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废少〕〔逆天废柴〕〔仙君重生〕〔叶辰萧初然〕〔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逍遥侯〕〔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九死丹神诀〕〔都市医品仙尊〕〔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除纣无人皇〕〔我成了商朝纣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五百二十章 国宝
    史弥远的脑海中不时的闪过李横经过驿馆门口时,跟他打招呼递请柬的画面,甚至是包括叶青那天被刺杀后,皇城司、禁军以及临安府搜查罗马人住的驿馆的情形。

    面对此时侃侃而谈的叶青,史弥远不得不怀疑,叶青是不是已经从驿馆内,探到了关于颇黎的详细信息?是不是他跟自己一样,已经见过了那透明如水精般的颇黎。

    史弥远爱财如命,手下的四木三凶随着史弥远官位的升迁,也在变本加厉的为他尽可能的搜罗着最大的财富。

    而自叶青手里的香皂、新炷在临安城崛起,甚至开始在周边蔓延开来时,视财如命、见钱眼开的史弥远不是没有想过办法,把这些占为己有。

    但即便是叶青不在临安的小两年的时间里,他都一直没有找到什么好机会,能够把探到那香皂的秘方,而随着新炷的秘方被他弄到手不出半个月时,整个临安城的蜡烛作坊里,则都已经用新的秘方来做蜡烛了。

    这让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弄到新炷秘方的史弥远,瞬间有种竹篮打水一场空,甚至是被人算计了的感觉。

    但正所谓天无绝人之路,就在史弥远怨恨愤怒的时候,市舶司却给他带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那就是几个罗马人手里的颇黎,如同无价之宝,也绝对能够成为不输香皂利润的新鲜事物。

    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在让史弥远欣喜若狂的同时,也让史弥远不得不在把罗马人接到临安时,严加守护起来,以免在自己把此物呈给皇宫之前,在被他人得知的同时,也被人仿制出来。

    但令他感到无奈的是,除了舌人跟罗马人的言语沟通不算很流畅的同时,便就是这几个罗马人,无论自己如何威逼利诱,他们也都不肯交出那颇黎的秘方,只是大概意思的说着愿意跟他合作,给他提供尽可能多的颇黎,但价格也自然是十分昂贵的。

    叶青看着问话的史弥远,笑了笑道:“史侍郎把那几个罗马人所在的驿馆守卫的密不透风,即便是我皇城司想要靠近都很难,所以我怎么可能知道那颇黎长什么样儿呢?不过就是从书中看到过记载罢了,对于实物并不知情。”

    像是在斟酌叶青话语真假的史弥远,静静的看着轻松带笑的叶青,过了好一会儿,在心里头松口气的同时才开口道:“既然少卿知道这是西国宝名,那么可认识会罗马语的舌人?今日这几个罗马人被在下带到孤山园林,若是少卿认识舌人,不妨正好让其在太上皇、圣上跟皇太后跟前通译如何?”

    “这个不认识,我只是看书中的记载罢了,至于精通罗马人话语的……侍郎不是找了一个礼部韦昭为通译吗?若是他无法全部通译罗马人的话语,侍郎倒是不妨找找僧侣等等,毕竟他们多云游四方,或许会懂一些吧。”叶青不露声色的回答道。

    韩诚跟信王默默的看着叶青跟史弥远说话,虽然两人的谈话也很平常,但韩诚跟信王,却是在两人的话语中,听出了一丝丝针锋相对跟相互试探的感觉。

    一旁的皇后跟信王妃,则是小声的跟皇太后说着什么,时不时的还能够听到皇太后的低笑声,或者是对着一直跟她们保持着距离的李凤娘说上几句话。

    李凤娘的神色带着明显的不耐,即便是皇后多施以眼色加以警告,李凤娘依然是我行我素,跟皇太后说话时的态度也是显得颇为不耐烦。

    叶青与史弥远相对着心照不宣的一笑,刚才两人的谈话,显然谁也不相信谁说的话。

    叶青不相信史弥远找不到精通罗马人语言的舌人,史弥远也不相信叶青不曾见过那颇黎的实物,两人之间也渐渐开始变得针锋相对了起来。

    史弥远想要保住自己对罗马人手中颇黎的绝对控制,就如同叶青对那香皂的绝对控制一样,所以他绝不会希望临安城,或者是整个大宋,除了罗马人跟他之外,还会有其他人手里出现那透明的颇黎。

    而叶青自然是绝不会让史弥远一个人来控制这颇黎,不过在他未见到罗马人手中的颇黎前,他也绝对不会对着史弥远说实话,更不会告诉史弥远,自己有可能能够听得懂那几个罗马人的话语。

    这个时期的欧洲,显然威尼斯人还是一个强大的存在,威尼斯的经济不只使得威尼斯商人闻名于世,同样,威尼斯的海军也是极为强大的,加上欧洲人骨子里的探险精神,威尼斯商人能够来到南宋,叶青毫不惊奇。

    当然,对于这个时期出现在南宋的颇黎,叶青也不感觉到惊奇,毕竟,颇黎便是由意大利人发明,早在四世纪的时候,就已经被他们安装在了窗户上,如今随着时间的推移,颇黎在堪比黄金的同时,也被罗马人视作了国宝一般的存在。

    而那些颇黎工匠,则是被安置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孤岛上制作颇黎,终生不得离开此岛。

    王伦带着太子赵惇出现在众人跟前后,众人这才跟在皇太后、皇后跟信王、信王妃等人的身后,一同又沿着那长长的廊亭往孤山深处的皇家宫殿里走去。

    大殿内已经聚集了六部的尚书与侍郎,包括左相王淮、右相魏杞等人此刻也都站在大殿内。

    许久不见的刑部尚书梁克家,看到叶青时一点儿也不觉得尴尬,就好像前些日子刑部左侍郎彭龟年,弹劾叶青乃是谋杀范念徳凶手一事儿时,跟他这个刑部尚书一点儿关系没有似的,依然还含笑向着叶青点头打招呼。

    叶青同样是面带随和的微笑,对着梁克家点点头,便算是打过招呼。

    许久不曾上朝的叶青,今日如同参加一个小朝会一样,把朝堂之上的大佬在这孤山园林的大殿内,也都见了个遍。

    萧振身为临安知府,今日也出现在了朝堂之上,暗地里向叶青指了指大殿的身后,意思是那几个罗马人就在后面,一会儿便会跟着太上皇跟圣上出现在众人面前。

    工部尚书依然是李道,比起当初跟叶青多少带着一丝敌意的关系,如今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李凤娘对他说过些什么,总之李道在看到叶青打招呼时,态度比起其他人来倒是亲切了很多。

    礼部尚书周必大,叶青是只闻其名不曾见其面,今日在此相会,也不过是点点头算是招呼过了。

    辛弃疾高大又有些消瘦的身影,一身灰色的圆领长袍,使其人显得有些阴暗,跟在个子不高的兵部尚书留正的旁边,倒显得个子不高,胖乎乎的留正如同一个小坟包似的。

    叶青不知道辛弃疾到底在弹劾自己谋杀范念徳一事儿扮演着什么角色,但叶青相信,以辛弃疾对朱熹的崇拜程度来看,辛弃疾显然不会在朝堂之上替自己说话的。

    大殿内的众人,对着落座之后的皇太后跟皇后行礼,而后接着向太子赵惇跟太子妃李凤娘行礼,也只有这个时候,才能够从李凤娘的脸上看到一丝的光彩。

    这个女人就像是一个天生热衷于高位的女人,也从来不曾隐藏过她的最终目标,便是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所以比起太子赵惇愿意继续等待当今圣上禅位外,怕是只有她最为着急着希望圣上能够尽快禅位于太子了。

    信王妃钟晴与信王坐在另外一侧,钟晴这个女人从来都是给人一种事不关己的感觉,仿佛任何事情都激不起她的兴趣一样,恬淡寡欲、安静平和的性子,使得她更像是一朵空谷幽兰般,只是静静的绽放着自己的美。

    “最少有两件宝贝,一个叫做颇黎,一个确实被叫做颇黎珠,或者是叫做云白珠。”工部尚书李道不知何时站在了叶青的旁边,目光直视前方,低声向叶青说道。

    “李尚书此言是何意?”叶青也是目不转睛的望着前方,而后低声问道。

    “老夫老了,犬子又没有进入朝堂的资格,老夫若想要保住如今的身份地位,就只能是靠太子妃殿下了。老夫不聋也不瞎,这两年知道少卿没少帮衬着为太子妃殿下赚钱,何况当初若不是你挺身而出,太子妃又怎么可能顺利的嫁入太子府呢?这一次朝堂之上弹劾你之事儿,老夫自始自终从未发声,但就是如此,也是得罪了不少人啊。”李道有点儿像是在叶青跟前邀功似的,斜了叶青一眼说道。

    “按照尚书大人的意思,那岂不是没有说话的同僚,我叶青都得感激一番啊?尚书大人不妨直说就是了,不必拐弯抹角。”叶青目光缓缓移向端坐的太子跟太子妃的方向。

    站在李道的跟前,叶青的心中多少是有些心虚的,毕竟李凤娘乃是李道之女,而自己跟李凤娘之间……如今又是不清不楚,谁知道那傻娘们会不会把一些事情捅给她爹听呢。

    “孤山园林乃是老夫监造,即便是那新建的孤山长廊也是老夫亲自监造而成,虽然这些钱是市舶司出的。但也正是因为此,老夫也才知道,这孤山长廊的花费不菲,怕是能够让你吃惊的眼珠子掉到地上。”李道神色一本正经,继续望着前方低声道。

    (ps:别嫌俗套啊,哈哈,南宋这个时期,赶上了不是,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