着黄河继续西行,在到达历史上鼎鼎有名的受降城后,便可以随着黄河南下,算是进入到了夏国跟鞑靼人,以黄河为界的模糊“国界线”。

    所以接下来的一路上,他们一边在茫茫草原上寻找着黄河,一边被小股的鞑靼人抢劫,而后再抢劫他人,在终于找到黄河的岸边时,他们也已经把自己打扮的像是一支真正的商旅了。

    一路上叶青能够辨别的便是若是没找到黄河,那就继续往南下。

    总之,他还是希望能够离一些实力很强大的草原部落远一些,多一事儿不如少一事儿,何况就自己这一百人,怕是遇见了强大的部落,还不够人家抢的。

    受降城应该是叫做灵州才对,也只有在唐时,才能够在这里感受到真正的大唐的强盛,不像如今的叶青,总以为自己是如同过街老鼠一样,在夹着尾巴、溜着墙角往前行。

    但受降城也只是一个名字而已,并未因为受降城这个别名,而真正的在此地筑建过城池,所以对于叶青来说,能够参考的便是,这里乃是水草肥美的地方,自然而然的,雄踞于此的绝不会小部落,必然是能够牢牢控制这肥美的草场,为他们独享的大部落,其实力必然也要比他们一路上,还能反抢的部落要强大太多了。

    所以对于叶青来说,沿着黄河西行之后,并未打算在天气日渐暖和,但昼夜温差更大的肥美草原上多做停留。

    同时让叶青更为着急赶路的是,这近一个月以来,他们跟外界完全失去了联系,他无法肯定,一旦自己进入西夏的边界后,西夏的都城兴庆府,武判到底有没有真正的商旅,跟皇城司的人在那里。

    他迫切需要知道,临安城如今到底怎么样儿,他们的元日过的如何?两大美人到底有没有想自己。

    随着草原上的车辙印记增多,随着开始出现不同于鞑靼人服饰的商旅,叶青的一颗心终于算是落地了,最起码他们没有像是无头苍蝇一样,在草原上乱撞,而后继续往北去了。

    从灵州开始沿着黄河南下,对于叶青来说,在往正确的方向前行的同时,他们也算是走出了鞑靼人的草原,而后进入了黄河以东是以贺兰山为主,驻扎着西夏设有十二监军司,共五人守军的黑城。

    而黄河以西,便是后世大名鼎鼎的鄂尔多斯,如今依然也是被西夏人控制,设有夏州、盐州重镇的属地。

    站在黄河的岸边,望着前后广袤无际的疆土,耳边倾听着浑浊的黄河气势磅礴的滔滔水声,叶青来回扭头打量着,耳边则是老刘头向他解释道:“我们还未南渡之时,便是与夏人约定以那横山为界,西北部是夏人的疆域,而南面则是我大宋延安府绥德军所驻守。”

    “现在呢?”叶青怔怔的望着黄河,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的问道。

    “现在啊。”老刘头尴尬的笑了下道:“现在以无定河为界,北面是夏人所置的夏州,南面则是金人的疆域绥德州,没咱们什么事儿。”

    “以山为界、量河为疆,画城为域、却是以我大宋为图啊。”叶青不由自主的给某人的书打了个广告,引得老刘头等人一阵的翻白眼,丢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穿越八年才出道〕〔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