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象〕〔上门狂婿〕〔霸道王爷俏医妃〕〔戚瑜桐燕翊辰〕〔偏执霸总的罪妻〕〔盛世红妆倾天下戚〕〔最强药王〕〔都市逍遥医神〕〔罪妻凌依然〕〔慕少的千亿狂妻〕〔修罗剑神〕〔深空彼岸〕〔易瑾离凌依然结局〕〔武映三千道〕〔洛诗涵战寒爵〕〔修罗丹帝〕〔武神纪元〕〔弃婿归来〕〔万古帝婿〕〔黑石密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六百七十二章 心心相印
    随着白纯放下茶水,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叶青才走出去后,李凤娘的脸上带着一丝的得意讽刺道:“想不到堂堂一路安抚使,敢明目张胆抗旨的叶大人,竟然会怕自己的妻子,还真是一件奇闻。”

    “赵构还说了什么?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招你入宫,就是为了让你这个未来的大宋皇后来为拙荆赐封的吧?”叶青坐在床上一动不动,而李凤娘则指点轻轻掀起叶青身上薄薄的衣衫,打量着肩头那包扎好的伤口。

    “命还真是大,数次都能够让你化险为夷,不愧是一个佞臣,现在连太上皇都省了,直接呼其名讳赵构了。”李凤娘轻轻放下衣领,仿佛怕弄疼了叶青的伤口似的:“还疼吗?”

    叶青默默的摇了摇头,示意不再疼了,李凤娘便继续说道:“具体那老狐狸想要干什么我李凤娘自然是不清楚,我一个柔弱女子,那懂得朝堂之上的厉害关系。不过……。”

    看着卖关子的李凤娘,风情妩媚的神情之间带着一丝得意,叶青笑了下问道:“不过什么?”

    “你嘴里的赵构倒是说了,让本宫带话,非是旨意哦。”李凤娘不知为啥,心情倒是显得有些兴奋,看着叶青的白眼,得意的笑了下接着道:“原话便是:别忘了那夜在风波亭答应朕的事情。你到底答应他什么事情了,竟然能够让他绕你小命?”

    “所以这赐封白纯三品命妇,算是他的条件了?”叶青沉思了下,而后在李凤娘的帮助下,缓缓由盘腿坐着又改成了靠床坐着,叹口气道:“这是一道催命符啊,要么史浩已经秘密进宫了,要么就是史弥远进宫了。”

    “什么意思?”李凤娘蹙眉问道,心中兴奋跟激动多少随着叶青的话语渐渐淡了一些。

    今日进宫时,李凤娘的心情是忐忑的,她不知道赵构突然亲自召她进宫到底是何目的。

    但当明白赵构让她进宫,只是为了赐封叶青的妻子为三品命妇时,李凤娘的心情就变得有些兴奋跟迫不及待了,甚至是还带着一丝丝的小女儿家的小紧张。

    这几日她不是没有想过来探望受了重伤的叶青,只是因为这几日刑部把叶家看守的密不透风,让她这个太子妃,一时之间找不到合适的借口来探视叶青,自然也让她一直在太子府是坐立不安、心神不宁,深怕那个佞臣在家突然死了。

    所以当赵构亲自让她来看望叶青、赐封白纯时,李凤娘就有如是一个被长辈禁足的怀春女儿家,终于被长辈允诺见自己的心上人的心情一样,充满了喜悦跟紧张。

    她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会如此的牵挂叶青,更是没有想到,眼前的佞臣,不知不觉间已经在她的芳心,里占据了如此重要的位置跟份量。

    所以当李凤娘怀着极大的喜悦跟兴奋走近叶府,想要自以为的给叶青一个惊喜时,待看到房间内叶青跟他的妻子那相敬如宾、琴瑟和鸣的感觉时,心中的醋意瞬间便被打翻,自然是不会给叶青,更不会对白纯什么好脸色。

    好在,李凤娘也已经今非昔比,最起码还知道今日她来此的目的是什么,何况,此刻在她心里依然还打着自己的小算盘,那就是一旦等自己登上了皇后的宝座,一定要把佞臣身边的女人都给清除干净,只能留她一个人。

    听着叶青那催命符三个字,李凤娘也不得不收起小女儿家的小心思,有些认真的开始听叶青的分析。

    “信王死了,史浩、我叶青安然无恙,如此结果显然不是赵构想要的。而如今圣上的态度不明,朝臣如今也没有泾渭分明的支持谁,都在等圣上的决断、看朝堂风向。赵构显然是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儿,这一次观泉坊的风波完全因他而起,若是成功那么便是皆大欢喜,但如今失败了,赵构便没有了底气再要求圣上再次纵容他了。史浩龟缩在府,显然并非是他本意,而是赵构不想让他死,不想让他此刻成为众矢之的,成为王淮、韩诚攻讦的对象。所以赵构……正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赵构如今便希望我能够出现在朝堂之上,打破平衡也好,打破宁静也罢,但他绝不想让朝堂如此平静下去……。”叶青皱眉分析道。

    “说了半天,你没有一句让我听懂,你就直接告诉我,赵构到底想干什么,我能帮你做些什么。”李凤娘有些焦急了,她可没有心情听叶青在这里废话,她只想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叶青看了一眼床沿边,坐在刚才白纯坐的位置上的李凤娘,冷笑了下道:“很简单,赵构让你来我家,就是想要告诉我,他同意我叶青为太子府的人了,以前的种种既往不咎,现今,需要一个人打破这朝堂之上的宁静,至于是谁……这是赵构给我的一个诱饵啊。”

    “什么意思到底是。”李凤娘不耐烦的轻捶了下叶青的胸口,有些气急的问道。

    这个白痴,说了半天,自己是一句没有听懂,云里雾里的,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只是听懂了一句,那就是赵构同意了叶青成为太子的人,也就是说,同意了以后太子继位后,叶青身为太子身边的重臣了,但这跟什么乱七八糟的诱饵又有什么关系?

    “你觉得我有那份量跟资格,能够让如今一潭死水的朝堂活起来吗?”叶青不疾不徐的笑问着不耐烦的李凤娘,此刻却是有点儿想念钟晴,若是她在此的话,自然是一点便通,一下子就能看出来,赵构这是又在设计他叶青。

    “你以为你是谁?不过是一个淮南东路的安抚使而已,即便你是观泉坊此次事件的核心,但你想要在朝堂之上……。”李凤娘不屑的说道。

    “不错,赵构岂能不知道这一点儿?”叶青打断李凤娘的话继续道:“既然赵构很清楚这一点儿,所以他就必须给我指出一条明路来,明着是让你来我家传旨,暗中却是告诉我,能够化解如今朝堂胶着状态的,只有太子一人。所以让你来此,便是希望通过我的嘴,来告诉你李凤娘,让太子参与到朝堂之争当中,打破眼下的僵局。”

    李凤娘的凤目一亮,而后满眼权利的小星星开始闪烁着,推搡着叶青催促道:“那你快说说,太子该如何参与进去,又该如何让朝臣开始心向太子,或者是让太子以太子之身份,能够在如今的朝堂之上占有一席之地?”

    “若是如此做了,李凤娘……你想没有想过,一旦僵局打开,最为直接的受益人是谁,而后首当其冲的,谁会成为打破僵局的牺牲品?”叶青无奈的问道。

    “什么意思?”李凤娘愣了一下,凤目里的权利小星星渐渐变淡的问道。

    “太子终究只是太子,朝堂政事乃是当今圣上才有权利决断之事儿!圣上因观泉坊一事儿,虽没有明面上不满赵构的这一次举动,但如今朝堂的僵局,圣上的按兵不动,就已经是在向德寿宫表达圣上的不满了,因为信王死了,圣上对他赵构的不满再增多。而此时若是太子参与到朝堂之上,圣上不会拿太子怎么样儿,但……背后蛊惑太子参与朝堂政事的那个人……下场就会变得很惨,所以这是赵构为了解他如今的困境,而又给我设的一个圈套,一旦我按照他的意思,为了在观泉坊一事儿之后乘胜追击,想要在朝堂之上占的一席之地,便会正中赵构下怀。”叶青皱眉说道。

    “你的意思是,一旦太子参与朝堂政事,而你就会成为太子的垫脚石?到时候只要赵构指出是你蛊惑太子,那么其他朝臣必然会联合起来跟随赵构一同弹劾、攻讦你,而你……身为一个外臣,蛊惑太子便会如同谋逆之罪,那么到时候……。”李凤娘神色显得有些耐人寻味。

    “不错,太子就此踏入朝堂,而我就此会被打入监牢,因为这个时候的圣上,会把对赵构的不满,以及太子强硬参与的怒火,都撒在我身上,那时候……只有我被处死,才能给皇家一个和谐。”叶青的目光紧紧盯着李凤娘的那张风情妩媚,也写满了对权力的贪婪的脸颊。

    李凤娘写满权利欲望的脸蛋带着一丝的心动跟纠结,以叶青之死换太子登基,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多少有些难以抉择!

    若是换做在观泉坊事发之前,李凤娘或许会不假思索,或者是稍微权衡一下利弊,便会决定以叶青之死来换取太子能够早日登上帝位,而后成全她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的野心。

    但在观泉坊事发以后,当她终于看清楚了叶青在自己心中的份量,以及……李凤娘最不愿意提及的子女一事儿后,李凤娘变得有些犹豫了,而且心中的天平,越来越向叶青这边倾斜。

    叶青的目光锐利也温柔,静静地望着蹙眉犹豫不决的李凤娘,他也很想知道,这个或多或少在自己心中,不知不觉的占据了一定份量的女人,到底会在权利跟私情上如何做决断。

    如同后世利益集团下的贪腐官员最终选择自杀一样,有时候事情就是如此,若想要圆满,不伤及各方大的利益,那么就必须以人命来填补,以关键的人命来填补窟窿,从而使一件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使得各个利益集团暂时偃旗息鼓。

    叶青如今的处境,就如同那些人一样,站在了生命的十字路口上,自己身后的利益集团,是要牺牲自己来换取更大的利益呢,还是要暂时维持现状,日后再图谋大宝,如今,都取决于李凤娘的一念之间。

    叶青的目光柔和而锐利,李凤娘的目光犹豫而伤感,两人就那么静静地望着彼此,仿佛时间也在这一刻静止了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李凤娘突然一下子变得柔弱无比,神情有些凄婉、无助的喃喃道:“你死了……我怎么办?”

    “太子妃真不打算以我叶青的性命来换取母仪天下的皇后宝座吗?”叶青的心头也是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后问道。

    李凤娘飞快的仰起头,不想让叶青看到她眼眸中的伤心跟不舍,晶莹的泪水从眼角滑落,被她飞快的抹去,吸了吸鼻子后,道:“别逼我,我很想早日坐上皇后的宝座,再逼我我会反悔的。”

    任由自己的手被叶青握在掌心,只是依然倔强、高傲的仰着头颅,不想让叶青看到自己眼中的不舍,不舍得皇后之位,也不舍得叶青离去。

    “难得你李凤娘如此有情有义,也罢,本安抚使就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李凤娘,我叶青向你保证,这些时日你只要不乱来,不出两三年,皇后之位必然是你李凤娘。”叶青摩挲着掌心里那只温柔的小手道。

    “我想现在就成为皇后呢,要不是你这个佞臣……。”李凤娘哭笑着捶打着叶青的胸膛。

    低下高傲的头颅,看着叶青那得意满足的笑容,眼泪更是越发不争气的流了出来,没人知道她此刻的眼泪,是为还要等几年才能坐上心爱的皇后宝座而流,还是因为此刻与叶青心与心相通而流。

    “如果你认为赵构只是这样,那你就太小看他了。”抚摸着趴伏在自己胸口,还带着抽泣的李凤娘的秀发,叶青喃喃说道。

    “什么意思,难不成他还要连我也杀了不成?”李凤娘攥着叶青的衣领,擦着自己的眼泪抽泣道。

    “难道你忘了魏王了吗?”叶青感觉到怀里的娇躯突然一僵,轻抚着那娇弱的后背,继续道:“你在皇宫里什么德行,你比谁都清楚,自赵构到圣上,皇太后到皇后,宫内、太监都被你李凤娘得罪了个遍,讥讽皇后的出身,讥讽皇太后的痴呆,都是你李凤娘这些年干的事情,赵构岂会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看好你?”

    “一石二鸟?”李凤娘咬了下叶青薄衫下的胸口问道。

    “不错,这些年来,赵构岂会看不出来你李凤娘对皇后宝座的觊觎,看不出太子在你的唆使下,一直逼迫着圣上禅位?他只是没有机会跟借口罢免你们而已。如今,只要你一旦被他故意设计出来的假象权利、皇后宝座吸引,朝堂之上一旦再被他……。”叶青淡淡的说道。

    “而他就会在处死你之后,立刻罢免我跟太子,而后逼迫着圣上立魏王赵恺为太子,到时候最终的赢家还是他赵构?”李凤娘从叶青的怀里起身,有些愤怒的说道。

    ァ新ヤ~8~1~中文網.x~8~1zw.

    “不错,要不然你以为他为何突然会单独招你入宫,而且还让你替他来示好我?因为你来传旨,最能让我放弃戒备之心,因为我如今也急需太子在背后的支持,如此一来,在赵构看来,自然会是让我放松警惕,毕竟,一旦太子登基,那么我叶青安全无虞不说,飞黄腾达、在朝堂之上立于不败之地也是指日可待!如此大的诱惑,即便是我叶青不动心,他赵构也算准了你李凤娘必然会动心,不惜以我的命来换取皇后的宝座。”叶青终于回头,看向窗外的蓝天白云,是那么的真实跟自然。

    历史、终于在他的参与之下,开始越来越偏移原本的轨迹,而随着如今赵构的一招不慎,如今的赵构,就如同是一头被困在德寿宫的野兽一样,开始咆哮着做最后的挣扎。

    李凤娘前往叶青家里传旨,一连两日毫无音讯,朝堂之上依旧是如同死水一样沉寂、毫无波澜,这让赵构不得不怀疑,他布下的杀招是不是再次被叶青化解。

    他很愤怒!有一种想要发疯的冲动!他实在是无法理解,为何叶青每一次都能够猜到他的心思,看穿他的计谋!

    这么多年来,朝堂官员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特别是他禅位之后,就如同躲在暗处一样更加充满了巨大的优势,可以随意的计算、设计每一个官员,但百试不爽的计谋,在叶青这里竟然全部失去了应该有的作用。

    不过五日的时间,更加苍老的困兽赵构,在德寿宫内花白的头发凌乱不堪,胡须几日不曾搭理,有些已经黏在了一起,赤红着浑浊的双眼,胸膛如同风箱一样上下快速起伏着,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王伦等宫女、太监跪了一地,好几个宫女、太监的额头,鲜血淋漓,就连王伦的鼻梁处,也有着被物体砸中的红肿。

    “圣上依然没有来德寿宫?”赵构沙哑着声音,语气之中充满了怒不可遏!

    “回太上皇,奴婢……奴婢不曾……。”王伦颤抖着身躯说道。

    “混帐东西!如果不是朕,他赵昚能够坐上皇位!早就该是那死了的赵璩来坐了!”赵构不知想起了什么,开始怒骂着当今圣上赵昚。

    “赵璩呢?他的尸体在哪里?给朕找来……。”赵构双眼赤红着,一手依然是习惯性的扶着膝盖说道。

    “太上皇,信王的尸首……。”王伦此刻紧张的内心中,隐隐觉得赵构像是疯了一样,自从大理寺回来后,先是自己在书房坐了近两个时辰,而后出来后,整个人就变得更加的阴沉可怖,脾气暴躁之余也变得更加的古怪!

    “传旨,让史浩滚到宫里来,几日都不见动作,他史浩一直龟缩着成何体统,难道要让朕一人独力扛下这一切不成?若不是他,岂会有今日之被动局面。”手边的茶杯,再次被赵构胡乱的抓起来扔了出去。

    被砸中的宫女,瞬间头破血流,但依然是紧咬着牙关,连哼一声都不敢。

    “太上皇,魏国公史浩求见。”一名太监连滚带爬似的跪在赵构脚下说道。

    “让他进来,还算是有孝心!”赵构嘴角浮现一抹冷笑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