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野性为王〕〔荣凰〕〔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神捕大人又打脸了〕〔星际麒麟〕〔大流寇〕〔农门婆婆的诰命之〕〔盛世红妆倾天下戚〕〔逍遥侯〕〔霸道王爷俏医妃〕〔戚瑜桐燕翊辰〕〔赘婿出山〕〔武映三千道〕〔重生之再铸青春〕〔爆笑穿越:王妃是〕〔白卿言萧容衍〕〔顶级神豪林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六百三十九章 围剿
    半年的时间总是眨眼就过,而且越是当时间紧张的时候,四季不是很分明的地方,会越发的感觉到,时间在指缝之间流逝的速度,快的让人吃惊。

    就连虞允文都没有想到,原本圣上给他的五年时间,如今已经过去了一大半,而他在利州路的一切,还无法完全说是已经准备就绪。

    大散关,即与金国接壤,也同样与夏国交界,这样一个三国鼎立的地方,潜在的动荡竟然还不如淮南东路显得要大一些,但即便是如此,虞允文的心头,也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特别是叶青交代他的事情越来越多,让虞允文不得不一直追着时间跑,有时候恨不得把一天的十二个时辰都能够“物尽其用”,压榨的干干净净。

    刚刚送走鞑靼人不久,就迎来了墨小宝跟蚕豆儿两人,至于他们所率的“商队”,身为利州路安抚使的虞允文则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是没有看到。

    何况,这几年途径夏国,而后从利州路进入宋疆的人并不少,每一个都与叶青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甚至就连夏国更为西北地方的辽国,都跟叶青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迎来送往、整备大军永远都是虞允文的日常,拿着手里的密信,听着手下的禀报,虞允文有点儿想骂叶青一顿的冲动,自己的事情如今还悬而未决,被朝廷跟金国逼迫的如同丧家之犬一样窝在淮南东路,竟然还有闲心管别人的事情,这让虞允文不满的同时,也很好奇叶青在淮南东路,不会是只顾着花天酒地了吧?

    但不管如何,随着这些时日接二连三出现在他利州路的人与事,让虞允文则是越发的好奇,草原上难道真的有一头猛虎,或者是来去如风的狼群吗?那叫铁木真的鞑靼人,真的有叶青说的那么强大跟凶悍吗?

    即便只是他利州路这一亩三分地这些时日发生的事情,都能够让虞允文意识到,叶青对于草原上那叫铁木真的崛起,重视程度远远超过任何事情。

    墨小宝、蚕豆儿的种花家军,这个神秘到连他虞允文只知名称的大军,竟然要去草原、大漠去碰碰那铁木真。

    而且就连辽国据说,也因为叶青这么多年维持下来的交情,打算支持叶青的举动,同样是派出了大军要前往大漠草原,去与那铁木真一战。

    如果仅仅是这样就认为叶青已经足够重视铁木真,那么就是他虞允文想的太天真了。

    大散关与夏国接壤的地方,一小股夏国骑兵扬起长龙一样的黄色尘土,向着虞允文所站的地方席卷而来。

    如今大夏国的权势人物热辣公济,在大宋叛臣任得敬死后,取而代之了任得敬在夏国的相位,而近日,在夏国已经位极人臣的热辣公济,竟然亲自跑到了大散关与他秘密会面。

    而促成他们两人秘密会面的,自然就是淮南东路安抚使叶青,而会面所谈判的事情,除了虞允文眼中,叶青鼓捣的那些香皂、新烛等奇技淫巧外,便是热辣公济同样有兴趣,想要碰一碰草原上的

    铁木真。

    虞允文望着那远处渐渐接近的黄色烟尘,心头一时之间有些哭笑不得,但也更加的好奇,草原上的那叫铁木真的,难不成是三头六臂的通天神仙不成?

    辽、宋、夏,再加上铁木真在草原上的敌人,若是叶青还能蛊惑着金人再从北面夹击,这铁木真就算是这一战战死,恐怕也是能够名垂青史,其勇猛堪比楚霸王了。

    满是尘土的马车在虞允文跟前停下,身后紧追不舍的飞扬尘土,瞬间把所有人笼罩在了其中,黄尘土雾中一阵阵的咳嗽声,夹杂虞允文跟热辣公济的寒暄声,待那浓浓的尘土散尽后,虞允文这才真正看清楚了热辣公济的脸庞,以及旁边一名叫焦景颜的夏国官员。

    “请。”虞允文邀请其前往临时搭建的帐篷里。

    热辣公济含笑点头,回头看向身后与宋人相对的随从,示意他们在帐外等候后,便带着焦景颜跟随着虞允文一同步入了帐篷里。

    虞允文亲自为两人倒上茶水,再次寒暄了几句后,便把叶青交给他的密信,完好无损的交给了热辣公济,道:“国相请过目。”

    “有劳了。”热辣公济说这流利的汉话,而且态度极为客气。

    从其一句有劳了,虞允文就能够察觉到,眼前的热辣公济与叶青之间的关系,恐怕也是非比寻常,就如同那从这里经过过的桑昆似的,与叶青之间的关系也是非同一般。

    虞允文含笑点点头,那封完好无损的密信,自己虽然很好奇里面的内容,但因为相信叶青的缘故,也是他自己君子风骨的原因,所以哪怕是热辣公济当着他的面正在看那封密信,虞允文也都没有往那信上看一眼。

    在热辣公济看信的功夫,虞允文不由得打量着随同热辣公济一同进来的焦景颜,此人一看便知是汉人,但……并不知道是朝廷南渡时到了夏国为官,还是说世辈都在夏国。

    看着虞允文望过来的目光,焦景颜含笑向虞允文点头,而后看了一眼依然看信的热辣公济,当下道:“虞大人,不知与叶青叶大人是何交情?”

    “即是同僚也是好友,焦大人可是有什么需要虞某帮忙的带话或者信?”虞允文态度友好道。

    “岂敢有劳虞大人,何况叶大人焦某也只是当年在兴庆府有过一面之缘罢了。之所以问起,是想起当年叶大人在我夏国兰州,还曾带走了两个风尘女子,心中好奇,不知可还讨叶大人的欢心?”焦景颜面带微笑,不疾不徐的说道。

    “叶大人风流名士、性情中人,这种事情你也有好奇心?”看完信的热辣公济,很大方的把信递给了虞允文,而后继续说道:“即便是叶青不警告我们,我们也有此打算。如今铁木真在草原上征服了众多小部落,而随着克烈部的节节败退,与我大夏国接壤的地方,也是经常出现乞颜部的骑兵骚扰我们。前些日子,叶大人的货物便被他们抢劫一空,不过好在,因为商队之中从来不带女人,那些商贾也都被我们救了回来。

    就在外面,虞大人是否要清点下人数?”

    虞允文也不客气,接过热辣公济递过来的信,一边看一边听耳边响起热辣公济的声音。

    “多谢国相出手相助,既然叶大人已经同意免费送其我大宋的锦帛等物,那么大散关这里,必然会是畅通无阻,国相大可放心,至于那些被揪出来的商贾,虞某认为就大可不必清点了,一会儿我便会放他们各自回家。”虞允文一直看着热辣公济说道。

    而心头,却是一直琢磨着刚刚焦景颜的那番话语,叶青当初在夏国的事情他多少知道一些,也确实是从兰州城赎了两个女子,不过那都是跟韩侂胄有关,与叶青的关系并不大。

    但这个焦景颜却是刻意提起,又是什么意思?是在提醒自己什么吗?

    随着热辣公济等人离去,心头一直还带着疑惑的虞允文,不由得把目光转向了那些被夏人,从铁木真手里救回来的商贾身上,难道说……其中有什么猫腻不成?

    扬州城内,经过小半年的修缮,当初赵师雄的府邸,终于是变成了如今淮南东路安抚使兼知府叶青的府邸,高大的门楣处,苍劲有力的叶府两字,在旁人眼里仿佛都带着一丝的震慑力。

    被钟晴亲自监管着修缮的两个小院,因为院前的小湖,所以自己与柳轻烟以后长住的小院被她命名为探月,而原本留给白纯与燕倾城位置更为端正的小院,钟晴本想等白纯或者是燕倾城来命名,但叶大官人却是大笔一挥,虽没有勇气写出叶府二字挂在门口,但叶园就此诞生。

    看着毫无什么寓意的叶园二字,即便是连柳轻烟都不觉得这名字好听,但叶官人却是得意满满,甚至扬言着,天下没有比这个院名更好听的名字了。

    半年的时间,随着扬州成城墙,在刘德秀的亲自督办下,绝大部分都已经修缮完毕,从而也使得如同是终于能够关起门来的扬州城,在一夜之间仿佛就让百姓的内心多了一丝的安全感。

    自然,随着扬州的百姓多了一丝的安全感,自然而然的便会吸引着一些看重扬州地理优势的商贾,愿意在此居住下来,更何况,这些商贾也都为扬州城的城墙做过贡献,所以如果不住在扬州,对于他们来说,怎么感觉都有点儿亏。

    燕庆之连着半年不曾回临安,要么便是在扬州鼓捣作坊,要么便是前往泗州建新的作坊。

    总之,在叶青的建议下,与其从临安运送货物来扬州,倒不如把作坊建在扬州、或者是泗州更为方便。

    燕庆之虽然是不同意,甚至是还有些后脊梁发凉,但看着叶青认真而坚定的样子,也只能无奈的叹口气,不得不把作坊建在了扬州、泗州两地。

    虽然说如此一来,是省了一大笔的车马费,但燕庆之的心里却是从新建作坊那一天起,便是一直都提在嗓子眼儿处,深怕哪一天如果金人南下,再把这些全给端了,到时候可就是欲哭无泪了,打碎牙往肚子里吞了。

    (本章完)

    宋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雪中悍刀行〕〔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全职艺术家〕〔神秘复苏〕〔深空彼岸〕〔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