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进化的虫子〕〔黄泉阴司〕〔全球影帝〕〔焚天路〕〔都市之仙帝归来〕〔大英公务员〕〔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盖世战神萧破天〕〔小妻太娇嫩,枭爷〕〔隐婚总裁:女人,〕〔聂先生又苏又撩〕〔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神医佳婿〕〔鉴宝黄金指〕〔近身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五百二十五章 邀请
    赵构很聪明,他并没有把尼科洛、马泰奥等人交给叶青,而是依然还由史弥远负责安置在临安驿馆内,便是为了防范叶青跟史弥远之间的明争暗斗,不会伤害到罗马人对他的利益。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 ..kan.shu..la

    前往泉州的罗马人由李横随同,赵构相信一路上不会出问题,何况这对市舶司以后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儿,也是一大笔的财富才对。

    而留在临安的尼科洛跟马泰奥,身处临安便没有那么好的处境了,夹杂在叶青跟史弥远中间,以后必然会成为叶青跟史弥远争夺那颇黎制法的棋子,甚至必然会有一方,想着杀害尼科洛跟马泰奥,来栽赃嫁祸给对方,从而使得那远走泉州的罗马人回来后,能够被自己利用。

    罗马人相信了叶青,但赵构却是把罗马人交给了史弥远来安置,如此一来,叶青想要得到颇黎制法,必然要通过史弥远为他跟罗马人相见,而设置的层层关卡,从而阻止叶青得到罗马人的颇黎制法。

    而史弥远显然也不能因为罗马人相信叶青,倾向叶青,而轻易的置尼科洛跟马泰奥于死地,毕竟,人是太上皇交给他看管的,若是出了事儿,史弥远必然逃脱不了被责问。

    韩诚与叶青并肩往外走,不由得笑道:“如此看来,太上皇对你跟史弥远是颇为了解啊。让你叶青看得见却摸不着,让史弥远摸得着,却不敢有任何的歹心思,高明啊。”

    “与其说是太上皇对侄儿跟史弥远了解,不如说是太上皇对人性的把握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太上皇今日并没有在大殿上决定颇黎制法儿的归属,明显是太上皇在拖延,是不想侄儿跟史弥远染指罢了。”叶青笑了笑道。

    刚才在大殿上,赵构像是忘记了最为重要的颇黎制法般一走了之,明显就是不想让这流光溢彩的颇黎被任何人控制,若是可以的话,赵构自然是希望由皇家来控制,而不是控制在臣子的手中。

    毕竟不管是叶青的香皂、新炷,还是史家跟蒲家掌的市舶司,已经渐渐让在临安过着舒适生活,想要继续豪奢下去的赵构,感觉到了一点点的束缚,少了一丝随心所欲的享受奢靡的自由。

    加上如今又有圣上赵昚立足朝堂之上,所以赵构这个南宋的太上皇,想要继续过自己逍遥奢靡的生活,而不用看赵昚的脸色,那么就只能是把最好的东西掌在自己的手里才行。

    皇城司给他这个太上皇提供了威慑臣子的权利,市舶司给他提供着享受奢靡的金钱,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管是市舶司还是皇城司,如今都有赵昚染指、安插人手的迹象。

    所以赵构要想真正的随心所欲,必然是不愿意看到铁板一块的皇城司跟市舶司,自然是希望这两司都事为他服务,尽忠于他。

    “我看你好像并没有一点失落的意思,难道……你并不是很在乎那罗马人许给你的颇黎制法?”韩诚笑看着叶青,自从跟史弥远分开后,叶青的神色又恢复到了往常随和的样子,好像不是很在意那颇黎制法从手中溜走。

    嘴里一直在默念,或者是偶尔想着一些单词的叶青,笑了笑道:“有些事情是自己的,赶都赶不走,若不是自己的,就算是你紧紧抓在手心,它也不是属于你,顶多是替人保管而已。史弥远跟信王,必然是会有他们的小九九,不过时间还早,我们应该先看看,那罗马人能够给这身后的孤山长廊,装上什么样的颇黎才是。”

    “是啊。”韩诚看了一眼身后渐渐远去的孤山长廊,仰天叹口气道:“太上皇之所以把留在临安的罗马人交给史弥远,其中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知道这孤山长廊想要装上那流光溢彩的颇黎会花费不菲,而这些钱太上皇显然是不会出的,只能是由市舶司出,所以这也算是太上皇对市舶司,或者是史家的安抚跟交易。”

    “所以还有的是时间跟机会不是?”叶青意有所指的神秘说道。

    “你……贤侄的意思是?”韩诚神色微微一怔,而后喃喃问道。

    “小侄如今也说不好,不过还要先看看史弥远能够给这长廊装上什么样儿的颇黎在说了。”叶青指了指了西湖上的一艘船,刚刚对着史弥远说出白秉忠如今跟朱熹就在船上,希望韩诚能够为自己充当一次说客,对白秉忠解释清楚关于范念徳一事儿时,一个宫女突然间匆匆从旁边的小门走了出来。

    看着眼前的宫女,叶青正待说话,就听见那宫女匆匆行礼道:“叶少卿,太子殿下请您过去一趟。”

    “太子殿下?”叶青一愣,脑海里瞬间不知为何,却是浮现出了李凤娘那天晚上在他身下如同一条白蛇般扭动娇躯的样子来。

    “是,太子殿下说有要事儿跟少卿商议,还望少卿莫要推辞。”宫女低着头继续说道。

    叶青不由的望向旁边的韩诚,神色之间同样带着疑虑的韩诚,看着叶青望向他时,脸上瞬间露出笑容道:“贤侄不妨过去吧,至于令岳父一事儿,交给我便是了,何况,若是你在场,即便是我能解释的清楚,怕是你那老岳父也不会在你面前拉下面子不是?”

    “那就多谢韩叔了,小侄必当改日登门道谢。”叶青带着随和的笑容向韩诚行礼道。

    韩诚挥挥手,示意叶青跟那宫女再次走进身后的孤山园林,而后这才往那西湖的岸边走去。

    跟着宫女再次走近孤山园林,并没有从那曲径通幽的长廊经过,而是选择了一条稍微蜿蜒一些的小径,来到了一座颇为僻静的皇室宫殿内。

    宫殿群并不是很大,如同临安皇宫里的建筑一样,因为地方狭小的缘故,所以这一小片宫殿群,建的也是尽可能的物尽其用。

    随着宫女走进宫殿,刚刚对着站起身来带着欣喜笑容的太子赵惇行礼,太子立刻便热情的拉着叶青的手臂在椅子上坐下道:“孤冒昧请少卿过来一叙,还望少卿海涵……。”

    “太子殿下客气了,人臣本分,臣乃是大宋的臣子,自然也是太子殿下的臣子,太子殿下所召,臣自然是要第一时间赶来,如此才不失为臣之职。”叶青又再次从刚刚被赵惇按下的椅子上起身恭敬说道。

    “少卿切莫跟孤客气,孤今日请少卿过来,是有一事儿想要询问,只是不知道少卿可否愿意如实告知?”太子赵惇年纪与叶青相仿,不过眉宇之间却是多少带着一丝的戾气,给人的感觉并不是很舒服。

    “太子殿下请问,臣自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叶青坐在椅子上微微欠身道。

    一旁的李凤娘看着佞臣叶青那恭敬、谦卑的样子,心中则是充满了鄙夷,若不是因为太子在旁,李凤娘怕是又要对着叶青进行一番狂风暴雨的嘲讽了。

    说完话后的叶青,抬头看着太子,等待着太子问他话,但却是看见太子的目光移向了李凤娘,于是心中瞬间明白,所谓太子殿下的邀请,怕还是跟这个娘们脱不了干系,看来是李凤娘让太子召自己过来的。

    当叶青的视线也随同着太子一同望向李凤娘时,李凤娘这才从大殿上走了下来,来到两个男人跟前,看也不看太子一眼,美眸只盯着神态谦卑、恭敬起身的叶青道:“本宫问你,为何你今日在大殿之上,不在太上皇面前争取那颇黎的制法?你可知道,这颇黎有多贵?仅仅这一条孤山长廊可就是花费不菲!如此大好机会,你为何要错过?”

    “这……回太子妃的话,此事儿臣怕是做不了主,想必太上皇心中已经有了决定,所以才没有交给臣吧。”叶青微微行礼回答道。

    旁边的太子赵惇,在李凤娘问话的时候,时不时的跟着连连点头,显然他跟李凤娘的想法是一样的,很是可惜叶青今日没有在大殿之上抓住那拿到颇黎制法的大好机会。

    “罗马人都已经答应你了,何况也只有你通宵罗马人的话语,此事儿除了你,还有谁能够跟罗马人顺畅的交谈?我看这是你故意为之,不想要这颇黎制法,只想要守着你那香皂、新炷发财吧?”李凤娘并没有因为叶青的话语,而变得温和平静,语气依然是咄咄逼人的问道。

    “臣叶青只是我大宋的一个臣子,不论如何,都当该以太上皇、圣上的旨意为首才是。身为臣子,怎可轻易向……。”叶青看了一眼旁边的太子,而后对着李凤娘说道。

    “你少给我说这些没有用的搪塞之言,颇黎制法有多重要,你叶青心里能不知道?你可知道,过了今日之后,那史弥远必然会用尽手段拉拢那两个罗马人,从而在你之前获取那颇黎制法,到时候一旦人家拿到手里,你还有什么办法?难不成就眼睁睁的看着大笔的钱财被史弥远一个人赚取?”李凤娘在太子跟前,毫不掩饰她对金钱的贪婪。

    而太子赵惇,也好像并不觉得李凤娘的话语有何不妥之处,即便是李凤娘那咄咄逼人的语气,在赵惇看来,也不过是太子妃对一个臣子的训斥、鞭策之言罢了。

    “此事儿……此事儿臣怕是做不了主啊太子妃殿下,若是太子妃有心想要那颇黎制法,大可跟太子殿下向太上皇开口才对,跟臣说,怕是无济于事吧?”叶青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时不时也会瞄向李凤娘那从裙摆下方露出的鞋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雪中悍刀行〕〔人族镇守使〕〔穿越八年才出道〕〔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