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帝狂妃:鬼王的〕〔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狂少归来〕〔女总裁的第一高手〕〔我在决斗都市玩卡〕〔上门狂婿〕〔万古帝婿〕〔夜玄周幼薇〕〔绝世神医〕〔我有三千大世界〕〔蚀骨宠婚:早安,〕〔王铁柱苏小汐〕〔一世龙皇〕〔启明1158〕〔迷踪谍影〕〔我创造的万事屋〕〔都市医品仙尊〕〔狂妃在上:邪王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七百三十九章 后遗症
    不过几天的时间,钗头凤便在临安城里流传开来,给原本有些暗流涌动的临安局势,又是增添了一股让人捉摸不透的诡异。

    朝堂之上与大理寺左右少卿刚刚弹劾完王淮受贿一事儿,便在与刘诏低声琢磨着:“这叶青疯了不成,这个时候,他怎么还有闲情逸致做这种风月哀婉之词?是他家里出事儿了不成,还是又搭上哪个女子了?”

    刘诏同样是一头雾水,皱着眉头想了想道:“并未听说叶青最近新有纳妾,而且这几日下官碰见过他几次,看样子很正常,并没有像那词一般看起来哀痛伤心的样子来。”

    “不对,这货一定有其他的个人私事儿,要不然的话,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做出这么哀怨之词,白纯走了?还是把他休了?”说道最后,史弥远都不由自主的先笑了起来。

    而此时的白纯,手里拿着自己亲自写的,这几日流传在临安的那首叶青的词,同样是百思不得其解,把几女如今跟叶青的关系一一对比后,没发现有哪一个能够跟这首词对得上。

    而最有可能的钟晴,也并没有什么异常啊,甚至前两日还回了趟家,在家中过夜时还说说笑笑,好不开心,而后于第二日又才回到皇宫,所以并非是给钟晴所做。

    那么到底会是谁呢?白纯的脑海里满满的问号,与红楼整理着手里的信件,关于金国完颜璟差遣到济南府的两名金国臣子一事儿,如今已然查清楚那两人的底细,并未任何问题。

    聚精会神的红楼看着心不在焉的白纯,无声的笑了下后,便继续整理着这些信件,而手拿金国田栎、王汝嘉资料的白纯,忽然喃喃念道:“难道是唐婉?”

    蹙起眉头,白纯回想着墨小宝告诉她的来龙去脉,所以思来想去,看样子这首词倒是像跟唐婉、陆游有关,难道说……陆游跟那唐婉之间还是藕断丝连不成?

    想到这里的白纯把自己都吓了一跳,这种想法有些过于大胆了,而且即便是人家藕断丝连,你叶青夹在中间参合个什么劲儿?

    先去新安郡王府,而后又直奔陆游府上,气呼呼的回到家里,直骂陆游不知好歹,早晚有一天他会吃亏的,到时候可别怪我没提醒他。

    “会不会是公子想要撮合唐婉跟陆游?”白纯变得八卦的问道,甚至心里有股冲动,很想从伞中调出几个人,秘密查探一番陆游跟唐婉,是否真如她自己所想那般依旧藕断丝连。

    如今的陆游诗名正盛,白纯对于诗词一道又是颇为喜欢,甚是崇拜前唐那李商隐,而今陆游诗名正盛,自然是激起了她如同后世女子的追星、八卦好奇的心思。

    “啊?姐姐说唐婉跟陆游?”红楼愣了一下,才明白手里拿着信件的白纯,心思一直没在那信件上,笑了下道:“陆游几年前就把唐婉休了,而且公子不也说了,前几日新安郡王府的请柬,就是答谢公子的牵线搭桥之恩?所以如今怎么可能又要撮合这两个人呢。”

    “那那个白痴想干什么,他怎么又参合起陆游的事情来了,那夜大骂陆游半夜的事情,你又不是不知晓,难道是朝堂上的事情?”白纯再次蹙眉,而后突然起身,开始寻找着前几日陆游前往庆王府里的消息一事儿。

    另外一边的史弥远,在和宁门处等了半天,依然没有等到被圣上留下来的叶青的影子,就是连韩侂胄也没有从宫里出来的迹象,于是干脆便回府,留下了一个下人在东华门处,一旦看到叶青的马车,便让他来找自己。

    皇宫内,叶青与钟晴在小西湖不远处的堤岸前,钟晴就如同在家里的白纯一样,疑惑不解地看着叶青,只是没有把心里头的疑问问出来。

    叶青看着钟晴的样子,岂能不知道钟晴的心里在想什么,有些后悔那夜冲动的默默叹口气,自己念出陆游的得意之作,本意只是想要出口恶气,很想看看,过几年唐婉与陆游游园再会时,陆游会是怎样一番心境,是不是还会做出一首新词,或者是直接干脆想起了自己剽窃他的词,然

    后才意识到自己的先见之明,当年就替他描述出了心里的情感动向。

    “闲的无聊,那日正好贪杯多喝了几杯,所以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做出了那惊天地泣鬼神、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佳作,所以你也不用一直以膜拜的眼神看着我,毕竟我这人脸皮……。”叶青看着钟晴那端庄文雅的样子胡诌道。

    眼前的钟大美人瞬间忧愁消散,忍不住的笑出声道:“去你的,哪有人自己这么夸自己词作的,也就是你脸皮厚。”

    “词作嘛,就是做着玩儿而已,并非非要是自己亲身体会才能做出来不是,那刘禹锡,不也没有去过建康乌衣巷,不也做出了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佳句?所以啊,像我们这种有才情的人,作词作诗,并非是要亲身体会才能够做出来,一旦有了灵感,立刻就能出口成章,而且绝对是能够流传千古的佳作。”看着钟晴那稍微轻松一些的脸蛋儿,叶青继续插科打诨着。

    “刘禹锡虽不曾去过建康乌衣巷,但对于那里的景象则是颇为了解,你呢?是失去了哪个女子,才能让你做出这般切肤之痛的哀伤之词来?”钟晴风情万种的白了叶青一眼,碍于是在皇宫内,所以叶青自然是没敢过于放肆,飞快的在钟晴那白皙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引得美人娇嗔不已,这才缓缓在杨柳依依的堤岸处缓缓散步。

    “今日你跟史弥远在朝堂之上弹劾了王淮,想必王淮也会猜到,即便是猜不到史弥远会反戈一击,但我觉得他多少还是有准备的。而且,王淮任相多年,其实力与手段你也看到了,鼓惑庆王而后便是圣上,虽然庆王因为太子的缘故,及时醒悟了过来。但如今,圣上那里依然是有些犹豫不定,所以你还需要小心才是。”钟晴脸蛋儿还带着一丝羞红,极力掩饰着刚刚被叶青偷亲后的小小喜悦正色说道。

    “史弥远从一开始提议跟我们联手时,就已经想到了王淮也会报复他,所以史弥远必然也是会防范的,至于我,虽然王淮任相多年,但如今还能够有证据攻讦我的,恐怕还得算上你我的事情。韩侂胄也决计不会就此轻易罢休的。”叶青停下脚步,望着那波光粼粼的湖面说道。

    远处横跨在湖面上的万寿桥,如同一条玉带一般,随着湖面的波光反射着太阳的光芒,看起来也是光彩夺目。

    “刑部梁克家那里很有可能会为王淮否认掉那些受贿的证据,即便是如今……有钱象祖在刑部牵制着梁克家,但终究是初来乍到,刑部就如同王淮在相位多年一样,也是被梁克家把持多年不曾易手,所以除了王淮这个靠山外,也能够从中看出,圣上对于梁克家这些年在刑部上的差遣,还是极为满意的,要不然也不会一直让梁克家留在刑部的。”钟晴回头,含情脉脉的看着叶青,轻声提醒着说道。

    叶青默默的点头,示意着他知道了该如何做,而后像是突然想起来似的问道:“哦,对了,最近太子妃进宫的次数比较多,有没有再做出过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提到李凤娘,钟晴便又不由自主的白了叶青一眼,明亮的眸子中那一丝无奈被叶青尽收眼底:“还是老样子,一直以来都是如此,如今虽然没有变本加厉,但是相比于从前也没有好过多少,不过在这个时机,也算是克制的难能可贵了。”

    “这世间的事情往往是不由人的,当初若是有其他的选择,我也不会那样做的……。”叶青双手背后道。

    “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再去追悔又有什么意义?你这个人,收敛些你那些花花肠子吧,当初第一次跟我见面,就敢当着皇太后、皇后的面抓我的手,这我们看不到的时间里,谁知道你又欺负了多少可怜的女子。所以你小心些,你那首风月词,白纯必然会追根问底的,看你到时候怎么回答。”钟晴一边说一边突然蹙眉。

    叶青顺着钟晴的视线望去,只见从德寿宫殿里走出来的韩侂胄,原本直直向万寿桥的方向走去,但无意识的扭头,看到杨柳依依的堤岸处,叶青跟钟晴的身影

    后,愣了一下后,便径直向这边走了过来。

    钟晴下意识的望向叶青,只见叶青笑了下道:“你好像很怕韩侂胄?”

    钟晴默默的点头,眉头一直皱着道:“嗯,不知道为什么,很害怕他那双眼睛盯着我看。”

    女子的直觉极为的敏感,即便是钟晴不能完全猜中韩侂胄的心思,但以女子那丰富的想象力以及所谓的第六感,总是能够很轻易的猜测出,一个男人看她时的目光,到底是爱慕还是想要纯粹的占有成分来。

    “放心吧,他不敢对你怎么样儿的。”叶青深深吸一口气,浑身上下开始仿佛散发着一股浓浓的凌厉战意,让旁边的钟晴,都有些诧异的望向叶青。

    “你怎么还在宫里?”韩侂胄明知故问道。

    “你是外戚,圣上自然是先召见你了,至于我,自然是只能继续候着了。”叶青轻松的说道。

    韩侂胄的目光如同锥子似的看了一眼钟晴,而后瞳孔就开始收缩,因为就在他望了钟晴一眼后,叶青竟然当着他的面,搂着钟晴的肩膀,而后把钟晴藏在了自己的身后。

    “你这模样儿看起来太恶心,看多了容易做噩梦,所以还是少让他看到你这长得跟鬼似的脸为好。”叶青笑着说道。

    韩侂胄不说话的静静看着叶青,而后冷哼了一声道:“光天化日、众目睽睽,身处皇宫之内,叶青,你知道你此举若是被圣上、皇太后知道……。”

    “歇会儿吧你,别拿话吓唬人,你那点儿小心思我还不清楚?你要没事儿就赶紧出宫去,若是我所料不错,恐怕史弥远还在宫外等着你呢。”叶青打断韩侂胄的话语道。

    韩侂胄丝毫不在意叶青无礼的打断他的话语,又笑了下说道:“今日朝堂之上弹劾王淮,我看你跟史弥远弹劾的很爽,还以为你们两人,已经做到算无遗策了,想不到竟然是两个草包,只顾朝堂之上一时痛快,现在怎么,害怕王淮报复你们了?”

    “你倒是把自己择的干净啊,你以为王淮就不记恨你跟韩相了?别忘了,王淮若是被罢免,最为受益的便是韩相。所以我劝你,有幸灾乐祸的功夫,不如想象怎么置王淮于死地吧,想要隔岸观火、坐收渔翁之利。”叶青冷笑了下后继续道:“韩侂胄,我可告诉你,王淮为相多年,一旦他选择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我们谁也讨不了好,即便是韩相那看似囊中之物的左相一职,也很有可能到最后鸡飞蛋打,到最后落得一场空。”

    “我韩家的事情用不着你来操心,你有空还是操心操心你的事情吧。”韩侂胄看着叶青,哼了一声转身便走,因为身后隐隐传来了王伦的声音。

    只是刚走了两步,韩侂胄突然又回头,看着叶青想了下后道:“圣上今日单独召见我,是让我负责这段时间临安钱塘县一带的治安,而若是不出所料,如今城内除了禁军外,便只有你我手里有兵,所以仁和县必然是要交由你来负责治安。若是有意,不妨出宫后谈谈,梁克家在刑部多年,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还需要从长计议才行。”

    叶青听着韩侂胄的话语,竟然露出一口白牙笑了起来,淡淡道:“醉翁之意不在酒,你是想要针对梁克家时,把史弥远也一同裹进去吧?”

    韩侂胄面无表情的看着叶青:“那又如何,难道你怕了?还是说怕到时候被我利用?”

    “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军伍之事儿或许你是把好手,但若是论到权谋,史弥远不知道比你高出多少,你能想到的,史弥远早就想到了。若是真有意,你我他三人应该各自暂时放下所有成见,等这天地换新颜后再较量也不迟,若是你只想着一网打尽,告诉你,到头来说不准吃亏的就是你自己。”

    钟晴一直安静的躲在叶青的身后,听着两人毫不避讳的谈论着如何扳倒王淮、梁克家的事情,心里忐忑之余,双眸不时偷偷抬起,打量着叶青那宽厚高大的背影,感觉仿佛比任何一面墙都要让她觉得安全与幸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