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胜者为王〕〔冷艳总裁的贴身狂〕〔钢铁蒸汽与火焰〕〔蚀骨闪婚:神秘总〕〔近战狂兵〕〔天降三宝,爹地宠〕〔快穿之大佬又疯了〕〔天师下山〕〔超越狂暴升级〕〔陈黄皮叶红鱼〕〔麻衣神婿〕〔满级大佬穿成炮灰〕〔修真弃少混花都〕〔影帝偏要住我家〕〔拿错游戏剧本后我〕〔特种兵之神级提取〕〔都市医品仙尊〕〔神捕大人又打脸了〕〔帝国萌宝:薄少宠〕〔蚀骨闪婚:神秘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四百五十四章 任氏三兄弟
    不论是夏国太子的出现,还是晋王察哥的出现,则都是在众人的预料之中。

    毕竟,随着宗主国的金源郡王来到兴庆府,而且还没有第一时间前往皇宫面见夏国皇帝,而是直接进入了任得敬这个楚王的府上。

    在这个皇帝跟楚王关系极为敏感的时刻,金源郡王直接进驻楚王府,虽然说是以实际行动向夏国皇帝表明了金人的态度,但夏国皇帝派遣太子来到楚王府上,显然还是希望能够争取下金人的态度,或者是说,哪怕是让金人退一步,采取两不相帮的态度,也是符合夏国皇帝的利益的。

    夏国太子李纯佑希望跟完颜璟套近乎,但完颜璟的兴趣跟注意力,则是一直放在辽国公主跟叶青的立场之上。

    即便是因为察哥的言语相逼,叶青的反应跟态度,证实了完颜璟对叶青态度的猜测,显然,自己这个先生,从未想过跟他们金人站在同一立场上。

    哪怕是李察哥再怎么威胁他,哪怕是自己把宋人军队在大散关的动作,解释成是赵构对叶青的不信任,可这都没有能够 动摇叶青对宋廷的忠心。

    辽国公主的态度同样是很坚决,再次面对察哥那如同锥子似的眼神,从叶青身后缓缓站出来的耶律月,对着察哥坚定的摇了摇头,并不打算更改自己此番出使夏国的态度。

    任得敬脸上的表情微微闪过一丝的落寞,原本以为凭借着晋王察哥的身份,最起码也应该能够争取到其中一个的支持,但现在看来,无论是辽人还是宋人,对于李仁孝的支持态度,都竟然是出奇的坚定。

    宋人他并没有抱多大的期望,毕竟自己当年投靠夏人之时,正是宋廷失去半壁江山以及二圣被俘到金国的时候,所以宋人这么多年来,没有派人来夏国刺杀自己,已经算是对他的支持了。

    此时自己分国称帝,想要争取到宋人的支持,显然是不可能的。

    但辽人对于他的支持,则是他最想要得到的,毕竟,若是分国称帝的话,自己楚国的疆域则是跟辽人紧紧相邻,相比较而言,甚至辽人对他的重要性,都要大过金人对他的重要性。

    “这么说来,本王是真的没有那个福气了?”察哥佝偻着身躯,锥子似的眼神扫过并肩而立的叶青跟耶律月二人,而后则是缓缓的向上座走去。

    随着众人再次落座之时,耶律月看着向她走过来的夏国太子李纯佑,低声对叶青不满说道:“你替本公主解释清楚,不然我跟你没完!”

    “解释什么?”叶青一愣,看着眼神有些不太友善,越来越近的李纯佑问道。

    “你说解释什么?”耶律月不满道。

    “跟我有屁关系,我就是顺嘴说说而已,要不我直接告诉他,我已经把你……。”叶青上下打量着耶律月,意有所指道。

    不等说完,耶律月便踢了叶青的小腿一脚,而叶青也不过是冲着对面走来的李纯佑点点头,便转身离开,往完颜璟的方向走去。

    完颜璟被任得敬跟察哥两个,足以当其爷爷的人当成了绝对的贵宾,一左一右、和颜悦色的讨好着少年完颜璟,坐在一旁的叶青,则是与那叫屈出律的乃蛮部的乃蛮王,真正成了大厅里的摆设。

    而就在他们无所事事的时候,就只听见厅外再次响起了嘈杂慌乱的响声,随着一阵鸡飞狗跳的吵闹声响起,翰道冲跟苏执义,以及几名夏国臣子却是不顾一切的闯了进来。

    任得敬眉头一皱,与陪同在完颜璟另外一边察哥互望一眼,随即刚一起身,就看见以翰道冲、苏执义为首的夏国臣子闯进了大厅之内。

    或许是因为一路上强闯的缘故,此时站在大厅门口遥望着任得敬等人的翰道冲、苏执义几人,各个有些气喘吁吁、衣衫不整,就像是刚刚经过了一番剧烈的运动似的。

    “放肆!尔等无故硬闯本王府邸,真当本王是好欺负的不成!”任得敬一拍桌子,对着门口衣衫有些不整的翰道冲几人沉声质问道。

    翰道冲与苏执义目光扫过厅内众人,即便是看到夏国太子时,翰道冲几人的目光也是一扫而过,仿佛根本不认识太子似的。

    叶青带着玩味的神情,一会儿看看面色阴沉站起来的任得敬跟察哥等人,一会儿又看着渐渐喘匀气息的翰道冲等人,心里头琢磨着翰道冲此举到底是为何,难不成真的如同上次在自己跟前所言,要以一己之性命来跟任得敬死扛到底?

    “楚王好欺负不好欺负,下官不清楚,但楚王私自接洽宗主国金源郡王,而刻意向陛下隐瞒此事儿,下官倒是想问楚王一句,楚王真当我大夏国陛下好欺负不成?”翰道冲面对任得敬的质问,毅然不畏、昂首挺胸的朗声质问道。

    “楚王别忘了,你不过是我大夏国的楚王,同样,跟下官等人一样,都是陛下朝堂之上的臣子而已。下官不知楚王,有何资格在此单独会见宗主金源郡王,而不知会陛下知晓。”苏执义也向前一步,与翰道冲并肩而立的问道。

    “是仁佑让你们过来的?”脑后红头绳格外显眼的察哥,佝偻着身子,微微抬起头沉声问道。

    “下官见过晋王,此事儿乃是臣等自发前来质问,陛下并不知晓此事儿,身为人臣,又如何能够任由他人凌驾于陛下之上。此事还希望楚王能够给百官一个说法。”另外一名官员站出来,遥对察哥行礼后大声说道。

    “本王既然是我大夏国的楚王,想要见谁,不想见谁,还轮不到你们几个来替本王做主。陛下那里通知与否……。”任得敬看了一眼神色平静,依然坐在椅子上的完颜璟,咬了咬牙继续说道:“陛下那里,本王自会禀奏,用不着你们来操心。”

    随着任得敬说完后,厅外瞬间响起了整齐的脚步声,翰道冲等人默默回头,就连厅内的叶青等人,也不由的站起身,望向那传来整齐脚步声的方向。

    一列列全副盔甲的夏国气势强悍的兵士,手拿出鞘的腰刀,阳光下闪烁着让人刺眼的光芒跟凌厉的杀气。

    翰道冲几人嘴角带着冷笑,看着兴庆府尹任得恭缓缓从全副武装的兵士身后走出来,沉声说道:“此乃是楚王府邸,闲杂人等立刻离开,否则别怪本府尹不客气!”

    “若是我等不离开,难道任府尹还打算把我等抓进大牢不成?”那位叶青并不认识的官员,嘴角带着一丝的不屑,挺了挺胸膛说道。

    “你当本府尹不敢拿人吗?”任得恭走到那名官员跟前,看了一眼一言不发的任得敬后,作势就要命人拿下那名官员。

    “在下倒是想知道,我到底犯了何罪……。”那名官员并不惧怕眼前手握兵权的兴庆府府尹任得恭,继续嘴角带着不屑问道。

    “私闯楚王府邸这一条便足够把你抓进牢里。若是苏大人认为任府尹没有权利拿下您这位御史中丞大人,那么在下身为陛下的殿前太尉,可有权利拿你入狱呢?”随着一个稍显懒散的声音响起,任氏三兄弟的任得聪,殿前太尉也缓缓踏着台阶走了上来。

    叶青看着任得敬脸上,随着任得恭跟任得敬出现后,呈现的傲然神色,不由的小声嘀咕道:“还真是上阵父子兵,造反亲兄弟啊。”

    “一个是殿前太尉,掌握着宫中禁军,一个是兴庆府尹,掌管着兴庆府的城防,任氏三兄弟,即然敢明目张胆的要分国称帝,可不单单只是意气用事才会如此的。”

    叶青回头,不知道何时,夏国太子李纯佑却是坐在了自己的旁边,视线望着那门口的翰道冲等人说道。

    “那……你这个太子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站出来说两句话了?难道眼睁睁的看着忠于你父皇的臣子被人下了狱?”叶青轻松的问道。

    李纯佑先是无声的自嘲一笑,而后才看着叶青说道:“翰道冲等人从刚才进来,即便是看见了我,也没有打算打招呼,显然是早已经抱定了要跟任得敬同归于尽……。”

    “怎么个同归于尽法儿?自己被任得敬杀了,任得敬继续逍遥自在的当着楚王,望着帝位?”叶青打断李纯佑的话语道。

    满脸络腮胡子的李纯佑,外表粗旷豪放,但其性格却是跟豪放不羁的外表恰恰相反,绝对是一个优柔寡断、遇事纠结之人。

    哪怕是现在,看着任得敬跟翰道冲等人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的局面,太子李纯佑竟然是选择了袖手旁观,而不是挺身而出,为那几个忠臣辩护几句。

    但不过叶青反过来一想,任得敬的府上一下子涌进来这么多人,想必那自己还从未见过面的夏国皇帝,应该不会只缩在皇宫里头,任由任得敬在兴庆府这所谓小皇宫里头,来替他这个皇帝,行使着皇帝接见宗主国使臣的权利吧?

    视线来回游弋在厅内众人的身上,叶青琢磨来琢磨去,也不知道谁能够帮着翰道冲等人,解了被任得敬三兄弟要关进大牢的风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