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婚二宝:帝少宠〕〔神医佳婿〕〔鉴宝黄金指〕〔近身狂婿〕〔快穿之大佬又疯了〕〔海贼之苟到大将〕〔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只想退休的我被迫〕〔都市之魔帝归来〕〔诅咒之龙〕〔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都市无敌医仙〕〔娱乐超级奶爸〕〔近战狂兵〕〔一胎俩宝,老婆大〕〔赘婿归来叶峰韩凝〕〔王者神婿叶峰〕〔神话之龙族崛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七百四十三章 缺个章节名好不好
    时间在平静如水的临安局势下缓缓流淌,无论是叶青还是史弥远等等,这一次可谓是极为有纪律的遵守着赵昚的旨意,同时,也在暗暗的积蓄着力量,等待着爆发。

    所有人之所以不愿意违抗赵昚的旨意,除了要给宋廷这个皇帝面子外,自然也是怕,一旦自己的异动被发觉,那么很有可能就会招来其他人的联手攻讦,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想必没有人会在心慈手软。

    叶青很惊讶这些年白纯的成长,当然,叶青的惊讶总是会换来脸色羞红的白纯一阵拳打脚踢,而后自己的玉体便会完全的暴露在叶青的眼里,让其大饱眼福、上下其手。

    自从上一次得知耶律月会率辽使来临安后,加上铁木真如今在草原上的强大,自然而然的,鞑靼人也推举了铁木真前往临安。

    即便是铁木真心里有着一些担心,在自己离开草原后,扎木合、桑昆会不会趁机内讧,从而夺取他们乞颜部的勇士、女人以及牛羊,但他却还是选择了前往临安。

    之所以如此的原因是,叶青的一封信让铁木真在权衡利弊之后,宁愿冒着自己部落这段时间会被蚕食的危险,也要前往临安一趟。

    何况如今三个部落还在与金人作战,所以铁木真预测,即便是自己的乞颜部会受到损失,但因为金人跟金人作战的牵制,想必损失应该会是在他的接受范围内。

    何况,他也很想看看繁华富庶的临安、宋廷,到底是有多繁华,而叶青,又能够在自己的这一次临安行中,给予自己这个他的兄弟,什么样儿的帮助。

    但不管如何,最起码这个时候,没有人知道铁木真的心里,是否已经有了要横扫天下的雄心壮志,所以才顺水推舟的答应了叶青的邀请。

    叶青之所以邀请铁木真,而是桑昆、扎木合,自然是因为跟铁木真相比他们势力太弱,一旦其中一人来临安,谁知道会不会就是对草原的永别。

    当然,如此做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叶青想要给自己争取时间,他也无法极为准确的看清如今的形势,无法知道如今的鞑靼人实力到底有多强悍,所以他需要尽可能的,在自己距离燕云十六州还尚远的情况下,尽可能的拖住鞑靼人报复金人、亡金的步伐。

    也正是因为如今的临安随着各国使臣的到来,使得整个临安城是风云际会、各种势力盘根错节,叶青才真正的发现,此刻在自己怀中娇喘的白纯,是真正的成长起来了。

    除了身体依然是那么诱人外,便是如今伞在白纯手里,已经完全是一个成熟的、严密的情报组织,比起皇城司的鼎盛时期,可谓是强横的变态。

    也是因为受伞这个名词的启发,让白纯把此刻的伞组织成了一个阶级极为分明,以她白纯、钟晴、李横、董晁四人为首的金字塔似的严密组织。

    同样也是受叶青为她与钟晴,包括耶律月取素心、陷阵、铁衣之名的启发,从而让白纯把此刻的伞,依据节气细化为:五日为候,三候为气,六气为时,四时为岁一样的组织。

    按照传统的节气,五日是为一侯,三侯为十五日乃是一个节气,六个节气便是一

    季,也被称之为时,而四时便是四季为一岁。

    所以,如今的伞便成了岁、时、气、侯、日五个等级为主的阶级分明的情报组织,自然而然的,那个岁便是落在了叶青的头上,而时则便是白纯、钟晴、李横、董晁四人,至于以二十四节气为名的,便是墨宝、钟蚕、老刘头等人,再往下的侯、日,自然是更多,也就更为细化。

    “如此来,岂不是已经庞大到了主要成员就达三百六十五人的秘密组织?”叶青抚摸着白纯那如绸缎的背部,看着乖顺如猫一般蜷缩在自己怀里的白大美人问道。

    “所以你该知道倾城有多苦、多难了吧?这些年赚的钱都不够你花的,拼了老命每天都想着如何多赚一些钱,而后不光是要维护伞,还要有铁衣、种花家军等等,哪一个不是得用钱。”白纯的秀发遮盖着美丽的脸庞,话时缕缕秀发便会随着呵气时微微上下摆动。

    “所以即便是我,也不一定知道谁是谁了?”叶青抚摸着白纯的秀发,把那张美丽的脸颊露了出来道:“墨宝等人被定义为二十四节气,所以他们便会相应地对照着每一个节气的名称,而我到现在……。”

    “不错。”白纯在叶青的怀里调皮的笑了下道:“所以,你这个所谓的岁,已经被我们四人架空了,你只有乖乖听从的份儿。”

    “那如今铁木真到哪儿了?”叶青笑着拍了下白纯的脸颊,而后正色问道。

    “三日之内,便会与铁衣一同到达临安。虞大人已经护送着他们进入了利州路,接下来就要靠他们自己一路到此了。”白纯看着叶青认真了起来,也收起了笑意道:“那个铁木真只带了一百人便敢来临安,而耶律月不知是不是有些过于托大,也只带了两百人的随从……。”

    “耶律月即便是想要多带人,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了。”叶青有些无奈的叹口气道。

    他的大部分注意力基本上都放在了金人的身上,对于辽国他并不是很关心,何况,即便是他关心也没有用,毕竟是距离他们太远了,自己就算是想要帮忙,也是杯水车薪,恐也无法改变历史的走向。

    “她的处境……。”白纯仰头看着叶青那张略微凝重的脸颊问道。

    “不错,就是你想的那样,我们无能为力。”叶青叹口气道。

    “但她总不该跟着……受到这些苦难吧?”白纯的神情也随着落寞了下来。

    辽国的处境不比任何一个其他国要好上很多,甚至是从表面上来相比较,好像如今宋廷的处境,比起其他几国来都还要好上很多。

    而辽国则是其中处境最为危险,看起来也更像是乱象最为严重的一个。

    相比较而言,金国与宋接壤,何况如今的金国,因为鞑靼人还没有完全强盛,所以还远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但如今的辽国,东有鞑靼人为主的草原狼,南有夏国铁骑一直也在觊觎着他们,加上如今他们内部,因为耶律普速完跟南院大王萧斡里刺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恩怨,辽国的形势如今已经是岌岌可危。

    加上耶律月又引狼入室般的从叶青手里,要走了当初的辽国叛金

    之臣耶律元宜父子,使得辽国如今的形势,比起临安暗流涌动的形势来,可谓是更加的剑拔弩张。

    这并不是叶青跟白纯看低辽国,而是因为这一次耶律月前往临安,除了两百人的亲卫外,便只带了一个辽国的臣子李奉迎,而与李奉迎同来的,则是耶律元宜之子耶律王祥。

    所以从这样的使臣团名单中,就能够看到,若是辽国的局势不紧张的话,耶律月绝不会不带萧处温,以及她的心腹重将耶律乙薛。

    而今留下了萧处温以及耶律乙薛在辽国,显然,耶律月是希望通过这两个人以及北府手里的两万无缰军,来对萧斡里刺形成牵制与震慑。

    墨宝一早便出城前往了禁卒营,而后带着三百种花家兵士,便向微杭官道方向奔去,不出差错的话,当他赶到的时候,就能够遇到鞑靼人跟辽人的使臣。

    不是很浩荡的两国使臣队伍,这一路上相处的倒是颇为融洽,当墨宝见到了在草原上统领他们多年的耶律月时,自然是有些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

    而铁木真则是一直站在旁边冷冷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不管是墨宝还是耶律月,虽然他们不曾真正的见过面,但前两年在草原上,他们可是没有少打交道。

    同样,墨宝今日也是第一次见到了自己在草原上的真正敌人,看着满脸胡茬,实际年龄应该与叶青相仿,但此刻看起来,最起码比叶青大上十来岁的铁木真,不由自主的,墨宝的神态之间还是带着微微敌意。

    “你叫墨宝?”铁木真虽然穿着简朴,但身上那股霸气,此时比起当初则是更为浓厚了几分。

    “不错,你就是铁木真?”墨宝面对那一双鹰一般锐利的眼睛,手不由自主的便往腰间摸去。

    铁木真看着墨宝,呵呵笑了几声:“别紧张,我跟叶青是兄弟,我不会对自己的兄弟动手的。即便是你跟我之间有些不愉快发生过。”

    不论是种花家军还是无缰军,虽然当初都是站在了屈出律、桑昆的身后,但草原大也大,也,真正有实力的部落就那么几个,谁的身后有谁支持,铁木真自然也是一清二楚。

    “我们之间有过不愉快?”墨宝眯缝着眼睛,看着铁木真冷声问道。

    他并没有望向一边默不作声的耶律月,这点儿倒是出乎了铁木真的预料,本以为自己这一句话,会让做贼心虚的墨宝,不由自主的以询问的眼神望向耶律月,但结果显然是让他失望了,也让铁木真不敢再瞧眼前的墨宝。

    “有没有你我心里清楚就好了。”铁木真继续着极为生硬的宋话道,而后看了看耶律月,又看了看墨宝,突然靠近墨宝耳边道:“回去之后告诉叶青,要心那个耶律王祥,他在打辽国公主的主意。若是我所料不错的话,我的兄弟叶青,应该跟辽国公主是情投意合。”

    “宋话的很蹩脚,但竟然还会用成语?”墨宝不动声色的道,而后在队伍开始往临安城内行去时,他才开始注意那个曾经在泰安州见过几面的耶律王祥。

    (ps:今天出去了,回来晚了,一更。)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宋疆》,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穿越八年才出道〕〔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
  sitemap