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象〕〔长生〕〔异常魔兽见闻录〕〔天降三宝,爹地宠〕〔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我真的长生不老〕〔江酒陆夜白〕〔天降三宝:虐渣妈〕〔一胎三宝爹地找上〕〔太子爷丢了〕〔一胎三宝江酒〕〔天降三宝江酒〕〔都市之魔帝归来〕〔钢铁蒸汽与火焰〕〔逍遥侯〕〔小阁老〕〔王妃,王爷又来求〕〔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四百九十章 下场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公济还是不放过韩侂胄跟赵汝愚。

    不说别的,就冲刚才这两人跟叶青在一起时的神态举止,就完全不可能是上下属关系。

    而且*公济也不瞎,又岂能看不出来,眼前这一胖一瘦的两人,身上都带着一股为官上位者的气质吗?

    更何况了,叶青即便是在平易近人,也不可能为了自己一个属下跟一个妓 女,而后跟兰州府尹结仇不是?

    李德志看着*公济跟叶青在那窃窃私语,心中此时早就已经猜到了大致,那就是御史中丞大人,看来是跟这三个宋人认识啊,而且看样子,中丞大人这是要包庇这几个宋人,私自放他们离开了。

    “中丞大人,他们……他们可是宋廷来我大夏的奸细啊,万万不能如此轻易的放走啊。”李德志上前,看着*公济急忙说道。

    虽然他心里很清楚,这一次兴庆府的任得敬跟陛下之争,*公济在其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如今在陛下眼中,已经是仅次于翰道冲的心腹之臣了。

    但他也不能因为此人如今深得陛下信任,便任由*公济放这三个伤害自己儿子的宋人凶手离开。

    何况,在他的身后,也有着未来的储君越王李纯义给他撑腰,真正说起来的话,他并不忌惮或者是怕得罪眼前的*公济。

    *公济回头,看着旁边的李德志,脸上带着微笑道:“老夫心里自有分晓,此事儿就不劳李大人操心了。”

    李德志听到此话先是一愣,而后脸色一沉道:“中丞大人此话怎讲?难道要放这三个宋人奸细离开?还让他们带走我大夏女子不成?中丞大人可知,这位女子是谁?她可是叛臣梁乙埋的女儿,也是参与了任得敬谋反一事儿的。犬子今夜之所以会出现在这解语楼,便是因为他先一步得知,叛臣梁乙埋之女,今夜在此跟宋人奸细勾结谋反一事儿的。所以才会冒着危险于不顾,替下官拖延住了他们。”

    “哦?这么说来,李大人手里可是有确凿的证据了?那不妨拿出来如何?”*公济听到梁乙埋三个字时,还是不由自主的望了梁雁一眼。

    “证据下官手里自然有,而且这梁乙埋之女的嘴里还有更多的证据,若是拿下此女跟这三个宋人奸细,下官保证明日把所有的证据跟口供放在大人的面前如何?”李德志此时身上已经渐渐消失了刚才对*公济的恭敬之情,话里话外多少开始有些要挟之意。

    韩侂胄目光扫过梁雁,而后又扫过整个大厅,看了看周遭因为李德志的言语,但却毫无反应的夏国兵士,心中对当下的形势粗略的分析了下后,淡淡说道:“我大宋还不屑于向贵国派遣奸细,何况……既然知道任得敬谋反一事儿,那么你就应该知道,宋廷在任得敬分国称帝一事儿上,可是站在了贵国陛下的这一边。所以你还觉得我大宋会派遣奸细到贵国吗?”

    “笑话,哪有奸细会承认自己是奸细的?若你不是奸细,你为何要带走我大夏国叛臣之女?还不是因为你们之间,有着跟任得敬一同谋反关系?”李德志张嘴便反驳着韩侂胄的话语。

    *公济则是默默不说话,他也很想知道,眼前这两个跟叶青在一起的宋人,到底是何种身份,他们为何会出现在兰州城,目的又是什么!

    叶青同样是无声的看了一眼沉默的*公济,而后目光突然变得有些怜悯的看向李德志,接着心头微微的叹了口气。

    他相信,韩侂胄怕是已经看清楚如今眼下的局势了,而李德志,怕是很难见到明日的太阳了。

    如同叶青所料的基本一样,只见韩侂胄嘴角扯出一抹不屑的笑意,冷冷道:“韩某还不屑于往你夏国派遣奸细。你口口声声的指人我是奸细,是你大夏国叛臣任得敬同党,不就是想要知晓我的身份?不怕实话告诉你,韩某之所以来兰州,便是为了接应我大宋使臣。至于韩某的身份……。”

    说到此处时,韩侂胄微微一顿,而后转向*公济道:“韩某便是我大宋利州路安抚使韩侂胄,至于这位乃是我大宋成都府知府,你觉得我们还像奸细吗?”

    随着韩侂胄平静的说完后,李德志的神色瞬间变得有些震惊跟难以置信,他当然知道利州路安抚使在这一次任得敬谋反当中,替大夏国做了什么。

    而他之所以能够平稳的坐上兰州府尹的位置,也是因为宋人在大散关陈兵边疆的缘故,牵制住了梁乙埋替任得敬所掌的两万大军。

    风解一手抓着梁雁的手,她能够感觉到,梁雁此时的手在微微颤抖,只是她不知道,梁雁内心里的震惊,是因为那叫韩侂胄的身份,还是因为其他原因所致。

    *公济视线在韩侂胄跟赵汝愚身上来回游走,而后才缓缓移向叶青求证。

    叶青默默的点头,出声道:“千真万确。”

    *公济随即再次叹口气,而后看着李德志问道:“不知李大人还有什么想要说的?”

    “中丞大人……难道您宁愿相信一个宋人,也不相信下官?下官这一次在兰州……。”李德志心中一惊,因为他突然发现,眨眼间的功夫,自己已经被眼前的这几人围在了中间。

    “你……中丞大人你……你们想干什么?中丞大人,我可是大夏的官员,我是越王的人,你想干什么?越王一定会追究……。”李德志说着话,就想要往后退去,但身后的退路,已经被那个白胖白胖的宋人给拦住了。

    此刻那白胖白胖的宋人,也不再像一开始那般人畜无害,白胖的脸颊上挂着一抹冷笑跟阴狠,不说话的堵住李德志的去路,只是默默的摇着头,示意其这条路不通。

    叶青刚刚要拔出刚刚收起来的野战刀,但却是被*公济按住了,摇头道:“李大人喝醉了,你们扶李大人出去吧。”

    随着*公济的话语,只见刚才跟着*公济进来的将领,招呼着几个兵士,在李德志张嘴之前,一把捂住了李德志的嘴,而后在一阵呜呜声中,李德志被拖了出去。

    叶青等人跟着一同走了出去,只是看着被拖上马车的李德志,已经是不省人事、浑身上下如同没了骨头似的,被人拖上了马车。

    “此事儿老夫便不追究了,但……老夫还是会告知中书令大人一声的。”*公济看着叶青,神色凝重的说道。

    “正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害人之心不可有。中丞大人怕是想多了吧?何况,叶某跟韩兄、赵兄向来交好,他们担忧我的安危也是人之常情……。”叶青呵呵说道。

    他心里很清楚,*公济的此事儿,并非是指今夜发生之事,而是指韩侂胄跟赵汝愚出现在了兰州府一事儿,甚至,*公济都不得不怀疑,随着韩、赵二人的到来,宋军会不会已经趁机从定西挺进了夏国境内。

    “中书令大人跟叶少卿可是有君子之约,老夫也遵从了你与中书令大人之间的约定,与你相差大半日到达兰州,正所谓做戏要做全套,但叶少卿如此防备,显然是不相信中书令大人。而且……兰州府尹刚刚上任不过三五天的时间,便意外身亡,中书令大人在陛下那里怕是也不好交代啊。”*公济虽然在对叶青说话,但是目光却是望着韩侂胄跟赵汝愚两个人。

    韩侂胄跟赵汝愚看着*公济的目光,而后点点头,说了句上前方等着叶青便开始带着梁雁往前走去。

    而*公济则是看了一眼风解后,缓缓说道:“韩大人跟赵大人想必也不想给老夫招惹麻烦吧?今日之事儿怕是若传扬出去,不光是老夫,就是叶少卿也会因此受到不小的牵连。”

    话刚说完,风解的神色一下变得紧张了起来,在青楼多年,不论是察言观色还是听话听音,她都能够凭借聪慧的心思把事情猜到个七八分。

    而今夜这场闹剧,自己从一开始便参与了其中,而且还目睹了全过程。特别是看着那兰州府尹就那么被人拖上了马车,甚至一只靴子还耷拉在外面,向来聪慧的她,岂能不知道在短短的瞬间发生了事情。

    “花语,求求你带我一起离开好吗?”风解近乎哀求的看着梁雁,时而偷偷的瞄向一同转过身来的韩侂胄道。

    梁雁看着被大夏兵士包围的街道,虽然外面还有着好些围观者,但她此时同样是心乱如麻,今夜的事情跟她以及风解所言的完全不一样,就像是做梦一样,自己就莫名其妙的被人赎了身,要被人带着离开兰州城。

    “梁小姐,求求你了,念在这几日我对您还不错的情分上,带上我一同离开好吗?我不求其他,跟在你身边侍奉你就行,求求你了。”风解想要往前走近梁雁,但看着梁雁身旁的韩侂胄,却是不敢向前迈出哪怕一步。

    梁雁看着神情凄哀的风解,脑海里想着这几日两人相处的场景,眼神便不由自主的望向了韩侂胄。

    “从今以后,你便侍奉梁小姐。”韩侂胄平静的说道。

    “多谢大人,多谢梁小姐。”风解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对着梁雁跟韩侂胄磕头多谢道。

    被韩侂胄松开手臂的梁雁,急忙跑向风解跟前扶起对方,眼神真诚而坦然的道:“以后我们姐妹相称可好?”

    风解不敢答话,而是目光掠过梁雁,再次望向了韩侂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