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象〕〔长生〕〔异常魔兽见闻录〕〔天降三宝,爹地宠〕〔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我真的长生不老〕〔江酒陆夜白〕〔天降三宝:虐渣妈〕〔一胎三宝爹地找上〕〔太子爷丢了〕〔一胎三宝江酒〕〔天降三宝江酒〕〔都市之魔帝归来〕〔钢铁蒸汽与火焰〕〔逍遥侯〕〔小阁老〕〔王妃,王爷又来求〕〔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六百二十一章 缺个章 名
    “强行让他们成亲算了,墨小宝无父无母是个孤儿,当初咱们在御街之上找来的,如今跟了你这么多年了,正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由你这个亦师亦父的做媒不就成了。”车厢里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说道。

    “不可,末将不敢……。”墨小宝急忙回头说道,这小子内心深处其实是充满了深深的自卑感。

    只是不等他说完话,车厢里的人就伸出手,在他后脑勺上拍了一下,示意他闭嘴。

    叶青无语,李横这个货什么时候窜到马车上来的,不过如今,他跟李横想要在临安城见面,怕是也很难找到合适的地方。

    “你这几年就这件事儿办的有个人样儿。”叶青调侃着马车里的李横道。

    “要不是你,我至于背着背叛你叶青的名声吗?如今我李横又继你之后任皇城司统领,叛徒这两个字,已经就像是刻在我脑门儿上了,谁见了我都用那种异样的眼神看我,好像我李横就是个叛徒似的。”李横不满的说道。

    叶青没理会他,让墨小宝专心在御街上驾车,而后想了下道:“我给墨小宝做媒肯定是没问题,但锦瑟还是白纯的丫鬟,这事儿还需白纯同意才行,只要白纯同意,咱们马上就办。”

    “大人……末将的事儿岂敢……。”一旦说道自己的事情,墨小宝就变得犹犹豫豫,总觉得自己不配被叶青这么对待。

    “平时的机灵胆大都跑哪儿去了?办差的时候雷厉风行、杀人的时候果决冷静,怎么到这事儿上你就给我丢人。”叶青接过李横递过来的纸条,看了一眼放进袖袋后说道。

    办起叶青交代的差事儿来,是恨不得把自己的命搭上,也要帮叶青把差事儿办好,哪怕就是叶青让他立刻去死,他也会不皱一下眉头的去执行。

    在他看来,自己能有今日的一切,都是因为叶青所赐,说叶青是他的再生父母也不为过,但自小在街上乞讨、流浪,又让他的心里从小就种下了很深的自卑。

    心中感激叶青,也想认叶青这个亦师亦父的亲人,但心中的那股自卑感,总是会在这个时候冒出来作祟,让他总觉得自己不配跟这个亦师亦父的人过于亲近了。

    有些拘谨的挠挠头,面对叶青的问题,墨小宝一时之间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叶青看着墨小宝的拘谨样子,笑着伸手揉了揉墨小宝的脑袋,而后道:“放心吧,肥水不流外人田,锦瑟除了你,我绝不会让她嫁给任何人。”

    “钟蚕呢?”马车里的李横突然再次插话道。

    “呃……。”提起蚕豆儿叶青就脑袋疼,仰头敲了下车厢后说道:“宋迁跟在史弥远身边太久了,虽然是自己人,但也应该召回来了,毕竟你现在是皇城司统领,若是还一味的讨好史弥远,恐怕是会适得其反,先召回来看看史弥远的反应再说。”

    “这事儿我知道,我已经告诉他了。”李横在马车里说道,而后不忘提及钟蚕再次给叶青添堵道:“钟蚕也想着娶媳妇儿……。”

    “别提钟蚕,我头疼。”叶青扶着脑门儿呻吟道。

    蚕豆儿一

    直跟在钟晴的身边,而后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蚕豆儿有一天突然郑重其事的宣布,他姓钟名蚕。

    这件事儿就连钟晴都是吓了一跳,以为蚕豆儿是因为感激她教他读书认字,所以才会临时起意。

    但没成想,这家伙竟然是当真了,说什么也要跟着钟晴姓,于是钟晴无奈之下也只好同意了蚕豆儿的要求。

    既然跟着她姓了,那么钟情就该尽到为人师的责任才是,眼看着蚕豆儿已经长大成人,于是便开始给蚕豆儿物色一门亲事儿。

    而后跟柳轻烟琢磨来琢磨去,便把主意打到了临安叶青的头上,于是燕倾城的丫鬟幽儿,此刻便被钟晴惦记上了,甚至不惜自己亲笔写了封信给燕倾城,想要让燕倾城同意把幽儿许配给蚕豆儿。

    也正是因为这封信,使得燕倾城知道了钟晴竟然没死,一直是留在了扬州,于是叶大官人的下场可想而知,一个月都没能进入燕倾城的房间,而且那时候白纯正好还怀着身孕,可想而知叶大官人那一个月过的有多难受。

    马车在门口停下,原本马车里的李横,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跳下了马车。

    梁兴正在与白秉忠下棋,虽然棋艺不怎么样儿,但梁兴靠着自己的歪路子,还是跟白秉忠杀的难解难分,甚至是在叶青走到跟前时,白秉忠的神色还是一脸铁青,自以为精进了几分的棋艺,竟然抵不过女婿家的管家,这让他的老脸一时半会儿竟然没地方放。

    正在不大的院子里挺着大肚子遛弯儿的白纯,向着叶青招了招手,而后指了指一楼的书房道:“小宝呢?喊他过来,我有事儿跟他说。”

    听到白纯让小宝前往书房,思春的锦瑟瞬间脸颊通红,低着头根本不敢看叶青的眼神,而后快步往门口走去。

    叶青与白纯刚刚进入书房,就看见一个小人影儿,在幽儿的带领下,蹒跚着步伐向叶青咯咯笑着踉跄过来。

    白纯的眼中闪过一抹爱意,看着小家伙伸手让叶青抱的样子,随即伸手在那小脸儿上掐了下,说了句小白眼狼。

    一边抱起小家伙,一边让快要待产的白纯在椅子上坐下,顺手拿起桌面上的一份房契看了起来:“呦,想到我前头了都。”

    “等你?锦瑟就得天天抹眼泪儿了。”白纯白了一眼叶青说道。

    “小孤城,有没有想爹啊?”叶大官人直接不去理会白纯的话语,而是开始逗着怀里的叶孤城。

    叶孤城,这名字是燕倾城跟白纯二人开始让叶青起名字的时候,叶青脱口而出的第一个名字,当然,也没有等两女反对,他这个一家之主便把这个名字给定了下来。

    两女无奈,也不知道自己的夫君为何如此喜欢这个名字,虽然起来很好听,但想让他说出来为何叫这个名字,叶大官人却是完全给不出一个让人信服的理由。

    显然,叶青不可能说,叶孤城这个名字是有多么的响亮。

    不过善解人意的两个妻子,却是替她们的夫君理解着,怕是因为王之涣那首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所以才起名叶孤城吧?

    当然,两女也同样怀疑,这个名字与一个神秘的女子有关,因为这三年间,有个神秘的女子在临安城出现了两次,但叶青从来没有说起过,这个女人是谁,甚至就连每次来到临安的时候,都是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

    墨小宝出现在房间的时候,叶青并没有打算留下来听他们说些什么,毕竟,墨小宝的身后,还跟着那位低着头拧着袖子,娇羞无限的锦瑟。

    二楼的燕倾城正在为叶青收拾着前往扬州所需的东西,看着叶青抱着自己的儿子上来,先是冷冷的哼了一声,而后与白纯一样,看着在叶青怀里分外老实的叶孤城,捏了下那小脸蛋儿,说了句小白眼狼后,便继续跟幽儿收拾着东西。

    “什么时候出发?”燕倾城问道。

    “三日后吧。”叶青看着忙碌的燕倾城,想了下后说道。

    燕倾城忙活的双手顿了下,而后便继续忙活着收拾东西,道:“一批水粉被你提到哪里去了?怎么没有入账?”

    “哦,送人了。”叶青逗着怀里咯咯直笑的叶孤城说道。

    “送给谁了?”燕倾城彻底停下了手里的活儿,就连一旁的幽儿,听着燕倾城那有些冰冷带着怒气的声音,都不由自主的吐了下舌头,而后急忙接过叶青怀里的小家伙往外走去。

    在燕倾城看来,叶青私自挪用的水粉,必然是拿到了扬州,而至于是给谁,这个自己如今不用猜豆很清楚。

    “一个很远的朋友。”叶青伸手去拉燕倾城的手,但却被燕大佳人飞快的拍开。

    “什么朋友。”燕倾城大有要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架势。

    叶青的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耶律月的身影,这个女人三年来来了两次临安,在这个时代来说,已经可以称得上是频繁了,毕竟遥远的路途所需要的赶路时间,就足以让小半年过去了。

    而三年来两次,这也让叶青心中多少有些感动,甚至是有些怀念,当初在夏国时候的日子。

    趁着燕倾城不注意,一把拦住那依旧纤细的腰肢,把燕倾城拉进怀里,抵着燕倾城的面颊低沉着道:“一个……很可怜的女子,据我们很遥远,想要见上一面需要半年的时间来赶路。”

    “辽国?”燕倾城蹙眉,这几年虽然她一直忙着水粉等生意,但如今的白纯已非当年的白纯,自己从白纯的嘴里,多少知道了一些叶青当年在夏国的详情。

    甚至,她也知道,在夏国叶青曾经邂逅过一个辽国的公主,只不过她当时没有多想,毕竟一个是公主,一个是宋臣,这两个人绝不会有什么交集才对,但……好像事情又一次出乎自己的意料了。

    “对了,你大哥到时候得跟着我一同前往扬州,你没有意见吧?”看着陷入沉思的燕大佳人,一只手已经开始偷偷不老实叶大官人,转移着燕倾城的注意力说道。

    “啊?哦,去多久?”成功被人家转移注意力的燕倾城,排掉叶青摸向她胸口的手,嗔怒道:“讨厌,天还没有黑……。”

    (ps:状态奇差无比!希望明天可以好一些吧。)

    (本章完)

    宋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