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进化的虫子〕〔黄泉阴司〕〔全球影帝〕〔焚天路〕〔都市之仙帝归来〕〔大英公务员〕〔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盖世战神萧破天〕〔小妻太娇嫩,枭爷〕〔隐婚总裁:女人,〕〔聂先生又苏又撩〕〔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神医佳婿〕〔鉴宝黄金指〕〔近身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六百零二章 左右逢源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天一早从静江府出发,一路上一直骑马的叶青跟韩侂胄,一左一右的跟在史弥远马车两侧,把昨天夜里两人的谈话,以及大理会在哪里阻拦的事情告诉了史弥远。

    “那怎么办?”史弥远左右两侧的车帘早已经挂起来,坐在马车里左看看右看看,征询着两人的意见。

    “你是使臣之首,这个时候该你想办法,决策我们该怎么走。”叶青置身事外道。

    “你……。”

    刚刚扭过头的史弥远,看着一脸轻松惬意的叶青,刚说了个你字后,还没来得及耍他的官威,就听到另外一边的韩侂胄道:“对了,忘了告诉你了,自从你一人独断要在静江府休整后,如今我们前去大理,只有途经武龙县这一条路可走了。当然,若是选择其他路,也能到,不过那就是下半年了。”

    “我……。”史弥远坐在马车里再次扭头,这一次看向了韩侂胄:“但你们两人别忘了,若是这一次出使我们有负圣恩,可不是我一个人吃罪,你们二人也逃脱不了干系。”

    “唉……傻了吧你。”叶青干脆把靠近马车这边的脚从马蹬里抽出来,而后踩在了马车掀开车帘的车窗上,对着史弥远道:“人家只是阻拦,又不一定会要了我们的命,当然,也有可能人家的目的,只是吓唬下身后那个段智廉,给咱们一些苦头吃罢了。”

    另外一边的韩侂胄,看着叶青那嚣张的样子,伸脚带着马蹬踹了下车厢,待史弥远有些茫然的脑袋再次转过来后,嘿嘿笑道:“叶统领的意思也就是说,或许这只是大理想要杀杀我们三个宋廷使臣的威风而已,比如就是装麻袋里毒打一顿,或者是扔到鹅江里,等第二天被渔民发现再被获救而已。”

    “所以你两人是什么意思?”史弥远左右张望着道,韩侂胄踹他马车以下犯上已经顾不得了,叶青的臭脚搭在车窗上,他此时也看不见了,一路上那身为使臣之首的威风,一下子去除了大半。

    “很简单,从现在开始再到大理国的都城前,你这个使臣之首要做的,便是埋头赶路就足够了,该吃吃该喝喝,只要不再胡乱下令便可。”韩侂胄云淡风轻的说道。

    “你们两人想要架空我这个使臣之首?”史弥远差些从马车里站起来,瞪着眼珠子看着想要篡位的韩侂胄道。

    不过转过头,史弥远的脸上则就变成了冷笑,再次左右看了看叶青跟韩侂胄,而后冷笑道:“两位大人莫非是吓唬我不成?我不信,在我大宋疆域,竟然有人敢勾结外人来谋害使臣!”

    叶青轻轻的笑了声,懒懒道:“礼部员外郎前些时日还曾在朝会上上奏章:邕州,南江之外罗孔、特磨,白衣九道以道名,又有大部落曰大理。此皆成部落,地通南诏。其外则交趾,大理国属焉。所以史大人还没有明白吗?”

    “你是说?”史弥远一惊,顿时坐在马车里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有些坐不住了。

    广南西路多部族,另外当年太祖都曾对大理圣言:不暇远略,所以这广南西路紧邻大理之部族,多为蛮人,这要是与大理国私通,自称其部署,也不是不可能啊。

    “武龙县多特磨、罗孔两道之部族,太上皇时曾赐金印为知州,但如今是不是还是如此,难道史大人昨夜跟静江府知府喝酒时,只谈了如何赚钱,就没有谈及当地民风民俗的强悍来?”韩侂胄在另外一边也问道。

    为了能够在安全到达大理之前少生事端,他也不得不与叶青暂时合作来压制大权在握的史弥远,也只有如此,在少了史弥远给他们添麻烦后,他们这一路或许还能加快一些脚程,能够顺利且安全的到达大理。

    当然,他们两人所言句句属实,如今不论是特磨道、还是罗孔道则是采取了左右逢源之策,这边即享受大宋朝廷的官禄,那边同样也不少拿大理国的好处。

    如今罗孔与特磨两道的部族首领沙奴、斜罗,即是大宋朝廷安抚下的大宋知州,也同样是大理朝廷治下的坦卓,即一族之王的意思。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讯息,一下子有些六神无主的史弥远,在叶青跟韩侂胄的左右夹击之下,不得不开始被人架空了路程上的权利,当然,叶青跟韩侂胄,也从来没有想过,在到达大理后,史弥远还会放权给他们。

    不过如今能够得到这样的结果,对于他们来说已经足够。

    所以接下来的时间里,叶青与韩侂胄小声交谈的时候更多,而且随着大队人马继续前行,时不时的能够看到五河军的骑兵,皇城司的禁卒来回飞奔着,也一下子使得前往武龙的气氛,瞬间有了一种战场特有的紧张味道。

    坐在马车里的史弥远,看着叶青跟韩侂胄时而笑着说话,时而皱眉交谈,一时之间不愿意被人彻底架空的他,不得不向手下招手,弄来了一匹马骑上之后凑到了叶青跟韩侂胄的跟前。

    经过一夜的露天休整,第二日近一千五百人的使臣队伍,便开始向着武龙县而去,如此一来,只要在武龙待一晚上,明日一早出发,便可在天黑之前进入大理疆域。

    相比较于那两浙、两江等路的县,武龙县若是置在其他地方,顶多只能是算上一个小镇的规模而已。

    不大的县衙治所严格意义上说已经是名存实亡,不过随着已经超过武龙一半人口的使臣队伍到达,身为知州的沙奴、斜罗还是出现在了三位使臣的面前。

    身为部族之人特有的那股神秘的彪悍跟有些阴厉的眼神,以及他们按照自己的传统的着装,对于见惯了汉家传统服饰的史弥远来说,除了神秘之外,多少还有一些让他头皮发麻的阴森感。

    特别是当面目凶悍的沙奴、神情如同未开化的斜罗,露出一口黄牙冲着他这个使臣之首笑的时候,史弥远甚至是有钟想要拔腿就跑的胆怯感。

    一左一右的叶青跟韩侂胄不约而同的捅了下脸色僵硬的史弥远,随着舌人的翻译,以及段智廉的从旁低声解释,众人这才往只有三间屋子的县衙治所行去。

    比起史弥远的无所适从来,叶青跟韩侂胄像是早已经预料到了会是如此似的,则开始着手让手下在县衙四周扎营安寨。

    段智廉时不时的看着宋军扎营的地势等等,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大宋两个使臣的神色,已经不再像还在静江府时那般轻松了,甚至不经意之间,都能够从两人身上感受到一股股凌厉的杀气。

    蛇羹、青蛙等等半生不熟的美味儿,甚至是那蛇身,咬上一口后还会有血丝连着嘴里的肉,这让一向养尊处优的史弥远,一顿饭吃下来后,吃的是脸色煞白,比起其他人的满面红光来,可谓是天差地别,就仿佛是刚刚活吞一条毒蛇似的。

    听不懂的话语在吃饭、喝酒的间隙夹杂在其中,叶青、韩侂胄像是如同旅游似的,与当地的部族百姓说着彼此都听不懂的话语,竹筒里浑浊如同泥汤的酒水,也被他们闭着眼睛大口大口的灌进了嘴里,味道也如同黄泥水一样,干涩的让嗓子直痒痒。

    燃烧着动物油脂、冒着黑烟的火把比油灯要多见百倍,唯一的一盏油灯,还被史弥远自私的拿到了他的帐篷里,于是叶青与韩侂胄,在酒足饭饱之后,能够用的也只剩下了散发着恶臭味儿的火把。

    沙奴、斜罗的离去,使得原本最后一丝轻松气氛也被他们带走,没有任何夜生活的夜晚,不知名的虫鸣声在草丛里啾啾叫着,时不时能够听到远处那不高的山中,传来鸟兽被惊散的振翅而飞的惊慌声音。

    举着手中的火把,只是巡视了一遍赵乞儿、许庆二人所带的一百人皇城司禁卒,而韩侂胄则在叶青坐在县衙门口的门槛上,都快要睡着的时候,才踏着有些沉重的脚步走了过来。

    让出半截门槛给韩侂胄坐下,火把继续熏黑着黄土夯实的土墙:“如何?”

    “沙奴、斜罗并没有回到自己的家里,多山多水多崎岖的武龙,地势平坦之地也仅有县衙这一片,身后是流向鹅江的小河,左边是山,右边是山,前边还是山,四个方向都有可能是他们趁着夜色进攻我们的方向。”叶青双手一摊,有些无奈的说道。

    韩侂胄低头苦笑了一声,对着仿佛低了很多的夜空叹口气,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昨天的休整,不就是为了今夜?你的人是否需要五河军的保护?”

    叶青同样低头笑了下,而后道:“管好你自己就可以了。不过……还是需要跟我们的使臣之首提个醒才行,若不然明日一早史家家臣全死在了这里,以史弥远的性格,这笔帐必然是会记在你的头上的。”

    “保重。”韩侂胄起身,看着还坐在门槛上的叶青,愣了下后还是说道。

    “晓得。”叶青点点头,听着背后韩侂胄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后,对着夜空也开始长长的叹了口气。

    韩侂胄去了史弥远的帐篷,而赵乞儿跟许庆,则是缓缓走到了坐在门槛上的叶青背后,沉默了一会儿道:“都头,巷子的尽头再向西不远处,埋伏三五十人不成问题。”

    (ps:我记得我以前说过,这本书适合看完本的,追更会很累很累的,得有过日子的心。那我就说一下吧,之所以不惜笔墨写叶、韩、史三人,其实大家应该也能看出来,未来的朝堂格局就是他们三个人说了算。那时候他们之间的关系,必然是比现在还要剑拔弩张,而现在这些情节,我是既想要他们彼此惺惺相惜,又想让他们以后对彼此恨之入骨。所以如果不做这些铺垫,以后写他们三人之间你死我活的斗争,会觉得少了一丝厚度跟张力。至于开疆拓土,需要资历,不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叶青就能做到的,别忘了,就连韩侂胄这条猛虎此时都也是卧着的,更别提叶青了。所以这本书,才算是刚刚拉开序幕,哈哈哈哈……。因为东西南北、金、蒙、夏都已经铺垫完了,南宋虽小,但却波澜壮阔,恩怨情仇也没有比这个时代更为迷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穿越八年才出道〕〔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