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收集末日〕〔娱乐超级奶爸〕〔乡村桃运小神医〕〔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逍遥侯〕〔天王殿〕〔焚天路〕〔神话之龙族崛起〕〔都市之魔帝归来〕〔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暖婚蜜爱:天价老〕〔都市之仙帝归来〕〔我真的长生不老〕〔被女神捡来的赘婿〕〔胜者为王〕〔冷艳总裁的贴身狂〕〔钢铁蒸汽与火焰〕〔蚀骨闪婚:神秘总〕〔近战狂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五百九十八章 滥竽充数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三个人是拒绝的明目张胆,甚至是一丝一毫的面子都没有给当今圣上与太上皇留,就差在奏章上写明:我有意见,我在因为建康一事儿闹情绪。

    没有任何一个人成为了建康一事儿的赢家,这让之前在前往建康时,自信满满的三人情何以堪?

    原本以为能够有机会在一次角逐中巩固、扩大自己的势力与利益集团,但最终谁能想到,最后非但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而且回到临安还要被训斥,元日刚过,上元节将至,便立刻要差遣他们前往大理!

    大理在哪里?大宋的西南啊,与临安可是隔着整个大宋的斜对角,这样的路程,丝毫不比北上前往金国都城燕京近多少,而且从临安前往大理,一路上除了山就是水,平坦的大道都没有几条,如此艰苦的路程,就算是叶青想想都觉得头大如斗,不得不往后稍。

    当然,之所以会如此,也是三人在向太上皇施压,毕竟,建康一行成为了倒霉蛋,而且随着漕、兵、探三个字,三人同样在这个三个字的紧箍咒上,嗅到了一丝丝危险。

    漕,显然不会让史弥远前往户部了,史弥远的金山银山大业,必然是要被阻止了,甚至更为重要的是:两者必定要舍其一。

    吏部侍郎跟两浙西路转运使的差遣,在赵构给史弥远评了一个漕字后,也就意味着,吏部侍郎的位置史弥远怕是保不住了。

    “还有呢?”叶青笑看着手拿硬笔,在纸面上写写画画的白纯继续问道。

    阳光洒在白纯白皙漂亮的脸蛋上,原本冷漠的属性被阳光晒上了一层恬静与知性,长长的几缕秀发披散在胸前,有着一股说不出的岁月静好的温柔。

    相比于现在有些因为身孕发胖的燕倾城,此时的白纯,依然是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样,就是连燕大佳人都嫉妒的嚷嚷着,要把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塞给白纯,因为她不想胖下去了。

    嘴角轻轻的勾勒出一抹微笑,如同画中女子被定格的样子一般,捋了捋顺到胸前的秀发,道:“你这是考校我了?”

    “你说呢?”窗外阳光温热,窗边佳人温柔,让某人忍不住伸手去抚摸那漂亮的脸颊。

    随手推开叶青那占便宜的手,看了一眼自己跟前的纸,而后继续道:“史弥远显然不愿意失去吏部侍郎的差遣,当然,更不愿意失去两浙西路转运使一职,因为两浙西路的转运使,相比于其他路要更为重要,皇差他岂会轻易让人?所以吏部侍郎的位置,很有可能要易手他人。”

    “史弥远贪财人尽皆知。”叶青点点头,算是认同了白纯的分析。

    “韩侂胄恋权,身为兵部侍郎,又是五河军统领,利州路大散关的憎安军统领,在他回到临安后还不曾卸任,虽然这是早晚的事情,但兵部侍郎跟五河军显然他要自选其一而舍弃。所以他父亲吏部尚书,这个管理朝堂百官的官员就病了,以此来施压朝廷。所以兵部侍郎的位置怕是不保了。”白纯盯着自己写画的纸张说完后,抬起头看着叶青,像是在征询叶青,自己分析的是否正确。

    “那么……现在轮到你的夫君了,不知道你怎么分析你的夫君如今在朝堂的处境呢?”大大咧咧的坐在桌面上,抚摸着温顺如猫的白纯那头光亮乌黑的秀发道。

    向后用力的伸个了懒腰,使得原本就饱满的胸口景色更加迷人,圆润的弧度让人热血沸腾、遐想无限。

    瞪了一眼直盯着她胸口的夫君,而后乖巧的趴在叶青的大腿上,继续看着那她自己写画的纸张,喃喃道:“夫君的处境跟他们如出一辙,信王势倒,大理寺必将易手他人,而最能够得益的便是夫君你。但显然,有人不愿意看到这一幕。漕、兵、探,史弥远舍吏部侍郎是为漕,韩侂胄舍兵部侍郎统领五河军是为兵,夫君你就只能舍大理寺左少卿统皇城司,是为探。对不对?”

    “朝堂之上千变万化,天子之心无人能够揣摩,更何况是太上皇呢。”叶青叹口气,拍了拍白纯的脸颊,那诱人的白皙下巴,硌的他大腿疼。

    不满让她起来的白纯,作势要咬一口,不过最终还是乖巧的把自己的下巴从叶青的大腿上移开,改为胳膊肘拄在叶青的大腿上问道:“这么说来,夫君也是有野心了?想要做大理寺卿?”

    “皇城司统领终究不是朝堂三省六部九寺之差遣……。”叶青看着窗外,有些叹气道。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有时可以以退为进。”双手拄着自己的下巴,歪着头对叶青道。

    “画地为牢。太上皇忌惮史弥远、韩侂胄二人吗?”叶青寻思着,按理说,忌惮自己可以说是正常,毕竟自己身为皇城司的统领,知道太多皇家的秘密,但史、韩二人,为什么也会被画地为牢呢?

    “三人之中,夫君与太子走的最近,将作监一事儿怕是太上皇猜出来是你为太子出谋划策了,所以可以理解。但这也是未来的优势,现在的劣势。”

    “怎么说?”叶青心中开始有些讶异,跟自己睡一个被窝儿的女人,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精明了,自己竟然没有发现!

    “因为大理国啊,大理国皇家段氏,权臣高家就是一个例子啊,所以无论是太上皇还是圣上,他不得不防啊。”白纯看了一眼叶青,继续道:“可以说是大理国使臣的到来,让太上皇或者是圣上,开始对照比较了我大宋的朝堂之势。史、韩两家,太上皇如今自然是不忌惮,但若是……二圣……百年之后呢?若是如今史弥远、韩侂胄已经是位极人臣,已经是在朝堂拥有一席之地,试问,太上皇、圣上百年后,太子登基后,谁能制衡他们二人?他们手中的权利,会比现在要大多少?那时候,若是史、韩二人再倒下去一个,那么剩余的那一家,跟大理权臣高家又有何不同?”

    “历经三朝元老……显然谁也容他不得?”叶青咂摸着道。

    “不错,历经三朝元老,其势力党羽,怕是大到难以想象吧?所以夫君您如今失大理寺左少卿一职,未来也说不准,会因为太子登基,而得呢。”白纯眼中的冷静格外分明,与她那冷漠的样子倒是极为契合。

    “所以以退为进,太上皇或是圣上,需要一个制衡之人……。”叶青欣喜的看着白纯道。

    “潜龙在渊。”白纯红唇轻启,语气平静但又极为冷静:“《易经》乾卦:君子待时而动,要善于保存自己,不可轻举妄动。”

    在叶青跟他的娘子商议之时,史弥远同样是在跟魏国公史浩揣摩着朝廷圣意,当然韩侂胄同样是跟他身体偶感风寒无法上朝的父亲,在商讨着应对之策。

    但不管如何,既然已经想出了托词,那么该有的姿态还是要做的,即便是明知道无法更改结果,必须得舍弃其一。

    但该要的姿态也要必须做出来,毕竟这样才能够让太上皇,或者是圣上满意他们的反应,满意他们心有不甘但又无能为力,只能唯皇命是从的臣子之道。

    于是乎,担任不到三年的吏部侍郎、兵部侍郎、大理寺左少卿,不得不回到了一差遣的身份。

    不过难能可贵的是,无论是皇城司统领,还是两浙西路转运使,或者是五河军统领,都是叶、史、韩三人多年来握在手中,不曾易主的势力,所以这也算是朝廷额外给予他们的安抚。

    大理国使臣从大宋求的了一千多册大藏经,这对于大理国也是来说,上国大宋朝也是给足了面子。

    而明面上的面子给足了,自然,暗地里的支持上,在大理国太子之子段智廉看来,却是觉得这个大理国百年来的上国,给予的支持太过于小气了。

    毕竟在他看来,大宋在对他们大理的实质支持上,就该是与大理相邻的夔州路、广南西路、或者是潼川府路,三路之中的其一屯驻大军才是,但却是给予了江南东路的五河军,这让段智廉是极为的不满。

    一个所谓的五河军统制,而其所率之五河军,却是驻扎在江南东路的镇江,与大理相隔千山万水,这完全是一种鞭长莫及的敷衍支持,倒像是惧怕大理高家之举。

    更让段智廉感到匪夷所思,甚至是气到发笑的是,大宋朝廷竟然还派遣了一个他们江南西路的转运使做使臣之首。

    他绞尽脑汁也想不通,富裕的大宋朝廷派遣一个转运使做使臣之首,难道不是为了支持他的父亲登基为大理皇帝,而是为了要跟大理做什么生意不成?所以才派遣了这么一位转运使做使臣之首吗?

    第三个使臣的名字,被礼部官员告知段智廉后,已经被气的直傻笑的段智廉,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了。

    皇城司乃是大宋朝堂之上,如同各路大军之中的踏白 军一样的存在,但……大宋的皇城司也不过是仅限于他们大宋罢了,他们岂会对大理国之形势一清二楚?

    何况这么多年来,听说这个大宋皇城司早已经荒废如同禁军,毫无战斗力,全部是一些无用的老弱病残。

    实是不知道,大宋朝廷派遣这么一个统领作为使臣前往大理,是为了观赏大宋的美丽风景,还是说大宋朝廷已经到了无人可用之地步!只好拿这几个人滥竽充数!

    (ps:掉收藏!我去,头一次看到掉收藏掉的这么厉害,疯了我,哭会儿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