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废少〕〔逆天废柴〕〔仙君重生〕〔叶辰萧初然〕〔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逍遥侯〕〔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九死丹神诀〕〔都市医品仙尊〕〔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除纣无人皇〕〔我成了商朝纣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五百三十章 交锋
    望着叶青那眸子之中一闪而过的寒光,朱熹心中不由一震,这才察觉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的着了叶青的道,被他套出了自己跟北地学子之间有关系的事情。

    看着叶青那依旧随和的笑容,朱熹有些恍惚,仿佛刚才叶青眸中一闪而过的寒光,是自己的一时错觉。

    “叶统领想必误会了,老夫与北地学子之事儿,不过是贩夫走卒以讹传讹,岂可……。”朱熹含笑自若,看了一眼旁边此时正望向他的白秉忠,而后说道。

    叶青如同刚才朱熹不礼貌的打断他的话语一般,脸上依旧带着随和的微笑,淡然自若的说道:“皇城司乃我大宋皇家衙署,其职责虽与御史台不同,但……向来对于捕风捉影、民间传言,还是以讹传讹之事儿,都是极为重视。皇城司虽不是屯驻大军一般护我大宋社稷,但皇城司也同样是以保境安民为己任,更是身负太上皇、圣上之信任。既然朱先生跟北地学子之间有关联,那么叶青就不得不得罪了,还望朱先生莫怪才是。当然……。”叶青挥手制止了刚要说话的白秉忠,继续道:“若是叶青误会了先生,冤枉了先生,到时候叶青自会负荆请罪,给先生一个公道。”

    “这么说,叶统领是打算把当初嫁祸栽赃范念徳一事儿,也要在老夫身上再来一遍了?”朱熹神色不悦,砰地放下手中茶杯说道。

    “朝堂之事儿不可儿戏,叶青身负太上皇跟圣上之信任,自不会滥用职权,但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里通外国之人贼子。范念徳一事儿证据确凿,与金人细作刘蕴古合谋揽财、输送情报一事儿,就是连太上皇都一清二楚,此事儿又如何是叶青一人能够随意栽赃嫁祸为之?叶青念在其不知情的份儿上,并没有追究范念徳的罪责,而是看在了内人与白伯伯的面子上,让他远离临安,以此来保住他的一世英名。倒是朱先生口口声声认为是叶青暗中主使谋杀了范念徳,不知道朱先生从何处得来的结论?”叶青手指不自觉的开始敲击着桌面,沉声问道。

    “但你范伯伯识水性一事儿却是千真万确。”白秉忠看着叶青,终于开口说话道。

    “这天下每天每时每刻都有人死去,溺水而亡有之、因病而死有之,各种意外而死者自然是数不胜数,总不能这些都要由皇城司来负责吧?何况我大宋半壁江山被金人占据,圣上两次北伐失败,这其中又有多少兵士因为刘蕴古的情报,而丢掉了性命。而刘蕴古跟范念徳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若是按照朱先生推断的范念徳识水性,但溺水而亡便是侄儿而为,那么那些跟金人战死疆场的兵士,算不算是范念徳间接害死的呢?”叶青神情写满了正义凛然跟痛心疾首,仿佛这么多年来,那些战死疆场的大宋兵士,都是因为刘蕴古跟范念徳输送的情报而亡。

    “这……。”白秉忠一时语塞。

    毕竟,站在叶青的角度,以及他身上所担负的职责来看,叶青查出跟金人细作刘蕴古交好的范念徳通金一事儿,可是千真万确,而且自然是有权利把范念徳监押审讯。

    所以若是真论起来,这范念徳意外溺水而亡一事儿的责任,还真落不到叶青的头上。

    “这么说来,叶统领是打算把谋杀范念徳一事儿的嫌疑要推的一干二净,绝不会承认了?”朱熹看着门口出现的梁兴,心头不由一颤的问道。

    “此事自有朝堂论断,朱先生难不成想要越俎代庖,强加罪名于叶青?”叶青眸中的寒光再次一闪而过,随后向着站在门口的梁兴挥了挥手,便只见梁兴望着叶青的侧脸点点头,而后飞快的往外跑去。

    随着梁兴离开了白秉忠的宅院,朱熹的书童也几乎是前后脚跟着离开了宅院,看着两人相继离去,白秉忠神色一惊,左右顾盼的一会儿看看叶青,一会儿看看朱熹。

    两人言语之中的交锋越来越激烈,这让白秉忠一时之间陷入到了两难的境地,昨天夜里韩诚的话语言犹在耳,但今日朱熹在叶青未到来之时的话语,也在耳畔不时响起,看着两人如今卯上了的劲头,白秉忠一时之间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叶青……。”

    这个时候白秉忠像是想起了叶青乃是他的女婿,看着朱熹那张越来越凝重的表情,只好带着一丝求助的语气向叶青道:“叶青,此时怕是之间有什么误会吧?朱先生抗金之志伯父很早便知道,断不可能是跟北地学子有关联,何况,即便是有关联,又怎么能单凭这一点儿,就认定朱先生跟金人之间有瓜葛呢?”

    说完后的白秉忠,还不忘回头看看朱熹的脸色,这个时候,白秉忠依然是迂腐的胳膊肘向外拐,宁愿让自己刚刚愿意理解的女婿受点儿委屈,也不愿意让朱熹这样的大儒,受到一丁点儿的难堪。

    叶青看着白秉忠终于开口主动对他说话,脸上依旧带着随和的笑意,想了下道:“伯父当初也曾在朝堂任差遣,更曾与叶衡叶大人一起抗金,伯父自当知道,当初建康一役损兵折将有多严重、败得有多惨烈,而且您跟叶大人也因此一役获罪流放至岭南。伯父可曾想过,若是没有那些通敌叛国的贼子,我大宋兵士会少死很多人,您与叶大人很有可能便不是罪人,而是抗金功臣?”

    “此一时彼一时,伯父以人格担保,朱先生定然不会跟金人沆瀣一气,这其中必然是有什么误会。”白秉忠再次看了一眼神色变得铁青的朱熹,再次向叶青解释道。

    “身为人臣,自当为君分忧,身为朝臣,自当忠贞为国。小侄手掌皇城司,深的圣上与太上皇信任,小侄若是因为伯父的几句话,而不追究朱先生跟北地学子一事儿,又如何对得起圣上跟太上皇对小侄的信任,又如何对得起神劲军战死疆场的将士?当然,小侄也希望朱先生能够洁身自好,忠诚于我大宋,但如今金强我宋弱,难保人心浮动惶惶当中,有人为了一己之私而给自己早就留好了后路。”叶青苦口婆心一般,像神色有些焦虑跟为难的白秉忠解释道。

    “那若是照叶统领如此之言,老夫与信王、以及大理寺卿交好,岂不是代表他们都有嫌疑了?”朱熹冷眼旁观许久,此时看着叶青突然冷冷说道。

    “若是真如朱先生所言一般,那么皇城司也不会徇私枉法,自然是会一视同仁,请信王跟吕卿前往乌衣巷喝杯茶聊聊天,看看是不是真如朱先生所言一般,信王跟吕卿也与北地有染。但若是信王跟吕卿与北地毫无关联,朱先生这污蔑、嫁祸的罪责可就是难辞其咎了。”叶青直接略过了朱熹言语中的假设,而是当成了朱熹确凿信王跟吕祖简的言语论断道。

    “你……。”

    朱熹想不到叶青竟然会如此的胡搅蛮缠,自己不过是打个比方,竟不想这样就被叶青做实了自己的言语。

    一旁的白秉忠或许因为叶青是他女婿的关系,所以在旁无论是听到皇城司三个字,还是叶统领三个字的时候,心中倒是没有多大的感受,但当听到乌衣巷三个字从叶青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整个人就像是被雷电击中了一样,打骨子里感到了一股窒息的感觉跟寒意侵入了全身,使得整个人瞬间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就像是当初建康一役后,他与叶衡被监押进皇城司噩梦突然发作一般。

    “叶青,老夫与你……。”

    “你我之间自然是没有私仇,近日更是毫无怨隙,但我叶青既然是皇城司的统领,既然知晓了朱先生与北地学子有染,又岂能坐视不理会?如此的话,我叶青又如何向圣上跟太上皇交代,又如何对得起圣上跟太上皇的信任?更为重要的是,我叶青如何对得起建康一役死去的将士,以及所有为抗金而战死疆场的千万将士跟百姓?”叶青也跟着朱熹站了起来,针锋相对的看着怒容满面的叶青说道。

    朱熹本以为叶青只是记恨自己在白秉忠跟前挑拨离间他与白秉忠之间的关系,所以才会在今日以皇城司来震慑他,但事到如今,看着叶青铁了心的要抓自己前往皇城司,要做实自己与北地学子之间的关联,乃是通敌叛国的罪名,自然是变得沉不住气,一怒之下站了起来怒视着叶青。

    看着同样站起来从容不迫的叶青,多年来不曾受到过他人侮辱、曲解的朱熹,自然是感觉当着白秉忠的面有些颜面无光,当下怒声道:“老夫行得正坐的端,与北地学子也不过是偶尔因为学问而有关联,你皇城司又如何能够以此来认为老夫乃是通敌叛国之人?若是如此,那我大宋与金人通商的商贾,岂不是都是通敌叛国……。”

    叶青听着朱熹的话语,平静的摇着头道:“是通敌叛国,还是探讨学问,此时不是朱先生一个人说了就算的,皇城司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是与不是,朱先生乌衣巷走一遭,待皇城司调查清楚就是了。若是朱先生并没有做过里通外国之事儿,又何必抗拒前往乌衣巷呢?”

    随着叶青的话语落地,宅院的大门便被推开,只见梁兴带着身着黑色盔甲的皇城司禁卒,全副武装的跑了进来。

    (ps:这章有点儿赶,不好意思了,下一章我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