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后传〕〔医妃倾天下〕〔近战狂兵〕〔万相之王〕〔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元卿凌宇文皓〕〔九星之主〕〔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我在万界送外卖〕〔帝后世无双〕〔长生〕〔万古帝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斩月〕〔邪帝狂妃:鬼王的〕〔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五百零三章 雏形
    刘兰儿站在茶铺门口看着父亲终于离去,这才让如意去通知李横回来。

    看着李横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在街道上左右张望,似乎深怕父亲杀个回马枪的胆小样子,茶铺门口的刘兰儿忍不住的笑出了声。

    “这个时候你知道害怕了,早干吗去了?”刘兰儿打趣着李横,而后看着李横手里的红色请柬,不由问道:“这是什么?”

    李横顺手把请柬递给了刘兰儿,而后走近茶铺内,随意的开口说道:“明日为林光巢践行,林光巢整的还挺正式,还下了请柬。”

    “践行?”刘兰儿放下刚刚打开的请柬,迷惑的道:“他被差遣到别处了?怎么从来没有听你说起过?”

    楼上婴儿的哭声引起了两人的注意,不用刘兰儿说话,如意看着正与李横说话的刘兰儿,便急忙先上楼上奔去。

    “嗯,我也是刚知道的,好像是去了神劲军。”李横在椅子上坐下,看着门外人来人往的景象说道。

    刘兰儿看着有些心不在焉的李横,蹙眉想了下道:“如此一来,皇城司又是空出来一个副统领的位置了,看来叶大哥又得过一段不安分的日子了。”

    “什么意思?”李横下意识的回头问道。

    “这还用说?如今的皇城司不比当初,虎口衙门的威风自叶大哥上任至今,比起当初皇城司最威风的时候还要盛几分,林大哥一走,这皇城司副统领的位置,可不就成了朝堂之上一些人眼里的香饽饽?还不得抢破了头皮来争这个皇城司的位置?”刘兰儿收拾着柜台,看着心思颇重的李横,想了下又道:“这个时候你还是小心一些好,别给叶大哥添麻烦,也别被人利用了。如今这个世道,特别是官场之上,可谓一个个都是人精,奸猾的很。”

    看着说完话后,便开始忙着收拾柜台的刘兰儿,李横张了几次口,最后笑着道:“那你就没有想过,我万一坐上这个副统领的位置怎么办吗?”

    “你?”刘兰儿手里的活一顿,看着李横那似笑非笑、半真半假的脸庞,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说道:“你就算了吧,若不是叶大哥在,你连正将怕是都混不上呢,副统领的位置可没有那么好干的,你就老老实实的给叶大哥当好皇城司正将就好了。”

    “我在你眼里就那么不堪啊?我就那么不如你嘴里的叶大哥啊?”李横的语气倒是显得颇为平静的说道。

    刘兰儿风情的白了一眼李横,继续忙着手里的活计,嘴里碎碎念着:“这年头官场不好混,六品进五品可是官场中人的一道坎,跨过去了不敢说仕途就是一帆风顺了,但最起码也算是前途无量了。所以这五品以上的官儿,哪一个背后没有或大或小的势力做依靠?”

    “那你的叶大哥如今可是四品官儿,他能有什么背景,他的底细可是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了。”李横问道。

    “叶大哥不一样,他虽然也没有背景,但是把握住了唯一的一个机会。何况叶大哥不论是做人做事都能够做的滴水不漏,若是深究的话……太上皇或者是圣上可就是叶大哥身后的大树,这岂是一般人能比的?”刘兰儿回头,笑着问道。

    “这话我就不明白了,你怎么就认为太上皇或者是圣上是叶大哥身后的大树?”李横心中莫名一沉,但还是不露声色的问着。

    “很简单,若是朝廷无意栽培,就不会让叶大哥参与科举,还拿了殿试头名。拿了殿试头名,就足以说明,圣上或者是太上皇,已经是有意栽培他了。加上这一次出使回来后,必然是要……。”刘兰儿继续说道。

    “但你别忘了,现在可就有一件事情拦在他被朝廷封赏的路上,而且这件事儿可不是那么好跨过去的。”李横道。

    “是……。”刘兰儿拉长了声音,走到李横跟前坐下,道:“所以说你不了解叶大哥这个人,叶大哥早已经知道此事儿了吧?但你看这几日,自叶大哥回到临安后,何曾过问过此事儿?就像是没有发生似的,完全不当回事儿。这还不能说明问题?”

    “哦,此话怎讲啊娘子?”李横心继续往下沉,表面上却是抓着为她生下一个儿子的刘兰儿问道。

    “讨厌,外面都看着呢。”刘兰儿抽回自己的手,还不忘在李横的手背上拍了下,才拢了拢耳边的发丝掩饰着羞涩道:“这便是叶大哥的高明之处,他心里很清楚,这一次出使回来后,自己的功绩会被他人嫉妒、攻讦,而正好有人借此向他发难,叶大哥当然是正好就顺着此事来咯。”

    “我还是不太懂,你说的清楚一些。”李横正色问道。

    “这怕就是那取舍之道吧。”刘兰儿想了下说道:“叶大哥很清楚,什么是他能得的,什么是他这个时候不能得的。如今出使回来,以他现在的年龄跟功绩,你让朝廷怎么封赏他这次的功劳?朝堂之上的青年才俊多不胜数,但能够向叶大哥这般身居高位、要位,又在朝廷还有一丝影响力的又有几个?”

    看着李横默默的摇摇头,刘兰儿伸出三个白皙的手指道:“算上叶大哥也只有三个, 如今的吏部左侍郎、兼两浙西路转运使的史弥远,再则便是兵部左侍郎、兼五河军统制的韩侂胄,还有就是叶大哥,大理寺左少卿兼皇城司统领。这三人在朝堂之上领先同龄人一大截,正是朝廷互相制衡之策,不让其中一人独大,也绝不会让其中一人的品级高过其他二人,难道你就没有看出来点什么吗?”

    “这能看出什么来?不过都是巧合罢了。”李横莫名其妙的道。

    刘兰儿叹口气,如同李横心中所想的一样,果不其然的再次起身下意识的收拾着东西,而后开口道:“吏部侍郎身后有市舶司,这是朝廷的经济命脉。兵部侍郎的五河军如今就在建康,这是朝廷防范金人的屯驻大军。大理寺少卿手里有皇城司,这是皇室手里的一把人人知道,但却很难发现的一把匕首。说句耸人听闻的话,大宋的财政、大宋的军事、大宋的司法就在他们三人手里,所以你还认为叶大哥身后没有背景吗?你还认为叶大哥是靠运气才有今日的成就吗?而且若是今日叶大哥在朝堂之上再进一步,那么先不说其他人会怎么想,史弥远跟韩侂胄绝对会立刻联合起来敌对叶大哥的,所以叶大哥对临安如今泼在他身上的脏水不闻不问,就是想要所谓的功过相抵,不让朝廷为难,也不让自己陷入众矢之的的不利局势中,也只有这样,才能保全叶大哥如今的一切,继续得到朝廷的重用。”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吗?”李横顺着刘兰儿的话语,喃喃自语道。

    “你说什么?”只有收拾东西,才能整理出一条清晰思维的刘兰儿,并没有听见身后的李横说什么,茫然的扭头问道。

    “没…… 没什么,那个我突然想起有一件事儿来,我出去一趟。”李横站起身,一边说一边边往外走。

    刘兰儿看着那匆匆离去的背影,不满的嘟囔了一句,而后便对楼上的如意问道,小孩子是不是饿了之类的妇人的问题。

    走上街的李横心乱如麻,若不是刘兰儿分析,他还真的看不出来,平日里看起来轻松悠然的叶青,竟然是如此谨慎,而又如此有野心……不对,他有野心自己是知道的,但一直都没有料到,他的心机竟然是如此的深沉!

    “或许明日会是一个好时机不是?”站在街道上,李横突然喃喃道。

    从西湖回到临安城时,天色已晚,一路上墨小宝赶车,叶青便坐在另外一边的车辕上,跟墨小宝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路闲话,不过最让他有感触的还是那句:今日到家后,太子妃邀请一事儿,切莫告诉两位夫人。

    这事儿墨小宝就不懂了,若是说少卿跟王妃之间有什么,关系不正常他还信,毕竟那天晚上两人的心意相通就是明证不是?要不然怎么可能少卿一出现在宫墙下不一会儿,那信王妃就舍弃马车,沿着宫墙前行呢?肯定是有事儿。

    但跟太子妃之间……这是不是有点儿超出自己的承受范围了?

    墨小宝一路上都不敢相信少卿跟太子妃之间的关系不正常,但想想左雨两兄弟如今在太子府已近两年的时间,而自己也是时不时的送银票过去……不会是少卿把太子妃给包养了吧?

    这每隔三个月送过去的银票,不会就是那包养费吧?

    朝堂官员把太子妃给包养了,这……听起来是不是太匪夷所思了吧?根本不可能吧?但少卿跟太子妃到底是什么关系呢?难道真的就跟少卿跟信王妃的关系一样吗?

    一路上虽然也会时不时回答着叶青的话语,但墨小宝的脑袋里,叶青跟太子妃李凤娘之间的关系,已经被墨小宝把所能想到的关系都套用了一遍了。

    “明日中午涌金楼定好位子,告诉温婉跟赵才卿,明日我包了。”叶青财大气粗的说道。

    “那我可不可以跟着去啊?”回过神来的墨小宝问道。

    “这事儿你得问锦瑟了,他同意的话你就可以去,甚至也可以找姑娘……。”

    “我不同意。”锦瑟寒着俏脸站在门口哼道。

    于是叶少卿摸摸鼻子,从站在大门中央的锦瑟旁边一声不吭的侧身走了进去,留下墨小宝带着哭腔的在跟锦瑟解释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