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象〕〔长生〕〔异常魔兽见闻录〕〔天降三宝,爹地宠〕〔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我真的长生不老〕〔江酒陆夜白〕〔天降三宝:虐渣妈〕〔一胎三宝爹地找上〕〔太子爷丢了〕〔一胎三宝江酒〕〔天降三宝江酒〕〔都市之魔帝归来〕〔钢铁蒸汽与火焰〕〔逍遥侯〕〔小阁老〕〔王妃,王爷又来求〕〔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四百八十九章 反转
    韩侂胄缓缓转过身,看着李德志的手下,小心翼翼又手忙脚乱的扶着李翰学往李德志的身前退去,而后上前一步跟叶青、赵汝愚并肩而立后,道:“马上他就会反悔的。”

    “不杀可不就得放了,要不然怎么办?”叶青接过韩侂胄递过来的野战刀,收起来后轻松的说道。

    “那接下来就看你的了,我已经尽力了。”赵汝愚同样是神情轻松的说道。

    韩侂胄看着李德志关切的弯腰安抚着李翰学,平静的点点头后说道:“无妨,大不了便是与夏人一战而已,曾安军还不曾从大散关撤出,到定西也不过是一天的路程而已,只要你能拖够一天的时间,我依然承你这份人情。”

    “冲冠一怒为红颜,韩兄,在下佩服。”叶青一愣,回头看着韩侂胄,却只见人韩侂胄根本没有看他,目光则是一直注视着那跟风解站在一起的梁雁。

    “不论如何,我一定要带她走,哪怕前路是刀山火海,我韩侂胄都要试上一试。”韩侂胄的情话依然是霸气无比,听的叶青跟赵汝愚是连连摇头,但显然那前兰州府尹梁乙埋的千金,已经被韩侂胄的话语彻底征服。

    “你这……你这就是不要命了啊,回去看你老爷子怎么收拾你。”赵汝愚无奈的叹着气,早知道会有今日这局面,自己就该留在大散关,就不该跟着他嘚瑟着跑到夏国来。

    而在三人说话的时候,那边一边痛苦的叫唤着的李翰学,已经把叶青三人非是夏人,而是宋人的身份告知了李德志。

    李德志也不是傻子,从始至终他心里头的疑心便没有消失过,但因为李翰学还被人家控制在手,这让他一时半会儿的有些投鼠忌器,何况那白胖之人的一举一动,也确实是一个一看就是久居官场之人。

    所以当李德志安抚好李翰学,看着李翰学被属下带走后,直起身来的他,立刻神色大变样,阴沉的脸上带着冷笑沉声道:“来人啊,立刻拿下这三个来我大夏的宋人奸细。”李德志大手一挥,人开始往后退去,身前的几个护卫立刻便上前围住了叶青三人。

    “卧槽,这就成了奸细了,叶大人该你了。”赵汝愚不自觉地,一顿酒下来,也学会了叶青的卧槽口头禅。

    说完后,赵汝愚跟韩侂胄就极为默契的往后退了一步,然后把叶大人一个人推到了前头。

    风解跟梁雁则是再次看的目瞪口呆,眼前的这三个宋人,这短短的时间内,一会儿给她们一种霸气无比的感觉,一会儿又给她们一种漫不经心、吊儿郎当的感觉,如今又再一次给了她们两人一种,大难临头各自飞的感觉。

    李德志看着韩侂胄跟赵汝愚同时后退一步,把另外一个高大的年轻人推到了前头,随即露出不屑的笑意道:“都说宋人懦弱,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怎么?难道以为退后了,本官就会放了你们不成?”

    “你这几个人还不够他们四个人揍的,我觉得你应该等刚刚跑出去的手下,带来了你们大夏的兵士后,你再动手也不迟,反正我们也没打算跑。”叶青神色轻松,说道最后还不忘耸了耸肩膀。

    “哦,是吗?那你可知道,殴打我大夏官吏可是死罪?”李德志看了看身旁自己那几个虎视眈眈的手下,再看看地上还躺着的痛苦低吟的李翰学的同伴,笑着点点头,像是同意了叶青的建议。

    身后的一张桌子已经被赵汝愚跟韩侂胄,两人坐下的同时,还不忘拉着呆若木鸡的梁雁跟风解一同坐下,而后小声的嘀咕着,眼前这个兰州府尹,会不会是大夏朝最为短命的府尹。

    风解皱着眉头,对眼前三人的身份则是越来越迷糊了,看他们的样子,好像丝毫不紧张眼前的局势,甚至从一开始,就像是跟闹着玩儿似的,根本不怕眼前的危机放在心上。

    “是不是很想知道我们的身份?是不是很想知道我们为何如此有持无恐?”赵汝愚看着风解问道。

    一旁的梁雁本就是官宦人家的子女,对于官场之道自然是通晓不少,但眼前的一切,也依然是让她感觉到像是做梦似的,心中也同样好奇着,这个一心要带自己走的人,在那大宋朝,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儿身份的人!

    李德志看着叶青身后的四人,完全无视于他的存在,脸色尴尬难堪之余,但却一点儿办法没有。

    毕竟如今自己跟前的人太少了,而且刚刚进门的时候,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这几个宋人是如何把李翰学的同伴,一个个如同纸人一样给扔出去的。

    所以他在令属下带着李翰学看大夫时,就已经悄悄令手下去请,刚刚从兴庆府带兵来到兰州的*公济过来,而他也是刚刚尽地主之谊,宴请*公济后,准备回府的时候,看到了李翰学在此跟人发生了冲突。

    叶青刚刚端起赵汝愚倒好的茶水,还未来得及喝一口,就听见外面响起了整齐的脚步声,随着脚步声临近,身着便服的*公济,在几个顶盔戴甲的将领簇拥下,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

    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的李德志,早已经在门口迎候多时,所以当看到*公济时,李德志立刻禀奏着,有几个宋人的奸细在此闹事儿,而且还打伤了人,但无奈自己手下人数太少,只好麻烦中丞大人带兵过来。

    跟李德志随意的寒暄了两句,走进解语楼大厅内的*公济,率先打量了一下二楼栏杆处探头探脑的客人与姑娘,而后低头看向大厅内时,第一眼就看到了武判那似笑非笑的脸庞。

    “所有人立刻回各自的房间,若是谁敢再往外张望,全部带回衙门治罪!”*公济拦下李德志指向神态悠闲,坐在大厅内唯一一张完整的桌前的叶青等人手,飞快的仰头喊道。

    随即手一挥,身后的兵士便立刻踏着楼梯冲向了二楼。

    围在栏杆处看热闹的客人与解语楼的姑娘,在看到顶盔戴甲的兵士踩着楼梯上来时,瞬间一窝蜂的发出短暂的嗡嗡声,而后一个个瞬间都躲进了房间内。

    整个解语楼瞬间便被*公济带来的兵士封锁的严严实实,看着楼上楼下冲进来的兵士,再看看那几个依然很悠闲喝茶的几人,李德志脸上的冷笑不断,跟在*公济的身后往前走去。

    走到距离武判三五步距离的时候,*公济再次停下脚步,仰头看了看没有人偷看外,便扯着嗓子喊道:“把这几个人全部给本官带回去审问。”

    说完后,就在李德志脸上的冷笑越发浓厚的时候,只见*公济突然压低了嗓音,指着那一脸笑容的武判,哼道:“没事儿找事儿是不是?兴庆府城墙下怎么说的?忘了啊,你这是想让老夫被中书令大人训斥是不是?还嫌你们惹的麻烦不够多啊?”

    “我也不想啊,但这兰州府尹欺人太甚啊,看我们是宋人就以为好欺负,我们大人只是想要见识见识大夏的美人儿罢了。”武判学着叶青刚才的样子,无辜的耸着肩膀说道。

    看着武判的样子,*公济再次哼了一声,而后掠过武判,走到站起身的叶青跟前:“叶少卿请吧。”

    “那就打扰了。”叶青含笑行礼,接着道:“不过一会儿麻烦把帐给结了,没带钱我们,对了还有,赎身的银子也记得给啊。”

    原本脸上挂着冷笑的李德志,从*公济压低嗓子跟武判说话的时候,就已经呆立在了当场,有些搞不清楚眼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而内心比他还要赶到震撼的,便是那风解跟梁雁二人,即便是到了此时,她们可是完全看不懂眼前发生的事情,这几个宋人,特别是那个宋人,看起来好像跟大夏的这位武将很熟悉似的。

    *公济没好气的哼了一声,他跟武判比较熟,但跟宋廷的使臣叶青并不是很熟,但他知道翰道冲跟叶青很熟,而自己之所以会带兵来到兰州,也是因为翰道冲所带来的陛下的旨意。

    “到时候从那里面扣除。”*公济在叶青耳边低声嘀咕了一句。

    叶青呵呵笑道:“好说,那就多谢中丞大人了。”

    韩侂胄跟赵汝愚面色平静,梁雁则是有些不知所措,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跟着这个拉着自己胳膊的宋人走,还是应该留下来。

    不过最终梁雁还是没有做过多的考量,匆匆瞥了一眼同样站起身的风解,跟着韩侂胄与赵汝愚,刚刚走出几步,就在与那中丞大人擦肩而过时,突然听见那中丞大人冷声道:“站住,这两位面生的很,是什么人?不会真是奸细吧?还有,既然你跟他们在一起,那么也没办法继续留在这里了,跟他们一起离开吧。”

    最后的一句话,并不是看着韩侂胄跟赵汝愚说的,而是看着那一直站在桌边望着梁雁的风解说道。

    听到*公济的话语,叶青瞬间惊诧的回头,而此时风解的目光也从梁雁的身上转到了他的身上,而后两人同时望向了*公济,叶青喃喃道:“为什么?”

    “为什么?你想让老夫难堪是不是?今日之事儿若是传扬出去,谁担待的起?”看着叶青那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神情,*公济继续声音更加低沉道:“若是有人把今日老夫跟你见面一事儿传扬出去,到时候不光是老夫,就是中书令大人怕是也难辞其咎。”

    (ps:好吧,我知道这个情节写的不怎么样,所以不接受任何批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