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象〕〔长生〕〔异常魔兽见闻录〕〔天降三宝,爹地宠〕〔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我真的长生不老〕〔江酒陆夜白〕〔天降三宝:虐渣妈〕〔一胎三宝爹地找上〕〔太子爷丢了〕〔一胎三宝江酒〕〔天降三宝江酒〕〔都市之魔帝归来〕〔钢铁蒸汽与火焰〕〔逍遥侯〕〔小阁老〕〔王妃,王爷又来求〕〔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四百五十五章 闹剧
    叶青已经完全把自己当成了一个看客,当成了一个历史变迁的见证者。

    所以不论是翰道冲被抓入大牢,还是最终被他人解围,叶青并不觉得这些事情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也不觉得今日之事儿,能够给宋、夏、金之间,带来什么有意义的深远影响。

    翰道冲毫不畏惧任得聪的威胁跟逼迫,苏执义同样是昂首挺胸,双指并剑指向冷笑连连的任得敬,继续大声疾呼道:“楚王想要分国称帝如今人尽皆知!可楚王难道真的愿意眼睁睁的看着天下人耻笑你不成?一背叛大宋投我大夏!二靠献女送城谋得富贵荣华!任得敬,别忘了,若不是陛下当年力排众议重用你这个汉人,若不是陛下即便在你打了败仗,也不加以追究,若不是陛下在你病重之时,命御医为你诊治,任得敬,你今日又岂有性命可以站在这里面对各国使臣?任得敬,身为人臣若不知感恩,与禽兽何异!”

    “放肆,来人啊,把这个口出狂言的蠢货给我拉出去!”任雷看了一眼面色阴沉的父亲,立刻对着门口的兵士喊道。

    随着任雷的声音传到门外,只见大厅门口处,夏国兵士扬起手中的长刀,作势就要冲破翰道冲身后那几名官员的拦阻。

    但就是在此时,如同演练好的一样,关键时刻外头一道尖亮的嗓音急促的响起:“圣旨到。”

    任得敬跟李察哥互望一眼,像是早就预料到了会是如此结果一样,对视着微微笑了一下。

    而大厅内最为激动的,则就是叶青旁边的夏国太子李纯佑,在听到圣旨到三个字时,蹭的一下从旁边的椅子上站了起来,而后看着其他人的目光望向他时,又僵硬着脸上挤出来的笑容,缓缓的坐了下来。

    “陛下有旨:找楚王、晋王陪同宗主国金源郡王进宫议事……。”随着那满头汗水的太监站在门口,望着面对圣旨,连跪都不跪的任得敬与察哥两人,念完后急忙跑到跟前递过圣旨,卑微的说道:“陛下请楚王、晋王即刻进宫,说是有要事儿相商。”

    “本王都多少年没进过皇宫了,算了,就由楚王代替本王……。”李察哥佝偻着干瘦的身子,摇了摇头后,一手扶着旁边身着薄纱女子的纤细腰肢,就要往外走。

    “晋王……陛下已经在宫门口恭候您了。”太监额头上的汗水此时则是越来越多,也不知道是热的,还是被眼前的两人给吓出了冷汗。

    “晋王,即然陛下诚意相邀,就不妨与本王一同前去奏请陛下,翰道冲等人强闯我府邸一事儿,晋王正好也好给我做个见证人如何?”任得敬看也不看旁边的太监,接过太监手里的圣旨,而后随意的扔到身后的桌面上说道。

    李察哥愣了一下,缓缓回身看了一眼任得敬,想了下后叹口气道:“罢了,那老夫就走一趟这多年未曾进去的皇宫。”

    随着太监脸上的笑容开始真正的绽放,随着完颜璟起身之后看了一眼叶青,而后在任得敬跟李察哥的陪同下离开后,翰道冲却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夏国太子急忙快步上前,扶起了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的翰道冲,担忧的询问着。

    ”太子殿下何必如此,臣已经抱着必死之心,无论如何也要弹劾他任得敬,也要让天下人知道他任得敬的真面目啊。殿下,您快走吧,别因为臣的举动而连累了您跟陛下。”翰道冲看着神情欣慰的推着李纯佑说道。

    看着君臣之间的互相关切,叶青莫名的想着,若是自己在宋廷,若是自己对宋廷也像翰道冲这般忠心耿耿的话,自己能不能得到赵宋宗室的厚待呢?

    会不会像翰道冲、乞石烈志宁一样,也能够成为皇帝无条件信任的那个臣子呢?

    想来想去,也不知道自己的忠心在宋廷能够换来什么的叶青,被人推了下胳膊后,才清醒过来。

    看着一旁的耶律月,回过神来的叶青呵呵道:“今日有点儿惊险啊,要是任由翰道冲闹下去,我估计咱们都得被一锅端了,谁也跑不了。”

    “我大辽的一千勇士也不是摆设。”耶律月看着门口渐渐散去的夏国官员,身后跟着萧处温、李奉迎以及那乃蛮王屈出律:“不过你就不好说了,只有百十来人,竟然也敢明目张胆的出使夏国,我都不知道该是佩服你,还是说你傻了。”

    耶律月如此说,显然是指那天夜里,叶青被任雷追的满街跑的事情。

    叶青当作没有听出话外音一样,耸了耸肩膀道:“说的很对,看来我得让我大宋给我加拍点儿人手了,不然的话,自己的安危都没办法保证,说不准今天晚上不等睡着,就会被人从床上给抓起来扔进牢里了。”

    剩下在场的几人之中,只有叶青的身份最为低微,加上又是宋廷的使臣,所以在夏人眼里,别说跟耶律月比,就是跟那乃蛮王屈出律相比,也没有比人家要显得重要几分。

    李纯佑安抚着翰道冲,而后回头看了看耶律月等人后,随即拱手请耶律月与其同行。

    任雷看着满不在乎的叶青,在没有拿捏准叶青跟完颜璟的关系前,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冲动,而坏了他父亲分国称帝的皇图霸业,所以也就任由着叶青自顾自的走出了府邸。

    与武判刚刚经过楚王府的闹剧,走出府邸还没来得及喘口气,身后就响起了翰道冲的声音来。

    “少卿请留步。”翰道冲在身后喊道。

    叶青回头,有些不耐烦的道:“还有什么事儿?你找死不要拉上我好不好?”

    翰道冲脸上笑容更盛,怎么看都不像是刚刚差点儿被人砍了脑袋,一脸劫后余生的样子,来到叶青跟前后看了看周围,这才压低了声音说道:“老夫贱命一条,若是能够为我大夏除去奸佞,就是被千刀万剐、上刀山下火海老夫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好,明天我会记得给你收尸的。”叶青嘲笑道。

    “慢着。”翰道冲拉住叶青的手臂,目光变得坚毅道:“答应老夫的事情可还算数?”

    “当然算数。”叶青皱了皱眉,不清楚翰道冲此话何意。

    “那老夫还有不情之请……。”翰道冲说到一半,就感觉叶青要挣脱自己的手走人,于是连忙说道:“你先听老夫说完如何?何况此事儿对你来讲,并不是很难。”

    “为什么是我?”叶青转头,看了看出了楚王府不远后,黄土夯盖的一片片民居道。

    “老夫之所以同意免赋税于你,就是想要看看,你到底跟我大夏的商人交易了多久已经……。”看着说道一半又要走的叶青,这一次翰道冲直接两只手拉住叶青,急急道:“你听老夫解释,老夫别无他意,只是想让你帮老夫送一个人离开兴庆府。”

    “送一个人离开兴庆府,什么时候?”叶青一愣,疑惑的问道。

    “御史中丞*公济。”翰道冲凝重的说道:“因为只有你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在我大夏国私自交易了那么多货物,而且还没有被我们发现,所以老夫相信,若是让你帮我送一个人出兴庆府,对你来讲,绝不是一件难事儿。”

    叶青静静的看着翰道冲,而后又望了武判一眼,看着武判微微摇头,示意自己接货、送货至石嘴子渡口,绝不会被人跟踪后,便知道眼前的翰道冲,不过是靠推测来判断自己所走的贸易路线的,而非是已经完全查探到了皇城司私运货物的秘密路线。

    “送去哪里?”叶青平静的问道。

    “甘肃军司西凉府武威!”翰道冲如同分辨眼前的叶青是真是假一样,盯着叶青看的都快要让叶青心底发毛了,才凝重的开口说道。

    “西凉府?任得敬的军事大本营?”叶青吓了一跳,他可是挺清楚的,任得敬想要分国称帝的疆域之中,西凉府则是重中之重,更是西夏甘肃军司所驻扎的地方。

    “不错。”翰道冲叹口继续凝重道:“怕是如今,整个兴庆府已经完全进入戒备森严的状态了,若是老夫所料不差的话,任得敬的弟弟,兴庆府尹任得恭,估计已经开始下令,整个兴庆府只许入不许出了。”

    “这应该是你们按耐不住的责任吧?当初你我商议的结果,我大宋可是只管任得恭跟任得聪二人之事儿,其他事情,该是手里头人手更足的辽人来做才对,何况那乃蛮王屈出律,更是那耶律月到达兴庆府后,招来的一把利刃,你们放着不用,却要让我……。”

    “事已至此,老夫便不再对你隐瞒,辽人公主非是老夫不放心,而是辽国大军,突然间在他们南院大王萧翰里刺的率领下,陈兵在我大夏边疆。而且并未告知我夏国,他们如此举动到底是为何事,所以不论是老夫,还是陛下,都不敢轻易的指使那辽国公主,更别提和亲一事儿了。”翰道冲目光深邃,有些无奈的说道。

    叶青有些不满的撇撇嘴,指了指自己身后道:“我大宋也陈兵边界,你怎么就不想想他们为什么会如此?若是我有个三长两短……。”

    “少卿多心了,老夫可是出使过贵国的使臣,对于少卿在贵国圣上与太上皇心中的份量,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何况……贵国从来不会为了一个臣子而大动干戈的,这点儿还请少卿把心放在肚子里头。”翰道冲呵呵道。

    (ps:找不到状态,慢慢来吧,累了,晚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