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龙婿叶凡〕〔医胥〕〔我的功法全靠捡〕〔帝后世无双〕〔重生南非当警察〕〔美女总裁的贴身兵〕〔重生八零团宠小神〕〔我在异界捡功法〕〔斩月〕〔重生都市仙帝〕〔上门狂婿〕〔重活不是重生〕〔重生之首富人生〕〔神级上门狂婿(又名〕〔上门豪婿苏洛林妙〕〔凡世歌〕〔腹黑相公枕上宠〕〔王爷,王妃貌美还〕〔我的相公很腹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四百三十九章 面谈
    叶青如今算是真正的知道,在后世被人讨论来讨论去的富裕南宋,在除了重文抑武这个从开国一直延续到亡国的国策之外,之所以亡国的另外一个原因到底是什么了。

    正所谓兵怂怂一个,将怂怂一窝,归根结底还是南宋朝廷的追求安逸的心态,从而使得整个南宋从上到下,没有一个人愿意舍去安乐窝,而去跟金人拼命厮杀。

    也可以说是为了保住南宋的安稳社稷,也可以说是为了不使百姓受到战火牵连,但不管如何说,南宋朝廷的安逸度日,以及不思进取的心态,比重文抑武还要显得更加重要一些。

    带着武判刚刚从中卫茶铺里头出来,叶青还不由自主的回头望了一眼头顶,那中卫茶铺汉、夏双文字写的八个大字。

    当初之所以起名中卫茶铺,叶青只是觉得中卫好听,并没有赋予它多大的意义,但如今看着中卫两个字,再想想铁木真病逝之地,叶青连自己都有些佩服自己的先见之明,怎么就能起出这么有寓意的名字呢,自己真是太有才了。

    武判不明所以,看着叶青对着中卫茶铺八个字呵呵傻笑,然后再看了看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连成一串的骆驼叮当着脖子下方的驼铃,驼峰上要么是坐着衣着各式各样的商人,要么就是驮着沉沉的货物,大摇大摆的从大街上,在背上商人的吆喝声中,不慌不忙的继续往前行。

    老刘头一阵风似的冲了出来,一道密旨又递给了叶青,说道:“刚得到的,小宝那头给送过来的,说还是圣上的亲笔。”

    “到底什么事儿?”叶青有些茫然的接过密旨掂量了掂量,而后在武判的催促下,连看都没有来得及看,便开始向承天寺的方向走去。

    大摇大摆的跟在刚刚过去的驼队身后,如今的叶青并不怕在诺大的兴庆府,恰巧便会跟任雷偶遇,何况如今他依然还梳着脏辫,估计就算是走个照面,任雷也不一定能够第一眼就认出自己来。

    一边与武判漫步在已经有些熟悉的街道之上,看着繁忙的商旅、驼队与商家讨价还价。

    地域的不同,使得各地的商贾之间都有着极大的差别,在临安能够看到的商贾,最多的除了宋人外,便是大食人或者是其他东南亚一带的外国人。

    而在西夏的国都兴庆府,放眼望去,这里看到的商贾百姓等等,则是以叶青眼里的民族特色更是多一些。

    总之,因为地理位置的不同,商贾与商贾之间的贸易,商人的种族与国籍,也都存在着明显的差异。

    叶青把看完后的密旨递给了武判,武判跟着叶青的脚步边走边看,而后便是惊讶的问道:“这次难道是玩真的啊?如此看来,朝廷也并非全是腐朽之辈啊,还是有一丝希望的啊。”

    “其实我更想知道的是,这项决策下面到底隐藏着什么利益。”叶青耸耸肩说道。

    他可不像武判那么幼稚,特别是在他刚弄明白在临安时,李凤娘突然之间不顾及自己太子妃的身份跟地位,要偷偷摸摸的与他合作经商的因果后,叶青对于赵昚的旨意,就不再只看表面上的字了,而是更关心这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浓浓的、盖也盖不住的利益味道。

    “但不管是隐藏着什么利益,最起码朝廷敢于走出这一步了啊,自隆兴北伐失败后,朝堂之上在我看来,就是一派死气沉沉的样子,如今终于有人愿意如此不惧怕金人的威压,敢于联合西夏抗金,这不管怎么说,可都是好事儿。”武判兴奋的说道。

    “是好事儿没错,但到底是为朝廷的利益,还是为自己的利益,你能说清楚?”叶青敲着密旨上面的人名说道。

    “这……。”武判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好挠挠头道:“少卿你这发型不错啊。”

    “滚。”叶青呵呵笑了一声,而后跟着虔诚的善男信女往承天寺里头走去。

    西夏向佛,比之如今的东土一点儿不差,甚至是更为狂热一些。

    特别是随着土蕃的佛教在西夏深入人心,所以人们手里拿着经轮摇来晃去的也不在少数。

    但今日显然并不比平常烧香拜佛的日子,今日来到承天寺的虔诚信徒可谓是十足的多,而且每一个人的表情像是比上一次叶青他们查探地形的时候,还要显得虔诚很多。

    没一会儿的功夫,便跑过来的武判,来到在承天寺一个宫殿的屋檐下,看着正蹲在地上,无聊的打量着各个虔诚信徒神情的叶青道:“土蕃楚布寺都松钦巴大师的大弟子格西锁布大师在此讲经,所以今日才会如此多人的。”

    “那这么看来,翰道冲还是很忌惮任得敬啊,要不然也不会选择在这个地方跟咱们会面。任得敬的势力、错,应该是权力,看来比咱们这几天了解的还要大上很多很多啊。”叶青继续蹲在地上,手里拿着一根枯树枝,如今若是在中原,柳树都已经抽出新芽了,但这里依然还是死气沉沉的冬天漫长的尾巴未完全过去。

    “你的意思是说,翰道冲是怕被任得敬发现他们跟咱们相互勾结……。”

    “这特么的叫合谋,还勾结?会不会用词你!别忘了,咱们才是正义的一方。”叶青一边说一边起身,而后与武判继续在承天寺内闲逛,等待着翰道冲的人什么时候找上门来。

    而就在两人随着其他信徒的脚步,在寺院里头越走越深时,一扇打开一半的窗户内,翰道冲在手下的指点下,一眼就看到了在人群中,如同鹤立鸡群的叶青。

    随着叶青与武判跟着翰道冲的手下,如同做贼似的走进那间房间里,翰道冲脸上带着微笑立刻率先行礼道:“一年未见,叶少卿风采不减,在此先恭喜叶少卿高升了。”

    “多谢中书令大人,如今也是身居中书令一职,足以看出贵国陛下对大人的倚重来。”叶青笑着行礼道。

    而后在翰道冲的视线望向武判,以及翰道冲的几个手下走出房间时,武判便很自觉的点点头,跟着那几个手下一同走出了房间。

    房间内仅剩下的两人分主宾落座,桌面上冒着热气的茶水,漂浮着几片鲜绿的茶叶,一看便是从宋廷买过来的茶叶。

    “尝尝可有贵国的味道。”翰道冲笑道。

    “翰大人有心了,多谢。”叶青笑着举杯,依照南宋文人士子那一套极为儒雅的喝茶方式,先是嗅后是品而后咂摸味道,而后放下茶杯说上两句关于茶叶的诗词,或者是品出此茶是新茶还是旧茶等等。

    跟着白大美人闲时在小院里,没少以茶消磨时间,自然而然的,经过白大美人的调教,如今的叶青也勉强算是半个茶道高手了。

    也就是糊弄糊弄西夏人或者是其他人行,但若要是在江南,叶青这一番茶论,能够得到的只能是其他文人墨客的白眼跟反驳。

    也不知道翰道冲是真没有透彻的研究,还是为了给叶青面子,总之在叶青论茶后,翰道冲则是竖起大拇指连连夸赞:“少卿真乃此道高人是也。”

    “过奖过奖。”叶青呵呵笑着道。

    而后下一秒翰道冲的神色就变得严肃了起来,缓缓说道:“叶少卿想必也已经看出来了,老夫约你在此会面到底是何用意了。所以老夫也就开门见山,请叶少卿告诉老夫,此事儿贵国的诚意到底如何?”

    “贵国有几分诚意给我宋廷,我大宋便会回馈给贵国几分诚意。想必这话翰大人听了,会觉得叶某说跟没说一样吧?”叶少卿拿起茶壶从容的端量着,放下后继续道:“但叶某人说的就是事实,贵国除了要锄奸惩恶之外,到底还想要得到什么利益?是不是我大宋朝廷在其中,也能够真正的得到实惠呢?不会是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吧?”

    “我大夏国皇帝向来敬仰贵国之文化,这对于贵国并不是什么秘密,每年被陛下遣往贵国的使臣都有好几拨,这想必叶少卿也知道。我大夏处处效仿贵国,不论是官制还是民情,陛下都认为贵国乃是我大夏国最好的先生。”翰道冲也跟叶青打着太极,显然,他也不想轻易的许诺给宋廷什么利益跟承诺。

    毕竟,宋廷虽然在他去年出使临安时,答应了此事儿,但到头来,他们并没有见到宋廷出动两国边界的的任何一路人马,来声援大夏,表现出与大夏同仇敌忾一同对金的决心。

    反而却是派了一个大理寺的新任少卿来此,这让翰道冲有些不满意宋廷的举动,难不成,他们以为,就靠一个小小的大理寺少卿,难道就能够让任得敬等朋党束手就擒?

    若是有那么容易,大夏皇帝也就不会纠结这么久,也就不会被任得敬逼迫的要分国称帝了,才开始下定决心,哪怕是破釜沉舟都要铲除任得敬这个佞臣。

    叶青看着翰道冲笑了笑,手指从杯沿不自觉的移到了桌面上,有节奏的敲击使得翰道冲的目光移过来后,叶青说道:“在下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大理寺少卿,但为了让翰大人看到我大宋的诚意,在下可很负责任的告诉中书令大人,不论贵国以何种方式铲除奸佞,我大宋朝廷跟在下,都会极力的配合贵国。在下以身试险进入贵国,难道这还不够诚意?翰大人可别忘了,我跟有些人之间可是有着恩怨的,只要大人高呼一声,叶某便能立刻身首异处。所以不论是我大宋还是叶某,这份诚意当该是足够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