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进化的虫子〕〔黄泉阴司〕〔全球影帝〕〔焚天路〕〔都市之仙帝归来〕〔大英公务员〕〔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盖世战神萧破天〕〔小妻太娇嫩,枭爷〕〔隐婚总裁:女人,〕〔聂先生又苏又撩〕〔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神医佳婿〕〔鉴宝黄金指〕〔近身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六百二十三章 接风
    钟晴带着钟蚕跟芳菲回到府里的时候,看着站在院子里那熟悉的背影,芳心瞬间莫名的一紧,一度怀疑自己是眼花了,因为日思夜想的缘故,所以眼前开始出现幻觉了。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 ..kan.shu..co

    三年来一直在府里地位极为稳定的陶潜,站在一边笑呵呵的看着有些花容失色的钟晴,就连钟蚕与芳菲,也是一脸的愕然,压根儿没有想到,那个人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叶青转头看着愣在台阶上的三人,向前两步随和笑着道:“怎么,就是这么欢迎我的吗?”

    “你……。”钟晴又惊又喜,美丽的眸子里甚至起了一丝水雾,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说完后,不由得看看芳菲跟钟晴,像是想要确定眼前的男子,就是她这几年一直等候的男子。

    “他不光是在这里,而且以后也不会走了。”陶潜不愿意看着叶青继续卖关子,开始帮着自己的主家说话道。

    “什么?”刚刚走下台阶的钟晴,脸上的表情完全成了惊讶,回头看了一眼陶潜道。

    “叶大人如今是淮南东路安抚使、兼扬州府知府,所以若无意外,这几年他都得呆在扬州。”陶潜说完后,看着依然还跟在钟晴身后两侧的钟蚕跟芳菲,急忙用眼睛示意两个没眼力见的家伙还不赶紧避嫌。

    有些呆若木鸡的芳菲跟钟蚕,在陶潜眼睛都快要眨瞎了时,终于反应了过来,一个明了的哦哦着:我去卸车,一个则是颇懂礼数的对着叶青匆匆行礼:我去先把这些放进房间。

    随着陶潜笑呵呵的离去,继续坚守他门房的职责,不大的院子瞬间变得空无一人,寂静无比。

    钟晴再次回头看向叶青,只见人已经走到了她的跟前,顺势就要去拉她的手,又惊又喜的钟晴深怕被人看到,但心中又不想拒绝叶青,于是低着头羞红着脸,按耐住狂跳不已的芳心低声道:“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就过来了,我也好……也好收拾……准备下。”

    “你收拾什么,准备什么?”叶青一只手拉着钟晴那柔软的手,另外一只手则是轻轻抬起了钟晴的下巴:“让我好好看看你?”

    “我……。”钟晴芳心一紧,猛然间发现自己说的话有些语病,瞬间脸颊烧的更为厉害,正不知该如何说话时,便看到那人的手伸向了自己的下巴,随着自己的下巴被缓缓抬起,更加羞涩紧张的钟晴,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感受着那有些粗糙的手,有些任君采撷似的喃喃道:“已经老了,不好看了。”

    “有吗?我怎么不觉得,怎么感觉跟初见你时好像没有什么变化。”望着那紧张的紧闭着双眸,长长的睫毛不由自主的颤抖着,叶青突然松开钟晴的手与下巴,拦腰抱起便往身后的大厅内走去。

    “啊……。”被吓了一跳的钟晴只觉得天旋地转,等睁开眼睛时,整个人已经被抱在怀里。

    刚刚卸车回来的钟蚕,目瞪口呆的看着叶青拦腰抱起钟晴往厅内走去,还不等整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就被偷窥的陶潜一把拉到了旁边躲了起来。

    直到黄昏时分,叶青才与一脸娇羞、如同新婚燕尔的钟晴,从房间内走了出来,看着要出门的叶青,如同一个贤内助一般,再次帮叶青整理着身上的衣衫,直到感觉自己满意后,才点点头。

    蚕豆儿套好了马车,载着叶青开始往斜风细雨楼的方向走去,这个时候的扬州,对于叶青来说,只是越发的陌生,不过好在,这些年因为当初想要保命,才不得不跟李清照商议着,以董晁等人的安全为由,把斜风细雨楼给迁到了扬州。

    当初因为想要保命才暗地里在扬州、泗州做着的安排,如今却正好成了他将来在扬州立足的根本。

    扬州官场上的官员,*不离十的都喜欢前往一些风月场所、或者是勾栏瓦舍等地来享乐,当然,这也与朝廷一贯的享乐、奢靡之风有着莫大的关系。

    而如今,叶青想要真真正正的成为淮南东路的主人,那么他就得把整个淮南东路官场的情况摸个透才行。

    但不论是在衙署还是通过其他官员的侧面了解,叶青不相信,自己能够得到什么有用的东西来。

    何况,这些年在皇城司任职统领,他的侧重点也从来没有放弃过淮南东路的官场,对于八州五军的知州与统领,叶青早已经是颇为了解,但一些下阶的官员,叶青则一个也不了解。

    何况,这可是杨简留下来的烂摊子,而扬州知州刘德秀,便是韩侂胄的人,转运使则是史弥远的人,也就是当初将作监少监赵述,在从将作监调离后,如今任淮南东路转运使。

    令叶青想不到的是,当年曾在其府养伤的崇国公赵师淳,竟然来的比自己还早,当马车刚一到斜风细雨楼的门口,就看见赵师淳跟一个下人在门口不停的张望着。

    刚刚跳下马车,赵师淳带着下人便迎了过来,脸上挂着笑容率先向叶青行礼道:“叶大人多年不见,风采更盛当年啊。”

    “有劳崇国公久侯了。”叶青急忙还礼,而后解释道:“初到扬州琐事缠身,所以来晚了,还望崇国公不要见外才是。”

    “哪里哪里,按理说我应该前往你府里接你才是,只是还不知道如今叶大人打算住在哪里,所以不敢冒然前往。”赵师淳与叶青一同往斜风细雨楼里走去。

    而也已经得到消息的柳轻烟,这几年虽然也会回临安,不过知道叶青一到扬州,就要来楼里时,芳心还是很兴奋。

    此刻兴奋的冲下楼来,却看到叶青跟赵师淳在热情的寒暄,把臂往里走,于是哼了一声后,扭头又跑向了二楼。

    一间别致的雅间里,此时已经有好几个扬州地面的官员等候,只是因为赵师淳的要求,所以才没有一同前往楼下迎接。

    赵师淳的单独迎接,在这几个扬州官员看来,这是崇国公也希望巴结一下这新任的淮南东路安抚使兼知府啊,如此也可以知道,这个新任知府,在临安怕是深得圣上跟太上皇信任。

    扬州官场上有头有脸的官员,今日叶青已经在刘德秀的引见下见了个遍,而赵师淳所结交的这几个官员,不过是平日里与赵师淳来往的小小官吏而已。

    此时此刻,一个个见到叶青之后,俱是毕恭毕敬、小心谨慎,深怕一个不小心,给这位年轻的知府大人留下不好的印象来。

    相比较于跟他身世差不多的赵汝愚来,赵师淳这些年混的是更不如意,加上其为人谨慎的性格,所以这些年来,依然是一个在各方眼里都无足轻重的皇家宗室而已。

    时不时的回临安在赵构跟当今圣上跟前露个脸,以示他这个赵宋宗室的存在外,这几年的赵师淳便是一直本本分分的逗留在扬州,结交一些同样是在扬州官场上无足轻重的官吏,陪同他打发着他自己这个宗室无聊的时间。

    而这些小官吏,同样也是不图谋他赵师淳什么,只是为了一个虚名而已,毕竟,在他人面前说出,自己跟皇家宗室一同喝酒等事儿来,多少还能够满足一下他们无法结交实权的官场虚荣心。

    叶青的到来,对于赵师淳来说,还是一件让他发自内心感到高兴与踏实的事情。

    毕竟,无论是上任知府赵师雄,还是刚刚离开淮南东路的杨简,都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有时候在扬州城碰见,甚至连一个表面的招呼都不会跟他招呼,便会无视着他离开。

    而如今叶青的到任,对于他来说则有些不同了,不管如何,当年叶青可跟虞允文在他的府里手刃了赵师雄,而且还在他府里养伤多日,冲着这份交情,赵师淳就觉得自己头顶的天空,好像也开始变得明朗了起来,不再像杨简在时那般,总感觉后脖颈有些发凉、阴森森的让他感到极为的不踏实。

    推杯换盏,叶青自出现在这几个扬州小官吏面前后,就从来没有摆过他淮南东路知府大人的谱儿,甚至在刚开始入座时,叶青还坚决而又谦虚的把上坐让给了赵师淳。

    这一举动,也让赵师淳觉得自己颇有颜面,腰杆儿仿佛都比往日里要硬了很多。

    甚至就连那几个一开始极为拘谨,甚至是面对叶青有些畏缩的官吏,都不得不对叶青的谦虚刮目相看,心中暗暗叫好之余,开始希望着自己能够给叶大人留下个好印象。

    自己刚一到扬州,赵师淳就立刻为自己接风,而且还请了这几个官吏作陪……在叶青看来,这恐怕已经是赵师淳在扬州,能够拿出来的最好排场了。

    叶青的谦虚跟风趣,使得席间的氛围从一开始的还颇为压抑,慢慢变得活跃了起来,就连那几个小官吏,此刻脸上也开始洋溢着真正的笑容,而不是一开始的那种强笑。

    赵师淳把席间的一切看在眼里,今日自己在叶青初到扬州后便立刻为其接风,看似是自己在给叶青面子,但实则他心里很清楚,这一切可都是实实在在的,叶青在给他赵师淳面子。

    几个官吏看赵师淳眼光的转变,让赵师淳也开始意识到,自己若想要不白活一生,不止是只做一个安逸的宗室的话,那么叶青到任扬州,怕就是他最好也是最后的机会了。

    随着叶青对着那几个诚惶诚恐的官吏一一敬酒后,柳轻烟虽然不曾露面,但还是忍不住派了几个女子来房间为他们活跃气氛,此时也正坐在角落里开始婉转着哀怨的歌喉。

    无名官吏之中,能够给叶青留下印象的有两名,而这两人与辛弃疾一样,同样是归正人的身份,但混的比辛弃疾还惨,如今在转运司任押发的杨怀之,可以说已经是最低品级了官员了。

    而另外一个同样是归正人身份的,品阶同样很低,如今在提点刑狱司任知事,名为陈次山。

    看着眼前的几人,这让叶青不由的有些感叹:总不会辛弃疾就是这些归正人里面混的最好的吧?

    但不论是陈次山还是杨怀之,几杯水酒下来,叶青还是能够发现,虽是归正人,但以两人的能力,决计不该是如此屈才,而所以会是如今这幅光景,自然而然的,是因为他们归正人的身份。

    叶青并不背着赵师淳欣赏眼前的两人,毕竟在赵师淳看来,若是眼前的几人当中,能够得到叶青的赏识,那么一旦这几人日后发达了,那么其中必然也有自己引见的功劳。

    看着叶青时不时的问着陈次山或者是杨怀之一些问题的时候,赵师淳实则是打心里头为两人高兴。

    与叶青对两人的看法一样,两人都有着极高的能力,但最终因为自己归正人的身份,所以才使得他们在官场之上郁郁不得志,得到展现自己才华的机会。

    就在房间内的几人,因为叶青的谦虚不摆官威,开始畅所欲言的时候,门被蚕豆儿敲响。

    叶青回头,不单看到了蚕豆儿,还看到了在门打开的瞬间,没有完全来得及躲避的柳轻烟。

    回头笑了笑,示意赵师淳他们继续,而后对着站在门口的蚕豆儿说道:“何事儿?”

    “大人,有两个自称是淮阳军统领的李沐,以及高邮军统领的林仲想要见大人。”蚕豆儿站在门口说道。

    叶青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蚕豆儿,而是转头看向了赵师淳。

    “全凭叶老弟做主,若是觉得不方便,我等就先……。”赵师淳今夜没少喝,或许这是自杨简到扬州再到离开后,他最为高兴的一天。

    “既然赵兄无所谓,那么就让他们进来?一同喝上几杯?跟赵兄您认识一下如何?”叶青手里的酒杯放在桌面,而后示意蚕豆儿让李沐与林仲进来说话。

    不一会儿的功夫,两个浑身上下都带着一股雷厉风行的军伍之气的汉子便出现在了门口。

    “末将李沐、末将林仲见过安抚使叶大人。”在叶青站起来的那一刻,两人立刻神情严肃的行礼道。

    “两位统领怎知我在此?又为何会认识我?”叶青一手扶着椅背,看着两人问道。

    “回大人的话,前两日末将等人来到扬州,也是为迎候大人而来,但今日刘知州却未通知末将等人,所以末将等人错过了跟大人见面的机会。至于如何会认识大人……。”李沐跟林仲看了看房间内的座次道:“末将有幸见过崇国公一面,所以推测您便是叶大人了。”

    “坐吧。”叶青坐回自己的座位,对着两人一指空着的两张椅子道。

    李沐与林仲互望一眼,犹豫了下后还是听从命令的坐到了椅子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穿越八年才出道〕〔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