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墨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做局〕〔神话之我在商朝当〕〔黄泉阴司〕〔穷小子偶得神仙传〕〔近战狂兵〕〔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嘉平关纪事〕〔十方武圣〕〔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四百九十三章 三个人的对策
    一个是大理寺卿,一个是当今大儒,显然,这两个人不可能在他这么一个布衣跟前,说谎话来骗他不是?

    “这……这怎么可能?”白秉忠有些六神无主的看着对面的朱熹跟吕祖简,难以置信的问道。

    “是不是真的,白兄只要前往令胥的府里问上一问不就都明了了?何况,我跟朱先生又岂会骗您?”吕祖简不经意的望了朱熹一眼,而后缓缓向白秉忠说道。

    “令胥在为大理寺少卿前,可一直都是皇城司统领,即便是如今,皇城司统领依然还是白兄佳婿。今日我们闲谈起此事儿来,本不该为白兄徒添烦恼,但若是白兄能够亲自问上一问,既能为我等解惑范兄意外身死的种种疑惑,也能解白兄心结不是?”朱熹捋须,看着神情有些难堪的白秉忠平静的说道。

    “那……若是如两位所言,岂不是叶青很有可能就是凶手?即便不是,但因为是他逼走范兄,岂不成了间接的杀人凶手?”白秉忠神情带着难堪跟震惊,有些不愿意相信的说道。

    “白兄切莫如此轻易定论,有些事情我们也是道听途说,自然还是要以令胥说辞为准才对。令胥如今即是皇城司统领,也是我大理寺左少卿,我相信令胥当该不会暗中行如此令人不齿的行为。”吕祖简安慰着白秉忠道。

    三人身后的糖葫芦,一字不落的把三人的对话听在耳里记在心里,在三人准备离去的时候,糖葫芦率先扔下铜板,都差点儿忘了自己靠在墙壁上的糖葫芦架子,便往楼下冲去。

    朱熹三人起身,看着慌张的少年走到他们身后的桌前,再次扛起糖葫芦架子离去时,也并没有做过多的想法儿。

    茶楼门口,看着有些失魂落魄的白秉忠离开后,朱熹跟吕祖简对望一眼,而后还是由吕祖简开口道:“不知先生如今打算去哪里?吕某打算即刻去一趟信王府,把今日之事儿告诉信王。”

    看着吕祖简那分明想要他一同前去的眼神,朱熹点点头,道:“我本打算前往凤山书院,不过正好与吕兄顺路,那就不妨先拜访下信王,而后再去凤山书院。”

    朱熹与吕祖简二人上了大理寺的马车前往信王府,而御街之上的白秉忠走了一段距离后,便站在人潮之中左右张望,他忽然发现,自己这些时日与女儿好久不见,都不知道女儿如今是住在中和巷,还是住在通汇坊的小宅子里了。

    脑海里一直回响着朱熹跟吕祖简那一口一个令胥,在白秉忠听来,就如同是一个个耳光似的打在他脸上。

    小叔子与嫂嫂成亲一事儿,本就已经让他白秉忠感到脸面无光,非但败光了他白家的家风,同样也是丢尽了他白秉忠的脸面。

    当然,其中还有让他不齿的便是叶青皇城司统领的身份,他白秉忠为官多年,又岂能不知道皇城司做的是什么勾当?

    所以他之所以单独搬出去住,保持着与叶青的距离,除了叶青皇城司的身份,便是叶青跟白纯小叔子跟嫂嫂的关系,让他觉得没有脸面住在那叶府里头。

    也正是因为此,这让他回到临安后,在知晓自己的女儿嫁给了小叔子后,哪怕是在叶府,或者是在大街小巷之上碰到的陌生人,只要是人家对着他露出笑容,他便会觉得人家的笑容像是在嘲讽他,嘲讽他白家出了这么一个败坏家风的女儿,而自己还有了这么一个为朝廷鹰犬的女儿。

    糖葫芦一阵风似的冲进了兰儿茶铺里头,看着正帮着刘兰儿在帮客人包茶叶的墨小宝一眼,而后望了望楼梯口,不说话的便首先冲了上去。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长得越发美丽的刘兰儿跟墨小宝便同时急匆匆的走了上来:“如何?打听到什么了?看你的样子,看来他们谈的事情还很重要是不是?”

    糖葫芦看了一眼发问的墨小宝,而后看着刘兰儿说道:“他们三人谈起了当初范念徳的死因,老爷子与范念徳是多年好友,竟然知道范念徳水性颇佳,所以引起了朱熹跟吕祖简的追问,甚至包括统领大人当初跟夫人,前往范府接锦瑟姐的事情,也被他们二人把责任全都推到了统领跟夫人的身上。”

    “放他娘的狗臭屁!锦瑟在范府时,范念徳老匹夫天天欺负锦瑟,让锦瑟天天干最粗的活儿,要不是夫人跟少卿,锦瑟现在还在受苦呢,他娘的朱熹老匹夫,又在妖言惑众。”墨小宝在糖葫芦说完后,立刻愤愤不平的说道。

    锦瑟当初在范府过的如何,如今怕是少卿跟夫人都没有他了解的多,当然,这其中也是因为锦瑟懂事儿的缘故,不愿意在夫人面前,说那些白老爷子好友范念徳的坏话,以免惹的夫人心里不快。

    但如今他跟锦瑟的关系越来越近,时不时的锦瑟就会把当初的种种告诉他,而他也会把自己记事的点点滴滴,以及在遇到叶青之前的讨饭日子,在闲暇时说给锦瑟听。

    刘兰儿如今已为人妻,比起当初的性子则是越来越稳重,听着墨小宝对朱熹跟吕祖简的骂骂咧咧,拍了下墨小宝的头,示意他火气小一些,而后才坐下重重的叹了口气。

    “兰儿姐,你倒是说句话啊,光叹气有什么用?现在该怎么办?统领没几日的功夫就要回来了,这如今……。”糖葫芦看着刘兰儿有些焦急的问道。

    “催什么催,这事儿可不是小事儿,何况叶大哥人还没有回来,咱们再怎么拿主意也没有用。”刘兰儿有些气馁,撅着嘴想来想去,都一下子找不到合适的人选。

    “不就是一个朱熹老匹夫往少卿身上泼脏水,从而使得少卿回来后,跟白老爷子没办法和谐相处吗?反正他压根儿也看不上少卿,照我看,以少卿的性子,恐怕都懒得搭理他呢,当然,夫人会不会施压跟少卿就不知晓了。”墨小宝看了一眼不说话的刘兰儿,想了下后觉得并不算是什么大事儿。

    “小孩子少瞎说,要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就好了。”刘兰儿训斥了一声墨小宝,而后又陷入到了沉思当中。

    元日之前,临安城里刮起的那阵叶青在金国事迹、以及坊间流传着的赞誉圣上跟太上皇的话语,如今还没有完全消散,随着岁币被金人免除,如今不只是大瓦子,甚至整个临安城的酒楼、茶肆等地,还会有人兴高采烈的议论此事儿。

    之所以会那段时间会出现这样的形势,身为参与者的刘兰儿,她心里比眼前这两个少年可是清楚太多了,这是叶大哥在为回临安,避免受到他人的攻讦而造势,是为了堵那些心怀叵测之人的嘴。

    如今叶青从夏国即将返回,出使金国的功劳,以及出使夏国的差遣,叶青都办的极为出色,那么接下来回到临安,必然是会受到朝廷的封赏。

    而如今若是有心之人以范念徳之死这件事情来攻讦叶青,那么恐怕回到临安的叶青,迎接他的将不会是朝廷的封赏,而是朝堂之上大臣们对他的攻讦跟质疑了。

    刘兰儿看的极远,这也是为何叶青离去之前,甚至都让李横听刘兰儿安排行事的原因。

    所以如今墨小宝跟糖葫芦则是面面相觑的倒吸一口凉气,他们实在想不到,原本以为的一件小小事情,竟然还能牵扯出这么多严重的问题来。

    “那……那现在怎么办?总总不能咱们就这么干看着吧?”墨小宝蠕动了下嘴唇,糯糯的出声问道,神情之间,亦不复刚才的愤慨模样儿。

    “俗话说的好,好事儿不出门坏事儿传千里……。”刘兰儿咬了咬嘴唇,想了下接着道:“这件事儿我们没办法阻止的,朱熹跟吕祖简则都是信王的座上宾,此事儿我们没办法阻止朱熹跟吕祖简告知信王的。所以我们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这件事儿引起的各种动荡都摸的一清二楚,待叶大哥回来后,不至于措手不及就行。对了糖葫芦,你去对面请令娘过来。”

    “请令娘?请她过来干什么?难不成她能阻止……。”糖葫芦有些疑惑的道。

    旁边不耐烦的墨小宝,起身一脚踢在糖葫芦的屁股上:“兰儿姐让你去你就去,哪那么多废话,快去。”

    随着糖葫芦下楼后,刘兰儿一手拄着下巴,看着墨小宝想了下道:“你不是跟圣上跟前的中贵人走的很近吗?把今日听到的完完整整的告诉他即可,我想他就应该知道怎么做了。”

    “好,我这就去。见关副统领倒不是很难。”墨小宝干脆的点点头道。

    “等一下。”刘兰儿拦住就要下楼的墨小宝,想了下后又觉得没必要,于是又挥了挥手无奈道:“那你快去吧,没其他事儿了。”

    看着墨小宝离开,刘兰儿一时之间也有些茫然跟无奈,本来想让墨小宝先回去叶府一趟,把今日之事儿告诉白纯,先让白纯心里头有个准备。

    但想想怕是此刻那白老爷子,恐怕已经到了叶府去向白纯问个究竟了,墨小宝即便是回去了也没办法提醒,倒是还不如先赶快告知关礼,先一步看看宫里头得知此事儿后,会发生什么动静为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