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逍遥侯〕〔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九死丹神诀〕〔都市医品仙尊〕〔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除纣无人皇〕〔我成了商朝纣王〕〔神话之我在商朝当〕〔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废柴王妃又在虐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七百三十一章 后悔的庆王
    在三婶酒馆并没有说服李立方,甚至是让李立方表现出一丝松动的迹象来,自然更别提,李立方会突发善心,心怀北地四路百姓民生了。 . .co

    李立方对于北地四路百姓的冷漠立场,可谓是鲜明直接的反应出了如今临安豪门、勋贵等等上层阶级,对于北地四路的态度,后娘养的身份以及不受待见的拖油瓶似的定义,也足以反映出,朝廷在北地四路态度立场上的摇摆跟模糊来。

    显然,北地四路暂时是无法完全依靠朝廷来救援,只能是靠自己来自救了,这让叶青也不得不开始在脑海里思索着,对于黄河的了解,如今金人了解的更为透彻一些,还是当地宋人了解的更透彻一些。

    除了从李立方的态度间,看清楚了收复后的北地四路的处境后,跟李立方喝酒中,也让叶青确定,王淮现在要开始反击了,而且还是破釜沉舟般的凌厉反击,大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之势。

    显然,不论是关乎于庆王的事情,还是对于北地四路的立场态度,王淮并非是情急之下而谋出来的策略,看起来更像是蓄谋已久,只是在等待着更为合适的时机。

    跟三婶儿聊了一会儿,扔下银子又被三婶儿追出来要退还,彼此推让几次后,叶青终于还是把碎银子放回了腰包里,望着站在对面不远处,安安静静地竹叶儿。

    亭亭玉立的竹叶儿看起来恬静、温和,多年来侍奉在李凤娘身边的缘故,让其在看人的时候,眼神里总是会带着一丝敬畏跟谨慎。

    看着叶青向着她走过来,一时之间有些紧张的竹叶儿,看了看左右,即便是叶青让她免礼,但竹叶儿依然还是极为恭敬,动作微小的向叶青行礼。

    “太子妃请您去一趟杏园。”竹叶儿轻声说道。

    “怎么是你来这里,那左雨、左脚呢?”叶青笑着问道,不远处的墨小宝,驾着马车也已经在路边停下,等候着二人上车。

    竹叶儿死活不敢在叶青未登上马车前先行上车,在叶青上去后,这才跟在屁股后面上去,坐定说道:“两位左将军今日开始前往宫里任差遣,随着太子……登基后,宫里的殿前司、侍卫司也会做相应的调整,所以今日起,两位将军就要在宫里开始熟悉宫里的差遣。”

    殿前司、侍卫司,再加上皇城司,三司则是如同皇宫的禁卫军一样,所以竹叶儿说完后,还不由自主的小心瞟了一眼叶青,毕竟,以前左雨、左脚可是叶青的下属,如今随着太子登基后,此二人必然是要任差遣为殿前、侍卫两司的统领,到时候……可就是等同于跟叶大人平起平坐了。

    面色平静、并未有异样反应的叶青,让竹叶儿有些揪着的心,缓缓放了下来,而后说道:“也是左雨告诉奴婢,在三婶酒馆这里,能够找到叶大人您。”

    叶青默默的点头,而后脑海里寻思着,李凤娘突然找自己的原因到底是为何。

    杏园如旧,里面并无什么变化,如同之前来的每一次都一样,只是这一次,杏园里的太子妃仪仗,变得稍微隆重了一些,原本每次都不过寥寥数人陪着李凤娘来杏园,如今已经扩展到了十几人二十人的样子。

    叶青跟随着竹叶儿一路往里走去,时不时遇到其他人时,每一个人在看到竹叶儿后,都会立刻把头低的很低,不知道是不想看见竹叶儿身后的叶青,还是因为害怕竹叶儿。

    “这些人都归你管吧?你现在可比从前威风了。”叶青趁着四下无人时,轻松笑着说道。

    走在前面的竹叶儿瞬间涌起一股难为情跟紧张,低声道:“是太子妃相信奴婢,所以才会重用奴婢,这些人都是奴婢在太子妃的授意下,精挑细选、知根知底的下人。”

    “有心了。”叶青望了一眼门口的李凤娘,而后夸赞着竹叶儿说道。

    对于竹叶儿,李凤娘同样是极为满意,这几年来,竹叶儿已经成了她李凤娘的头号心腹,凡事儿她都会交给竹叶儿去办,而竹叶儿,每次也都能够做到不让李凤娘失望。

    “几日不见,看样子清瘦了很多啊。”叶青伸手挑着李凤娘的下巴轻佻说道。

    不知道是因为李凤娘的身份发生了变化的缘故,重新激起了他身为男人的征服*,还是分隔时日太久的缘故,看着眼前越来越雍容华贵,但又还带着那天生媚骨风情的李凤娘,叶青有些难以自制自己的表现。

    一把拍掉叶青挑着她下巴的手,白了一眼语气轻佻的叶青,李凤娘冷冷道:“若是本宫告诉你,你的夫人白纯、钟晴,都被本宫在此召见过,你叶青还有这闲情逸致吗?”

    “你那点儿心思……太过于妇道。”男人的心理总是那么的奇怪跟卑贱,一想到眼前的风情魅惑女子,将会是大宋朝廷母仪天下的皇后时,就会变得……猎奇之心越来越重。

    “大白天的你想干什么你?”李凤娘转身之际,那纤细的腰肢就被佞臣搂在了怀里,不等她转身之余,佞臣的一只手,就已经急不可待的攀上了她的胸口。

    即便是高傲的李凤娘,看着叶青对她那急不可耐的样子,心里也同样是充满了成就感,但言语上,也依然是如同普通女人一样,言不由衷的拒绝、制止着。

    李凤娘很喜欢叶青做她裙下之臣的样子,但同样,身为女人,也更希望男人能够温柔以待,而非是像佞臣这般,刚一见面就上下其手。

    按住叶青快速凌厉的攀爬到她胸口的手,胸前的异样感觉让她娇躯发软,但李凤娘尚还保存着一丝的理智:“佞……佞臣……你,你听我说……呃……。”

    胸口传来被挤压的快感,以及红唇失守的李凤娘,再也无法继续她雍容华贵的样子,双手不由自主的放开胸口叶青在她衣衫里的手,任由对方在她身上游走,而后踮起脚尖,两手回应的搂着叶青的脖子。

    “你就是一个……呃……那么多女人,你是多久没碰过女人了你!”李凤娘再次被叶青平放在了桌面上,媚眼如丝的看着叶青那满是*的眼神问道。

    “看见你就忍不住了。”叶青低头重新占有着李凤娘,但不知为何,脑海里突然响起了刚才李立方跟自己说的话语:“对了,你来此处,李立方可知晓?”

    感觉到叶青在她身上的激情顿了下,但已经被佞臣撩的芳心大乱的李凤娘,根本不给叶青说话的机会,只是含糊的答道:“不知道。”

    “那还好。”

    “怎么了?”

    “没事儿。”

    “那你为什么不行了?”

    “谁说我不行了?”

    李凤娘不再理会佞臣的强辩,反客为主的一口咬向叶青的肩膀,而那道当初跟乞石烈执中一战的遗留伤疤,瞬间多了一排排清晰的牙印。

    “你轻一点儿。”佞臣龇牙咧嘴道。

    李凤娘开始抱着叶青的头,享受着躯体的快感,突然哧哧笑道:“想不到你这个佞臣,也会有说这句话的一天,呃……你轻一点儿……疼。”

    “谁说的。”佞臣把脸从李凤娘的胸口抬起道。

    “我……我说的,我错了……。”李凤娘扭动着被叶青压在身下的娇躯娇喘道。

    随着李凤娘风情魅惑的认输,于是不再言语的两人开始霸占着彼此,默默无声的杏园内,不时便响起了不该有的急促喘息之声……。

    而在另外一边,一早上进宫后,自荐前往淮南东路任扬州牧、淮南军节度使的庆王赵恺,此时在自己临安的府邸里,心里总是没来由的感到一阵阵的忐忑与不安。

    他的本意是不想留在临安,因为他不想让准备继位的太子,认为他留在临安,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继承帝位,所以他才会听从了王淮派人建言的意见,自荐前往淮南东路,以此也来向太子表明,自己无心帝位的举动。

    在他最初的想法中,淮南东路与金接壤,如此一来,自己自荐前往淮南东路任扬州牧、淮南军节度使一举,无疑会让太子看到,自己无心帝位,以及愿意为宋廷紧守门

    户的决心。

    如今北地四路虽然已经被收复,但对于朝廷来说乃是可有可无的存在,甚至朝廷上下一直以来都有一个共同的认知,那就是北地四路早晚还是会被金人收复,宋、金两国的边疆之地,依然还是会恢复到北伐前的样子,甚至宋廷到时候,恐怕还会割让更多的疆域,从而与金议和。

    北地四路的收复,如今宋廷上至官员下至百姓,还没有一个真正彻底的认知,认为那是宋廷的疆域,在他们看来,北地四路的意义远远要大于疆域的收复,但同样,也是如同给他们的头顶悬了一把金人的利剑一样,让他们一直都认为,金人早晚是要因为这一次的北伐,来报复朝廷的。

    所以在更多的人心中,其实是恨不得把叶青刚刚收复的北地四路,再次送还给金人,只求金人不要再向宋廷宣战就足矣。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认知,所以庆王赵恺,才会主动自荐任扬州牧、淮南军节度使,毕竟,在他看来,淮南东路已经是宋廷疆域中,最为危险的地方了,把自己放到了那里,当该不会引起太子对自己的猜疑才对。

    可理想永远都是丰满的,现实总是残酷的,即便是庆王以为自己已经算无遗策,但他还是忘了,即便是如今叶青已经身在临安,但淮南东路安抚使依旧还是叶青,甚至就连北地四路的安抚使,也是由叶青兼任着。

    他不想得罪叶青,即便是他到现在为止,只跟叶青有过一面之缘,但这些年关于叶青的事情,他也已经听到足够多了,甚至就连太上皇的去世,若是真正论起来,恐怕是都跟叶青脱不了干系。

    所以若是自己前往这样一个地方任扬州牧、淮南军节度使,即便是没有任何实权,不会影响叶青在淮南东路的威望,但……身为淮南东路安抚使的叶青,会放心自己吗?会相信自己吗?

    拿着自己刚刚亲笔所书的信件,犹豫纠结了半天的赵恺,最终还是差太监,把信立刻送往扬州崇国公府,他需要问问在扬州的赵师淳,叶青此人可是否真如传言那般城府深沉、心狠手辣!

    看着太监拿着信离去后,赵恺的心多少稍微轻松了一些,但依然还是萦绕着种种不安跟忧虑,脑海里开始思索着,如今的临安,谁能够跟叶青说的上话呢?

    毕竟,今日自己刚刚前往宫里自荐,请求父皇收回成命显然是不太现实的,事已至此,唯有跟叶青坦诚沟通,把自己的想法清清楚楚的告知叶青才行。

    赵恺越是琢磨,越是觉得今日自己进宫之举简直是太过于冒失了,自己完全没有考虑过淮南东路、北地四路那些微妙的局势,以及朝廷与叶青之间的关系,就冒然自荐,简直是太愚蠢了!

    何况……还是在这个就连临安局势,都因为父皇禅位、太子继位这极为微妙的朝堂局势下,自己……自己怎么就会莫名被裹挟了进去呢!

    如今朝堂官员,都在心里打着自己各自的小算盘,自己若是被裹挟进去被人利用而不自知,那么……后果不堪设想啊!

    庆王赵恺越想越是心惊,于是脑海里开始搜索着,谁能帮自己先解开自己与叶青之间,将来要产生的误会。

    脑海里仅有的几个合适人选,开始在赵恺的脑海里盘旋:沂国公赵汝愚?不行,如今赵汝愚很有可能便是下一任右相,自己若是找他,让其为自己跟叶青牵线搭桥,开诚布公的面谈一次,恐怕很有可能会让叶青以为自己是在向他示威,如此反而会让事情变得更为复杂起来。

    想来想去,赵恺自然而然的还是想到了新安郡王赵士程,此人同自己一样,只是跟叶青见过一面,但……不知为何,叶青竟然就大方的出手,帮他找到了梦寐以求的唐婉。

    所以在赵恺看来,或许新安郡王赵士程,会是成为自己跟叶青之间最佳的说客。

    “备车,前往新安郡王府。”又在脑海里把所能想到的利害关系权衡了一遍后,赵恺这才吩咐其他人立刻备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