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零后天师〕〔一世巅峰林炎〕〔重生都市仙帝〕〔叶辰萧初然〕〔一世独尊〕〔一世独尊〕〔妃常难驯:魔帝要〕〔一世巅峰林炎〕〔叶问天苏晴雪〕〔疯狂进化的虫子〕〔黄泉阴司〕〔全球影帝〕〔焚天路〕〔都市之仙帝归来〕〔大英公务员〕〔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盖世战神萧破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六百八十六章 陷阵
    在叶青看来,没有比钟晴更为完美的人选了。Δ.『ksnhu『.co

    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钟晴都是前往临安的绝佳人选,以及能够左右朝堂诡异局势的,一个间接的关键性人物。

    叶青一开始曾想过让李凤娘来作为,王淮跟韩诚朝堂斗争之间那杆秤,但想想李凤娘在皇宫圣上、皇后、皇太后跟前当初留下的印象,叶青瞬间就打消了这个主意。

    这娘们太过于飞扬跋扈跟霸道泼辣,若是让她干这种事情,恐怕没有几天的时间,就会被王淮跟韩诚玩的团团转,到时候连累自己事小,恐怕她都得因此丢掉即将到手的皇后宝座。

    而且无论是李凤娘还是太子府,除了李凤娘的胸大无脑,容易被皇后宝座的引诱而乱了方寸外,便是太子府如今还真的不能主动出现在朝堂官员的视线中,必须要让韩诚主动发现,太子府是他抗衡权势越来越重的王淮的唯一靠山才行。

    所以自然而然的,钟晴就出现在了叶青的视线当中,也成了绝对完美的人选。

    不论是皇太后还是皇后,对于钟晴都有着发自真心的真诚,所以叶青根本不用担忧皇后跟皇太后会因此而提防钟晴。

    而他前往临安的时候,因为宋迁的出卖,使得钟晴再次浮现在众人视野当中,虽然如今没有人再追究钟晴是死是活这件事儿,但不代表皇宫里头,皇后跟皇太后,就不知道钟晴还活着这件事情。

    所以让钟晴回到皇宫,在信王赵璩已死后,回到皇太后的身边照料皇太后,不论是当今圣上还是皇后,必然都不会拒绝钟晴的回来。

    当然,至于会不会追究这些年钟晴到底在哪里,那就不得而知了。

    叶大人也只能是在心里期望着,这个败家娘们在回宫之后,能够学会在皇后跟皇太后的跟前,说谎话时能够说的像他这般真诚就行。

    如同叶青所料的一样,当他把这个消息告诉李凤娘的时候,身为贴身宫女的竹叶儿,就遭了李凤娘的毒手,茶杯从怒气冲冲的李凤娘手中,就飞到了竹叶儿的身上。

    竹叶儿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的跪在地上,低呼着太子妃息怒。

    但李凤娘又如何能够不生气?她本身就是一个占有欲极强的女子,这些年要不是因为太子妃的身份,李凤娘绝对不会让叶青的身边多一个,除了她之外的女人。

    奈何于身份跟对皇后宝座的野心,李凤娘只能强忍着与她人分享叶青这件事实,但……叶青这个佞臣,竟然早就把信王妃钟晴给养了起来,而且一养就是好几年,这件事儿,自己竟然一点儿都不知情!

    如今那佞臣嘴一张,轻轻松松、毫无内疚的便告诉自己,不,是命令自己!过了元日之后,信王妃钟晴将会回皇宫,不准为难钟晴,甚至必要的时刻,还要保护钟晴、听从钟晴给她的意见!

    是可忍孰不可忍!叶青简直是欺人太甚!对于她李凤娘来说,这简直是*裸的侮辱!

    气的颤抖着手,再次让竹叶儿捡起被她扔在地毯上的信笺,强忍着心中想要杀了叶青的冲动,继续看着叶青给她的密信。

    当看到那字里行间,早已经预料到她会气的浑身发抖、想要杀人的冲动的言语时,李凤娘却是突然的笑了起来,一个人喃喃自语道:“算你这个佞臣还有些良心!知道本宫的心思!不枉本宫对你如此倾心!不过一个钟晴而已,本宫既然能够忍了白纯、燕倾城,又岂会在乎一个钟晴?但……若是本宫的皇后之位……。”

    叶青看着李凤娘密信里,如同拿皇后之位与他拿钟晴进宫一事儿讨价还价的言语,叶青不由自主的苦笑出声,这娘们真是钻到了皇后宝座之中无法自拔了啊!

    不过对于他来说,李凤娘坐上皇后之位的概率,就如同过几日必然是元日一样不可更改,所以他很有信心,这一场如同赌约似的讨价还价,必然能够让李凤娘在临安,护着钟晴不至于太过为难。

    加上王伦等人的保护,叶青相信,元日后便启程回临安的钟晴,人身安全应该不用过于担心。

    随着元日的到来,也就意味着钟晴将要很快启程前往临安。

    “不管怎么说,即便是没有王淮跟韩诚的事情,我也会让你回临安的,只是本以为得等我出征回来后,陪你一同回临安,想不到,到头来,还需要你一个人独自回临安。”叶青看着这几日,在白纯、燕倾城、柳轻烟的刻意安排在,这几日一直与自己形影不离的钟晴说道。

    “白纯是素心?耶律月是铁衣?我也要一个名字,不然我就不去。”钟晴撅着嘴,往书桌对面一坐,大有只要叶青不同意,便要誓死跟叶青继续僵持下去的意思。

    “这么说……你已经想好了?”叶青试探的问道。

    “少套我话,我都听白纯说了,不论是素心二字,还是铁衣二字,都是你取得,我自己取得不算。”钟晴撇嘴道。

    “故壮士在军,攻城先登,陷阵却敌,斩将搴旗。直指敌军之中……。”叶青翻着身后书柜里的书说道。

    “陷阵?”钟晴睁大了眼睛问道。

    “其实……素心我就是随口说的,铁衣更是随口说的,你看,陷阵还是我翻阅书籍,辛苦……喂,你别走啊,你能不能尊重一下我的提议啊,我还没有说完……。”叶青看着钟晴嘴角渐渐放大了的冷笑,急忙说道。

    钟晴在书房门口站定,拍了下正好跑进来的叶孤城的小脑袋瓜,冷笑道:“万里之外的名曰铁衣都不在乎,我钟晴曰为陷阵,又有何不可?”

    “这么说你同意了,你很喜欢这个……。”叶大人瞬间眉开眼笑道。

    “要你管,哼。”钟晴哼了一声,又忍不住蹲下身子掐了下叶孤城那疯玩后,通红的脸颊,这才气呼呼的离开。

    看着钟晴那离开的背影,透过半掩的窗户,望着那突然间小跑起来的轻松身形,叶青悬着的一颗心终于算是可以放下来了,看那妖娆妩媚的身姿,显然钟大美人还是颇为中意陷阵二字。

    距离上元节不过五日时,钟晴便踏上了前往临安的客船,在白纯、柳轻烟、燕倾城的依依不舍下,叶青亲自把钟晴送到了扬州码头,而与她一同前往临安的,还有门房陶潜、宫女芳菲。

    依依不舍的看着站在船头的佳人,叶青才发觉,这些时日两人黏在一起的时日过多了,以至于看着船头的钟晴,连他的心头都生生的生出有些因为分离而产生的疼痛与不舍。

    看不清楚船头的佳人是在哭泣还是在微笑招手,但叶青知道,这一去,两人若是再见面,怕是也要两年后了。

    随着门房陶潜跟着钟晴离开扬州前往临安,扬州叶府的门房,自然而然的便成了许庆的职责。

    还没有来得及从分别的伤感中缓解过来,刚刚回到府里的叶青,便被前厅里的辛弃疾等人给吓了一跳。

    看着辛弃疾一身盔甲、带着一丝杀伐气息的站在自己面前,叶青上前拍了拍那坚厚的盔甲,淡淡道:“穿成这样干什么?要抄我家啊?”

    “这还在元日期间,能不能说点儿好听的?”辛弃疾不满的摘下头盔放在桌面上,有些无趣的说道。

    “那你倒是说手,你们跑我这里干嘛来了?”叶青坐下后问道,视线也不自觉的被旁边的一口箱子吸引了过去。

    “给你送盔甲来了。”辛弃疾指了指那箱子说道。

    看了看杨怀之、陈次山、刘克师脸上的笑容,而后一边示意许庆打开看看,王淮送给自己的盔甲到底是何等样式的盔甲,那边的辛弃疾,则从盔甲内费力的掏出了纸张放在桌面上。

    “这是我起草的宣战诏书,你过目下。”辛弃疾摊开那张上面写满了工整字迹的纸张说道。

    “先看盔甲行不行?”叶青起身撇了一眼辛弃疾,而后走到打开的那口箱子跟前。

    在许庆等人的帮助下,一身名为黑漆顺水山文甲的盔甲,在杨怀之、许庆几人的忙活下,终于是穿到了叶青的身上,或者是用绑字更为合适一些。

    黑漆顺水山文甲,与唐朝盔甲形制大致相同,但在细节方面则是表现的更为美观大方一些,无论是被称之为凤池兜鍪的头盔,还是那呈十字形编缀的甲片,都在紧固贴身利于实战的同时,其美观程度也得到了大大的提升。

    而包括护腹处的那狰狞的兽首,也在彰显着威严跟霸气之余,显然也是出自名家之手打造,看起来栩栩如生。

    唯独脚上的云头靴,在叶青眼里怎么看怎么像是钟晴临走时,亲自给叶孤城、叶无缺纳的那虎头鞋,总是让叶青感觉有种别扭的感觉。

    “可还合身?若是不上战场厮杀,这件盔甲倒是真的很不错,但若是沙场厮杀,就有些可惜这么好的盔甲了。”许庆在旁边说道。

    而辛弃疾已经急不可耐的穿着他那少了兽首、以及云头的靴子,拿着那纸张念了起来:“天道好还,中国有必伸之理,人心效顺,匹夫无不报之仇……兵出有名,师直为壮,言乎远,言乎近,熟无忠义之心?为人子,为人臣,当念祖宗之愤……。”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穿越八年才出道〕〔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顶级气运,悄悄修〕〔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