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特种兵之神级提取〕〔都市医品仙尊〕〔神捕大人又打脸了〕〔帝国萌宝:薄少宠〕〔蚀骨闪婚:神秘总〕〔林羽江颜〕〔重回1990〕〔长生〕〔锦绣农女种田忙〕〔重生之我真是富三〕〔阴阳异闻录〕〔天才相师〕〔战神狼婿〕〔大夏封神记〕〔我的治愈系游戏〕〔大英公务员〕〔上门女婿叶辰〕〔都市最强赘婿〕〔最强兵王归来〕〔我的姐姐是天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六百一十三章 缺个章节名
    大理不觉冬寒,扬州已是初冬。

    “夫人这几日还是不要出门的好,那头武将军刚刚传来话,金人已经从泗州出发了,恐怕就这一两日就会到扬州了,咱们还是躲着点儿他们。”蚕豆儿驾着马车,刚刚与信王妃从斜风细雨楼回来。

    如今的斜风细雨楼,已经不再是一座青楼,而是已经由青楼转变成了勾栏瓦舍,经过调整之后,更像是后世的戏院一样,自然而然的,则就成了深受扬州各个阶层欢迎的场所。

    钟晴在马车里低嗯了一声,至于蚕豆儿嘴里的夫人二字,还是她强逼着蚕豆儿改的,若不然一口一个王妃,恐怕早就已经有人知晓她的身份了。

    不过她此时的心思并没有放在金人的身上,而是放在了斜风细雨楼的掌柜柳轻烟的身上,戏唱的不出彩,但人却是长得很出彩,平日里的一些高官显贵、文人雅士等等,多半也是冲着她而来,至于听戏怕是都占不了一半的成分。

    想要跟蚕豆儿打听一些柳轻烟的事情,但蚕豆儿好像知道的并不比她多多少,甚至对于扬州,当初的蚕豆儿还没有她熟悉。

    “门口怎么这么多人呢?”蚕豆儿下意识的看着自家府门前,而后继续道:“陶潜不会又招惹哪个妇人了吧?”

    听着蚕豆儿的自言自语,马车里的钟晴不由自主的浅笑出声。

    陶潜一直以老夫自称,而蚕豆儿一直也不知道陶潜从前是个太监的事情,所以两人吵嘴的时候,蚕豆儿不自觉的触碰到了陶潜的痛脚。

    正所谓言者无心听者有意,根本没有多想的蚕豆儿,却不知道陶门房从那日起,像是为了证明自己是个爷们儿似的,天天没事儿就跟街坊四邻的妇人们逗乐、调笑,一来二去之下,竟然有人找上门来,说陶潜勾引了他老婆,如今都不跟他同房了,每天挂在嘴上的就是,你也不看看人家陶员外。

    待马车再近了一些后,蚕豆儿立刻发现了不对劲,围着的众人并非是扬州百姓,而是身着甲胄的兵士。

    “坏了,是金人。”蚕豆儿一边说,一边就要掉转马车。

    “等一下。”钟晴突然从前方的车帘处说道。

    放眼望去,钟晴从车窗处依稀能够看到,在自己的府门口,陶潜正在跟一个年轻人在说话,而那个年轻人身上的黑色皮裘,与她身上穿的皮裘则是一模一样儿。

    “夫人,是金人,我们从后门回去,前面有陶潜,相信不会出差错的。”蚕豆儿一边说,一边就开始掉转马头。

    只是不等他们掉转过来,围在府门口的金兵,在那年轻人手一指向仓皇掉转的马车后,便立刻奔了过来。

    “不好意思,我们走错路了,现在就掉头,打扰了打扰了,真是多有得罪。”蚕豆儿拉紧缰绳,对着突然围过来的金兵打着哈哈陪笑道。

    但金兵却是没有一个理会他的,倒是只见府门前的那个年轻人,看着马车笑了下后,便缓缓向这边走了过来。

    待那年轻人走近到马车跟前,蚕豆儿看着眼前这个穿着非富即贵、风流倜傥的金人公子,立刻从车辕上跳下来,谦卑道:“不好意思,实在是对不住,我们这就掉头。”

    “既然都到了家门口了,为何还要掉头,难道还有什么事儿没办不成?”长相俊俏,甚至都可以用漂亮来形容,但不论是谁,却又一眼能够看出,眼前这个容貌俊秀的年轻人,绝对是男儿身,绝非是长相漂亮的女儿身。

    “公子您的话……小的没明白,小的是打算去……。”蚕豆儿继续弓着身子,打着哈哈说道。

    “夫人,您不会要效仿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吧?”完颜璟没有理会蚕豆儿,而是直接朝着马车车厢喊道。

    身后的陶潜已经知晓了眼前金国公子的身份,但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金人是怎么知道信王妃就住在这里的?

    “完颜郡王,我家夫人偶感风寒,今日出行乃是看大夫,这外面风大天冷,怕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等我家夫人身子骨硬朗些了,再去拜访您。您看如何?”陶潜的声音不算太大,但让马车里的钟晴听到却也是足够了。

    钟晴芳心一紧,想不到那模样儿俊俏的年轻人,竟然是金国的金源郡王完颜璟。

    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完颜璟为何会知道自己在这里,有些慌乱的钟晴,看了看空空如也的车厢,正不知该如何是好时,就听见外面完颜璟的声音再次响起。

    “夫人,在下金国金源郡王完颜璟,想必夫人应该对在下的名字不陌生,或许……因为某个人,我跟夫人多少还有一些渊源才对。夫人请吧,站在街上自然不是说话的地方,不过还希望夫人能够让我进府才是。”

    完颜璟的话语说的模棱两可,不过听在钟晴的耳里,多少明白完颜璟嘴里的某个人指的是谁。

    轻轻喊了一声蚕豆儿,而后蚕豆儿会意,何况当着这么多金人的面,如今的他们想要跑已经是无路可逃了。

    蚕豆儿身为钟晴的学生,自然是可以跟着钟晴进入后院,而金源郡王因为身份尊贵,更何况也是为钟晴而来,所以进入后院则是不成问题。

    至于跟进来的金兵,在完颜璟刚刚踏上前往后院的台阶后,便被陶潜拦了下来。

    唰的一声,一名金人将领抽出了腰刀,不过还不等有所动作,就听到完颜璟说道:“不得无礼,在此等候便是。”

    随着完颜璟的声落,那金人将领对着陶潜冷哼一声,才缓缓往后退下了已经踏上的第一阶台阶。

    大厅内,蚕豆儿寸步不离的站在钟晴的身旁,看着完颜璟进入厅内后,旁若无人的四下打量着。

    “完颜郡王请坐。”钟晴不知其来意,只好先请其坐下,看看再说。

    “先生真是小气,竟然给夫人您只置办了这么小一座宅子,连这丫鬟都没有几个,府里真是太冷清了。”完颜璟看着奉茶的丫鬟,再打量着多少有些缺人气儿的大厅,摇头说道。

    “不知完颜郡王所为何事?”钟晴看着完颜璟身上那件皮裘,与自己身上所披的那件几乎是一模一样儿,心中自然是更加肯定,叶青跟完颜璟之间,恐怕关系绝不是那么简单。

    “哦,没事儿大事儿,就是为了这个而来。”完颜璟轻松的回答道,而后指了指角落里,前些日子临安送过来的铁炉说道。

    看着身上多少有着几分与叶青举止相似的完颜璟,再看看完颜璟走到那铁炉跟前,双手烤火似的放在铁炉边儿上,有些莫名惊讶道:“为它而来?”

    “不错,就是为它而来。当初先生走的时候着急,又没有教我如何做,所以这次趁着出使,就过来看看。”完颜璟说完后,直接把披在身上的皮裘往椅子上一扔,然后蹲下身来,开始研究着那冒着热气的铁炉子。

    江南天高云淡,初冬的微凉开始拨动着大地的万物,而大理此时依旧是天低云深,除了一早一晚有些寒意外,其他时候依然是感觉不到半点儿的寒意。

    两人再次坐在了凉亭里,打发走了几乎每天都会跟大理兵士打架的吴猎等人,叶青跟韩侂胄的脸上,少了一丝往昔的轻松,多了一丝凝重。

    “不出所料,就在这几日了,朝廷承认了自杞“乾贞”的年号,也算是终于懂得了变通。虞允文花费了五万两白银,买了自杞、罗殿的战马,算是两国之间第一次国与国之间的贸易,给了自杞、罗殿两国定心丸。”叶青手指敲打着桌面,微微有些紧张的说道。

    “你还会紧张?”韩侂胄笑了下,而后道:“既然如此,那就按照当初说定的?我断后、保护,高寿贞等人交给你来解决?”

    “嗯,我来解决高寿贞。”叶青看着韩侂胄的目光说道,这一次不光是他在赌,韩侂胄同样也是在赌。

    战场之上比起朝堂之上完全不一样,但如今两个在朝堂之上,渐渐往死对头方向走的两人,却是不得不配合着来完成这次的差事儿。

    韩侂胄的任务绝不会轻松,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五河军是他们的主力,也是他们在大理能够活下来的重要保障。

    而叶青身为皇城司的统领,也只适合去做不论是暗杀还是名杀高寿贞的事情。

    但若是两个人,在这个时候有一个想要出卖另外一个,置其中一个于死地,那可就是简单的不能够再简单了。

    可如今,两人却是不得不扛着这份忧虑,而后又不得不把自己的身价性命交给对方。

    “有没有遗言?”韩侂胄想要幽默一下,但缺少幽默细胞的他,说出来的话,却是让人感觉到压抑跟无语。

    “有你妹!我还想听你的遗言,你那几个妾打算怎么办,不如到时候托付给我好了?”叶青嗤之以鼻,还以颜色道。

    “想你妹的美事儿,自己家里两个国色天香的妻子,还特么惦记别人的,你真好意思?”韩侂胄反驳道。

    远处的史弥远气喘吁吁的跑过来,边跑边喊道:“老叶、老韩,你们两人是不是有毛病,没事儿老坐在这里干什么?洱海有那么好看吗?整天看也不嫌烦。”

    “怎么了?五河军又给你捅娄子了?”叶青回头笑着大声问道。

    史弥远显然都没有了说话的力气,站在不远处喘着粗气,而后向着叶青挥了挥手,示意没有捅娄子,这才迈步走进廊亭内,抓起杯子就先给自己倒了杯茶水。

    “可能该让咱们启程回临安了,老韩,让你的兵士这几日安分一点儿,别临了临了再捅出什么大篓子来,到时候再被人关上三个月,可就是得不偿失了。还有你老叶,特么的皇城司的禁卒怎么比五河军的人还狠,都上了年纪了,火气还那么大,昨天又特么的让我掏了两百两银子,回到临安记得还我。”擦了擦脑门儿上的细汗,史弥远喘匀了了气息后,对着两人是一通的说道。

    叶青跟韩侂胄互望一眼,而后不动声色的问道:“你怎么知道差不多快让我们离开了?高寿贞会轻易放过我们?”

    “那他还想怎么样儿?我们已经被他禁了三个多月,如今他气也该消了吧?怎么,难不成非要我大宋大军压境,他才肯放人?真当我大宋是好欺负的,还是当他大理是大金国了。”史弥远双眼一瞪,头一次说话如此硬气。

    三人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喊彼此的时候都变成了老韩、老叶、老史这样的称呼,不再像当初那般一口一个叶大人、韩大人、史大人的喊了。

    不过显而易见的,大理朝廷把他们三人禁足在了驿馆之内三个月,使得三个人之间的关系是更为的微妙,在少了勾心斗角,也是因为没有办法给对方挖坑设伏后,渐渐的暂时放下了成见,自然而然的从称呼上也变得亲近了一些。

    但三人也明白,一旦走出大理回到临安,那么他们这三个月如同狱友似的关系,就会被他们抛之脑后,谁也不会再提起,再念及。

    “头一次见你说话这么硬气,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吧,你那点儿小心眼儿谁还不知道。”韩侂胄打击着好不容易说话硬气一次的史弥远道。

    史弥远瞪了他一眼,而后手指着韩侂胄道:“老韩你就是一个莽夫,早晚啊,早晚你会被你这个直来直去、不通人情的性格给害死!”

    “要不再玩会儿骰子?”叶青看史弥远还卖关子,于是从怀里掏出骰子道。

    看到骰子的史弥远,跟见了鬼似的,急忙连连摆手道:“我三四万两的银子都输给你们两人了可是,你上临安打听打听去,我史弥远什么时候往外出过这么多银子……。”

    看着韩侂胄不耐烦的起身,史弥远急忙拉住史弥远的衣袖,让其坐回去后才道:“晚上你我三人得去皇宫,大理皇帝、国相都派人通知了,虽然还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情,但我想必然是跟我们有关。所以你们两人得答应我一个条件,要不然我就一个人去,你俩还在这驿馆呆着。”

    “放心吧,保证不会发生上一次的事情。”叶青抢在韩侂胄前说道。

    “这还差不多,男子大丈夫,说话得算话。”史弥远眉开眼笑的说道,神色也跟着轻松了一些。

    夜色就像是渐渐从苍山洱海的上空渐渐的笼罩了过来,随着驿馆内点起了灯笼后,换了一身新衣衫的史弥远,已经急不可待的在大厅内踱步,等待着叶青跟韩侂胄二人。

    当两人下来后,史弥远不耐烦的说了声墨迹后,就率先往外走去,可见这三个月,或者是这一趟出使,已经把史弥远给憋坏了,恐怕心里头是恨不得插翅立刻飞回临安才好。

    大理皇宫在今夜少了一丝佛家的清净,多了一份凝重跟紧张,随着段智廉带着三人往大殿行去,时不时的能够看到一同赶来的大理官员,小声的窃窃私语着。

    待看到叶青等三人后,瞬间一个个面露鄙夷之色,这段时间大宋的兵士在大理可是闹翻了天,甚至是追着大理的兵士要打架,弄的大理的兵士,有时候都不得不一看见大宋兵士扭头就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