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级上门狂婿(又名〕〔上门豪婿苏洛林妙〕〔凡世歌〕〔腹黑相公枕上宠〕〔王爷,王妃貌美还〕〔我的相公很腹黑〕〔迷踪谍影〕〔神魂武尊〕〔我有三千大世界〕〔万古帝婿〕〔诅咒之龙〕〔太荒吞天诀〕〔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医路坦途〕〔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野猪传〕〔禁区之狐〕〔透视高手混山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六百三十七章 北府
    白纯看完手中的信件,在得到燕倾城的点头默许后,便把信件递到了蜡烛跟前,看着火光在纸张上迅速的亮起来,待快要燃尽时,才扔进了桌面上的笔洗中。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kans.co

    “看来又要过几年苦日子了。”燕倾城无奈的对着白纯说道。

    白纯无声的笑了下,与神色无奈、担忧的燕倾城一样,此刻心里多少有些担忧她们在扬州的夫君。

    “兰儿一会儿过来,我会让兰儿交代李横尽快找机会跟你联系。”白纯揉了揉有些疼的太阳穴,暂时抛开心中的担忧的说道。

    燕倾城点点头:“我先去准备。”

    随着燕倾城离开不久,兰儿就从外面走进了书房内,与白纯在书房内足足呆了有一个多时辰,这才出来坐上马车直奔大瓦子而去。

    虽然有些事情她还不清楚,但以她的天赋还是能够感觉到,这一次对于叶大哥,恐怕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要不然,也不会……想到这里的刘兰儿又是叹了口气,突然喃喃自语道:“大宋的官员真不好当。”

    白纯跟燕倾城还没有真正享过福,旁人眼里她们既能靠自己赚钱,而且又有一个在朝为官,深得太上皇、信任的夫君,所以她们的日子应该过的格外滋润才对。

    但只有白纯跟燕倾城心里头清楚,看似这么大的家业,看似每年香皂等事物,为她们带来了巨大的财富,但这些完全架不住叶青一个人的花销。

    虽然两女还不至于手头紧到需要节衣缩食,但与旁人眼中羡慕的坐拥万贯家财样子相比,还是有着很大的出入。

    李横从来没有见过兰儿如此严肃过,这让好不容易跟着他来到茶铺的赵才卿,心头忐忑不安,有些紧张的站在一旁,除了刚一进来向兰儿行礼外,便就一直默默的站在角落,一句话也不敢说。

    刘兰儿像是终于知道了自己过于严肃的样子吓到了赵才卿似的,挤出一丝笑容安抚了下赵才卿后,便拉着李横来到了内间,看着李横的眼睛,极为认真凝重的说道:“叶大哥应该是遇到很大的麻烦了,白姐姐今日把我叫过去,让我告诉你,跟史弥远的关系要再亲密一些,如今需要市舶司的马车跑远路。”

    “早等着了,要不然这几年我李横使得银子不都白使了,任何时候都没有问题,利州路因为虞允文的关系,如今这两年已经是畅通无阻,小打小闹我都不好意思了。”李横轻松的笑着说道。

    刘兰儿白了一眼不知轻重的李横,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道:“你还是不要大意了,这一次对叶大哥很重要的。”

    “放心,我知道的,告诉他,若是需要,我什么时候都没有问题。”李横认真的点了点头,而后说了句连刘兰儿都听不太懂的话语。

    皇城司终究还是有一些用的,虽然李横不知道叶青最终到底要干什么,但最起码他也知道,扬州来了几个鞑靼人,而这几个鞑靼人的到来,一下子让皇城司、兰儿、白纯等人都变得紧张起来,这就足以说明,如今他们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那几个鞑靼人而起。

    当然,这也只是李横的猜想,而在叶青的心里,自己若是真要在佞臣贼子的路上狂飙到底,那么借着桑昆的到来,便是他开始走出去这万事开头难的第一步的机会。

    第一步有多难,叶青不知道,但叶青知道,若是自己想要踏出第一步,首先要得到身边人的支持才行,无论是白纯、燕倾城还是李横、墨小宝,或者是老刘头等人,还是钟晴、陶潜等,他都必须要知道这些人明确的态度才行。

    毕竟,佞臣贼子的覆灭,往往都是要么后院起火,要么就是身边人内讧而导致佞臣贼子无法成为一个合格的佞臣贼子。

    钟晴一晚上都在想那素心、铁衣是什么意思,想必只是一个代号取代了人名,那么素心会是谁呢?男还是女?铁衣又会是谁?男还是女?

    刚刚起身坐在床沿正准备下床,身后有力的胳膊便隔着睡衣搂住了她的纤腰,低头看着那结实有力环在自己小腹上的手臂,钟晴的脸上带着一丝满足与幸福的笑容:“时辰不早了,再不起来,芳菲就该吵了。”

    “有什么要跟蚕豆儿交代的,今日就嘱咐几句吧,明日他就该离开一段时间了。”叶青继续躺在床上说道。

    “嗯,我会的。”钟晴心头一颤,抚摸着那依然环在自己腰身的手臂,原本想要问叶青真的决定要这么做了吗,但想了下后却是改口道:“豆儿……会去多久,会……活着回来吗?”

    “这你需要告诉豆儿,还有小宝,他们两人都会去。”叶青淡淡的说道。

    叶青身边能用的人一直不多,在桑昆离开后的这几日里思来想去,叶青最终还是决定,让墨小宝跟蚕豆儿带人前往草原,而至于赵乞儿等这些老背嵬军,这几年也在慢慢变老,叶青已经决定,不再让他们去冒险。

    终究还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心,转过身来的钟晴,看着依然躺在床上的叶青,抚摸着那满是扎手胡渣的脸庞,问道:“素心、铁衣是什么意思?”

    “两个人名的代号而已。”叶青轻松的说道。

    钟晴静静地看着叶青,下意识的继续抚摸着叶青的脸庞,扎手的胡渣多少给她的内

    心一股真实与安宁,蹙眉道:“叶衡与白秉忠绝不会坐视不理,两人来淮南东路任差遣,绝不是那么简单,朝廷的意思很清楚,便是用二人牵制你。所以……你凡事还需要谨慎才行,官场之上,能够信任的人不多,随时会在背后出卖你的人则是大把大把的存在。”

    拉过钟晴放在脸颊上的手,在其手背上亲下了,笑的很灿烂、很欣慰的叶青伸臂把钟晴再次揽回床上,嗅着钟晴秀发间的幽香,喃喃道:“五路大军是大宋朝廷的大军,我叶青如今连差遣都困难,我何尝不知?放心吧,只是小宝跟豆儿两人,带一些他们的小伙伴而已。”

    说完后,不等钟晴因为外面芳菲的敲门声挣扎着要起身,叶青则是伸手在钟晴那弹性十足的翘臀上一连拍了好几下,直到钟晴在怀里挣扎着,轻轻咬了他一下后,叶大人这才松开怀里的美人儿,让其去更衣。

    即便是由芳菲侍奉着更衣的钟晴,依然是有些心神不宁,她心里当然不希望叶青成为大宋朝廷的佞臣,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了解叶青的处境,她也很清楚,叶青若是不想走岳飞的老路,那么他就必须要向秦桧一样,跟金国始终保持友好的关系才行,或者是跟其他人保持着密切的关系,从而给他与自己等人留下一条保命之路。

    所以铁衣会不会是在金国或者是在其他地方?钟晴的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再次冒出这个问题。

    她并非是想要查探叶青的什么,她只是希望能够多了解一些情况,而后尽自己最大可能的,帮着叶青参考一些事情,毕竟她钟晴对于皇家,可谓是十分的了解。

    素心二字,以钟晴如今对叶青的了解,虽然猜不透到底是谁,是男是女,但钟晴却是敢肯定,素心必然不会在扬州,而是必须在临安才对。

    与临安相隔万里的辽国都城叶密立城,此时还依然身为辽国太子的耶律直鲁古,在降将乃蛮王屈出律的陪同下,再次率兵出城去打猎。

    与此同时,当初跟随着辽国公主前往夏国的耶律乙薛,在第一时间便跑到了公主府内,向耶律月禀奏着太子的行踪。

    这两年的辽国权利机构,随着耶律月的崛起,从而使得辽国的两大机构:北府、南院之间终于有了一些平衡,而不是当初那般北轻南重。

    而如今的北府大王,便是在其姑母的授意下的耶律月,如今在太子尚未登基时,她这个皇姐,承礼公主,俨然已经成了辽国的重要人物,成为了太子耶律直鲁古往后顺利登基的最大依仗。

    如今耶律月在辽国的地位,丝毫不比南院大王萧翰里刺低,甚至因为皇室的关系,如今耶律月在风头上,还要盖过南院一筹,只是因为萧翰里刺掌大辽重权多年,加上又是如今大辽女皇帝的公公原因,所以如今才能够依然稳坐南院之位。

    但这两年谁都能够看的出来,承礼公主耶律月的异军突起,已经给萧翰里刺带来了不小的压力跟威胁,而为了缓解这种压力,萧翰里刺先后两次想要让承礼公主下嫁给他的第二个儿子萧朴古只沙。

    可如今身为大辽女皇帝的耶律普速完,显然不会做出这样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心中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的同时,一面则是暗示着耶律月,让其自己来拒绝萧翰里刺的联姻之举。

    如今的耶律月掌着大辽北府,武将有由她亲自任命的耶律乙薛,所率领的一万精锐铁骑无缰军,文有萧处温、李奉迎二人为她出谋划策,所以凭借着这样的实力,耶律月拒绝起南院大王萧翰里刺的联姻来,也是极为的干脆,一丝回旋的余地都不给对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