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帝狂妃:鬼王的〕〔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武映三千道〕〔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我成了商朝纣王〕〔除纣无人皇〕〔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神话之我在商朝当〕〔都市古仙医〕〔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仙尊归来〕〔没钱上大学的我只〕〔龙婿叶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七百一十章 有凤来仪
    叶青北伐胜利的消息,远远要比其他北地的事情传入到临安要快的多,临安城内的百姓在激烈的议论与争执,既然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在朝堂官员之间展开,那么,太子府里的李凤娘,同样是心存疑惑。

    虽然李凤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认为那皇后的宝座离她是那么的近,但也正是因为皇后的宝座离她是越来越近,也让她患得患失的心情更加的严重。

    韩诚、赵汝愚如今的支持,包括如今远在济南府叶青的谋划,让李凤娘距离皇后宝座不过是咫尺之遥,可如今在临安城内的那些关于叶青的流言蜚语,也让她有些提心吊胆,深怕那佞臣会在这个关键时刻,因为跟韩诚、赵汝愚的关系,对自己反戈一击,从而使得自己的皇后梦终究成了镜花水月。

    一如往年一样,去年的元日整个皇室都不曾前往过孤山园林,但今年的元日,皇室还是前往孤山园林来过元日,来与民同乐。

    假山凉亭处,凉风习习吹来,一缕调皮的发梢在钟晴的额前欢快飘舞,李凤娘静静的坐在亭内,看着钟晴缓步走进来,站在旁边眺望着远处游人如织的西湖。

    “为什么叶青不抓了完颜璟?这么好的机会,若是能够抓住完颜璟立下不世之功,朝堂之上谁还敢对他叶青指手画脚?“李凤娘直截了当的问道。

    钟晴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李凤娘的话语,反而是扭头静静地看着李凤娘,温柔的眸子如同秋水一般,即温柔又锐利,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道:”若是叶青抓了完颜璟,对谁最有利?何况,抓了完颜璟,恐怕叶青都很难能够跑回临安,即便是跑回临安,那么也是把金人的怒火引到临安城。那时候,人们还会认为抓完颜璟是大功一件吗?”

    “但是……但是我们现在胜了,金人败了啊。”李凤娘不解道。

    “不过是胜了一次而已,金人如同虎狼,我大宋对此更是有深切体会。一旦完颜璟被抓,必然会引起金人疯狂的反扑报复,以如今朝堂之上的动荡,又岂能承受得起?到时候,朝堂之上就不会说叶青是功臣了,而是把豺狼虎豹引入临安、引入我大宋疆域的罪人。”钟晴向李凤娘解释着道。

    她并没有告诉这个满脑子都是皇后宝座的李凤娘,若是抓了完颜璟,金人一旦失去主心骨,陷入内讧困境中,第一个得到最大利益的,绝不是宋廷,而会是离宋人很遥远的鞑靼人,甚至对于宋廷来说,抓了完颜璟绝对是一件弊大于利的事情。

    虽然不知道叶青如今心里到底是如何计划的,但对于朝堂之势向来有独到见解,天下大势也能看清几分形势的钟晴来说,叶青应该是自始自终都不曾把金人当成真正的对手,而他的真正对手,应该就是……那没有一个人看得起的鞑靼人。

    “叶青什么时候会回来?”李凤娘再次问道。

    在白纯跟前,李凤娘多少还有有些心虚跟礼让,但在钟晴面前,李凤娘就完全变成了她平日里咄咄逼人的模样儿,同样,在白纯跟前还会稍加掩饰她跟叶青的事情,在钟晴跟前,李凤娘已经是完全不打算掩饰。

    虽然不曾明说,但如今都是心知肚明,她李凤娘跟叶青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不知道。”钟晴的眼神有些迷茫,她心里很想叶青,但又不愿意在山东两路局势不稳,还有一个南京路充满未知的情况下,看到叶青回到临安。

    南京路一日不归宋,那就意味着叶青若是离开山东两路后,那么一切都将是无用功,而且还给金人留下了一个极为容易反扑的机会。

    这显然是任何人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谁也不愿意,在死伤了这么多人后,刚刚到手的疆域又在短短的时间内易主。

    卫绍王完颜永济从容不迫、轻松悠闲,嘴角依然带着那玩世不恭的笑意,手里拿着黑子,看着端着一盒白子,却不知道该如何落子的叶青。

    墨小宝、钟蚕两人一左一右,原本还是坐在旁边观看,但随着战局对叶青越发的不利,两人也不得不冷哼一声,瞪了一眼完颜永济后,齐刷刷的站起身开始给叶青支招。

    “落在这里吧,这里可以堵住他吃掉我们刚刚占的部分。”钟蚕指着棋盘上的黑白子说道。

    “不行,应该先顾这里,他肯定下一步是往这边落子。”墨小宝反对着钟蚕的支招,发表着自己的见解。

    “落到那里,人家只要再往这、这,还有这里一堵,大人就死了。”钟蚕哎哟一声,揉着被叶青弹了一下的脑门儿。

    墨小宝幸灾乐祸的笑了两声:“怎么样儿,还是应该落在这里吧,这样一来,大人不过是缺条胳膊而已,最起码还有跟人家周旋的……哎哟……。”

    墨小宝话还没有说完,快要缺一条胳膊的叶大人,立刻伸手在墨小宝的额头上用力弹了一下,证明他并没有缺胳膊少腿。

    “认输吧叶大人。”完颜永济把黑子撂回棋盒道。

    “不不不,你等会儿,我再想想看。”某人端着棋盒,聚精会神的盯着棋盘,好像是不论往哪里落子,自己都是死路一条。

    “困兽之斗罢了。”完颜永济懒洋洋的说道。

    而后,脸上一直带着玩世不恭笑意的完颜永济,就看见叶青手里的棋盒突然一松,哗啦一声,棋盒里的白子,全部都撒在了棋盘上:“墨小宝……你推我干嘛?看看,大好的局势又被你搅乱了,要不然我刚才放到那个……就可以反败为胜了。”

    “大人,我没有碰您。”墨小宝迷茫,这已经是今日第三次自己被人误会了。

    “就是,我都看出来了,要不是你正好碰到了大人的手臂,害得大人没拿稳棋盒,这局大人就会通杀了。”钟蚕在一边,理直气壮的说道。

    虽然上一局,叶大人埋怨他碰到了他的手臂,但已经被碰了不下七八次手臂,撒了七八次棋子的叶大人,为什么就不能像人家完颜永济一样,把棋盒放在边角上来下棋呢!

    完颜永济神色平静,带着淡淡的微笑,不发一言的看着眼前的三人相互指责着彼此,而他早已经习惯了,每每到关键时刻,叶青的棋盒就正好被身后的两个倒霉蛋,碰的洒落一地使得棋局无法再继续。

    “去去去,倒茶去,真是浪费我的心思。”某人懊恼的捧起空空如也的茶杯,而后往桌子上重重一放,依然是满脸的遗憾,好像要不是棋子洒落,他就能赢似的。

    “重来吧?”叶青看着悠哉的完颜永济说道。

    “好啊。”完颜永济也不恼,反正他如今有的是时间。

    “这一次我可不让你了啊。”某人信誓旦旦的说道。

    “放马过来便是。”完颜永济应战道:“不过叶大人如今真的可以这么悠闲吗?”

    完颜守道等人的离去,使得完颜永济一下子就猜到了叶青的用意,但正所谓胜者王侯败者寇,他如今已经被叶青软禁于府里,也就抱着平常心,心安理得的在宋人的济南府继续住着。

    “放心吧,我现在可是悠闲地很,近日过来,除了跟你切磋棋艺外,就是想邀你看今日上元节的烟火,给稍微有些死气沉沉的济南府助助兴。”叶青如同前几局一样,一开始则就是锋芒毕露的狂攻完颜永济。

    完颜永济依旧是不慌不忙,不管你如何杀气腾腾的落子,他依旧是按照自己的路子,从容不迫的围堵、防守着叶青的凌厉进攻。

    “这不会就是我的最后一个……上元节吧?”完颜永济顿了下,还是面带笑容的轻松问道。

    “不会。”两句话的功夫,再次看棋盘,某人好像又陷入到了进退两难的困局中。

    有些不满的看了一眼完颜永济,这货的棋艺怎么会这么好后,这才缓缓落子道:“等完颜璟稳固朝堂之后,我会放你回去。”

    “南京路你也会网开一面?”完颜永济依旧玩世不恭,不过语气中,多少有些诧异道:“如今贵军士气正盛,而且我也知道,叶大人麾下的大军,不过短短二十几天的时间,如今已经恢复了兵强马壮的鼎盛实力,若是有心拿下南京路应该不难吧?”

    “确实不难,西有利州路大军,我同样能够如臂使指般调兵遣将,这山东两路的大军,卫绍王

    心里也清楚如今到底如何。但……终究跟完颜璟师徒一场,事情还是不能做的太绝了。”叶青继续落子,而后完颜永济落子、吃子,叶青目瞪口呆的看着。

    “你的意思是,你希望我大金皇帝主动撤出在南京路的大军?”完颜永济心中一震,更加糊涂叶青跟完颜璟之间的关系,到底是怎样一种师徒关系了。

    “那你把刚才吃我的子还我。”叶青看着被完颜永济放入棋盒的白子,抽搐了下道。

    完颜永济一愣,苦笑着又把刚刚吃的子,全部摆回原位:“叶大人棋风光明磊落,在下佩服。”

    “哪里哪里。”某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道:“完颜璟他需要南京路的大军,完颜守道我都可以毫不犹豫的放回去助他一臂之力,还会在乎南京路的七八万大军?”

    “我完颜永济确实无意皇位。”完颜永济静静地看着闷头解局的叶青,长叹一口气道。

    “人心隔肚皮啊,何况……你没有争夺皇位的意思,不代表你的手下、羽翼就没有想让你成为金国皇帝的意思不是?你当了金国皇帝,他们自然而然的也会跟着高升,也会获取更大的利益,所以到时候你身不由己也不是不可能的。毕竟,这世间有多少事情,是自己能够完全做主的呢?”叶青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

    完颜永济认同的点点头,叶青说的不错,自己没有意思,并不代表着自己的手下也没有这个意思,若是一旦被时局推着不得不争夺皇位,他完颜永济到时候恐怕也会步上叔侄争帝的后尘。

    当然,他也想过,叶青留他在济南府,除了帮助完颜璟外,那么对自己到底如何处置?杀还是不杀?

    而且即便是叶青没有想要杀自己的意思,璟儿呢?叶青会不会借刀杀人呢,借璟儿之手来杀自己呢?

    “这么说来,我完颜永济还要谢谢你叶青的不杀之恩了?”完颜永济稳健的手继续落子。

    “你活着对我有益,你死了,对大金、对我大宋都是有弊无利。”叶青笑着说道,他又输了,不下了,回去跟白大美人好好学学再找完颜永济报仇。

    “叶大人志不在我大金?”完颜永济惊异的问道。

    叶青还不曾答话,端来茶水后,火急火燎跑出去的钟蚕跟墨小宝,这个时候又火急火燎的跑了回来。

    “大人……。”墨小宝急急喊道。

    “说吧,卫绍王不是外人。”叶青大度的说道。

    墨小宝跟钟蚕面面相觑的互望一眼,什么叫卫绍王完颜永济不是外人啊,这件事儿上,就是连墨小宝、钟蚕他们二人,都足以是外人了。

    犹豫了下后,墨小宝还是走到叶青身后,一手拢嘴在叶青耳边低语了几声,而后完颜永济就看到叶青,嘴里发出卧槽两个字后,蹭的站起身来就往外跑。

    “回头有空咱们再切磋,有点儿急事儿要处理下。”叶青话音未落,人已经跑了出去。

    留下完颜永济一个人呆呆地坐在空荡的房间里,突然之间一股悲凉涌上心头:这么毛躁的主帅,竟然打败了大金的铁骑,活捉了完颜守道,攻下了自己镇守的济南府!

    在卫绍王府外,叶青一边跳上马背,一边问道:“她是什么时候跑过来的,怎么事前一点儿也不知道?素心呢,这种事情怎么就不报?”

    “大人,这个……我们也不清楚。”钟蚕看着又惊又喜的叶青,嘿嘿道。

    “人现在到哪里了?”叶青坐上马背后,才发现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去。

    “已经快要到城外了,是被斥候发现的,所以就急忙回来禀报了。”墨小宝一指前方说道。

    三人三骑快速的在济南府的街道上飞驰起来,如今已经渐渐恢复正常秩序的济南府,瞬间是因为三个不长眼的在大街上策马狂奔,变的是鸡飞狗跳、慌乱不堪,使得大街上的一些百姓,闷头就往家里跑,以为又将要打仗似的。

    在门口禀报的斥候,看着墨小宝、钟蚕带着叶青过来后,也是急忙飞身上马,而后领着三人向城外的官道上狂奔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