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镇国战神〕〔至尊神医〕〔我不是野人〕〔道士不好惹(又名:〕〔温阮霍寒年〕〔我的白富美老婆秦〕〔江辰唐楚楚〕〔秦城苏婉〕〔龙象〕〔上门狂婿〕〔霸道王爷俏医妃〕〔戚瑜桐燕翊辰〕〔偏执霸总的罪妻〕〔盛世红妆倾天下戚〕〔最强药王〕〔都市逍遥医神〕〔罪妻凌依然〕〔慕少的千亿狂妻〕〔修罗剑神〕〔深空彼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六百零五章 大中
    本站:m..

    在高寿昌的解释下,叶青才明白,眼前高府里的这个湖泊,大小比起临安德寿宫赵构宫殿前的湖泊是只大不小,而且湖泊的水完全是引自后山上的山泉水,造就了这个美轮美奂的湖泊。

    叶青等人住的房舍便是在湖边,此时除了偶尔飞过的一些蚊虫外,倒是称得上雅致幽深,颇有宋廷文人嗜好的风格。

    高寿昌挥退了下人,叶青同样是示意赵乞儿先下去,等到厅内就剩下他们两个人后,高寿昌脸上的笑容则是更显热情,笑着道:“叶大人一路辛苦,一点儿小小心意,还望叶大人莫要见怪。”

    一张在大宋通用的银票,从桌面上被推到了叶青的跟前,看着上面醒目的一万两,叶青笑着摇摇头,而后道:“正所谓无功不受禄,高大人出手如此阔绰,怕是不止安抚辛劳吧?”

    看着叶青并没有动手去拿那张银票,只是饶有兴致的看着上面的字,高寿昌岂能不知道,既然没有拒绝,那么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一张不够。

    “看叶大人如此年纪,就已经在上国位居高位,这一次更是深得圣上信任,以如此年纪担任出使我大理之要差,简直是让高某佩服跟羡慕啊,当年高某还叶大人如此年纪时,可没有叶大人这番才干啊。”高寿昌笑着继续伸手,一连两张万两银票,被放在了第一张银票上面。

    “高大人过奖了。高大人想必对我大宋朝廷也是颇为了解,那么必然是知道有句话叫赔了夫人又折兵吧?”叶青依旧是不伸手,只是饶有兴致的继续看着那银票道。

    看着叶青眼睛静静的注视着他,话语之中又颇含深意,显然除了指眼前的银票外,还有意在指武龙发生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么在下也就明人不说暗话如何?”高寿昌对着叶青说道。

    “愿闻其详。”叶青点点头含笑道。

    高寿昌既然亲自送自己到了别院,又让下人下去而后跟自己单独谈话,叶青不难想象,如今韩侂胄那边,恐怕**不离十,跟自己这边的情形是一模一样。

    “那么高某就不客气了,想问叶大人一句,这次出使我大理,其真正的目的什么?若只是参加我大理皇帝禅位之事儿,那么高某又岂会在乎叶大人所言的赔了夫人又折兵?当然,若是叶大人等三位大人的目的并不止于此,倒是想向大人请教一番,大人以为一向向佛的段氏还能撑多久?”高寿昌也不含糊其辞了,直接挑明了说道。

    “这么说来,高大人是有意效仿先祖……?”叶青笑呵呵的看着高寿昌,又是往那三张银票上添了两张,显然这是要用银子砸死自己,亦或是,因为如今的大宋富裕所致,所以外人都会以为大宋官员的价值观已经完全失去了气节这个东西,只剩下了钱财二字。

    “叶大人说笑了。当年正德皇帝乃是为了我大理朝之百年昌盛着想,才会不得不坐上了皇帝之位,那时段氏不得人心,朝堂之上官员十有七八无不是对段氏颇有微词,若是任由着皇位继续由段氏继承,怕那时候我大理王朝又要一分为七了。所以正德皇帝正是在此情形下,不得不迎难而上,如此才保住了大理王朝的绵延不绝,使我大理王朝依然稳固,未被有心人分裂成功。而正德皇帝百年之时,留有遗诏还江山于段氏,想必叶大人也应该能够看出来,我高家身为大理一份子,虽一直担任相国之要职,但从无不臣之心,若不然的话,当年也就不会把皇位还给段氏了。”高寿昌语气诚挚的向叶青解释道。

    “正德皇帝高风亮节,让人敬佩。”叶青看着眼前约莫四五十岁的高寿昌,接着说道:“那么既然如此,请恕在下愚钝,高大人则一直给在下加添银票慰劳,这又是何意呢?”

    “明人不说暗话,请恕高某直言:段正兴这些年来一心向佛,致使朝纲不振,无论是百姓还是官员都是颇有微词,而太子段智兴,身为太子,不思为国为民之心,如同段正兴一样一心只求佛法,心中毫无社稷百姓。两人这些年在朝政之上毫无建树,但

    大小寺院包括从上国求得的放置大藏经的五华楼在内,这些年共计建了六十余座寺院,大理是小国,远非上国那般财力雄厚,连年如此消耗,大理负担不起啊。若是一心向佛的太子继承了皇位,敢问使臣大人,我大理国可还有国富民强之日可期?”忧国忧民的高寿昌语气依旧真挚,甚至是带着一些悲愤说道。

    “皇帝禅位、太子继位,高大人与兄长自然是要……?”叶青试探着问道。

    高寿昌威严的脸上写满了正气,看着叶青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在纠结什么,最终叹口气道:“叶大人,段智兴非兴我大理之君也!但……即便如此高家也不会有不臣之心,高某更是无登大宝之心。高某言尽于此,叶大人身为君之臣子,想必也能够体会到君非君时,臣子心中的无奈与悲愤才是。”

    “你的银票……。”叶青拿起银票,看着夺门而出的高寿昌的背影喊道。

    但高寿昌那略带悲愤与落寞的背影,对于叶青的喊话却是不闻不问,不一会儿的功夫,便从湖畔消失不见。

    看着桌面上的银票,叶青难得的沉浸在高寿昌的一席话语中,虽然说不上高寿昌的话语直击他内心深处,但也不得不承认,当一个君王心中没有了江山社稷、百姓疾苦,而是一味的求佛问道的话,这样的君王或许也不该在其位才对。

    但高寿昌真的就是这么单纯的忧国忧民吗?

    显然不是,从高寿昌的语气中,可以感觉到,他当然是没有这样的野心,但他的兄长高寿贞呢?

    高寿昌离去不久后,史弥远跟韩侂胄便走了过来,看着两人的脸色,显然都被用同样的办法对付过了,就是不知道,这两个在史书上,都被打上了佞臣标签的人臣,此时此刻心里会作何感想。

    “看两位大人的脸色,想必也是听了一曲高家慷慨激昂的悲歌了?”叶青并没有隐藏桌面上的五万两银票,大大方方的坐在那里说道。

    史弥远第一眼就是看到了那桌面上的银票,而后才是看向了叶青,而韩侂胄则正是相反,先看向叶青,而后才看向了银票。

    “君臣有别,君乃君、臣便是臣,韩某来看,这不过是高家的篡位之词罢了,不足为信。”韩侂胄说道。

    史弥远则是先点了点头,看着叶青那似笑非笑的望着他的目光,而后又摇了摇头,道:“君王心中没有了江山社稷与百姓疾苦,实非为君之道,但高家掌相位多年,可曾尽到了一个臣子的责任?难说难说啊。”

    “那么两位大人的意思呢?这银票就这么收下了?”叶青拿起桌面上的银票扬了扬问道。

    韩侂胄的眼光此时显得怪怪的,看着叶青扬起在手中的银票,突然问道:“你那是几张?”

    “五张啊,怎么了?难道你的多啊?”叶青拿着银票的手定在了空中,莫名其妙的问道。

    “我的少,三张。”韩侂胄脸一黑,沉声说道。

    “这么说来,是人家有意……?”叶青强忍着笑意问道。

    “不是,是高寿贞还没有说完,我就把他赶了出去。见不得这种趾高气扬、骄横无礼之人。”韩侂胄闷哼一声道。

    史弥远却是从怀里掏出了足足有七张银票,而后看了看叶青以及韩侂胄手里的银票,便要让两人把银票交给他,等回到临安后,一并交给圣上裁决。

    叶青看着史弥远伸手的要银票的样子,笑了笑,而后毫不给面子的把银票放进了怀里,道:“回去之后我自会交由圣上裁决,至于你,没办法,我可不信任你。”

    韩侂胄同样是把银票放进了怀里,连理都没有理史弥远。

    而史弥远像是早就知道了结果一样,哼了一声起身道:“既然如此,那么还请两位回到临安之后别忘了。还有……。”准备离开的史弥远,转身看着安然而坐的两人,拿出尽可能的威严道:“虽朝廷派了我们三人出使,但使臣之首乃是我史某,所以如今已经到了大理,接下来的一切当该以我为准

    ,还请两位切莫胡乱许给他人我大宋朝廷的承诺。”

    说完后史弥远便头也不回的离开,留下脸上依旧挂着似笑非笑的叶青跟满脸不屑的韩侂胄二人。

    “史大人这是留着后手要吃独食啊,啧啧,看来是连吃相都不打算注意下了。”叶青摇着头说道。

    “看来他是有意不要走这些银票啊,这是要那这几张银票堵我们回到临安,在圣上跟前的嘴啊。”韩侂胄冷笑下说道。

    “那你打算如何做?”叶青不动声色的突然问道。

    “倒是想听听你的想法儿。”韩侂胄再次冷笑了下道:“至于我的想法儿……怕把你吓得从椅子上掉下去。”

    “高家两兄弟并没有篡位之意,显然,他们是在未下一代做铺垫,而段氏,如今能够想到的,还只是如何让太子坐上皇位,始终差了高家一步棋。”叶青单手撑在桌面,拄着下巴说道。

    “哦?此话如何说?”韩侂胄有些惊异的问道,他还真没有想到,叶青竟然从跟人家的谈话中,套出了想要知道的内情。

    “我不是你韩侂胄,任何人都敢不放在眼里,瞧不顺眼就挥手赶走。我可是从头听到了尾,而后人家主动告辞离去的。”叶青笑着道,此时他才渐渐明白,高寿昌非是愤愤离去,怕是察觉到了自己不好对付,所以慷慨激昂之后便匆匆告辞了。

    但即便是如此,叶青还是察觉到了高家的野心之策,那就是他们并没有打算让高寿贞、高寿昌两兄弟的任何一个去篡位,登上帝位,而且……他们甚至已经做好了让段智兴登基为帝的打算。

    因为他们的目标则是……段智廉!他们想要扶持上位的,则是高量成的孙子当中的一个!

    “坏了,可能要让史弥远钻个大空子了。”叶青神色一震,直直看着韩侂胄道。

    “你是说,史弥远会为了钱而答应跟高家合谋,而这也恰好是高家的未来之计?”韩侂胄盯着叶青问道:“那么岂不是说,史弥远可以很轻松的两不得罪,而且还能赚到很多钱?绝不止那七张银票的钱?”

    “我们终究是使臣,到了大理看着段正兴禅位为僧,看着段智兴登基为帝,看着段智廉成为太子,看着高家俯首称臣不出异心,而我们也就能回临安交差了。”叶青双目有些放空的说道。

    “但这只会便宜了史弥远,让他左右逢源,而后钱袋子装的鼓鼓的回临安?”韩侂胄皱眉:“绝不能让史弥远如此轻易的拿走这么多钱,你说呢?”

    “七万算个屁!我叶青都看不上,他史弥远会看上?好处还在后头,但我们该如何阻止呢?别忘了,大理段氏的请求就是这些,并没有其他的,而朝廷给我们的旨意,也没有其他。”叶青眨动着眼睛,同样是看着韩侂胄那双深沉的眼睛说道。

    沉默了好一会儿,韩侂胄才缓缓开口道:“没有困难,那我们就给他制造困难,让史弥远没办法如此轻易的牟利,也让高家不能轻易的按部就班。”

    “这世上的事儿都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韩大人,你可想过,想要把这件事儿做成的话,仅凭我们两个人是远远不够的!”叶青眼中同样是闪烁着凌厉的光芒道。

    “但此事儿只能是你知我知,连天连地都不能知道。”韩侂胄沉声说道。

    “高家做过皇帝的那位正德皇帝,你知道平日里如何自称吗?”叶青突然问道,看着韩侂胄摇头,叶青则是回答道:“叫做大中国正德皇帝,国号:大中。”

    “那又如何?”韩侂胄不动声色道。

    “居天地之中者曰中国,四夷乃居天地之偏者,所以大理更适合如今的段氏。”叶青莫名的想到了华夏二字,而后喃喃说道。

    “利州路大散关,这是我的条件。”韩侂胄看着叶青说道。

    “我的条件是……让史弥远跳进坑里。”叶青给出了韩侂胄希望的条件。

    (ps:今天厉害了我,加起来三更了,佩服我自己下。)

    (本章完)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