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级上门狂婿(又名〕〔上门豪婿苏洛林妙〕〔凡世歌〕〔腹黑相公枕上宠〕〔王爷,王妃貌美还〕〔我的相公很腹黑〕〔迷踪谍影〕〔神魂武尊〕〔我有三千大世界〕〔万古帝婿〕〔诅咒之龙〕〔太荒吞天诀〕〔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医路坦途〕〔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野猪传〕〔禁区之狐〕〔透视高手混山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七百二十七章 红颜祸水
    赵汝愚显然希望通过韩侂胄觊觎钟晴美色一事儿,从而使得叶青与韩侂胄彻底划清界限,即便是未来不能够成为朝堂之上自己的助力,但他也绝不想看着叶青联手韩家,给自己制造麻烦。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望着赵汝愚离去的背影,钟晴依旧是蹙眉,神色之间多少有些犹豫纠结,不知道是不是要答应赵汝愚的条件。

    王伦同样是望着赵汝愚离去的背影,心头微微叹口气,才道:“事情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复杂,自然,也没有咱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不论是史弥远还是韩侂胄,或者是那赵汝愚,他们四人之间啊……以后这朝堂啊,恐怕是更为热闹了。”

    “但……叶青他只是孤身一人,并没有什么靠山……。”钟晴有些担忧的说道。

    “可这个时候,你若是告诉皇太后,一旦韩诚再在皇太后跟前火上浇油,那时候又该怎么办?赵汝愚虽然贵为皇室宗亲,如今也得太子殿下器重,但若是说到底……他与叶青谁在殿下跟前更受器重,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王伦像是意有所指的说道。

    钟晴美丽的眼睛猛然抬起来,闪烁着一丝希冀:“是啊,我怎么……真是事不关己、关己则乱,我要出宫一趟。”刚刚在王伦的陪同下走上万寿桥,钟晴便突然改主意说道。

    王伦想了下后,并未阻拦钟晴的决定,点点头道:“好,奴婢让陶潜给您备马车。”

    “多谢中贵人了。”钟晴看着王伦那坦然笑意,心中一动,知道这是王伦为了避嫌,所以才让陶潜陪着她出宫,而不是他王伦陪着自己出宫。

    这边的钟晴走出和宁门上了陶潜的马车时,那边在西湖飘荡着的画舫上,叶青、史弥远、韩侂胄三人,终于算是不再互相拆台,不再勾心斗角的指责另外两个人。

    但史弥远若想要眼前两个差点儿把他气的跳湖的人,相信自己的诚意,显然还必须拿出一些更为实在的东西才行。

    韩侂胄依然是时不时的对叶青怒目而视,就像是钟晴本来是他的,而后被叶青捷足先登了似的,一口无法发泄的恶气,便一直堵在他的胸口。

    只要脑海里一想起钟晴的模样儿来,再想想竟然便宜了叶青这个王八蛋,韩侂胄恨不得立刻率兵,把叶青的小破院子给抄了,直接把钟晴抢走。

    叶青虽然无法洞察此时韩侂胄的准确心思,但历史上的红颜祸水引发的大事件可谓是层出不穷,所以不管如何,此刻已然处在了这般境地之中,关乎男人颜面的事情,他叶青还从没有想过让步。

    “我可以拿出王淮受贿的所有证据,包括与金人谈和,无故断你叶青粮草的证据,而后由你来呈给朝廷。”史弥远看着斗鸡似的叶青跟韩侂胄,再次开口诚恳道。

    “你说的这些我都不感兴趣,何况如今我已重掌皇城司,想要王淮受贿的证据并不难,甚至是包括你史弥远的,都不是很难的事情,只是早一些晚一些而已。所以换个条件吧。”叶青视线掠过韩侂胄,望着平静的西湖湖面说道。

    “那你想要什么?”史弥远重重的吐口气,有些咬牙切齿道。

    对于叶青的话语他丝毫没有怀疑,他也相信,只要叶青愿意,必然是能够得到王淮、甚至是自己收受贿赂的证据。

    “我想要的,自然是跟他想要的一样。”收回视线的叶青,望向韩侂胄道。

    “我韩某人跟你叶青非是一路人,我要什么?哼,我想要的,非是你有资格能够胜任的。”韩侂胄冷冷说道,心头依然还在想着钟晴被叶青抢走的事情。

    “知枢密院事!”史弥远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两人,突然沉声说道。

    叶青还没有回答史弥远的话语,就先看见韩侂胄那深沉的目光向他投了过来,嘴里冷哼一声道:“不自量力,你以为拿下北地四路,你就有资格知枢密院?”

    “我若是没有资格知枢密院,那你就更没有资格了,两年的时间,你非但没有镇压评判自杞、罗殿两国的反叛,反而还招来了大理国对于自杞、罗殿的驰援,得不偿失四个字你是不会写,还是不懂是什么意思?”叶青手捏酒杯,语气也变得凌厉了三分。

    “那又如何,最起码如今我大宋兵士的战马,我韩侂胄已能够保证十之三四。而你叶青,与其说是依靠武力夺回了北地四路,倒不如说你是从金人手里拣回了人家丢弃的疆域!淮南东路大军,这两年来虽然也打过几场像模像样的仗,但南京路是怎么回事儿,你我心知肚明,朝廷也同样是一清二楚!金人既然舍得丢弃,就足以说明,北地归正人不过是蝼蚁、累赘罢了!也难怪如今临安就连老百姓,都看不起北地四路的百姓。再者,你叶青难道以为,就凭你如今在北地四路的兵力,就能够坚守住北地四路不被金人夺走?”韩侂胄重重的把酒杯放在桌面上,毫不相让的回击道。

    “对于一个连两个小部落都拿不下统兵将领来说,金人自然是强大无比,但对于我叶某人,韩大人,操心你自己的事情吧,北地四路金人想要夺回,除非是时光倒流!不然的话,一寸土地都休想从我叶青手里夺走!”叶青冷冷的回道。

    “若不是史弥远背后捣鬼,蛊惑大理人,我韩侂胄早就平定罗殿、自杞了。”韩侂胄一指看热闹的史弥远,怒声说道。

    原本看好戏的史弥远,想不到不过眨眼间的功夫,战火就再一次的烧到了自己这边,而刚要摆手否认自己与大理国驰援自杞、罗殿两国没关系时,耳边就响起了另外一个声音。

    只见叶青同样是伸手指向了史弥远,冷声笑道:“史弥远善于人后下绊并非是什么新鲜事儿,断我粮草之策不也是出自他史弥远之手,但那又如何,我叶青依然是收复了北地四路,而你韩侂胄,非但没能镇压叛军,还未朝廷招来了一个大敌,纵是跟史弥远吃里扒外有关,但这能是你韩侂胄的借口?”

    “叶青,你们的骂战不要带上我……。”史弥远见缝插针般的急忙避祸道。

    “叶青……你有种你去试试,地无三里平、天无二日晴的西南,又岂是如你在北地那般可以放开了驰骋,摆出阵势跟金人硬拼的沙场?一场大雨就足以让你的大军被困原地好几日不能征伐,人生地不熟,加上史弥远这个坑货背后搞鬼,我韩侂胄如今能够在西南与他们相持,已经是……。”韩侂胄指向史弥远的手臂一直不曾放下大声吼道。

    而此刻,在三人左右的几个女子,如今一个个目瞪口呆、噤若寒蝉,她们还是头一次看到,堂堂的朝廷要员,吵架时,竟然跟普通民妇并没有什么区别,同样也是急了之后会直接破口大骂。

    “够了!”史弥远一拍桌子,满杯的酒水瞬间洒满了桌面,而后怒气冲冲的看着叶青跟韩侂胄怒声道:“别装模作样了,吵来吵去,最终还不是要把罪名归结到我史弥远的头上,装什么装你们两人!我史弥远今日告诉你们,我今日已经是拿出了足够的诚意来跟两位联手,但若是两位一直纠结于史某人当年的事情,那么史某……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吏部给朝廷上不上奏章?”叶青跟韩侂胄异口同声问道。

    “我……。”史弥远无语的叹口气,看着目光炯炯盯着他的两人,此刻突然有种偷鸡不成倒蚀一把米的感觉。

    一开始他还以为两人是因为屁大点儿的事儿,又要再吵一架,但他越听越不对,越听越觉得两人吵来吵去,都像是在指桑骂槐的码字自己史弥远,都在骂自己背地里给他们下绊子的事情。

    所以反应过来的史弥远,自然是忍无可忍的要拍桌子,制止两人继续指桑骂槐的骂下去!

    吏部向来掌天下文官任免、考课、升降、勋封、调动等事务,而枢密院向来无论是枢密使、还是知枢密院事,向来都是由文官担任,这也是为何叶青、韩侂胄两个大宋武将变相骂他,实则要挟他的原因。

    不管是否有人举荐他们二人入枢密院,吏部这一关,都是他们两人必须要过的一“劫”。

    “那我能得到什么?”史弥远恨恨的问道,到头来,自己竟然成了被这两个货利用的那个可怜人。

    “你吏部尚书的位置不会有人动。”韩侂胄淡淡的说道。

    何况,在坐的他们三人之中,也只有他有资格说这句话,毕竟如今无论是跟皇家宗室的关系,还是在朝堂之上的威望影响力,韩家的势头都在递增之中。

    一旦韩诚坐上左相的位置,那么史弥远与他祖父,虽然还有一丝抗衡之力,但谁也不清楚,一旦史浩真正的配享庙堂后,太上皇的恩宠在朝堂之上,还会不会有人记得,所以史弥远,必须抓住此时吏部尚书的位置,在短时间内拉拢自己的党羽,壮大自己的势力。

    “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王淮谁帮我来挡?即便是他被朝廷罢免后,他的报复也决计不会停止,今日我可是拒绝了王淮过府一叙的邀请,特意来此宴请两位的。”史弥远的目光缓缓看向了叶青说道。

    论起与王淮之间的恩怨,自然是叶青与其最深,所以这件事情,自然而然的,韩侂胄是不会理会,也不愿意理会,就只剩下了他叶青,成了史弥远用来消除异己的那把刀。

    “这种事情自然是叶某人驾轻就熟了,大理寺如今不必理会,至于刑部梁克家,一旦王淮失势,位居刑部尚书多年的他,估计也该要挪挪地方了。”叶青宽慰着史弥远说道。

    “好,三日之内,我必然把王淮的受贿之证据给你。”史弥远沉声说道。

    “哦,对了,刚才你不是说,若是我愿意,这两个小美人我可以带回府里当丫鬟吗,那我就不客气了,正好家里唯一的丫鬟还被我……所以就谢谢史大人了。”叶青呵呵笑着说道。

    史弥远无语的翻白眼,而后不出所料的,早早就被韩侂胄抱在怀里揉了半天的两女女子,也是被韩大色鬼理所当然的带走。

    船开始缓缓靠岸,三人依然是各怀鬼胎的准备下船,只不过相比起来,史弥远今日是有些赔了夫人又折兵,但在叶青跟韩侂胄下船的时候,史弥远却是笑容满面,四个精心培养的女子被带走,他仿佛一点儿也不在意似的。

    “钟晴如今在哪里?”看着两个女子乖乖地钻进了自己的马车里,回过头的韩侂胄,丝毫不在意旁边的史弥远,向着叶青问道。

    “不管她在哪里,都跟你韩侂胄无关。我叶青郑重的警告你韩侂胄,若是你敢打钟晴的注意,到时候别怪我叶青让你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叶青向前两步,整个人已经快要贴上一步不曾后退的韩侂胄脸面说道。

    “你是在吓唬我吗?”韩侂胄冷冷的盯着叶青的眼睛,同样是语气阴沉着道:“就算是钟晴有皇太后、皇后给她撑腰,但……

    在我韩侂胄没有弄明白钟晴的心意前,我是不会放手的!”

    “那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而且……你永远不会有机会单独接触到她的,我可以向你保证。”凌厉的眼神变得杀气十足,韩侂胄并没有因此而后退半步,倒是一旁的史弥远,不由自主的被两人身上那股狠辣的气势,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不过心里头却是得意之极,最起码如今看来,叶、韩二人暂时是不会背着他联手了,而他则就有机会,趁着两人因女人而起恩怨冲突后,把叶青拉拢到跟他一同对抗以后只会势力越来越大的韩家。

    “那我们不妨走着瞧!你叶青能够带五千精兵入临安,我韩侂胄同样是可以带八千人入临安,我韩侂胄还真想见识一下,能够打败金人、收复北地四路的淮南东路大军,到底有多强悍!”韩侂胄同样是毫不相让,大有要跟叶青一决高下的意思。

    “好,那我们就走着瞧,看看到底谁的兵更强一些。”叶青嘴角浮现一抹冷笑,如此使得脸上的战意更盛。

    看着冷哼一声的韩侂胄转身上了马车离去,过了好一会儿,一直不曾离开的史弥远,才往前靠了两步道:“为了一个女子,两人竟然要兵戎相见,这样划得来吗?”

    “你以为这只是为了一个女子吗?”叶青扬着嘴角问道。

    “嗯?”史弥远愣了一下,有些不明白的问道:“那你们到底是为了何事儿?”

    “不管是因为何事儿,最起码……史大人你的目的达到了不是?我叶青用两年的时间收复了北地四路,他韩侂胄同样是两年的时间,却一直没能从西南的战争泥沼中脱身出来,反而是越陷越深,所以回到临安后,若想要入枢密院,岂能在我跟前弱了自己的威风?”叶青笑问道。

    “如此说来,那你是打算与史某人朝堂联手了?”史弥远才不管叶青跟韩侂胄的死活,他只想要,在叶青还活着的时候,是不是在这段时间里,能够对他有用,起到他想要的作用。

    “我还有其他的选择吗?”叶青反问道,而后挥挥手道:“谢谢你的这两个丫鬟了,我可是皇城司统领,虽然查不出她们二人的八辈祖宗,但三代以内的,我完全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就查出来。所以,你还有什么要跟她们二人交代的吗?”

    “叶青你……。”史弥远像是见鬼了一样,往后又是退了两步惊呼道。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