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逍遥侯〕〔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九死丹神诀〕〔都市医品仙尊〕〔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除纣无人皇〕〔我成了商朝纣王〕〔神话之我在商朝当〕〔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废柴王妃又在虐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五百五十七章 雁字归时
    钟山因山顶常有紫云萦绕,又得名紫金山,钟山与后湖相依相望,使得建康城先天形胜、龙蟠虎踞,山水城林浑然一体,可谓建康山水人文之钟萃。故诸葛卧龙言“钟山龙蟠,石头虎踞,此帝王之宅也”的盛赞。

    韩侂胄与赵汝愚二人轻松登上山顶,俯瞰着远处的临安城,一时之间彼此也是颇有一些意气风发。

    “吴猎,备酒。”韩侂胄吩咐着跟随在后的家将道。

    随着吴猎在附近歇息的廊亭内与其他下人忙碌起来,韩侂胄与赵汝愚则是继续望着山下的建康城,看似宁静、祥和的城池,此时在他们眼中,多少有些风雨欲来的窒息感。

    “你觉得会是谁干的?”赵汝愚迎着冷冽的山风,胸间多少有些豪情万丈道。

    韩侂胄笑了笑,而后吸着山风冷气,紧了紧身上的皮裘:“无非就是史弥远罢了,这种小伎俩,也只有史弥远以为自己玩的神不知鬼不觉。”

    两人看着廊亭已经布置好,加上如今乃是冬季,即便是有着“金陵毓秀”美称,有着江南四大名山之一赞誉的钟山,此时也没有多少的游客,所以山顶倒是显得清净至极。

    一杯烈酒下肚,驱赶着皮裘下身体里的寒意,韩侂胄搓了搓还有些发僵的脸颊,而后继续说道:“史弥远是不愿意看着建康城如此和谐,所以才会杀了那几个官吏,想要推波助澜一番。”

    “史弥远居心叵测啊。”赵汝愚赞同道。

    “水越混,他史家才有机可趁,若是一直任由我们这么僵着,叶青又不露面,此事儿还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但信王难免有些太沉的住气了,你还是要小心一些为妙。”韩侂胄适当的提醒着赵汝愚道。

    赵汝愚神色之间多少有些自负的笑了笑,道:“如今他还能靠什么翻身?就单单一个建康知府李孟坚吗?知府若是没有安抚使一职兼着,不过就是个官差而已,一个通判手里的权利都要比一个知府大的多。”

    韩侂胄点头,他自然是同意这一点,这也是建康官场之前环环相扣,错综复杂的原因。

    知府一人的权利,在建康即掀不起多大的风浪,也没有多大的影响里。

    所以信王也有他的独到用人之处,在明知无法让李孟坚在建康,知府与安抚使兼得的情况下,便利用钟家在建康的影响力跟威望,得到了通判这一个比肩知府的职差。

    如此一来,即使不能让知府拥有知府兼安抚使的权利,但最起码也使得在建康官场之上,不至于太过失衡,算是平衡了他们与韩家在建康官场上的势力分布。

    而唯独只赚钱不管事儿的史家,在三者之间处于劣势,所以如今史弥远借着这次赵汝愚跟信王之间的皇室内讧,必然是想要趁乱分得一杯羹,从而稳固扩展他们在建康的势力。

    韩侂胄先是点头同意赵汝愚的说法,但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中间改为摇头,这让赵汝愚有些奇怪,不由问道:“怎么,你还有什么担忧的?”

    “史弥远想要浑水摸鱼,乱中取利,在建康倒是不足为惧,但……。”韩侂胄迎着山风望着赵汝愚,棱角分明的脸庞越发显得凝重道:“叶青则就成了建康城的胜负手了,若是信王得叶青之助,事情可就不是那么乐观了。”

    “叶青?”赵汝愚放在嘴边的酒杯停住,看着神色依然凝重的韩侂胄,愣了一下道:“难道他会联手信王不成?这怎么可能?他跟信王之间……。”

    “朝堂之上哪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若是叶青无心,为何到现在还不露面,非但他不露面,就连建康府学里的那位,我们到现在都不知道是何方神圣!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韩侂胄神色阴郁,浓眉皱成了一团道。

    看着因为自己的言语而震惊的不说话的赵汝愚,韩侂胄继续说道:“还记得我们刚到建康时我跟你说的话吗?”

    “是指建康学府到底是谁?”赵汝愚有些后知后觉的不确定道。

    “我说的是那日在临安,你引荐赵士程、威望赵恺与叶青相识一事儿,你这种小伎俩,叶青岂能看不穿?他岂能不知道,你明面上是引荐皇家贵胄给他认识,实际上是在向他示威、施加压力?即便是他当时没有反应过来,难道局势到了现在,他还反应不过来吗?”韩侂胄看着目瞪口呆的赵汝愚,继续分析道:“但现在叶青却是一直装作缩头乌龟不露面,这……还不能说明问题,说明局势一直在变吗?”

    原本腰身还挺的笔直的赵汝愚,整个人突然间腰一软,如同瘫在了椅子上似的,喃喃道:“那岂不是……那岂不是我这些年都白白策划了?我赵汝愚忍辱负重在成都府多年,为的就是这一日,难道……难道就要因为他叶青而前功尽弃?这……这怎么可能!”

    看着自言自语,神色渐显狰狞,与平日里白胖、大大咧咧完全不同的赵汝愚,韩侂胄依旧不为所动,神色依旧凝重摇着头道:“所以我们的当务之急,是要弄清楚,建康学府到底是谁在坐镇,还是有人在故弄玄虚。如此一来,我们才能把握住大好机会。”

    赵汝愚看着神色凝重的韩侂胄,狰狞的面目突然笑了了起来,笑容在他脸上,有着说不出的诡异,跟韩侂胄一样,摇着头道:“不,不管是谁坐镇建康学府,不管是何人阻拦于我面前,我都不会让我这么多年的心血付之东流,我用了多年的时间,设计了如今的局面,天时地利人和,我不占三也占二,难道还赢不了他赵璩?当年我的夫人是怎么死的,我一定要让赵璩亲眼看着,他的王妃是怎么死在他眼前的。”

    “好在钟麟还认你这个女婿,钟家覆灭已成定局啊,只是可惜,我们不能把赵璩怎么样儿。”韩侂胄出自军伍,但这人有着不输文臣的缜密跟城府,又不缺作为一个武将的果决跟冷酷。

    所以他的话语,在赵汝愚听来,就如同是定了调一样,既然韩侂胄说了,钟家覆灭已成定局,那么钟家就绝不会顶着往昔的威望挺过元日。

    在叶青看来,韩侂胄此人应该是受岳飞被害的影响比较大,所以在朝堂之上的为人处事一直都是亦正亦邪,但又不失其原则跟理想。

    自然,这个人的一生也是充满了争议,即是大宋朝的佞臣,但又是大宋朝的抗金英雄,两者同时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也足以说明,此人对于朝廷的不满,以及此人的野心与抱负。

    叶青在没有跟辛弃疾接触之时,一度把辛弃疾跟韩侂胄放在一起比较,但当跟辛弃疾几次拼酒下来,辛弃疾的胆色与魄力,文人骨子里的迂腐就会渐渐冒出来。

    当然,这其中也有因为辛弃疾归正人的身份,加上毫无根基、背景可言,所以在南宋官场一生不得志,也算是情有可原。

    而如今,辛弃疾身为兵部侍郎,叶青从临安出发时,就想过拉拢辛弃疾,但又担心辛弃疾骨子里那股君臣父子的纲常伦理,所以迟迟不敢把辛弃疾拉拢过来。

    武判驾着马车再次把叶青放到了乌衣巷陶潜府邸的门口,看了看颇为清净的街道后,道:“一会儿墨小宝便到,兵部文书没有,吴拱绝不会帮助我们,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倒是问题不大了。”

    “那就让林光巢待命吧,南康军不是重点,重点是……。”叶青深吸一口气,而后有些沉重道:“是韩侂胄。”

    “明白,我这就去。”武判点点头,而后驾着马车便飞快的离开。

    转身走上台阶的叶青,连打门都省了,直接推门而入。

    已经好几日充当了门房一角的陶潜,看到叶青进来,立刻瞪圆了眼睛数落着叶青不是。

    叶青就仿佛当是一只巨大的苍蝇在乱叫,一边往里走一边问道:“是不是有人在等我?”

    “这里不是你皇城司的衙门治所,你什么时候走?”陶潜不回答,插腰问道。

    叶青停下脚步,上下打量着叉腰如茶壶的陶潜,摇着头啧啧道:“你看看你,还有点儿……为老不尊啊,注意点儿形象,好歹也算是皇城司的精英。”

    “我呸,我若是精英,会被你这么算计,会被你拉下水?”陶潜继续叉腰讨公道,不过就在叶青眯缝着眼睛望向他时,这货立刻改口道:“好吧,是有个女子找你,而且还很漂亮,你小子艳福不浅啊。”

    “你要是嫌我活的时间太长,想我死的话,你就这么编排吧。”叶青哼了一声,便向陶潜指向的那间房屋走去。

    “啊?那她是谁啊?她怎么会知道这里?会不会出事儿啊,如今建康可不太平啊。”陶潜跟在叶青身后,嘴不停的问道。

    叶青停步扭身,看着陶潜,突然笑了下道:“想知道吗?”

    陶潜愣了一下,但好奇心还是驱使着他不断的点头,嘴里头不停的嗯嗯着。

    “那好,我告诉你。”叶青嘴角浮现一抹冷笑,低声道:“里面的女子,是我在夏国兰州,跟韩侂胄逛窑子时,韩侂胄在青楼赎身做小妾的一个官宦女子,叫粱雁,其父乃是兰州府尹粱乙埋,可惜死了。”

    “她……你……。”陶潜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叶青,此时此刻,被震惊的目瞪口呆的陶潜,一点儿不觉得自己被叶青算计是因为大意了。

    毕竟,若是真如叶青所言,房间里的那女子是韩侂胄的小妾,但此刻却出现在这里,这说明了什么?

    就在叶青走进房间后,愣在原地的陶潜,隐约听到了一句词从房间传出:“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